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章 少和我装!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九十章 少和我装!

    作品:《官路弯弯

        【因为某种原因,本卷八十三章到八十八章,做了重大的修改,若接不上情节,请大家回头再看看这几章。www.00ksw.org请大家体谅。】

        多道:“毅少,花小姐和然然留在家里,只怕比较悬乎。”

        李毅道:“是啊,我也正为这个问题头痛。但暂时又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钱多道:“要不送到米国去?那边有你小叔在,可以照顾她们。”

        李毅道:“我也这么想过啊。但太远了,我去一趟不容易。”

        钱多道:“毅少,我觉得林小姐好像有所察觉吧?她今天讲的话,我总觉得话里有话。”

        李毅道:“丫头是个聪明人,就算有所察觉,也不会轻易揭破的。就这样拖一阵子吧!我现在很喜欢然然,要是隔太久见不到他,我会发疯的。”

        钱多笑道:“这女人也是个麻烦东西!”

        李毅道:“但这个麻烦东西,也带来了快乐啊。”

        钱多道:“一时的快乐,一世的痛苦。”

        李毅道:“钱多,我觉得你还是有些太过古板了,现在这个社会,你要开放一点啊。桑榆虽然背叛了你,但并不代表别的女人也会这样。等你找到了真正爱你的人,就会体会道爱情甜蜜和女人的关怀了。”

        钱多道:“可我也是真心喜欢桑榆的啊!有时我真的想不通,我们在一起,什么都不缺啊!钱够花,工作稳定,儿子健康,你说她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李毅道:“这个情感的事情,是很难说的。也许她觉得你陪她的时间太少,冷落了她吧!”

        钱多道:“我就是想不通!”

        李毅道:“钱多,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个书生,和未婚妻约好在某年某月某日结婚。到那一天,未婚妻却嫁给了别人。书生受此打击,一病不起。家人用尽各种办法都无能为力,眼看奄奄一息。这时,路过一游方僧人,得知情况后,决定点化一下他。僧人到他床前,从怀里摸出一面镜子叫书生看。书生看到茫茫大海,一名遇害的女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海滩上。路过一人,看一眼,摇摇头,走了。又路过一人,将衣服脱下,给女尸盖上,走了。再路过一人,过去挖个坑,小心翼翼把尸体掩埋了。疑惑间,画面切换。书生看到自己的未婚妻,洞房花烛,被她丈夫掀起盖头的瞬间。书生不明所以,僧人解释道,那具海滩上的女尸,就是你未婚妻的前世。你是第2个路过的人,曾给过她一件衣服。她今生和你相恋,只为还你一个情。但是她最终要报答一生一世的人,是最后那个把她掩埋的人,那人就是他现在的丈夫。书生大悟,唰地从床上坐起来,从此病愈。”

        钱多开车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他在静静的品味李毅说的这个故事。

        这个佛教故事中,蕴含着丰富的哲理啊!

        钱多说道:“毅少,这个故事真好,我原来想不通的事情,忽然之间就明白了。也许,桑榆跟我这段时间,就是为了还我一片情吧!也许她前世欠我的,已经还清了,现在是她离开的时候了。”

        李毅道:“兄弟,缘分这东西,不可强求啊。也许,正有一个女子,也在某个地方等着你,还你一辈子的深情呢?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用你最健康最美好的身体去迎接她的到来。”

        钱多长长吁了一口气,说道:“毅少,你真厉害,你随便说个故事,就解开了我的心锁呢!”

        李毅哈哈一笑:“钱多,有时间,我带你去佛教名山拜拜佛吧!神鬼之事,虽然不可信,但他们教人向善为乐的道理,还是挺有用的。”

        钱多嘿嘿一笑:“我以前从来不信佛,听完这个故事后,我倒有些兴趣了。”

        柳若思现在是思艺传媒的大牌明星,住所在京城的一个别墅区,这是公司为她提供的住处。

        李毅自然知道这处别墅,因为这个地方就是他亲自选的。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来,李毅看到别墅门紧闭,偌大的一座花园别墅,只有一楼客厅里的灯光是亮着的。

        “毅少,怎么了?”钱多回过头来,见李毅发怔,便问道。

        李毅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柳若思很孤独啊!”

        钱多笑道:“明星不都是这个样子吗?除了出席各种晚会和颁奖典礼,其它时候都得谨言慎行,逛着街还得小心翼翼,怕被狗仔队拍到了什么不雅照片。”

        李毅道:“是啊,这一行,说起来风光无限,其实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苦楚。”

        钱多道:“我下去按门铃,等门开了,我直接把车开进去,我怕这附近有什么狗仔队。拍到你就不好了。”

        李毅心想,钱多的心也变得很细了。这一点就连自己刚才都没有想到呢!

        钱多正要下车时,一辆保时捷跑车从对面一阵旋风似的开了过来,停在柳若思别墅门口,和李毅的车子正好面对面的停着,强烈的车前灯,照射得人眼睛发痛。

        李毅道:“钱多,且慢下车。”

        钱多也收回了腿,关上了门,静观那边车子的动静。

        李毅是官,而柳若思是明星,这两者若是搅和到一起,再被人拍到的话,那就是天大的新闻了。

        对面车子上走下来一个很帅气的年轻人,穿着得体的正装,他走到李毅的车子前,敲了敲驾驶室的车窗玻璃。

        钱多没有理他,对方又重重的敲了几下。

        李毅道:“听他说些什么。”

        钱多这才摇下半扇车窗玻璃,定定的看着那个平头帅哥。

        “喂,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停在这里?”帅哥粗声粗气的问道。

        钱多道:“这里怎么了?是你家啊?”

        帅哥道:“你们是不是记者?是不是?”

        钱多道:“你才是记者,你全家都是记者!”

        帅哥道:“你怎么骂人啊!”

        钱多道:“我怎么骂人了?记者就是骂人啊?那也是你先骂的!”

        帅哥道:“这里不是停车的地方,赶紧离开!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钱多道:“我爱停就停,关你什么事?”

        帅哥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面住着的是……懒得理你,快走!”

        钱多道:“那你为什么停在这里?”

        帅哥道:“哎!你这个人,真是有意思啊!我来这里找人,关你什么事啊!”

        钱多道:“我也来这里找人!关你什么事啊?”

        帅哥以为碰上神经病了,竖了竖中指,转身走到大门前,摁响了门铃。

        “毅少,他是来找柳小姐的,要不要下去阻止?”钱多问道。

        李毅道:“看看情况再说,说不定是柳小姐的朋友。”

        门铃响了一阵,里面的大门打开来,灯光的照射下,一个曼妙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婀娜多姿的走了过来。

        “柳小姐,你好,是我啊!”帅哥高兴的扬了扬手,大声说道:“我白天去片场找过你,你还记得我吗?”

        “陶启明,是你啊!你怎么找到我家来了?”柳若思问道,说着,看了看外面。

        陶启明道:“我想请柳小姐去逛逛街。”

        柳若思道:“对不起,我不喜欢逛街。”

        陶启明道:“那我请你看场电影吧。”

        柳若思道:“对不起,我也不喜欢看电影。”

        陶启明道:“那我请你吃饭吧。”

        柳若思道:“对不起,我吃过了。”

        陶启明道:“请你喝杯咖啡总行了吧?”

        柳若思道:“我家里就有咖啡,不必你请。”

        陶启明道:“那你请我喝咖啡吧!”

        柳若思道:“对不起,不太方便。陶启明,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陶启明道:“嘿嘿,有钱能使鬼推磨啊,何况只是想查到你的住处呢?那太简单了。”

        柳若思道:“你请回吧,我要休息了。”

        自始至终,柳若思都是表情冷淡,正眼都不瞧他一下。

        但这个陶启明,却是锲而不舍,用手攀上了铁门栏杆,说道:“柳小姐,你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我知道你至今还是单身,既然如此,我追求你也不算过错吧?你先把门打开,我们好好聊聊天,我相信,你很快就会爱上我的。”

        柳若思道:“你死心吧,我对你不感兴趣。”

        陶启明道:“柳小姐,你再不开门,我就要翻墙了!翻墙约会,也算是一段风流佳话吧?”

        柳若思蹙眉道:“陶先生,你再这么言语轻薄,我就要叫保安过来了。”

        陶启明道:“你可以喊保安啊,我看他们谁敢抓我?别说保安了,就算是公安来了,也莫奈我何!”

        柳若思道:“陶先生,我要休息了,你请便吧!”

        陶启明见柳若思转身要走,忽然大声喊道:“柳小姐,你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我陶启明看中的女人,还没有人敢不顺从我的!”

        柳若思冷笑了一声,懒得回答。

        陶启明大声道:“你少跟我装!你们当明星的,哪个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跟我装什么清纯?还不是想卖个高价?只要你开得出来,我就出得起!”

        李毅看不下去了,沉声道:“钱多!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钱多道:“毅少,我明白了!你就瞧好了吧!”说着,飞快的推门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