•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住院能住成贪官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住院能住成贪官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闻讯赶来,一见面就自怨自艾,怪自己不该重色轻友,置李毅于险地。www.00ksw.org

        李毅道:“胡说!这事情怎么能怪你呢?这是我自个惹出来的祸事。”

        钱多道:“我要是在你身边,再怎么说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啊!我还是回来跟你吧!我看任如他们的工作倒是安全得紧,每天出出入入,都有大帮子官员陪同呢,生怕他们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

        李毅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这一笑,牵动伤口,痛得他直咧咧。

        钱多道:“毅少,是什么人做的?这个仇,我一定要寻回来!伤害我钱多可以,但却不能伤害你毅少!”

        李毅道:“仇吗?我自个已经报了。那小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估计没有十天半个月的起不来了。”

        钱多道:“毅少,你怎么跟人掐起来了?”

        李毅便说了事情经过,说道:“我没有想到,那个女子,居然是缠头帮的帮主夫人,啧啧,还真是看不出来,那女人长得一点都不像那种人。”

        无霜在旁边听到了,幽幽说道:“人家长得清纯甜美,一点都不像黑老大的女人!看上去,倒像个人畜无害的学生妹呢!”

        钱多嘿嘿一笑,说道:“毅少,你被她的外貌给迷惑了啦!有些人虽然生得漂亮,但心如蛇蝎呢!这个缠头帮,只怕不会这么善罢甘休吧?毅少,我们要不要加强警卫啊?”

        李毅沉吟道:“这个事情,只是一个偶发事件,我不会有什么麻烦。现在正是替吴松案平反的时候,我倒是有些担心无霜她们的安全。经过今天这件事情,完全可以看出来,这个缠头帮里面的人,都是些心狠手辣之徒啊!吴松案件背后,牵涉到了几个大官,我怕他们会铤而走险,买凶杀人!钱多,我交给你一件事情,在吴松案结束之后,你一定要想办法保证无霜和陶伯母的安全。”

        钱多道:“毅少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

        无霜感动地道:“李先生,谢谢你,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一刀,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挨的。我们一家人欠你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李毅呵呵一笑,摆手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个爱管闲事的人,古之侠者,路见不平,都要拔刀相助呢!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你不必记挂在心里。”

        钱多道:“毅少,你还记得不?武侯祠那个老梁头,他说你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呢!到今天为止,好像正好是三天时间!”

        李毅早就把这事情忘到脑后了,听钱多提起,仔细一想,可不是嘛!正好是三天时间呢!原来以为,那天在金店里,会遭遇血光之灾,最后有惊无险。李毅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至于老梁头所说的话,也不过是一句玩笑罢了!

        没有想到,时隔三日,自己真的遭受了血光之灾!

        这一切,是巧合?是偶然?还是真的被老梁头一语中的?

        钱多道:“这么说来,那个老梁头不是一个江湖骗子吧?”

        无霜道:“我在这里生活这么久,从来没看到他要过别人一分钱,真的。也没有见他跟谁算过命啊!他应该不是骗子。”

        李毅问道:“无霜,你知道他在这个武侯祠里待了有多久吗?”

        无霜道:“总有好几年了吧!具体有多久,那我就记不清楚了。他每次都会念叨,笑世人太傻,放着活着的良相不拜,却去朝拜那些木雕泥塑!”

        钱多道:“我们上次去,也听他说过这种话,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呢?难不成,他还叫大家去拜当今首长不成?咱们党,可不兴这一套!”

        李毅笑道:“你怎么理解的啊?呵呵,不学无术!他这是在自比诸葛亮呢!诸葛亮是三国时期蜀国的丞相,所以他自比良相,笑世人不懂得他,无人赏识他,却只会拜菩萨!”

        钱多道:“哦,原来是这么个意思啊!现在又不比古时候啊,他要是有真本领,完全可以参加国考等诸多考试,出人头地啊!由此可见,这人也就是个疯子!没有什么真本事!今天这件事情,估计是被他不幸言中了。”

        无霜道:“我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很多算命的,都能看出人将来一段时日内的祸福,其实他们就是信口一掐,反正每天要算那么多的命,每个人的命运和遭遇都不尽相同啊,百个人里头,只有人一个人应验了,就会相信他,然后他就可以趁机敛财了。这完全是个概率问题,不是什么真本事。”

        李毅缓缓点头,不得不承认无霜的话很有道理。

        钱多道:“对,如果他真有预知未来的本事,早就发达了啊!越是这种神神怪怪的人,越是相信不得。”

        李毅笑道:“好啦,那就不信呗!呵呵。”

        正自聊天,病房门开了,走进来一群人,都是西川省里的各级官员,闻听李主任受伤,特意前来慰问探访。

        李毅跟他们寒暄一阵。不一会,病房里就摆满了花篮和水果篮。还有很多的红包!

        对于红包,李毅是坚持不收的。这是他从官以来一直坚守的原则。

        但对于那些水果和花篮,李毅实在是好生为难,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自己好歹是个正厅级别的领导,又是中央下来公干的,在西川省里受了伤。西川省里的同志们前来看望,送些水果花篮什么的,这又有什么呢?如果连这个都不收的话,岂不是显得太不近人情了?但如果都收受的话,这么多的礼物加在一起,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众人送完礼,就识趣的离开。

        这批人仅仅是送礼的第一波而已。

        紧接着,西川省里的各级国有企业领导们,也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一个个上赶着往医院里跑,都揣着红包,提着篮子,前来看望李毅。

        李毅头皮一阵发麻,心想这个院住得!再这样下去,不用两三天,就能住出一个贪官来!

        等一批人走后,李毅赶忙说道:“钱多,我得回去,再在这里住下去,我不贪也成贪官了!”

        钱多道:“那可不行,你这伤口,虽然没有伤及筋骨,但伤口很大,必须留在医院。”

        无霜道:“是啊,李先生,你可不能出院,刚才医生说了,你的伤口得观察两天,确定没有感染和发炎才能离开。”

        李毅道:“无霜,吴松同志也是当厅级官员的,你在这样的家庭长大,见识应该不少,西川这边送礼都是这么的隆重吗?”

        无霜道:“差不多吧。我记得我爸爸住过一次院,也收了很多礼,当然了,跟你没法比。我爸爸跟你一样,也是不收红包,至于这些水果篮和花篮,医院附近有店主会过来回收的,也能卖不少的钱了。这算是灰色收入吧!纪检委也不查的。”

        李毅皱眉道:“你们没觉得我这病房有些小吗?再来几拨人,我这里就要变成花海和果园了!”

        无霜笑道:“李先生,你可是中央来的要员,又是主管企业改革这一块,下面的同志,只怕没有机会巴结你呢!现在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一个机会,他们自然要赶紧过来献殷勤了。只怕刚才还只是开了个头,后面来的人肯定会更多!”

        李毅道:“钱多,你得给我想个办法!这是命令,想不出来,我马上就回去!”

        钱多一脸苦瓜相,说道:“毅少,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你明知道我是个呆头呆脑的人,却给我下这样的命令,这不是赶鸭了上架吗?”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你这个人,总是这么实在!唔,那你给任如同志打个电话,把她喊过来吧!”

        钱多道:“喊她过来做什么?她又不是门神,哦,我懂了!”

        李毅指了指他,笑道:“还算你脑子开窍!”

        正自说着,病房开了,护士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说道:“李主任就住这里。李主任,又有领导前来看望你了。”

        李毅抬头一看,哎哟一声,从病床上爬了起来,说道:“徐书记,您怎么来了?”

        来的人中,为首之人,正是徐良益!

        任如跟在徐良益身侧,笑道:“李主任,徐书记刚到,听说你受伤住院,连省里都没有去,就先赶到这里来看你了。”

        徐良益一脸关切的问道:“李毅同志,你的伤情怎么样?”

        李毅道:“就是一点皮肉伤,不碍事。谢谢徐书记。”

        钱多对任如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任如道:“怎么回事?”

        李毅笑道:“我这一住进医院,送礼的人就络绎不绝,我怕住成贪官啊,就想叫你来坐镇。有你在,估计大家就会收敛了。对了,徐书记,你这次下来,是为了吴松案吧?”

        徐良益缓缓点头,说道:“嗯!这个案子的性质十分恶劣啊!不严肃处理不行了!”

        李毅心想,能惊动徐良益下来,看来任如他们已经查到什么要害人物身上去了!

        嘿嘿,希望徐书记大展神威,肃清西川的牛鬼蛇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