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三章 撂句狠话在这里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三章 撂句狠话在这里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扭过头,看到张晓斌从一张桌子上站了起来,同时站起来的,还有十几个大汉,一齐围了过来,把李毅等人挡住。www.00ksw.org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啊!”张晓斌冷笑道:“姓李的,还记得上次在这里,你给我的羞辱吗?我说过了,要叫你小子记住的!”

        李毅道:“张大少,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张晓斌嘿嘿冷笑道:“你几时变得这么笨了?这么大的阵势,你还看不出来我要做什么?”

        李毅道:“你向来做事,做的都是些畜生勾当,不可以常人之心理来度之,我猜测不到。”

        张晓斌怒道:“好啊,李毅,你还敢这么嘴硬!我今天喊了这帮兄弟来,找回场子的!”

        李毅轻蔑的道:“就凭你喊过来的这帮人吗?”

        张晓斌道:“他们一个个都是高手!”

        李毅道:“羊再多,那也是羊,老虎只要一只,就能赶得一群羊惊魂失措的乱跑!”

        张晓斌道:“李毅,你还真是不知死活啊?我在这里等你好几天了,没想到,你在这里打了我张某人,还怕大摇大摆的过来喝花酒!你真以为我张某人是豆腐捏的不成?”

        李毅背负双手,傲然而立,嘿嘿一笑:“张晓斌,你也忒不是个爷们了!你妹妹昨天还跑到我那里,替你说好话呢!说你是个纨绔子弟,不懂事,叫我不要跟你一般计较!”

        张晓斌怒道:“李毅,你敢欺负我妹妹?我杀了你!”

        李毅道:“不是我想欺负你妹妹,而是我觉得吧,你有这样一个好妹妹,实在是你的福气啊!可惜,你真是不知死活,还敢跑过来讨打!”

        张晓斌道:“李毅,少耍嘴皮子,今天晚上,我可是有备而来,管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毅道:“你要打架,我奉陪。是单挑呢?还是群殴?哦,对了,你出来打架,问过你妹妹没有?你妹妹可是很关心你,生怕你被人打坏了呢!”

        “哈哈哈!”全场的人都围着在看热闹,这时都哄然大笑。

        张晓斌再次丢了面子,气得不轻,指着李毅,挥了挥手,大声道:“兄弟们,给我上,打残了算我的,砍死了我有赏!”

        老鸨子啊哟一声,走了过来,挥舞着双手,大声道:“各位大爷,你们要打架,我不敢阻拦,只求你们体谅体谅我们生意人的艰难,请到外面去打,大家爱怎么打就怎么打,爱怎么砍就怎么砍。千万别在这里打啊!求求大爷们了。”

        张晓斌喝道:“滚开!再挡在中间,连你一起打!”

        老鸨子道:“张大爷,我求你了,你们要打架,请到外面去打。你们这么一打,我们红袖招还怎么做生意啊?”

        李毅道:“张晓斌,你要打架,我奉陪便是,有本事的,就出来玩!”

        说着,李毅一摆手,几个人同时退了出来在小巷子里站定。

        张晓斌等人也追将出来,再次和李毅等人对垒。

        “张晓斌,你这么恨我,敢不敢出来跟我单挑啊?”李毅激他。

        张晓斌道:“哥是用脑子的人!哪个元帅,手握雄兵,还跑过去跟敌将去拼命啊?哼,李毅,单挑的话,你单挑我们这一群人!群殴的话,我们这一群人殴打你一个人!”

        钱多冷笑道:“大言不惭啊!无耻!张晓斌,上次是我打了你,这次还是我来出手!不管你们是单挑还是群殴,小爷我一个人奉陪到底!”

        张一帆道:“谁说李毅只有一个人?瞎了你的狗眼吧?这么多人在这里都看不见!”

        顾知武道:“就是啊!咱们兄弟都在这里!”

        陈博明道:“我有N久没有动手打过架了,毅少,今天我得谢谢你,让我生锈的拳头,终于又有了用武之地。”

        还有什么事情,比打一架更能增进朋友之间的友情?

        陈博明欠李毅偌大一个人情呢,一直找不到机会报答,今天正好,借此机会,帮李毅打上一架,比还什么人情都管用。

        张晓斌道:“黑小子,你莫得瑟,等一下有你的苦头吃!”

        钱多低声道:“毅少,对方看来真的是有备而来,张晓斌身边的人,一个个都不简单。”

        李毅道:“他憋着坏要报仇,当然会准备高手来对付我们了。”

        张一帆道:“怕他什么!他还真敢杀人不成?”

        顾知武道:“就是,既然碰上了,那就打他.娘.的!”

        李毅打眼一看,对方连张晓斌在内,一共有十五个人!而自己这边才五个!三比一啊!就算自己和钱多厉害一点,可以对付几个人,但赢面还是很难预料。

        得想个什么办法化解才行!

        李毅对张晓斌道:“上次我碰到你爷爷了。”

        张晓斌道:“我才碰到你爷爷了!”随即说道:“你说你碰到我爷爷了?”

        李毅道:“张老爷子对我说过一句话,他说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这个孙子,太过调皮,又爱惹事,最怕你不知道哪一天就被人打死在街头。”

        张晓斌哈哈大笑:“所有的人都死了,我张晓斌也不会死!谁敢打我……”忽然阴冷的看着李毅,说道:“所以,像你这种打我的人,我一定会给你一记狠的!给我上!”

        钱多早就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今天难免一场恶战,刚才退出来时,眼观六路,看到外面有一根长长的竹竿,立在墙角里。

        李毅和张晓斌对话之时,钱多一个箭步冲过去,把那根竹竿抄在手里,张晓斌那句“给我上!”刚刚落韵,钱多啊的一声喊,挥舞起手中的竹竿,指东打西,指头打脚,左右横扫,力压千钧,打得那十五个人连连后退。

        那些人仗着人多,也没有带砍刀等武器啊,被钱多这一通横扫,打得鸡飞狗跳,一个个跳着脚,双手护着头部,叫爹喊娘的。

        李毅看得哈哈大笑,心想钱多不愧是打架的高手,面对这么强大的对手,还是丝毫不惧,并且在第一时间里就想到了应敌之策,实在令人佩服。

        对方也有几个厉害的人,最初的惊慌过后,几个人一起,拼着挨一下打,伸出手来,抓住了竹竿。

        钱多的长武器,马上就丧失了优势,对方的人很快冲了过来。

        李毅打眼一瞧,看到附近地上有几块板砖,旁边更有一堆沙子,看来是这家巷子里谁家装修后留下来的材料。

        李毅心想真是天助我也,大声喊道:“用板砖!”跳将过去,抓起一块砖头在手里,左手同时抓起一把沙子。

        对方被钱多这一顿打,早就激怒了,冲过来后,一个个骂骂咧咧的,各使全力来厮打。

        李毅左手扬起,撒出手中的沙子,趁他们眯眼的空档,抡起板砖,照准其中一个人的额头拍了过去。

        那家伙只觉脑袋一痛,眼前发黑,软软的倒在地上,额头上流出了鲜血。

        顾知武等人有样学样,每人抄了一块板砖在手里,左手则抓起沙子扬出去。那么多的沙子,像雨点一般撒落在对方身上,有几个躲避不及,眼睛里进了沙子,顿时哇哇大叫,都摸索着逃到一边去了,生怕挨板砖。

        钱多身手了得,再次把竹竿抢了过去,这次有李毅等人的配合,很快就打得那十几个家伙不敢靠近。

        张晓斌气得跳脚,在后面大声督促:“快上啊!快上啊!”但那十几个家伙,有的被板砖放倒,有的被沙子迷了眼,有的被竹竿打得鼻青眼肿,一个个都不敢近前了。

        “张少,咱们辙吧,他们太厉害了。”一个家伙大声喊道:“不然都要被他们打伤了。”

        张晓斌道:“真是一群笨蛋,他们会用武器,你们不会用啊?”

        “张少,我们都是当兵的,平时只用过枪和匕首啊。”

        “真是窝囊废!”

        张晓斌说话的当口,钱多和李毅等人欺近过来,把其它几个对手放倒在地。

        钱多扑向张晓斌,一掌切向他的喉咙。

        张晓斌骇得连连后退,喊道:“毅少,毅少,饶命啊,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啊!”

        李毅喊道:“钱多,放过他吧!”

        钱多及时的收手,但一把扭住了张晓斌,说道:“毅少,这种人,你还跟他讲什么仁慈啊!”

        李毅道:“张老爷子,跟我爷爷是战友,看在这个情分上,我也得饶过他。张晓斌,你妹妹可比你懂事多了,她上次来找我,就是用这份世交情谊说动了我!张晓斌,你一再得罪我,但我却一再宽宥于你,这并不代表我李毅怕事!你不要再一味的挑衅我,试探我的底线,我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我李毅今天撂句狠话在这里,张晓斌,如果你再不识好歹,下次撞在我手上,我可没有今天这么客气了!”

        张晓斌道:“李毅,你不必说狠话!哼!今天只不过是你运气好罢了!你等着,我还会再回来的!”

        李毅莞尔而笑:“你以为你是灰太狼啊?”

        张一帆就问了:“李毅,灰太狼是只什么狼啊?”

        李毅哈哈笑道:“灰太狼是一只永远都抓不到羊的狼,还老是被羊给戏弄,他最爱说的话,就是‘我还会再回来的’。”

        众人指着张晓斌,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