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光之灾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五章 血光之灾

    作品:《官路弯弯

        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跟踪到了这里,而且还一直埋伏在旁边!他们意欲何为?

        看着那辆宾利轿车径直冲将过来,李毅心里一紧,推开无霜和陶红梅,让他们回到迎宾馆里去。www.00ksw.org

        无霜问道:“李先生,怎么回事?”

        李毅道:“先回去,快!”

        说时迟,那时快,宾利车一直开到了李毅面前。李毅并没有闪躲,面对着车子,站立不动。宾利车在李毅身前两厘米处停下来,李毅的腿部可以感觉到车身喷出来的热气。

        李毅背负双手,冷眼看着车里的两个人。

        美女车手推门下车,冲到李毅面前,大声道:“喂,你撞了人就想这么开溜啊?世界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李毅道:“这就怪了,在路上时,分明就是你们撞的我啊!”

        美女指着自己的头,说道:“你看看我的头,都被你撞出血来了!你得赔我!”

        李毅笑道:“对不起,我也只有一颗头,无法赔你。”

        美女恨恨地一跺脚,说道:“我不要你赔我的头,我要你赔我……”

        李毅道:“赔你什么啊?”

        这时,那个胖子跳下车来了,他冲过来,一拳砸向李毅,说道:“妹,跟这瓜娃子啰嗦啥子?打烂他脑壳,啥子都赔了!”

        李毅身子一闪,躲过胖子的攻击,说道:“喂,肥猪,你再动手,我就不客气了!”

        “哪个要你讲客气哈?各老子,试一哈嘛!”胖子挥舞肥大的拳头,再次打向李毅。

        李毅再次闪身避开,如此连让三招,胖子便有些气喘吁吁了。

        李毅缓缓摇头,说道:“你这人长得虚胖啊,动两下就喘上了,身子太虚弱了吧?哈哈!”

        胖子又是急又是气,骂道:“劳资扯起你鸡儿一个过肩摔!”伸出双手来抓李毅的肩膀,李毅冷笑一声,右手抓住他的手腕,左手在他肩后用力一推,胖子便嘭的一声摔倒在地上,嘴巴碰到硬地板上,磕掉了一颗牙齿,嘴角流出血沫来。

        美女上前扶起哥哥。

        “哇!”胖子居然哭了起来,捡起自己那颗带血的牙齿,看着那颗牙齿,捂着脸放声大哭:“妹,你要帮哥哥报仇啊!”

        李毅见他这憨样,不由得失笑,心想原来是个傻子,便道:“喂,快带你哥哥回家去吧,外面很危险,不适合他这样的人出来玩。”

        美女瞪眼道:“你什么意思?”

        胖子道:“妹妹,他骂我是傻子呢!”

        李毅嘿嘿一笑:“能有自知之明,看来还没有傻到家。”

        美女道:“你有种!哼!”掏出手机来,走到一边去打电话,然后扶着胖子上了宾利车。

        李毅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便喊来无霜和陶红梅,到小店里吃饭。

        “李先生,那两个人是什么来路?我看他们应该来头不小哦。开的那车子,可不是便宜货。”无霜说道。

        李毅道:“没事,跟他们有些小冲突,呵呵,那胖子有些傻里傻气的,怪好玩的。”

        无霜道:“李先生,你来点菜吧。”

        李毅也不客气,随便点了几个菜。

        陶红梅道:“李先生,我知道,现在中央正在为我家老吴翻案,这都是你的功劳啊。应该请你到大一点的酒店吃饭才好,这样子真是太失礼了。”

        李毅笑道:“伯母,你千万别这么说,我和无霜是朋友嘛,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的。”

        饭菜上来,陶红梅敬了李毅一杯酒后,问道:“李先生,你成家了没有啊?”

        李毅看了无霜一眼,说道:“我已经结婚了。”

        陶红梅哦了一声,便不再提此事了。

        小店门口涌进来一群人,为首的一个黄头发大声喊道:“江湖寻仇,不相干的人全部离开!”

        有人小声的说道:“是缠头帮的人,快走!”吃客们扔下碗筷,起身离开。

        李毅听到这话,便自俊眉一皱。无霜道:“李先生,我们走吧!”

        “你,不许走!”黄头发走到李毅面前,冷笑道:“小子,就是你了!”

        李毅端正未动,说道:“你认得我?”

        黄头发道:“不认识,但高高帅帅的后生仔,肯定就是你了!小子,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装什么蒜!”

        李毅哦了一声:“我曾经得罪过你们?”

        黄头发道:“你虽然没有得罪过我们,但你得罪了我们帮主夫人!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啊,连我们帮主夫人,你也敢撞!哼,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李毅道:“你们帮主夫人?这不是在拍古代片吧?”

        黄头发道:“小子,少装疯卖傻的!你今天得罪了谁,你自己心里明白!”

        李毅道:“我今天下午的确跟一个开宾利的美女撞了一下,莫非,她就是你们的帮主夫人?”

        黄头发道:“就是她!既然没错,小子,那就怨不得大爷我了!”

        李毅道:“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就敢公然杀人?你们不怕王法吗?”

        黄头发哈哈大笑道:“王法?在这里,咱们帮主说的话,就是王法!”

        李毅道:“你们是什么帮?”

        “缠头帮!”

        “缠头帮?我听说,诸葛武侯死后,蜀人为了纪念他,便用白帕裹头,以示孝敬。这么说起来,你们这个帮派大有来历啰?历史悠久啊!”李毅微微一笑,说道。

        黄头发愣了一下,说道:“这个,我倒不清楚,扯这些没用的做什么呢!小子,你学识再渊博,今天也难逃一死!”右手一晃,手心里多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来,来回耍了几下,嘿嘿说道:“受死吧!”

        “喂,你们想做什么!”无霜吓得花容失色,起身护在李毅身前,说道:“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你们都不敢死吗?”

        黄头发道:“哪有不怕死的人啊?只不过,嘿嘿,我们缠头帮的人,在这里杀个把人,就跟捏死只蚂蚁一般,根本用不着坐牢。不信,你就等着瞧好了!”

        李毅没有想到无霜会挡在自己面前,连忙推开她,说道:“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快走。”

        无霜道:“李先生,你是我们家的恩人,我就算为你死了,我也无怨无悔!”

        李毅道:“傻瓜!得罪他们的人是我,跟你们没有关系,快离开这里!”说着对无霜使眼色,意思是叫她快去叫人来。但无霜只顾担心李毅的安危,根本没有留意到李毅的眼神。

        黄头发一把推开无霜,举起刀子扎向李毅,狰狞着脸孔,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死后,千万别来找我!”

        李毅将身子朝后一弯,躲开了这凌厉的一击。那把锃亮的匕首插在桌板上,强大的力度,把桌面上的汤汤菜菜全都震起来了。

        “来真的啊!”李毅大骇,心想完了,我李毅英明一世,没想到阴沟里翻船,要把大好性命交待在这里了?

        看来缠头帮的势力,真不是吹出来的啊!这个小店,是在省政府迎宾馆附近!离这里不远处,就有一个公安分局!

        这些人敢在这里动手寻仇杀人,看来真是胆大包天呢!

        李毅右手在地上一撑,身子向后一弹,顺手抄起了椅子。

        对方来了五个人,其它四个人并不动手,只是成扇形包围李毅,怕李毅趁机溜走。

        黄头发拔出匕首,大喝道:“小子,你还敢反抗,有种!我本来想给你一个痛快,你既然如此不识事务,看来我得让你受些拍磨才行了!”

        无霜跑到李毅身前,张开双臂挡在李毅面前。

        陶红梅则跑到店门外,朝大街上的人大喊道:“杀人了,杀人了!快报警啊!”外面街道上的人都围过来看热闹,但没有人敢进去帮忙,有些胆子大些的男人,便悄悄拨打了报警电话。

        李毅道:“无霜,危险,你快出去!”

        无霜道:“你们别乱来啊!光天化日之下,你们逃不掉的!有什么误会,都可以说清楚嘛,为什么非要兵刃相见呢?”

        黄头发根本就听不进任何劝告,他此来的目的,就是奉了帮主的命令,来取李毅的性命。

        “哼!”黄头发的双眼猛然一收缩,再次刺向李毅。

        无霜挡在李毅身前,看到刀子刺过来,居然不闪不躲!用自己的娇弱之躯替李毅挡这一刀!

        李毅本有打算,对方一刀刺过来,自己用木椅挡住,拼命杀出去,庶几可以逃得一命,但现在无霜挡在中间,李毅束手束脚,反而不好施为。

        眼见那锋利的刀子刺将下来,李毅惊呼一声:“小心!”反手将无霜抱在怀里,用自己的后背去挡这一刀!

        “噗!”的一声,那刀子戳进了李毅的左臂!

        李毅忍着剧痛,不等那家伙拔出匕首,将无霜用力一推,抓紧椅子,反手砸向那个黄头发。

        哐啷一声,李毅这一椅子下去,正好砸中黄头发的脑袋。

        黄头发头破血流,身子抽了两下,抬起手指着李毅,呃了一声,便软倒在地上,睁着一双翻白的眼睛,嘴角溢出鲜血。

        “啊!”有人大喊道:“杀人了!”

        李毅手持木椅,冷笑道:“你们四个,还要上吗?”

        那四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来。

        人就是这样,欺软怕硬,所谓一人拼命,万夫莫挡,现在李毅气势如虹,拿出拼命的架式来了,那四个混混自然就害怕了。哪个不怕死啊?这世上就没有真正不怕死的人,就看某些事情值不值得去死而已!

        “小子,你有种!你敢打死我们的人,你麻烦大了!”四个混混嚷嚷道。

        李毅举起椅子,疾言厉色的道:“你们一个都别想跑!公安马上就到了!”

        四个混混互相看看,发一声喊,撒腿就跑了。

        李毅手臂剧痛,根本无力再战,刚才只不过是充大爷,吓走那几个混混而已。

        无霜上前扶住李毅,说道:“李先生,你受伤了!流了很多血!我送你去医院吧!”

        李毅道:“赶紧拨打110和120!”

        店老板战战兢兢的走过来,说道:“你在我店里打死了人,你可不能跑掉!必须等公安同志来,说清楚了再走!”

        李毅道:“他没有死!你就放心吧!连累不到你。”

        无霜道:“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大家都看到了,是这些人欺人太甚,我们只是自卫防击!就算公安来了,理也站在咱们这边!”

        110先到,120随后不久也赶到了。

        公安询问事情经过,对李毅说道:“你得跟我们回局里做个笔录。”

        无霜道:“同志,是这些人要杀我们呢!我朋友现在受了伤,得先去医院!”

        公安道:“这人被你们打得这么凶残,你们脱不开干系,不就是一点皮外伤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录完笔录,我们自然会送他到医院去包扎!”

        李毅皱眉说道:“同志,你们听清楚了没有?他们是凶手,这刀子就是他捅上我身体的!我是受害人!”

        公安道:“少啰嗦,快走!”

        这时,郑成泽等人跑了过来,原本是陶红梅跑回去把他们喊过来了。

        郑成泽啊哎一声,说道:“李主任,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毅道:“缠头帮的人想杀我!被我打伤了一个。”

        郑成泽倒吸一口冷气,说道:“李主任,缠头帮的人?”

        李毅点点头,对公安道:“同志,这个犯人很重要,你们千万要看住了!”

        公安转转眼珠子,说道:“你是什么人?”

        郑成泽道:“这位是中央企改办的李主任!你们锦城市的治安是怎么搞的?李主任才来西川多久啊?就接二连三的出事故!你们这些公安,都是干什么吃的!平常吃饱喝足之后,也干点人事成不?”

        那几个出警的公安,被郑成泽一番训斥,一个个都老实了。

        李毅冷笑道:“我现在可以去医院了吗?”

        公安道:“李主任,当然可以,今天的事情,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给您一个交待的。”

        李毅再次提醒他们道:“这个犯人很重要,你们一定要看稳了!”

        “是是是,李主任,我们一定看住了他。”公安连连点头。

        李毅来到医院,进行伤口处理。所幸刀子扎得不深,没有伤及到筋骨和大动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