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六章 炸车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六章 炸车

    作品:《官路弯弯

        铁盒里面的确有个夹层!李毅叫无霜找一根针,小心的一扒拉,便把那个夹层扒拉了出来。www.00ksw.org

        “咦!这个铁盒子在我手里这么久,我从来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个夹层哩!李先生,你真是聪明!”陶红梅说道。

        夹层很小,里面只有一张小纸片。

        无霜笑道:“妈妈,你太大意了,也许爸爸在里面藏了什么好东西呢?那你岂不是错过了?”

        李毅打开那张纸,点头道:“有了这个东西,那笔款子的去向,就可以查明了!看来吴松同志并不傻,早就给自己留了退步!”

        无霜问道:“李先生,这是什么东西?”

        李毅道:“这是保护你们母女的护身符啊!吴松同志真是用心良苦。唉!”

        无霜道:“什么东西啊?”

        李毅道:“这是银行打印出来的转账单!上面写明了那笔钱转入账户的账号和姓名!有了这条线索,要还你爸爸清白,就指日可待了。”

        无霜道:“真的啊?李先生,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她太过激动,情不自禁的抓住了李毅的手。

        李毅笑道:“嗯,我一定帮忙。伯母,你看这个夹层里面,还刻着一行字呢,可能就是吴松同志送给你的。你看看。”

        陶红梅接过铁盒,凑近了看清楚,念道:“陶红梅。就这三个字?有什么意义?做个记号吗?”

        李毅道:“我猜测吴松同志的用意,是把你的名字刻在这个夹层里,就等于把你刻在他心里一样。这个铁盒像征着他对你的爱情,这个铁盒能存在多久,他就会爱你多久。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他会保护你一生一世,就像这个铁盒保护着你的名字一样,永远不变。”

        陶红梅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她紧紧握住了铁盒,捧在胸口。

        无霜安慰母亲道:“妈,有李先生帮忙,爸爸很快就能出来的,你不要太过伤感了,我们都要好好活着,活得好好的,等爸爸出来。”

        陶红梅抹了抹眼睛,说道:“对、对!”

        李毅道:“伯母,我刚才跟无霜商量过了,这个地方不再适合你们居住,我另外给你们找了地方,你们现在就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陶红梅道:“搬家?搬去哪里?”

        无霜跟妈妈解释了一番。陶红梅毕竟是当过厅长夫人的人,有些见识,知晓事情的厉害之处,同意搬家。

        所谓的家,其实并没有什么东西,家具都是房间自带的,只需收拾一些衣物和日常用口等物即可。

        李毅打电话给钱多,叫他上来帮忙提东西下去。

        钱多上来,和无霜一起收拾东西,几个人正要下楼的时候,下来忽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

        李毅等人都吃了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跑到窗户边一看,只见停在下面的那辆小车,居然冒起了熊熊大火!

        刚才那声巨响,是有人用炸药在炸车!

        “毅少,有人炸车!刚才是炸药爆炸的声音!”钱多说道:“肯定是刚才那帮兔崽子,我下去找出他们来!一定要教训他们!”

        李毅拉住钱多,说道:“他们肯定早就跑远了。他们能算计得这么精巧,你一离开就把车子给炸了,可见他们一直都在监视我们呢!”

        钱多道:“这帮人真是胆大包天啊!居然连毅少的座驾都敢炸掉!”

        李毅道:“他们这是在警告我们呢!叫我们不要插手!”

        无霜惊骇的道:“李先生,那怎么办啊?这些人都是些亡命之徒呢!他们会不会还对你不利呢?要不,你还是不要管我们家的事了。”

        李毅心想,这女孩子真是善良,遇到危险,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面是关心起我的安危。

        可是,这些人都骑到李毅头上作威作福了,李毅又岂有撒手不管的道理?

        诚如钱多所言,这些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毅少的座驾都敢炸掉!

        毅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李毅铁青着脸,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他原本不太想多管西川省里的事情,只需要解决掉吴松之事,也就作罢了,至于其它事情,都是西川省自己的内务,由得他们自己去解决。

        缠头帮再嚣张,也不关李毅的事了!这是西川省和锦城市应该解决的问题!

        但是现在,缠头帮的盲目嚣张,激怒了李毅同志。

        李毅冷眼看着下面那辆起火燃烧的汽车,俊眸里放射出冷冷的杀气!

        “毅少,要我做什么?”钱多看出李毅的杀机来,沉声问道。

        李毅缓缓平复了心绪,说道:“叫别的车来,先回迎宾馆!嗯,慢着,把这件事情通知给严和平同志。我们来到西川,是他负责接待,我们找他就对了!”

        钱多道:“明白。”

        严和平听到李毅座驾被炸毁的消息后,当场就惊呆了!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背后冒出一股凉嗖嗖的冷风!

        开什么玩笑!

        李毅可是中央下来考察国企改革工作的官员!级别虽然并不太高,但代表着的,却是国.务.院,是国家!相当于钦差大臣啊!

        试想想,一个钦差大臣若是在巡视的地方上出了事故,这个地方的要员们,有一个算一个,谁又能脱得了干系?

        乖乖不得了啊!

        严和平不敢隐瞒,马上向省委做了汇报。

        西川省委也高度重视,责成公安厅亲自督查此案,务必尽最快的速度破案,抓到炸车的匪徒。

        李毅等人下楼之时,严和平和省公安厅的车子也到达了现场,消防车和救护车都出动了!

        “李主任,”严和平握住李毅的手,说道:“你没事就好了!”

        李毅淡淡地道:“我若不是命大,事先离开了车子,今天估计早被炸成粉碎了!我看严省长的表情,我没有出事,你是不是很遗憾啊?”

        “不不不。怎么会?”严和平道:“李主任,你不知道啊,我听到消息时,简直吓出一身冷汗来啊!我整个人都吓呆了呢!菩萨保偌,李主任你没有出事。李主任,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李毅道:“不是你让无霜小姐来陪我吗?她陪我喝了两杯茶,我醒了酒,便送她回家来,谁知道,刚到她家门口,就出现这种事情了。”

        严和平哦了一声,心想李毅这么年轻,居然还能坐怀不乱?无霜这等大美人,我见犹怜,他就真的不动心?还是想放长线钓大鱼,跟她玩感情?

        李毅巧妙的借这个机会,解释清楚了自己跟无霜之间的关系。

        严和平问道:“你们提这么多的箱子和袋子,这是要做什么?”

        李毅道:“在你们警方破案之前,我不敢确认这起爆炸,是针对我还是针对无霜一家人,因此,我建议他们暂时搬家,就搬到迎宾馆里住吧,他们的房钱,我来出。”

        严和平笑道:“这个是应该的,不,我的意思是说,她们搬家是应该的,不过,这个房钱嘛,就免了,免单了。”心想你还不是被那小妞给迷住了吧?想把她搬到你身边去,这样就可以朝夕相对,机会多多了。还是年轻人会算计啊!

        李毅道:“如此,那就多谢严省长了。”

        警方勘察了现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初步断定是用雷管引爆,再浇上汽油进行燃烧,所以这火势才来得这么猛烈。

        李毅向警方陈述了自己的车子刚驶来时,有几个陌生男子搔扰的事情。

        这么一忙,耽搁到凌晨两点多才回到迎宾馆。

        安置好无霜母女,李毅这才休息。

        钱多没有离开,说道:“毅少,光靠西川警方,他们能抓到那些闹事之人吗?你不是说,缠头帮跟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吗?警方真要抓他们的话,岂不是早就抓着了?”

        李毅道:“不管怎么样,有人在他们地盘上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了,怎么着,他们也得给我们一个交待吧?他们跟缠头帮的人有勾结,岂不是更好?他们更容易抓到那些闹事之人!就算为了给我们一个交待,他们也会拉出几个人来当替罪羊的。”

        钱多道:“我们要不要采取行动?”

        李毅道:“嗯,你安排一下,摸出这个缠头帮的老巢来!我现在很想知道,这个缠头帮的帮主,是个何方神圣!”

        钱多应声道:“好吧,毅少,你也早些休息。”

        一夜无话。接下来的两天里,一切都风平浪静,没有人再来骚扰李毅等人。李毅特意叫钱多留意吴松在狱中的动静,所幸并没有异常。

        如李毅所料,西川警方行动迅速,很快就抓到了那几个恶意炸毁李毅座驾的男子。经过审讯,这些人交待,他们跟李毅并无深仇大恨,甚至并不认识李毅,他们只不过是受人唆使,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并且他们还招供,他们本来要炸的并不是李毅的车子,而是另外一辆同品牌的小车,只不过是认错了车子,炸错了。

        他们矢口否认自己是缠头帮里的人,也不肯承认认识缠头帮里的人,这起炸车事故,完全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对这个结果,李毅当然很不满意,西川警方答应李毅彻查此事,继续深挖幕后主使之人。

        李毅心里明白,这只不过是他们的敷衍之语,他们能把这几个炸车犯绳之以法,已经是看在李毅这个中央企改办主任的面子上了。

        转眼间,就到了西重集团召开职代会的日子。

        这场职代会,声势浩大,选出来的职工代表接近一千人!大西重集团的大礼堂里,黑压压的坐满了人。

        人数是李毅规定的,西重集团是个大型企业,职工人数多达数万人,职工代表的人数如果太少,就起不到代表的作用。因此,李毅要求职工代表的人数不得少于一千人!

        李毅主要的考虑,还是怕西重集团的人继续搞鬼,要想阻止他们的阴谋,否定他们的企改方案,只有通过这场职代会来达到目的!

        职工代表的人数越多,就越有机会粉碎他们的阴谋!主张拍卖企业的,毕竟是少数人,他们的能力再大,也不可能控制一千个职工代表为他们摇旗呐喊!

        这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是个晴好的日子。

        李毅用过早餐,西川省企改办的主任郭金灿率众前来迎接李毅,一同前往西重集团。

        “李主任,省委也十分重视这次职代会,派了一个副书记前来压阵。”出了迎宾馆,郭金灿一边陪着李毅往车子走去,一边说道。

        李毅道:“来了一个副书记?呵呵,看来西川省委很重视这次改革啊!”

        郭金灿笑道:“我看还是李主任的面子大,省里不得不重视!”

        李毅道:“金灿同志,依你之见,这次西重集团的职代会,结果会如何?”

        郭金灿面色不变,说道:“李主任,我还是相信西重集团的领导同志,他们做出来的改革方案,应该是深思熟虑的,也是符合广大职工利益的。我相信职工代表们,一定会认同这份改革方案。”

        李毅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看来金灿同志是成竹在胸啊!”

        郭金灿道:“李主任,你这话是何意?”

        李毅嘿嘿一笑,撇开他,大步走到小车前,坐上了车子。

        郭金灿摸着下巴,看着李毅的车子缓缓启动,他才若有所思的坐上自己的车子。

        车队来到西重集团。

        西重集团的大门口,拉起了彩球和横幅,写着欢迎中央和省委领导前来视察工作之语,又写着恭祝职代会圆满成功的贺语。

        李毅等人下车时,孙政富等集团领导列队在门口欢迎。

        孙政富还别出心裁,搞出了一个欢迎仪仗队。

        这个仪仗队的成员,都是清一色的年轻女工,排成整齐的两列,穿着统一的短裙装束,手捧鲜艳的大红花,夹道欢迎李毅一行。

        李毅道:“孙董,这个场面,有些过火了吧?”

        孙政富笑道:“李主任,你可是中央来的大员!理应如此欢迎啊!何况,等一会还有省里的几个大领导要来,呵呵,搞个简单的欢迎仪式,是完全有必要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