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四章 万事有我李毅在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四章 万事有我李毅在

    作品:《官路弯弯

        【悲催的,感冒了,这一章从上午一直码到现在,才艰难的码完。www.00ksw.org更新晚了,请大家原谅。】

        李毅这一问,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那个工人来不及细想,便下意识的回答道:“两年了。”

        郭金灿等人都是脸色大变。

        那个工人也马上意识到自己回答错了,连忙捂住了嘴,低下头去,不敢言语了。

        那个公司负责人亡羊补牢的说了一句:“李主任,他现在虽然退休了,但他在职时,就是职工代表。因为工人同志们都敬重他,他虽然退了,但还是保留了职工代表的资格。”

        李毅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对孙政富说道:“你们这是在无视‘职工代表调离本单位或离退休时,代表资格自行终止’的规定!这种情况我并不少见!很多公司里,为了大量选举离退休职工为职工代表,以期得到同意多数。你们违规保留已经调离本单位或离退休的职工代表资格,这是违规的!”

        孙政富道:“李主任,这规定是死的,这人是活的嘛!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嘛!有些老同志,在职工中大有威望,请他们前来坐镇,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这也是对老同志的一种尊重。”

        李毅指着那些工人代表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们全都是退休职工吧?你们西重集团,流行用退休职工来当工人代表吗?”

        孙政富老脸一红,说道:“李主任,他们只是一部分代表啊,咱们大部分职工代表,还是在职工人的。”

        那个负责人道:“是啊,李主任,只不过工人们都在忙着工作,分不开身。李主任要是坚持,我这就去叫他们放下手中的工作,前来见您。”

        李毅摆了摆手,问那些离退休工人代表道:“同志们,你们现在虽然退休了,但以前也是西重集团的一员,为西重的建设和发展,付出过心血和汗水。在这里,我想请问大家一句话,你们同意将西重集团进行改制和拍卖吗?”

        没有人说话。

        李毅留意到,有几个人想开口,但看了看孙政富,便都闭上了嘴唇。

        孙政富咳嗽一声,说道:“怎么了?你们没有听到李主任的问话吗?快回答!老张,你先说说。”

        一个面色蜡黄的工人说道:“我们坚决拥护公司党委的决定。”

        孙政富十分满意的点点头,对李毅道:“李主任,你听到了吧?同志们还是很拥护咱们的呢!我们的企业改制决定,也是职工们的心声啊!”

        李毅明知道这是一个局,是孙政富等人设计好,用来蒙瞒自己的局,但一时之间,也无法戳穿他。

        西重集团的改制权力,是在西川省里,如果西川省里的相关领导一致同意这个改制方案,而西重集团的职工们又没有异议的话,就算是李毅,也没有办法反对。

        李毅的职责,是监督和管理下面的国企改革,对下面省市的国企改制工作进行指导和审核。但企业改革的主要权力,还是在地方政府手里。

        只要手续合法齐全,李毅也没有权力推翻他们的决定。

        唯一能推播领导决定的,就是职工们的意见。

        如果职工们也同意改制,那就是板板钉钉的事情了。

        李毅沉声说道:“同志们,你们知不知道改制拍卖,将给西重集团带来怎样的影响吗?这个企业,将成为私人企业!所有的职工,都将从国家职工转变为普通的打工仔!更重要的是,大家真的认真看过和讨论过改制方案吗?偌大一个西重集团,真的走到贱卖资产这一步了吗?”

        “贱卖?”有几个工人明显露出了怔忡的表情。

        李毅道:“当然是贱卖啊!这个卖企业,跟我们卖家里的旧货,是一个道理,一个东西你买的时候,贵得很,留在家里,也能用,但你一旦要将它卖掉,它还值钱吗?哪怕你只刚刚买回来一天,起码也要打个八折才能卖得出去吧?”

        这个比喻通俗易懂,众人都听明白了。

        “厂里领导不是说,咱们厂可以卖个高价吗?不但没有亏,还能大赚一笔,可以好生安置厂里的同志。”有个瘦瘦的工人大声说道。

        李毅道:“大家动动脑筋想想,这有可能吗?一个做不下去的企业,一个国家和政府都不想要了的企业,还能卖出什么高价?如果你是商人,你会花高价来买一个这样的企业吗?”

        “不会,我有那么多的钱,还不如去建个新的企业!”有人便说道。

        李毅道:“对啊,连大家都能想明白的道理,那些精明的商人,会想不明白吗?他们之所以肯买这个企业,肯定是因为这个企业便宜,他可以用最低的价钱,获得最大的利润!西重集团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有稳定的销售渠道,有成熟的技术,有熟练的技工,这些,才是他们最想要的好东西!”

        说到这里,李毅稍微一顿,沉声说道:“我们手里就有这些他们想要的东西,我们自己为什么不善加利用呢?我们为什么不能把企业做好呢?有一个很清楚明白的事实就是,如果西重集团被拍卖了,那么现在西重集团的员工,将有一半以上会被裁减!私营业主,不比国家和政府,他们只会追求利润最大化,对他们有用的才会留下来!老弱病残会全部被裁减出去!”

        “真的会这样吗?”有人问道。

        “肯定会这样!”李毅沉声道:“进行改制的,不只西重集团一家,大家可以看看别的企业,哪家不是裁人严重?”

        孙政富皱起眉头,说道:“李主任,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啊。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啊!现在提倡的就是市场经济啊!咱们西重集团,为什么搞下不去了?就是因为包袱太重!离退休职工太多,就是头一个大包袱!老弱病残,这样的职工,又是另一个大包袱!”

        李毅道:“但这些人,都是西重集团的职工,这些同志,曾经都为西重集团的发展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现在他们老了、病了,我们就要像甩包袱一样把他们甩开不成?我们现在讨论的不是这个问题,先搁置不议。同志们,我们现在要探讨的,是西重集团的改制!我刚才说了那么多,大家现在谈谈看法吧!我想听听大家真正的心声!”

        郑成泽道:“李主任,我觉得光和这少部分同志谈论,还是没有广泛的代表性,应该召开一次职代会,重新讨论西重集团的改制问题!”

        李毅也正有此意,缓缓点头,说道:“召开职代会,那可是一件大事,就算要召开,也要给厂方时间来准备。既然大家来了,我就先听听你们的意见吧。我不管你们现在是否已经退休,我也不计较你们之前是否说过违心的话,今天,我只想听大家一话肺腑之言!摸着你们的良心说一句,你们真的认为,西重集团,只有走改制拍卖这一条路了吗?你们沉得,拍卖是西重集团最后的也是最好的出咱了吗?”

        李毅的话振聋发聩,久久的在会议室里回响。

        孙政富阴沉着脸,圆瞪双眼,用犀利的眼神看着那些“职工代表”们。

        李毅见众人都不说话,霍然起身,大声道:“大家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中央企改办的主任,李毅!西重集团的改制方案,现在就缺我的签字同意了!我这次下来考察,就是为了想弄清楚两件事情,西重集团的改制方案,是不是最佳方案,还有,这个改制方案,是不是大家共同的意见!也可以这么说,我这里,就是决定西重集团命运的最后一关!如果大家对西重集团还有感情,就请你们说出自己的心声!”

        孙政富的心猛然一沉,这个李毅,太会说话了,太会蛊惑人心了!

        郭金灿的心也咯噔一声,悄悄去看孙政富,两个人的目光不期而遇,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担忧。

        “李主任,我们根本就不是什么职工代表!我们是被厂里领导喊过来充充数,应付你们的!”刚才说过话的那个瘦瘦的工人忽然大声说道。

        “老陶,你胡说什么?”孙政富啪的一声拍在桌面上,跳将起来,指着那个叫老陶的,大声喝斥。

        老陶有些害怕孙政富,畏缩的缩了缩身子。

        孙政富大声嚷道:“李主任,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这个老陶,向来跟我们厂领导不和,对我们积怨颇深,说出来的话,根本就没有可信度!”

        李毅道:“孙董,你先别着急,这些同志,都是你们选出来的,现在我在问他们的话,你不要插嘴好不好?你看,你一说话,同志们都不敢说了。”

        孙政富道:“问题是,他说的根本就是假的!我们什么时候喊他们过来充数了?这分明就是在污蔑人!”

        李毅俊眉一扬,沉声说道:“我现在只想听听同志们的心里话,至于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可信度有几成,我自己心里有杆秤,我自己会衡量!孙董,请你不要再打断同志们的正常发言。老陶同志,你只管说下去,万事有我李毅在,我看谁敢为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