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三声冷笑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三声冷笑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想,孙政富说的也在理,这个欢迎仪式,又不只是欢迎我李毅,还有一个省委副书记,一个副省长要来哩!

        同时,李毅心里也在嘀咕,这个省委副书记,是来帮哪一方的?是来帮助西重集团那些领导层的呢?还是来帮助广大职工的?

        李毅等人下车不久,省里领导的车队就开了过来,前来参加此次职代会的,是省里排名第三的副书记,名叫高鸿业。www.00ksw.org

        高鸿业五十开外的年纪,一头浓密的头发染得乌黑发亮,梳着大背头,穿着一套藏青色的西装,整个人显得异常精神。

        “高书记,您好!”孙政富弯了弯腰,笑眯眯的上前,伸出双手,去跟高鸿业握手。

        高鸿业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并没有跟他握手,而是撇开迎上前的一干人等,直接来到李毅面前,主动伸出手来,呵呵一笑:“李主任,欢迎你前来西川考察工作啊!”

        李毅仔细打量他一眼,确定以前并没有见过他,便跟他握手,说道:“高书记,您好。”

        高鸿业一手握住李毅的手,另一手轻轻拍了拍李毅的手背,说道:“李主任,我对你是久闻大名啊,今天才得相见,相逢恨晚呢!”

        李毅道:“高书记,恕我冒昧,您以前就认识我吗?”

        高鸿业笑道:“李主任,这个我们找时间慢慢聊。”

        李毅心念一动,心想这个高鸿业表现得对自己这么亲近,莫非是爷爷一线的?

        有了这层想法,李毅心下大定,他这次来到西川,发现这里已经是物是人非,没有几个自己相熟的官员了。在一个地方,没有几个相熟的官员,就算是中央来的钦差,也难以顺利的实现自己的意愿呢!

        政府办事,向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

        现在有了高鸿业这个硬扎的后台,李毅在西川省里办起事来,自然就要事半功倍了。

        其它人见高鸿业对李毅格外礼遇,也没有多想。李毅是中央来的人啊!受到礼待,也是理所当然的。

        西重集团的大礼堂里,黑压压坐满了人。

        高鸿业、严和平、李毅等领导进入礼堂,在主席台上就坐。

        李毅看了看礼堂里的布局,又看了看孙政富等人的表情,只见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暗自寻思,莫非孙政富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李毅虽然在职工代表的补选和比例构成上提出了重要的意见,但座谈会的召开、破产方案的意见征求及预备会的召开、票样的设计和表决方式等,都是由西重集团自己决定的。

        大会主席团按照预备会议通过的议程,由主席团执行主席主持会议。

        职代会一般的流程如下:首先,由大会执行主席核实出席大会的职工代表人数。到会职工代表超过代表总数的三分之二,即可宣布开会。然后,有关负责人报告企业改制方案。有关负责人报告职工安置方案。最重要的环节,就是职工代表对“两个”方案进行审议、对企业改制方案进行表决、对职工安置方案进行表决。审议通过职工代表大会决议。最后有关领导讲话。宣布会议结束。

        孙政富的声音在会场响了起来:“各位代表:根据大会日程安排,西重集团本届职工代表大会今天举行各项议程。这次大会应出席代表……符合法定人数,可以开会。参加今天大会的特邀代表有……出席今天大会的还有……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对他们的到来表示欢迎。下面进行职工代表大会的议程……”

        接下来,西重集团的有关负责人,开始向大会报告企业改制的方案以及职工安置方案。

        这份报告分为以下几部分:企业基本情况;改制形式及涉及的资产范围;职工安置办法;资产处理方式(含土地处置形式);债权债务处理方式;改制后企业发展思路和措施。

        李毅听到一半,就有些听不下去了,这份改革方案,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打算对西重集团实行破产拍卖。

        但李毅还是耐着性子,听完了这场报告。

        李毅和高鸿业等人一样,都是前来听证的领导,在这里的身份,更多的是一个旁观者。

        接下来,进行职工代表审议程序。

        让李毅惊诧的是,现场这么多的职工代表,居然没有人反对这项改制方案!

        那些职工代表们,要么沉默不语,要么积极发言,支持这份改制方案!

        李毅看向高鸿业,却见高鸿业也正看了过来,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高鸿业缓缓点了点头,似乎在暗示李毅做些什么。

        李毅打断会议主持人的话,说道:“孙董,你们这次的改制方案,跟上次的还是一模一样啊!”

        孙政富笑道:“李主任,当然是一模一样。我们这份方案,本就是经过深思熟虑,通过总工会和职代会审议的。若不是因为李主任觉得我们的程序太过草率,我们这份方案,早就进入施行阶段了。”

        这话绵里藏针,意在讽刺李毅,仿佛是在说,姓李的,若不是你从中作梗,我们这份企改方案早就施行了,哼,就算你百般阻挠,你也无法改变这个既成的事实!

        李毅听出他话里的挑衅意味。

        是啊,如果这个职代会的结果,最终还是通过了这份改制方案的审议,那李毅的一切努力,就付诸东流了,而且,李毅在西川省里的威望,将降至冰点!

        虽然李毅在西川省里并没有多大威望可言,但一个官员的名望,却是至关重要的啊!

        这次西川之行,此次西重集团的改制,是李毅正式上任企改办主任以来,下来检查的第一站,打响的头一炮!

        李毅看出了西重集团改制中的错误,指正出来了,并且要求他们重新召开职代会进行审议和表决,在外人看来,可谓抖够了威风。

        如果结果还是不能改变,那这岂不成了一个大笑话?

        这是李毅的笑话!

        孙政富表面上恭谨异常,实则皮笑肉不笑,对李毅的话里,字字充满了讽刺。

        他的用意,就是想激怒李毅,最好就此拂袖离去,那就更好了!

        李毅久经风浪,早就不是那种受不了激的愣头青,多年官场生涯,早就养成了容忍的雅量,越是遇到急难之事,就越需要冷静和平缓心情。

        李毅淡淡的说道:“是吗?我刚才听你们的企业基本情况介绍,说西重集团已经连续两年负债,为了维持公司的正常营运,你们公司领导的薪酬都减半了?”

        孙政富道:“李主任,这可是事实啊,自去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以来,我们集团就一直走下坡路,我们领导层为了开源节流,所有领导都减去一半的工资和福利,省出钱来救活企业。可惜的是,我们有力有限啊,虽然尽了心力,但企业还是没有起色。”

        李毅道:“这么说起来,孙董还是一个鞠躬尽瘁的好领导了?”

        孙政富丝毫不理会李毅话里的揶揄味道,说道:“我们这届领导班子,不敢说未曾尽力啊!只不过,国际大环境如此,我们也回天乏术!当着这么多省里领导的面,我要做一个自我检讨。西重集团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是有责任的,是我没有领导好西重集团,我请求省委的处罚。”

        严和平说道:“孙政富同志,现在不是你作检讨的时候。这两年金融形势不容乐观,你能带领西重集团走到今天,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你们宁可自己受苦,工资减半,也没有降低职工们的工资和福利,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敬佩了。我觉得,你们这届公司领导班子,是尽心尽力的!我会向省委建议,西重集团改制后,调你到行政部门工作,继续发光发热,为人民服务!”

        孙政富道:“多谢严省长的体谅。我个人的去向,并不要紧,紧要的是,这么多职工,一定要安排好!”

        如果单看孙政富在台上的表现,的确是可圈可点,无懈可击啊!这样的领导,不是表率是什么?

        李毅若不是这两天里暗地里做过调查,也会被孙政富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了!

        孙政富还不忘攻击李毅:“李主任,你我接触不多,你对我有些误解,我是可以理解的。我孙政富虽然能力有限,未能救活西重集团,但我这颗心,绝对是红的,我对西重数万职工的心,也绝对是天日可表的!”

        李毅听了,不由得三声冷笑!

        “孙政富同志,你这番话,真是说得慷慨激昂啊!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到职工们,那我今天就要当着这么多职工代表的面,当场拆穿你的西洋镜!”

        孙政富道:“李主任,你说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啊?”

        李毅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台前,面对上千工人代表,沉声说道:“各位职工代表,我要向大家展示几组照片!拿上来!”

        下面坐着的郑成泽,听到李毅的话,答应一声,拿着一叠东西走上台,将东西递给李毅,说道:“李主任,照片都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