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五章 突然的思念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五章 突然的思念

    作品:《官路弯弯

        那几个家伙目光中满含惊惧之意,己方五个人啊,在这个黑小子手下,却走不到五招便全挂了!

        红色T恤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指着钱多,狠声道:“黑小子,你等着,会有人找你报仇的!”

        钱多道:“我等着!最好派几个像样一点的来,像你们这等窝囊废物,不来也罢!”

        红色T恤挥挥手,带着四个手下隐入巷道中。www.00ksw.org

        钱多并没有就此放松警惕,而是在四周察看了一番,确定没有人后,这才过来请李毅和无霜下车。

        “打得不错!”李毅笑道:“看得我手发痒啊!”

        钱多嘿嘿一笑:“毅少,收拾这种下三烂货色,还轮不到你出手呢!下次打他们帮主时,我留给你!那才叫巅峰对决嘛!”

        李毅和无霜上楼,钱多坐在车里等待。

        无霜道:“李先生,我们租在顶楼,上面便宜些。”

        李毅点点头,这些安置楼房,都是没有电梯的,刚才留意了一下,这栋楼一共有七层!住这么高的无电梯房,实在是一件锻炼身体的活啊!

        两个人往上走,来到三楼时,一个喝得烂醉如泥的中年男人迎面走了下来。

        一股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无霜厌恶的捂住了鼻子,将身子向墙壁避了避。

        那个醉汉却在无霜面前站定了,摇晃着身子,指着无霜,喷着满脸的酒气,说道:“你不是租住七楼的那家幺妹儿嘛?”

        李毅怕他对无霜不利,便挡在了她身前,冷冷看着那个醉汉。

        无霜低声道:“李先生,这个人是这栋楼的房东老板,不妨事的。”

        李毅哦了一声,这才放下心来。

        无霜道:“房东老板,我就是住七楼的。”

        醉汉道:“你回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们要房租呢!说好了三个月一给的,你们都拖了快半年了!再不给钱,我就要赶你们出去了!”

        无霜道:“我明天一并给你。”

        醉汉道:“呃,你要是没有钱,嘿嘿,我可以不收你的房租,只要你陪我睡一觉就行了。”

        无霜的俏脸唰的拉了下来。

        李毅抓住醉汉的衣服,用力一推,推得他连退了数步。

        “你胡说什么呢?要不是看你一把年纪,又喝醉了酒,我非把你从这里扔下去不可!”李毅厉声喝道。

        醉汉被李毅这一推,反倒清醉了几分,他甩了甩脑袋,定睛看向李毅,大着舌头道:“你推我做什么?她欠我钱,我讨债,有什么错了?告到法院去,理也在我这边!”

        李毅道:“她欠你多少钱?我来还!”

        无霜摇了摇李毅的手,说道:“李先生,不必了……”

        李毅摆手示意,叫她先不要说话。

        醉汉抖了抖身子,伸出右手,先竖起一根手指头,然后又竖起两根手指头,打了个酒嗝,说道:“一、千、二!一个月、两百,六、个、月了!”

        不等他结巴完,李毅掏出皮夹子,数出一千二,放在他手里,说道:“你数数看!是不是这个数。”

        醉汉酒醉心里明,看到无霜有这么高大帅气的男人保护,这男的又这么有钱,便不敢再沾惹无霜的便宜,用手指沾了口水,数了一遍钱,说道:“对数,对数!幺妹儿,你几时交到了这么有钱的男朋友啊?住吧,住吧!给你们住!”

        李毅道:“房东是吧?正式通知你,这房子我们不租了,明天开始,我们就搬出去住了!”

        “不、租、了?”醉汉一时之间还转不过弯来,有些发愣。

        李毅懒得理他,拉着无霜,继续往上面走。

        无霜道:“李先生,谢谢你了,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李毅道:“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不算个事!”

        无霜道:“李先生,你刚才跟房东说,我们明天开始不住这里了?那我们去哪里住啊?”

        李毅道:“这里这么高的楼房,连电梯都没有,你不嫌难爬啊?我只爬一次,就晕头转向了!”

        无霜道:“可是,我们家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我们现在只能住在这样的地方了。”

        李毅道:“我来安排吧——不只是为了让你们住得好一点,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缠头帮的人,已经追到这里来了,我怕他们会对你们不利,最好还是换一个地方居住吧!”

        无霜道:“天地虽大,我们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李毅道:“要不,暂时住到迎宾馆里去吧,我叫人在我们那一层多开一间房,你跟伯母先住下,等我离开西川时,再另行安排。”

        无霜道:“这怎么好意思啊,我们跟你无亲无故的,得到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我都不知道拿什么来报答你了。”

        李毅道:“我帮助人,从来不求什么报答。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得空给我泡杯咖啡喝就行了。”

        无霜俏脸晕红,说道:“李先生,到了。”敲门。

        开门的是无霜的妈妈,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名叫陶红梅。

        陶红梅看到女儿带回来了一个陌生男人,很是惊奇,讶道:“双儿,他是?”

        无霜道:“妈,这位就是李毅,我跟你提过的啊!”

        “李先生!来来来,快请进来坐。不好意思啊,我们这里太简陋了一点,不是待客之地。”陶红梅高兴的道。

        李毅点点头,说道:“伯母,你好,你叫我李毅就行了。”

        出租房里设施都很简陋,只有一些必备的家具。

        这是一个简单的套间,整层楼原本应该是一个两居室的,现在被分隔成了两个这样的套间,每个套间,都只有一间卧室,一个厨房,一间洗手间。

        李毅一走进去,便看到床。里面连一个最基本的娱乐设施——电视机都没有。

        无霜搬来一把凳子,请李毅坐下,说道:“李先生,我们家里没有咖啡,只有茶叶,我给你泡一杯吧。”

        李毅笑道:“随便好了。”

        无霜泡了一杯茶,端给李毅,说道:“这些茶叶,还是我爸爸在位时别人送给我们的。”

        李毅轻轻呷了一口,说道:“嗯,挺好的。”

        陶红梅拉着无霜,低声说道:“双儿,刚才房东来过了,问我们讨要房租呢!说再不给钱,就要赶我们走了。”

        无霜道:“妈,我们上来时,在楼道上碰见他了,李先生已经帮忙给了这笔钱。”

        陶红梅道:“这怎么好意思啊!这可不是一笔小钱呢!这……”

        无霜道:“妈,李先生帮我们的,远不止这些呢!他还要帮爸爸平反呢!大恩不言谢,我们日后慢慢报答他吧。”

        陶红梅道:“真的?”

        无霜道:“我几时骗过你不成?”

        陶红梅的脸色一忽儿欢喜,一忽儿又阴沉下去了,说道:“可是,老吴的事情,可不简单,他一个年轻后生,能有什么办法可想?”

        无霜道:“妈,李先生可是不是一般人,你别看他年轻,当的官可大了,比爸爸还要大!而且是在中央当大官的,就连省里那些大领导见了他,都要毕恭毕敬的。”

        陶红梅道:“这么说来,你爸真的有救了?”

        无霜道:“嗯,我和李先生刚刚看完爸爸回来呢!对了,妈,爸爸说有一个铁盒子,叫你务必收好的,你快去找出来。”

        陶红梅却是一头的雾水:“铁盒子?什么铁盒子啊?”

        无霜急道:“妈,你不会不记得有这样东西了吧?爸爸跟我说的啊,就是一个小小的铁盒子,跟火柴盒差不多大小的。”

        陶红梅哦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那是他送给我的戒指盒子!当年,他还是一个焊工,自己用铜焊了一个铜戒指送给我,又焊了一个铁盒子装这个戒指。呵呵,虽然说后来他送了好几个金戒指,但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个铜戒指啊!这可是我一生中收到过的最让我动心的礼物了!”

        她们说话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李毅还是听到了。

        李毅没来由的想到了自己送给苏樱的那枚可乐拉环!

        当时,李毅初到江州上任,在机场巧遇苏樱,恶作剧似的送了一枚拉环给她,她戴上了中指。李毅还跟她说过,将来有一天,如果你需要一枚真正的戒指时,你可以拿它来找我换取。

        其实,生活中的浪漫和深情,总是在不经意制造啊!

        可以想象,吴松和陶红梅当年,也是何等的恩爱和浪漫!

        “李先生,李先生?”无霜的声音把李毅的思绪拉了回来。

        “李先生,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无霜微微一笑。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忽然间想到了一个朋友。”

        无霜道:“能值得李先生思念的人,一定十分优秀吧?”

        李毅笑道:“一个老朋友了。嗯,东西找到没有?”

        无霜递过来一个铁盒子,说道:“我爸爸跟我说,证据就在这个铁盒子里,但我看了看,里面并没有什么。”

        李毅接过铁盒子,这是一个跟戒指盒差不多大小的盒子,打开来,里面只有一层绒布铺在里面。李毅仔细看了看这个盒子,又轻轻敲打,听发出来的声音,然后说道:“这个盒子是中空的,里面有夹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