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一章 再不珍惜,我们就老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一章 再不珍惜,我们就老了

    作品:《官路弯弯

        陶启明双手抓住了铁门栏杆,想通过铁门攀爬进去。www.00ksw.org

        钱多两步冲到他身后,伸手拉住他的后背,用力一拉,将陶启明扯将下来。

        啪的一声响,陶启明的屁股摔倒在地上,痛得他直叫唤。

        柳若思转过身来,看清楚钱多的模样,脸上浮现惊喜的神色,她知道钱多是李毅的司机,钱多出现在这里,表明李毅也在附近!

        李毅来看自己了!柳若思脸上容光焕发,刚才的不喜一扫而光。

        陶启明哎哟一声,爬将起来,骂道:“你发什么神经病?你扯我做什么?”

        钱多道:“大晚上的,你翻一个姑娘家的门做什么?欲行不轨吧?”

        陶启明道:“她是我朋友!”

        钱多道:“她是你朋友?那她为什么不开门放你进去呢?喂,柳小姐,他说你是他的朋友,是不是啊?”

        柳若思摇了摇头,说道:“不是。”眼睛却在外面搜寻,终于从小车里发现了李毅的身影。

        若不是因为陶启明这个讨厌鬼在这里,她早就飞跑过去了。

        钱多道:“听到没有?她说你不是她的朋友,你再不滚,我就报警抓你了!”

        陶启明道:“你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你少管闲事啊,不然我揍你!”

        钱多道:“我才是柳小姐的朋友!柳小姐,是不是?”

        柳若思只想陶启明这个讨厌鬼快点离开,点头道:“对啊,你是我的朋友。你帮个忙,把这个家伙赶走吧!”

        陶启明叫道:“柳小姐,你别这么绝情啊。我真的没有恶意,我只是想浪漫一点而已……”

        钱多冷哼一声:“滚!再不滚,我踢爆你的鸟球!”

        陶启明恶狠狠的看着钱多,说道:“好啊,你居然敢这么对待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钱多道:“我管你是谁?再不走,我叫你走不成!”

        陶启明跳着脚叫道:“黑小子,我记住你了,你以后上街小心一点,千万别撞我手里!”

        钱多冷笑道:“谁撞谁手里还不一定呢!”说着,一脚踢在陶启明的屁股上,喝道:“滚开!”

        陶启明抱着屁股,跳着走到自己的小车前,上车之前,还不忘回过头来说上一句场面话:“黑小子,你等着瞧,我饶不了你!”

        保时捷跑车倒车而去。

        柳若思这才打开大门,笑吟吟的走了出来,向钱多道:“钱师傅,谢谢你。”

        钱多嘿嘿一笑,指了指小车,说道:“毅少在车上。”

        李毅推门下车,温和的笑道:“若思。”

        “李先生,真的是你啊,我可想你了。”柳若思毫不掩饰自己对李毅的思念之情。

        李毅轻轻点头。

        柳若思道:“我们到家里去坐吧。”

        李毅心想,柳若思现在是个明星了,如果到外面去,只怕会引起群众围观,还是在她的住处比较好,便点了点头。

        钱多道:“毅少,你们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李毅知道钱多是在要外面放哨,防止有狗仔队什么的无聊人士前来骚扰,便道:“那你在车里坐一会吧。”

        这幢别墅虽然是李毅看中并叫潘世杰买下来送给柳若思的,但李毅却还是头一回进来。

        “李先生,谢谢你送给我的房子。”柳若思笑道:“我很喜欢这里,安静,又美丽。”

        两个人进了房子,李毅看到里面豪华的家具,奢侈的电器,一应具有,但却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丝人气。

        “李先生,你请坐啊,我去泡杯茶给你喝。”柳若思又是高兴,又有些惶然。

        李毅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你不必忙,我刚在家里喝过茶了,这会子还不渴。你也坐下来吧。”

        柳若思道:“你先坐会,我这里有上好的茶叶,泡来给你尝尝吧。”

        李毅便坐了下来,看到沙发上有一卷装订本,拿起来一看,原来是《玉妃传》的剧本。

        《玉妃传》的剧本,是李毅找人写的,故事的大纲,也是李毅罗列出来的。

        李毅对这个剧本自然是相当的熟悉。

        不一会,一股茶的清香扑鼻而来。

        柳若思端了一杯茶,递给李毅。

        李毅伸手接过,嗅了一下,说道:“这是好茶啊。”

        柳若思道:“我听说过你爱喝好茶,所以就准备了一点。”

        李毅轻轻抿了一口,说道:“很好喝。”

        柳若思又拿出一条烟来,递给李毅,说道:“这烟也是为你预备的,我也不知道你喜欢抽什么烟,就挑最贵的买了一条,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李毅笑道:“这可是好烟,我平时也没有抽过这贵的烟呢!奢华的房舍,美丽的女人,名茶,好烟,这种生活何其享受啊!”

        柳若思道:“这一切都是李先生赐给我的啊。只不过,你总是不来这里。”

        李毅忽然轻轻一叹,说道:“我现在也不知道,当初捧你成明星,到底是对呢,还是错。”

        柳若思道:“李先生,何出此言?”

        李毅道:“我看你这里如此冷清,一个人孤零零的,连上街买个东西,都要遮遮掩掩,这种生活,实在是……嘿!”

        柳若思道:“李先生,这当初也是我自己的选择,怎么能怪你呢。”

        李毅道:“你还是叫我李毅吧,听着亲切一些。你一切都安好吧?”

        柳若思道:“都好。现在,白天都要拍戏,有时晚上也要上戏,没事的时候,就看看剧本,演练台词,倒也充实。”

        李毅道:“我听到很多关于你的八卦新闻……”

        柳若思道:“李毅,那些都是别人瞎写的,我根本就没有做过那种事情。就连戏里的暧昧动作,都是找替身代演。”

        李毅呵呵笑道:“我自然相信你不是那种轻浮之人,我只是在担心你,怕你受到这种负面新闻的影响啊。”

        柳若思道:“嗯,起初的时候,我一听到那些诋毁我的新闻,的确很气恼,这些记者,真是吃饱了没事做,专门诽谤人。但现在听得多了,看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嘴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爱说什么,就由得他们去说呗!”

        李毅笑道:“这就好了,你一个人住,有些不太安全啊,生活上也不方便。你不是有个玩得很要好的姐妹吗?我还见过她的。你可以把她找来做个伴啊。要不,把你母亲接过来陪伴你也行。”

        柳若思道:“我妈妈在乡下生活惯了,我喊了几次,她都不肯出来。现在乡下的生活也好过了,她说在乡下生活还自在些。倒是我弟弟,他跟我说过要出来见见世面,但我想既然妈妈还在老家,那他留在南方省,也好照顾家里。至于你说的那个朋友,是指郝美丽吧?”

        李毅道:“嗯,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吧!她现在在哪里高就呢?”

        柳若思道:“她还在原来的公司上班呢。”

        李毅道:“那你就把她挖出来嘛!你和她是患难姐妹,现在你发达了,拉她一把也是应该的啊。”

        柳若思道:“拉她来做什么啊?”

        李毅笑道:“就当你的经纪人吧!由思艺传媒聘用,专门为你服务。”

        柳若思道:“那我跟她联系一下,看她愿不愿意。”

        李毅道:“她要是不愿意,你就出双陪工资请她,只要你高兴就好,一点钱不算什么。”

        柳若思道:“李毅,你对我总是这么好。”

        李毅喝完茶,说道:“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我现在也在京城工作了,你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找我。”

        柳若思道:“你就要走了吗?”

        李毅道:“我还有点事情。知道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

        柳若思轻咬樱唇,说道:“李毅,你觉得我漂亮吗?”

        这话问得太过突然,李毅一时怔住,说道:“当然漂亮。跟天仙下凡一样。”

        柳若思道:“李毅,现在是我最美好的年华。”

        李毅缓缓点头:“是。”

        柳若思幽幽说道:“李毅,你肯定记得这首诗吧: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李毅夹烟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偏过头,看着她那姣美的容颜。

        那是多么令人心动的容颜啊!

        李毅从前世到今生,也未能忘怀这张俏脸。

        曾几何时,李毅最大的心愿,就是想伸手抚摸这张完美的脸蛋。

        还记得当学生那会,李毅阴差阳错认识了柳若思,忍不住想伸手去摸她的脸,结果被她打落。

        谁能想到,有朝一日,她会坐在自己身边,跟自己说这些情意绵绵的诗句?

        李毅看得痴了。

        这样的场面,仿佛又回到了前世,柳若思又再次变成了那高高在上的明星……“李毅,再不珍惜,我们都要老了。”柳若思忽然大胆的伸出手来,握住了李毅的手。

        一股热流,从她的温柔的指尖传递过来,令李毅有一种触电的麻痒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