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二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一百零二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作品:《官路弯弯

        综合今天的所见所闻,不难发现一个问题,西重集团根本就是一个正在盈利的企业,这样的企业,西川省里却要将之拍卖,这里面肯定有问题。www.00ksw.org

        而且,西川省报上来的有关材料,全部都是假的!

        这让李毅不寒而栗啊!

        工人们已经开始工作了,李毅一边看他们工作,一边跟他们聊天。

        这时,外面忽然熙熙攘攘的涌进来一群人,却是郭金灿等人到了。

        李毅早就料到他们会找过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李主任!”郭金灿陪着笑脸,上前说道:“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毅背负双手,淡淡地道:“怎么,我到哪里来,还得事先通知你不成?”

        郭金灿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李主任,不敢。只是你昨天给我的行程安排上,并没有这一项啊。我们在这里没有一丝安排呢!”

        李毅转眼看着他,说道:“郭金灿同志,你所谓的安排,是什么样的安排啊?”

        郭金灿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刚才是一路跑过来的,进厂子后,又到处寻找李毅等人,的确是跑出了一身大汗,现在听到李毅这番威严之极的话后,更是吓出一身冷汗。

        “李主任,没,没什么安排啊。哦,我指的是这里的接待和迎接工作。”郭金灿心里发虚,说起话来都有些结结巴巴,前言不搭后语了。

        李毅道:“我早就说过了,我们这次下来,是为了工作,不要搞迎奉这一套!像昨天晚上那样的宴请,不可以再有第二次,就算有,我也不会再参加。”

        郭金灿道:“李主任,我明白了,您的训示,我们都记在心里了。李主任,这个公司没有什么好看的,要不我引您到别的地方瞧瞧?”

        李毅冷笑道:“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吗?”

        郭金灿道:“是啊,李主任,这里是厂区啊,空气受污染严重,我怕影响到李主任的身体安危。”

        李毅道:“你担心的不只是我的身体安危吧?”

        郭金灿道:“李主任,我……”

        李毅打断他的话,问道:“金灿同志,我想问你,你觉得西重集团怎么样?”

        郭金灿道:“这个,不太好说,这个企业效益并不好。”

        李毅瞥了他一眼,说道:“哦?我怎么看这里工作很繁忙啊!职工们的工作和生活都很开心呢!这里的效益有这么差吗?”

        郭金灿道:“李主任,你别看这里红红火火的,其实差劲得很。越是生产,货物越是积压,这公司啊,亏得越多!这货物都卖不出去啊!”

        李毅目光一闪,说道:“金灿同志,你说西重集团现在处于亏损状态?”

        郭金灿道:“岂止是亏损啊,集团欠银行的债务还都还不清了!现在的状况,生产呢,会亏损,不生产呢,也会亏损!这么多的工人,他们要工作,要吃饭啊!”

        李毅道:“西重集团亏到这步田地了?”

        郭金灿道:“是啊,李主任,省里正在对西重集团进行改制,相关手续和方案都已经办妥了,不知道李主任有没有看到这份报告?”

        李毅道:“我看到了。”

        郭金灿眉毛一跳,说道:“李主任,既然您都知道这个情况了,那您觉得这个改制方案怎么样?”

        李毅道:“金灿同志,你觉得那个方案怎么样?”

        郭金灿道:“李主任,我觉得那个方案挺不错的,这是我们针对西重集团的现状进行的最好改革方案。”

        李毅道:“那份方案,你也参与其中了吧?”

        郭金灿多留了一个心眼,说道:“李主任,我也是受省里领导所托,和省里众多同志一起,对西重集团进行了一番研究,再一起做出来的方案。省里众多领导也都签字同意了。”

        李毅道:“金灿同志,你真的对西重集团做出研究?”

        郭金灿道:“这个是自然有的,也是必须有的。”

        李毅道:“那我问你,西重集团一共有多少职工啊?”

        郭金灿道:“这个,我,我一时想不起来了。”

        李毅道:“那我再问你,西重集团年销售额有多少?”

        郭金灿道:“我个,我……”

        李毅冷笑道:“你也一时想不起来吧?那你现在能想起什么来?”

        郭金灿再次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说道:“李主任,我在这里做调研的时间有些久远了,具体数据记不大清楚了。”

        李毅道:“那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去把数据给我整理出来!”

        这一声冷喝,威势十足,把郭金灿惊得心里一跳,说道:“李主任,我这就去查个清楚明白,把相关资料汇总给您。”

        李毅重重嗯了一声,继续跟工人们聊天。

        工人们这才知道,李毅并不是像他说的那样,也是一个工人,而是一个当大官的!

        郭金灿出了车间,并没有急于去厂部找资料,而是一个电话打给了副省长严和平。

        “严省长,大事不好了!”电话一通,郭金灿便急忙急火的说道。

        由于郭金灿太过急促,严和平一时没有听出电话那头是谁,沉着的说道:“什么事情这么慌张?你是哪位?”

        “严省长,我是郭金灿啊,省企改办的郭金灿。”

        “金灿同志,是你啊,何事慌张?”

        “严省长,李主任到了西重集团。”

        “李主任去了西重集团?那就让他去嘛——什么?你是说李毅去了西重集团?”

        “严省长,对嘛!就是李毅主任啊!他今天一大早就到了西重集团!现在还在这里。”

        “饭桶!你怎么做的招待工作?我不是再三叮嘱过你,要你好好招待他们吗?你怎么连他们的行程都没有弄清楚?”

        “严省长,这事情真不能怪我啊,那个李主任太鬼了啊。”

        “哦?你不是说已经买通了里面的人,可以拿到最准确的情报吗?”

        “本来是的,昨天晚上,我去找李主任,拿我们的安排给他看,他不同意,把我批了一顿,然后另外拿了一张安排表给我。我不放心,等到半夜,我买通的那个同志,果然告诉我,说我走后,李主任马上就宣布了另外一套行程安排。”

        “那你就应该早做准备啊!”

        “严省长,我的确做好了准备,三马水泥厂,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随便李主任去考察啊!可是,我没有想到,李主任的这两张行程表都是忽悠我们的,他真正的目的地,原来是在西重集团!”

        “李毅如此年轻,却如此工于心计?”严和平的心也提了起来。

        李毅的反常举动以及他的过人心计,让严和平嗅到了一丝浓郁的危险气息。

        “李毅在西重集团里做什么?”严和平沉声问道。

        郭金灿道:“李主任正在跟工人们聊天。一直都在车间里。我估计他知道什么了。严省长,我们得赶紧想办法,不然会越来越被动。”

        严和平道:“李毅肯定已经从工人嘴里得到他想要的信息了!我们已经很被动了。”

        郭金灿道:“严省长,你要不要过来一趟?”

        严和平道:“你先顶着。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李毅了解到的情况,顶多就是职工们并不知道集团即将改制的消息,我们可以找个借口搪塞……”当即对郭金灿耳提面命。

        郭金灿听了连连点头。挂了电话,焦急的心便缓和下来了。

        李毅定的时间已经到了,中央企改办的同志们都到车子处集合,将各自访问到的信息告诉给李毅。

        大家采集到的信息,跟李毅访问所得差不多,工人们完全不知道集团即将改制和拍卖的消息。所有的工人都说工作很稳定,时不时的还要加班,工资也都很准时发放下来。

        郑成泽道:“李主任,这里面果真有问题啊!这是一家正在盈利的企业啊,西川省为什么要制定那样的改制方案呢?”他职位较高,李毅一说要来西重集团,他就想到了李毅此行的目的。

        李毅道:“现在还不好下结论,工人同志带给我们的,也只是一面之词,现在我们就去西重集团行政大楼,问问集团里的当权者们。”

        众人刚走到办公大楼下面,郭金灿带着一群厂领导迎了下来。

        “李主任,您的资料我都准备好了。”郭金灿笑道。

        “欢迎李主任来西重集团视察工作,李主任,楼上请。”西重集团的一个负责人紧紧握住李毅的手,说道:“李主任,我们早就盼着您下来了。”

        李毅道:“盼着我下来?”

        “是啊,我们听说李主任在搞活企业这方面,有着独特的见解和非凡的能力,咱们西重集团,现在就像一条垂死挣扎的鱼,盼望甘霖一般,渴盼着李主任的拯救。”负责人一脸真诚的说道。

        李毅道:“这便奇了怪了,我刚才在厂区转了一圈,感觉挺不错啊,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哎呀,”负责人苦着脸道:“李主任,你有所不知啊,我们这都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呢!省里决定要改制,为了给买主一个好印象,这是我们故意制造出来的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