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一章 缠扰不休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一十一章 缠扰不休

    作品:《官路弯弯

        有了钱多的安排,李毅和无霜,很轻易的就见到了吴松。www.00ksw.org

        一般的会面,罪犯和家属都是隔着玻璃墙,但这次见面,李毅和吴松却是在看守所的律师会见室里。

        吴松头发灰白,胡子拉碴,面容憔悴,无精打采。

        他看到女儿前来,一张灰败的脸上,闪现出一抹异样的神采,喊了一声:“双儿!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无霜道:“爸爸,我带了一个人来看你。”

        李毅负手而立,微同点头。

        吴松看向李毅,问道:“这位是谁?双儿,莫非,他是你的男朋友?”

        李毅轻咳一声,放下了双手,说道:“吴松同志,你好,我是无霜的朋友。”

        无霜道:“爸,这位是李毅,你可知道他的名字?”

        吴松呀了一声,再次端详李毅,问道:“你是李毅?国家纪检委的李主任?”

        李毅笑道:“吴松同志,我早就不在那里工作了。我现任中央企改办主任一职。”

        吴松哦了一声,疑惑的问道:“李主任,你怎么跟小女跑到这里来了?”

        李毅道:“我无意中认识了无霜小姐,听闻了吴松同志之事。无霜求我帮她的忙,为你主持一个公道。”

        吴松道:“公道?我有什么公道需要主持的啊!双儿,你胡说什么呢!”

        李毅哼哼两声,哂然一笑,说道:“吴松同志,听你的口气,你似乎在这里住得很是安逸啊,都有些乐不思蜀了呢!”

        无霜道:“爸,你这是怎么了?”

        吴松道:“双霜,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什么委屈都没有啊,你求李主任做什么啊?”

        李毅道:“无霜,看来吴松同志并不像你所说的那么冤枉啊?我们还是走吧!”

        无霜拉住吴松,急忙说道:“爸,你这是怎么了啊?李先生是唯一可以救助你的人了,你要是再这么顽固,就真的没有人能救你了!”

        吴松阴沉着脸,甩了甩手,说道:“我没有什么冤,我不需要人来救我!双儿,你回去吧!”

        李毅俊眉一皱,心想吴松这是为什么呢?

        无霜一直拉着吴松的手,说些动容的话,但吴松就是不肯承认自己有冤。

        李毅道:“吴松同志,你这举动,让人好生奇怪啊。”

        吴松道:“有什么奇怪的?”

        李毅淡淡地道:“你说你没冤,你女儿说你很冤,你说这不是很奇怪吗?”

        吴松道:“李主任,你请回吧!我有没有冤,我自己心里明白。”

        李毅道:“吴松同志,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我想奉劝你一句,为了你的妻女着想,你也得为自己洗脱罪名吧?”

        吴松道:“我都认罪了,我为什么还要洗脱罪名?”

        李毅道:“你说你认罪了?那就倒要请问了,那三千万去了哪里?你为什么不交待出来呢?”

        吴松道:“不关你的事!”

        李毅道:“吴松同志,你不说明白那三千万的去向,你的妻女在外面,就要受活罪!你知不知道,现在政府逼你妻女交出三千万赃款,你叫他们怎么办?别说这一辈子,便是下下辈子,也还不出这笔赃款来!”

        吴松愣住了,说道:“有这种事情?钱是我一个人贪的,不关他们的事啊!怎么能怪罪到他们头上去呢?这笔钱跟他们没有关系!双儿,你怎么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情啊?我还以为,他们不会难为你们呢!”

        无霜道:“爸,我不想让你为我们担心。政府说过了,只要我们交出那三千万来,他们就会饶过你,不判你的死刑啊!我们也是为了救你。”

        李毅道:“吴松同志,可能不会知道,你女儿为了筹措资金,都到……”

        无霜咳嗽一声,说道:“李先生,不必多说了。”

        吴松听到一半,忽然没有了下文,心里着急,问道:“双儿,你到底做了什么了?”

        无霜道:“爸,我没做什么。你就别问了。”

        李毅道:“无霜,你没必有瞒着他。吴松同志,你女儿为了救你,到娱乐场所工作,还到处求情,这些情景,我不必细说,想必你也能想象得出吧?”

        吴松嘿的一声,跌足打手道:“双儿,你怎么做出这种事情来啊?你太糊涂了!”

        李毅道:“吴松同志,我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据我猜测,不管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一定会为了你的妻女着想吧?”

        吴松的脸色瞬时万变,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显然正在受着内心的折磨。

        “爸,你到底是怎么了啊?难道,你真的贪污了那三千万?你真是一个大贪官吗?”无霜轻轻哭了起来。

        李毅道:“吴松同志,如果你真的贪了那三千万,你也应该早些交出来啊,不要害得你的妻女在外面受活罪!你想想,你都已经身陷囹圄,那笔钱再多,你又有何福分享受?就算是你的家人,也是没有福分消受的。你拿了又有什么用呢?”

        吴松一打手背,说道:“李主任,我根本就没有贪没那三千万啊!你叫我怎么拿出来呢?”

        “你没有贪那三千万?”李毅嘿嘿一笑:“这就奇怪了,你以前不是一口咬定,说你贪没了那三千万吗?”

        吴松自知失言,一时之间无法遮掩,只是唉声叹气。

        无霜道:“爸,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既然没有贪那三千万,为什么偏偏要承认呢?你难道不想活了吗?”

        吴松只是唉声叹气。

        李毅轻轻拍拍无霜的肩膀,说道:“无霜,你且莫急,我来跟他谈。”

        吴松黯然说道:“李主任,你不必多说了,这个事情,我不会再多说什么了。”

        李毅道:“这么说来,你是下定决心,要自己承担起这个贪污的罪名,把你妻女一起置于万劫不复之地吗?”

        吴松的身子轻轻颤抖,干裂的嘴唇一张一合,双眼放出怨恨的光芒来。

        李毅坐将下来,缓缓说道:“吴松同志,你是不相信我吗?”

        吴松忽然看定李毅,痴怔的说道:“李主任,你真的能救我吗?”

        李毅道:“人必先自救,然后人救之!吴松同志,如果连你自己都不想救自己了,那么,我们谁还能救你呢?”

        吴松怔忡半晌,忽然跪倒在李毅面前。

        李毅道:“吴松同志,你这是何故?有什么话,请起来再说。”

        吴松跪着不动,说道:“李主任,我……”

        李毅道:“吴松同志,我能跟你女儿来到这个地方,足以表明,我是有心相助于你的。但是,如果你不肯合作的话,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吴松道:“李主任,我现在醒悟过来了!我愿意跟你合作!我自知罪孽深重,也不奢求你能救我,我只求你,救救我妻子和女儿!”

        李毅道:“你妻子和女儿?她们活得好好的,不需要我去救啊!倒是你自己,处境不妙啊!”

        吴松苦笑道:“如果不是为了保全她们两个周全,我早把什么都给招供了!”

        李毅哦了一声:“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有人会对她们不利?”

        吴松道:“李主任,当初你来西川,主办那件案子之时,我是耳闻目暏,对你敬佩有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救我妻子女儿。”

        李毅道:“吴松同志,到底有什么事情?你起来说话。我答应你,只要是我能力所及,我一定帮助你。”

        无霜扶起父亲。吴松看了看会客室的房门,迟疑着没有说话。

        李毅道:“你放心吧,这里说话安全得很,不会有人偷听。”

        吴松压低声音说道:“李主任,不是我不想招供那三千万的去向,而是有人威胁我,说我如果胆敢说出那笔钱的去向,就杀了我的妻女!我害怕他们伤害她们,就宁可把这一切罪过,都让自己一个人杠了!”

        李毅道:“这么说来,你是在为别人顶罪?什么人这么狠?”

        无霜道:“爸人,你傻啊!不是你贪的钱,你为什么要承认啊?我就不相信了,朗朗乾坤,清明世界,什么人还敢杀我和妈妈不成?”

        李毅道:“就是啊,吴松同志,就连你女儿,都比你看得通透啊!只要你跟组织上配合,如实招供,组织上自然会保护你家人的安全啊!你真是太糊涂了!”

        吴松凄惨的一声长叹,说道:“李主任,你是不知道那些人的手段啊!整起人来,那是不择手段的,像我这样的,十个也斗不过他们一个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扛下所有的罪过,保全家人的安全。”

        李毅狠狠一掌拍在桌面上,说道:“什么人这么大胆?自己犯了事,却叫人替他顶包?还敢用人命进行威胁!这不是无法无天了吗?”

        吴松道:“李主任,你也是第二次来西川了,可否听说过西川有一个团伙,名叫缠头帮?”

        李毅一怔,说道:“缠头?这是个什么团伙啊?”

        无霜道:“缠头,不就是用布包头的意思吗?这伙人都喜欢用布缠头不成?”

        吴松道:“缠头,还有另外一个意思。”

        李毅道:“古代歌舞艺人表演完毕,客人以罗锦相赠,称缠头,后来又作为赠送妓女财物的通称。”

        吴松道:“缠头,还有一层意思,指的是缠扰不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