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二章 给你做老婆,要不要?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二十二章 给你做老婆,要不要?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摆手道:“我知道你是无心之失,你们办案的,怀疑一切也是常理。www.00ksw.org”

        带队警官道:“那就请李主任描述一下那些嫌犯的外形吧!我们记下来之后,就容易破案了。李主任,还好你们安全无恙,不然我们锦城警方,这个责任就大了。”

        李毅详细说出了那几个人的外貌特征。他刚才故意留心察看,因此记得很仔细。

        带队警官听完李毅的描述之后,说道:“李主任,你的记心真好,说得很清楚很仔细啊!谢谢您的配合,我代表锦城市警方,向您表示感谢。”

        李毅微微点头,和无霜等人离开。

        上了车后,钱多忽然问道:“李主任,你发现没有,刚才那个警官,听你说那些嫌犯的体征之后,很是惊讶,神情有些古怪。”

        李毅道:“或许是觉得我说得太精确了?”

        钱多道:“对,就是因为你说得太精确了,但是,他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精确呢?除非,他见过那些抢劫犯!”

        李毅神情一凛,心想钱多说得在理啊!自己刚才没有细想,此刻仔细想起来,的确是这么一回事情呢!

        郑成泽早就不满了,说道:“李主任,我看那些警察,跟那些抢劫犯之间,肯定有些不清不楚的瓜葛!不然,他们为什么偏偏姗姗来迟?嫌犯一走,他们后腿就来了。这也太巧合了吧?”

        李毅道:“这个事情,不好乱说,咱们很多地方,出警的速度,本就是一大诟病,不独锦城一地。至于警匪勾结,就更不好说了,我们无凭无据的,不要胡乱插手。”

        政府部门也有自身的毛病和难处啊!李毅身处体制之内,何尝不明白这里面的苦处?出警的速度,警队自身的建设,这都是一个个大难题,但这些难题,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改变的。

        李毅对政府还是满怀信心的,对大部分政府公职人员,也是抱有乐观的态度。他相信,大部分人走上这条官路,其心愿和目的,还是为了实现为国为民的抱负,为了把祖国和家乡建设得更加美好。

        多年来的从政所见,也证实了他的这一想法。每个地方,都有几个为官不正的老鼠屎,但他们却搅不烂一锅粥!更多的公职人员,还是洁身自好的!

        对西川省和锦城市,李毅也怀着同样的心思,他相信这个地方的大部分官员同志,都是好的,不求他们廉洁奉公,但起码不会祸国殃民。

        钱多道:“但愿是我多想了,也许是李主任说得太过仔细,警官也有些吃惊吧!”

        几个人找了家酒店,下车吃饭。

        无霜那双耳环一直放在她的鞋里,直到李毅三个男人都下车后,她才得空拿了出来。

        李毅看到这一幕,便笑道:“放在脚底,咯得脚痛不?”

        无霜道:“痛,但你们都看着,我不好意思脱鞋子啊。”

        李毅哈哈一笑,扶她下车,说道:“戴上去看看,合不合适?”

        无霜道:“我可不会当众化妆。你送的东西,就算是根青草,我也会珍惜的。”

        郑成泽先进入酒店里面,订了包厢和酒席。

        李毅说道:“来个麻婆豆腐,这是西川最有特色的菜之一,我来这边,每餐必点此菜。在麻婆豆腐面前,其它山珍海味,都是浮云啊!”

        无霜道:“李先生,你跟我的爱好还挺像的啊,我也很喜欢吃这道菜,从小吃到大,都吃不厌。”

        李毅笑道:“那你也会做这道菜吧?”

        无霜道:“会做,我们平时在家里吃饭,都是自己做的。”

        郑成泽笑道:“那以后无霜小姐就可以多多做给李主任吃啊。以后不管李主任在哪里工作,都可以尝到这道好吃的菜了。”

        李毅抬起眼皮,看了郑成泽一眼,却见郑成泽一脸的真诚,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是个人精啊!

        李毅心想,郑成泽今天是故意出来陪我玩的吧?他这是在有意识的靠近我。

        但要靠近一个领导,光靠工作上的努力和表现,是远远不够的。

        部门这么大,能干的人很多,而且,自古以来,很多在工作上突出的人才,并不一定会得到领导的喜欢。而要被领导引为心腹知己,那就更难了。

        历朝历代,每个君王身边,都不乏贤臣良将,但这些贤臣良将,又有几个人是真正得到君王欢心的?真正靠近君王身侧的,反而是那些善于揣摩君上心思,和君上的私生活十分密切的人。

        郑成泽无疑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他才有意的接近李毅的私生活里。他明知道李毅跟无霜之间的关系,根本还没有发展到十分亲密的程度,但他就是故意制造氛围和语境,其目的,就是想借着无霜,来靠近李毅。

        如果李毅今后真的和无霜有了长足的发展,那么,郑成泽就自然而然的成了李毅的心腹。

        李毅转念之间,就想明白了郑成泽看似几句无意之言背后的深刻含义。

        无霜却没有这么复杂的心思,她笑道:“好啊,只要有机会,我就做给李先生吃。”

        一桌四人,这餐饭吃得其乐融融,无霜对李毅心怀感恩,更有一层莫名的说不出来的情愫,郑成泽着意讨好李毅,钱多跟李毅也是不分彼此的好兄弟,几个人一起开怀饮酒,好不痛快。

        吃过饭,回到迎宾馆时,李毅独自回房,一进门,忽然愣住,随即笑道:“我就知道是派你下来。”

        坐在李毅房间里的人,是任如同志。

        任如是李毅提拔起来的人,后来李毅离任后,就把她举荐给了徐良益。

        徐良益也很看重这个小姑娘,对她委以重任,很多秘密任务,都会派任如前去公干。

        任如虽然长相平凡,但身上透着一股独特的气质,让人一看就觉得这个人很正派,有一种神鬼莫近的高尚感觉。

        任如留着齐耳短发,留海向一边梳着,显得干练而文雅。

        “李主任,您好。”任如对李毅向来是客气有加,不管于公于私,她也都很感激李毅。

        李毅微微一笑,跟她轻轻握了握手,笑道:“任如同志,一段时间不见,又长漂亮了啊!”

        任如羞涩地道:“李主任,你莫取笑我了,我这个人,很有自知之明,我的相貌毫不出众,没有可圈可点之处。”

        李毅摆了摆手,在沙发上坐下来,笑道:“任如同志,此言差矣,所谓相由心生,一个人美不美,得看他内心。一个内心善良正直的人,外表绝不会差。你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美女啊,温柔如水,娴静如花。只要是懂得欣赏你的人,必定会对你爱不释手。”

        任如羞怯的低下头,鼻子尖都红透了。

        李毅却丝毫没有收住这个话题的意思,他忽然心血来潮,心念一动,问道:“任如同志,你结婚了吗?”

        任如低着头,蚊蚋一般的回答道:“没有。”

        李毅脸上的笑容更浓了,问道:“那你可有意中人?”

        任如道:“谈过一个,合不来,就分手了。李主任,你问这些做什么啊?”

        说着,任如不太自然的扭了扭身子,心想李毅怎么忽然问起这么私密的问题来了?李主任不是都已经结婚了吗?难道他还想那个不成?一想到这里,任如的心便嘭嘭的乱跳起来,完全没有了纪检委工作人员的冷静。

        李毅嘴角含笑,说道:“我倒有一桩好姻缘,想介绍给你,想先问问你的意见。男方有我做主,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任如一听不是李毅喜欢自己,便迅速的冷静下来,抬起头,问道:“李主任,你说的是人,是谁啊?”

        李毅笑道:“这个人,你见过的,就是我的司机,钱多同志。”

        任如的脸瞬间变了颜色,又缓缓低下头。

        李毅道:“任如同志,你别嫌他只是一个司机,我从来没有拿他当司机看待过。他以前是我爷爷的贴身守卫,后来爷爷让他跟在我身边,我们情同兄弟。而且,钱多同志的级别并不低,只要他愿意,我随时可以给他安排一个好职位。”

        “啊,不,李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从来不会嫌弃别人的工作,不管是做什么,都是为社会主义做贡献嘛!”任如说的很快,生怕李毅误解了自己。

        李毅笑道:“那便好,我还以为你跟一般姑娘家一样,喜欢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呢!嗯,既然你不嫌弃他的工作,那你是嫌弃他人长得普通?他是当兵的出身,而且是特种作战部队的,天天风吹雨淋,这皮肤难免差了一点,但我敢保证,他的心地是极好的。”

        “李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任如道:“我平生最敬佩的就是当兵的人,他们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嫁一个当兵的。”

        李毅道:“那你到底在顾虑什么啊?”

        任如道:“李主任,据我所知,钱师傅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李毅哈哈一笑,一拍额头,说道:“你看看,我只顾着心急,给你们说媒,倒把这事情给忘记了。呵呵,钱多已经离婚了。”

        任如道:“离婚了?”

        李毅道:“是啊,前不久,刚离的。所以你还不知情。不然,我能给他说媒啊?你当我李毅是个没事做的人,到处乱牵红线玩拉郎配呢?他现在是光棍一条,呵呵,我看他有些孤苦,一早想给他另找一门亲事。任如同志,你的为人和性格,我是知道的,我觉得,你们两个在一起,应该会很幸福。”

        任如沉默良久,问道:“李主任,恕我冒昩问一句,钱师傅是为什么离的婚啊?”

        李毅脸色一暗,缓缓说道:“任如同志,因为我要介绍你跟钱多处对象,我不得不说实情,但这件事情,是钱多心口永远的痛,我希望你在以后的日子里,不管能不能跟他在一起生活,都千千万万不可提及此事,更不可向外人道。”

        任如道:“如果涉及到个人**,那还是算了,当我没有问过吧!”

        李毅道:“不,任如同志,你有权利知晓个中隐情。钱多之所以离婚,是因为他的前妻出轨了。”

        任如啊了一声,说道:“这,对不起,李主任,我不是故意要问的。这种事情,搁任何男人身上,都会受不了的。我能理解他的痛苦和决定。这婚离得好。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钱师傅那样好的男人去痛爱她。”

        李毅道:“这个事情,你知我知便可,不可在外人面前提及了。”

        任如道:“请李主任放心吧,我有分寸。”

        李毅道:“还有一桩事情,我不想瞒你,钱多离婚后,有一个男孩,跟着他。男孩名叫钱多多,也是我的干儿子,现在就在我家里住着。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孩子,我可以领养他,不会妨碍你们今后的生活。”

        任如道:“李主任,这倒不是个问题,我也很喜欢孩子。”

        李毅笑道:“这么说,你同意了?”

        任如道:“这个,我,李主任,我……”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我明白,我明白,太突然了是吧?哈哈,我也没有叫你们今天就同意明天就结婚啊?呵呵,我叫他过来,把事情说开了,你们相处一段时间看看,合则婚,不合则散,大家继续做朋友嘛!你说好不好?”

        任如轻轻点了点头。

        李毅大喜,他原本是突生此念,觉得任如跟钱多很般配,所以提议,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啊!任如居然同意了!

        这个媒来得意外,结果更令人意外!

        李毅喜不自禁,比自己谈到对象还要兴奋,当即打电话给钱多,叫他过来一趟。

        钱多不知道何事,很快走了进来,见到任如在场,便笑道:“任小姐来了啊!我家毅少可盼着你来呢!”

        任如睁大双眼,仔细的打量钱多。

        李毅也微笑着看着他。

        钱多不自然的道:“毅少,任小姐,这是怎么了?我身上没脏吧?”

        李毅笑道:“钱多,你觉得任小姐如何啊?”

        钱多爽快的答道:“很好啊!”

        李毅道:“那给你做老婆,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