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九章 武侯祠奇遇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九章 武侯祠奇遇

    作品:《官路弯弯

        西重集团的财务状况很快就查明白了,结果跟李毅事先预料的一模一样!

        孙政富等人为了达到谋取私利的目的,居然做假账,造成企业巨亏的假象,然后将企业以低价卖掉,从中牟取高额的好处费!

        肆意玩弄组织规则,无视党纪法规,孙政富等人的行为,严重违法违纪。www.00ksw.org西川省委在掌握切实证据之下,将之绳之以法,顺藤摸瓜,把郭金灿等政府官员也一并拉下马来!

        郭金灿在西重集团的改制中,扮演了出谋划策,同流合污的角色。

        这场改制风波,郭金灿和孙政富是总导演!也将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

        李毅凭直觉,副省长严和平,肯定和此事有关,但所有的线索和证据,到郭金灿这一级,但嘎然而断了,再也查不到严和平等人头上去。

        这里毕竟是西川省,违法乱纪之事,也不是李毅该管之要务,因此也不能太过插手,只要西重集团的改制没有问题,对李毅来说,就万事大吉了。

        否定旧的改革方案之后,李毅还要对西重集团进行深入的考察和细致的分析,帮助地方和企业做出最符合企业发展的企改方案。因此,李毅还需要在西川滞留一段日子。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李毅都泡在西重集团,进行考察和调研。

        无霜母女就住在李毅这一层楼,每天晚上,李毅下班回来后,无霜都会到李毅房里来,跟他聊聊天,顺便帮他做一些家务事。

        住在迎宾馆里,凡事都有服务员做,无霜能做的,也就是给李毅泡杯浓茶或是咖啡。

        这天晚上,李毅正和无霜在聊天,他们在房间聊天时,为了避嫌,房间门都是大敞开的。

        钱多走了进来,嘿嘿一笑:“毅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李毅瞪眼道:“明知故问。说吧,有什么事情?”

        无霜起身道:“你们聊,我先回去了。”

        钱多道:“吴小姐,你不要走,这事情你听听也好。”

        无霜知道多半跟吴松有关,便点头坐下。

        钱多看了一眼门口。

        李毅摆手道:“无妨,说吧。”

        钱多道:“毅少,我查过缠头帮了,但外界有关他们的传说并不多。只知道他们的帮主,是一个青年汉子,藏头露尾的,很少有人能说出他的长相来。这个人很善于跟政府部门打交道,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大官,只要他们想拉笼的,就没有不成功的。”

        李毅道:“坐下说吧。”掏出烟,抛了一支给他,问道:“查到他们都跟哪些官员有来往吗?”

        钱多道:“这个不太好查,这些人太过隐蔽,短时间内很难查清楚。”

        李毅道:“这几天来,他们也收敛了不少,看来上次炸车案,西川警方还是给力了的。”

        钱多道:“毅少,那吴松的事情呢?你打算怎么管?”

        听他们谈到自己父亲,无霜便睁大了双眼,扑闪着看向李毅。

        李毅沉吟道:“这几天一直在忙西重集团的事情,但我也没有忘记此事。吴松同志的事情,在西川省里牵涉太大,如果单纯通过西川省里的纪检部门,我怕难以成事,这个事情,还得请徐良益徐书记帮忙才行。”

        钱多道:“毅少,要我做什么吗?”

        李毅道:“我已经跟徐书记汇报了这边的情况,但徐书记并没有当即回复我,而是叫我候消息。在得到徐书记的消息之前,我们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轻举妄动,是会打草惊蛇的。”

        无霜道:“李先生,你说的徐书记,是哪个徐书记啊?”

        李毅笑道:“他是国家纪检委的副书记,徐良益同志。徐书记也是我的良师之一,曾经教过我很多东西。”

        无霜喜道:“有徐书记帮忙,我父亲一定可以沉冤得雪了!”

        转眼到了周末,李毅带下来的考察小组,放假休息一天,众人来到天府之国,还没有出去游玩过,趁着这天休息,自由活动,都各奔东西游玩去了。

        无霜忝为地主,主动请为向导,带李毅游览锦城市的风景名胜。

        郑成泽做为此次下来考察的副组长,自然要跟在李毅身边。

        无霜询问李毅,想去哪里玩。

        李毅随口答道:“我一直向往武侯祠,可惜缘悭一面,今天就去圆了这个梦吧!”

        无霜说道:“那里的确是个值得一游的地方。”

        武侯祠位于锦城市南门武侯祠大街,是国内纪念蜀汉丞相诸葛亮的主要胜迹,也是锦城市一个主要的旅游参观点。

        李毅一行四人,步入武侯祠内。

        李毅道:“我从小就听说过这里的几副对联,还有大门内的三绝碑,一直想来实地看看,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了。”

        无霜道:“最有名的对联,当属攻心联。”

        李毅道:“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时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这是清朝代理四川盐茶道官职的赵藩所撰。”

        无霜道:“李先生,你真是博学多才啊!来,这边请,就可以看到这副对联了。”

        李毅等人来到诸葛亮殿前。殿上高悬“名垂宇宙”匾额,两侧便是这幅颇负盛名的对联。

        这副对联,借对诸葛亮、蜀汉政权及刘璋政权的成败得失的分析总结,提醒后人在治蜀、治国时借鉴前人的经验教训,要特别注意“攻心”和“审势”。

        李毅抬头细看,驻足深思,玩味此联的微言大义。

        钱多看了看,搔了搔头,觉得了然无趣。

        郑成泽低声道:“钱师傅,要不我们到那边走走,那边还有刘备庙等景观呢。”

        钱多左右看看,心想这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应该安全得很,再看看李毅和无霜,两个人似乎也有些体己话要说呢,便嘿嘿一笑,说道:“嗯,我们去逛逛。”

        无霜看到钱多和郑成泽两人挤眉弄眼的走开,俏脸微红,心里明白他们的用意,是想让自己和李毅有单独相处的时间。

        李毅伫足凝望那副对联,足足有五分钟之久,良久才回过神来,左右看看,问道:“他们呢?”

        无霜抿嘴一笑:“他们太过无聊,到那边逛去了。”

        李毅呵呵一笑,信步走来,欣赏前人的名联。这些名联大都是大书法的手笔,又是著名雕刻家的杰作,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品。

        一生唯谨慎,七擒南渡,六出北征,何期五丈崩摧,九代志能遵教受;十倍荷褒荣,八阵名成,两川福被,所合四方精锐,三分功定属元勋。

        心悬八阵图,初对策,再出师,共仰神明传将略;目击三分鼎,东连吴,北拒魏,常怀谨慎励臣躬。

        三顾频频天下计,一番晤对古今情。

        等等等等,都是名传于世的绝妙对联。

        李毅正和无霜游玩观赏之时,忽然听到一个男子大声道:“放着一个活丞相,没有人赏识,却对着一个死丞相,人人跪拜!”

        游人俱都哈哈大笑。原来说这番大话的,居然是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花白的老人,他正坐在一根廊柱下,抬头看天,自说自话。

        这根柱子正好是对联“志见出师表,好为梁父吟。”的下句。

        这个老人六十多岁年纪,身形瘦削,穿着一套缀有补丁的红军衣服,这种衣服在二十几前还挺流行的,但改革开放之后,受西方风潮的影响,年青人都耻于穿这种老古董的衣服了。只有乡下老人或是退伍老军人,才会这种装扮。

        “喂,老梁头,你又来这里大发感慨了?”有认得此人的,便打趣道:“你还梦想着自己是诸葛丞相托胎转世呢?”

        “哈哈哈!”众人齐声大笑。

        李毅皱眉道:“他是个什么人物?怎么在这里疯言疯语的?”

        无霜笑道:“我也认得他,这个人姓梁,是个孤寡老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流浪到了这里,就赖着不走了,经常在武侯祠一带瞎转悠,整天就是这么疯疯颠颠的。”

        李毅道:“怪可怜的,政府怎么不把他送到敬老院去?”

        无霜道:“他不去,他就爱在这武侯祠里瞎逛,逢人就说他是诸葛武侯转世投胎,有经天纬地之才,济世安邦之能!”

        李毅听了,也不禁莞尔而笑,掏出皮夹子,拿出一叠钱来,递给那个老梁头,说道:“老人家,这些钱,你拿去买几瓶酒喝吧!”

        无霜连忙拉住李毅的胳膊,说道:“李先生,他是个怪人,从来不接受别人的钱财馈赠。”

        “哦?”李毅便要收回来,不成想那个老梁头却一把接过李毅的钱去,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李毅微微一笑,对无霜说道:“我们走吧。”

        无霜摇摇头道:“奇怪,他现在怎么要人钱财了?我以前给他钱,他不但不收,还骂我呢!说我瞧不起他。”

        李毅笑道:“他也怪可怜的啊!”抬腿要走,却被一只干枯的手拉住了大腿。

        李毅回头一看,却是那个老梁头。

        李毅笑道:“老梁,是不是我给的钱太少了啊?我这里还有些,全给了你吧!地上凉,你年纪大了,不要坐在地上,起来回家去吧!”

        “我请你喝酒。”老梁头忽然说道。

        李毅笑道:“你请我喝酒?呵呵,不必了,我还有事。”说着又掏出皮夹子来,把里面的现金全部拿出去递给他。

        老梁头又全部接了过去,毫不客气的塞进了自己口袋里。

        李毅微微一笑,心想自己皮夹子里放的钱,向来不会少于五千,这个老人还真是不讲客气啊!

        “我请你喝酒!”老梁头又说道。

        李毅摆了摆手:“老梁,这些钱,你留着自己用吧。”

        那些认识老梁头的人,一个个大声起哄:“老梁头,你发财了!请我们喝酒吧!”

        老梁头挥了挥手,说道:“去去去,别妨碍我做正事。”

        李毅虽然有怜悯之心,但也怕被这种人缠上,伸过手去,拉住了无霜的手,大步离开,去找钱多和郑成泽了。

        无霜忽然间被李毅拉住了手,脸热心跳,有些不知所措。但也没有抽出手来,任由李毅拉住了往前走,一股异样的甜蜜从指端传递过来,让人如沐春风般舒坦。

        和钱多他们会合后,四个人在各殿里一一膜拜。

        游玩之后,四人出得大门来,冷不防从旁边跑过来一个人,挡在了众人面前。

        钱多本能的上前两步,挡在李毅面前,冷冷的看着来人,说道:“你想干什么?”

        李毅看清来人之后,笑道:“钱多,不必紧张,这个人叫老梁头,是个流浪汉。”

        钱多哦了一声,放松了紧张的身体,说道:“老梁头?你挡我们的路做什么?”

        “我请这位先生喝酒。”老梁头还挺执着。

        无霜笑道:“老梁头,你拿了李先生的钱,却要请他喝酒?这不是借花献佛吗?”

        老梁头道:“喝酒事小,但谈话事大。”

        李毅道:“老梁,你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喝酒。”

        老梁头眯着双眼,上下打量李毅,看得李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都梁,你这是做什么呢?”

        老梁头捻着胡子道:“你现在瞧不起我,这是应该的。哈哈,世间多少失意人,难得一个明眼君啊!”

        李毅道:“老梁,我并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

        老梁头道:“不必多说,我明白你的心思。这样吧,我现在告诉你一句话,这句话若是应验了,你再来找我不迟。”

        李毅笑道:“哦?你还有这种本事?”

        老梁头道:“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

        李毅摇头道:“我从来不信邪。”

        老梁头道:“自大加一点,就是个臭字!我老人家说的话,你都不放在眼里是不是?”

        李毅一愕,却见老梁头自己附嘴过来了,在李毅耳边轻松说了一句话,然后哈哈大笑,说道:“此事若是应验了,你可再来找我!”言毕,扬长而去。

        “真是个怪人!”无霜说道。

        钱多却很好奇,问道:“李主任,他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李毅脸色古怪,缓缓说道:“老梁头跟我说,我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