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九章 拜干爹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九章 拜干爹

    作品:《官路弯弯

        花小蕊问道:“钱多怎么了?做什么傻事呢?”

        李毅道:“你不要问了,这是钱多自己的事情,我相信他自己能搞定。www.00ksw.org钱多,我告诉你,你可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不能就这么把自己给作践了!我虽然不陪你回江州了,但你一定要管住自己的手!”

        钱多道:“毅少,这些天我也想通了!”

        李毅点点头:“我相信你。”

        院子里响起小车声音,林馨回来了。

        花小蕊的双手离开李毅,走过去帮方芳布置餐桌。

        李毅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林馨将车子停进车库,笑着走了进来,说道:“李毅,你猜我今天看到什么了?”

        李毅道:“看你满脸春风的,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啊?”

        林馨笑道:“我看到柳若思了!”

        李毅心里一惊,问道:“柳若思?”随即想起来,林馨并不知道自己跟柳若思之间的关系,千万别自乱阵脚,便镇定心神。

        林馨道:“你也知道柳若思啊?看来她是真的出名了啊!李毅,我看你很少追星的啊。也从来不见你看什么电视剧和电影。”

        李毅心想,这个时代的影视剧?算了吧!哪一部好看的剧,李毅没有欣赏过啊?

        至于那些明星,李毅还真的不感兴趣。

        “我听过她的歌。”李毅说道:“就记住了。她的歌声不错的。”

        林馨笑道:“她歌声是不错。我也是很喜欢听她的歌啊。她最近在拍一部戏呢!我今天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剧组在那边拍戏,就停车去看了一会儿。”

        花小蕊端着菜盘子出来,欢呼道:“林姐姐,你真的看到柳若思了啊?”

        林馨道:“看到了啊。”

        李毅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故意说道:“你们一个二个怎么都一惊一乍的啊?一个柳若思,值得你们这么大惊小怪吗?不就是个明星吗?这京城还能少了去?”

        花小蕊道:“李毅,你可不知道,那个柳若思可漂亮了,你要是见了,保准移不开眼睛。”

        “咳!”钱多忽然猛然咳嗽一声。

        李毅瞪了他一眼。

        钱多捏了捏嗓子,说道:“我嗓子有些痒。”

        知道李毅和柳若思关系的,也就只有钱多了!钱多这家伙听到大家这么评论柳若思,自然忍不住会发出声音来。

        花小蕊道:“钱多也一定是见识过那个柳若思的美丽吧!一听到他的名字,就激动得咳嗽了。”

        李毅哈哈大笑。

        钱多更是紧迫,本来只是无意识的咳嗽了一下,现在反而连咳嗽了几声。

        花小蕊道:“林姐姐,柳若思现在是不是在拍《玉妃传》啊?”

        林馨道:“是啊。就是在拍《玉妃传》,她穿上那身戏服,真是俏毙了呢!”

        李毅道:“俏毙了?这个词用得极好。但是我相信,她再俏,也比不过咱们家的丫头!”

        花小蕊道:“那我还是不这么以为,柳若思的美,跟林姐姐的美,那可是不同的。”

        林馨笑道:“小花,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她漂亮啊?”

        花小蕊道:“不是没有她漂亮,你们两个的美,根本就不是同一类型的。”

        李毅道:“我觉得还是丫头漂亮。”在这个问题上,李毅当然不能得罪妻子。事实上,李毅心里也的确是这么认为的。林馨的美,不是其它任何人可以比拟的。

        林馨看向李毅:“你看见过柳若思?”

        李毅道:“没有,不管她长啥样,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美的。”

        林馨在李毅身边坐下来,搂住他的胳膊,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笑道:“还是老公最痛我啊!”

        李毅嘿嘿一笑。

        花小蕊道:“林姐姐,你要到她的签名没有?”

        林馨道:“我就看了一下,哪里能去跟她要签名啊!”

        花小蕊道:“可惜了,我很喜欢她的。”

        林馨道:“我好像在那里看到过她的签名啊。对了,就是在李娟那里!李娟拿给我看过!”

        李毅心想,这话题要是再继续下去,自己估计就要穿帮了,说道:“饭菜好了没有?肚子饿了,吃饭了。”

        花小蕊道:“好了,大家快来吃吧!”

        李毅不想她们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但李毅越不想他们继续,他们讨论得越是欢快。

        方芳出来后,居然也加入了讨论的行列!

        “你们说的是那个柳若思啊?哎呀,我也喜欢她啊,那妹子长得可俊了。我超喜欢她。”方芳笑眯眯的说道。

        李毅道:“妈,你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八卦呢?”

        方芳道:“老了就不能喜欢美女了?”

        李毅一愕,旋即哈哈大笑。

        接下来的饭桌上,几个女人一起讨论另一个他们并不认识的美女。

        李毅这才知道,家里人居然这么迷上柳若思了,她们连她的一些八卦新闻都知道!

        这些跟柳若思有关的八卦新闻,李毅还是第一次听说。

        李毅听得倒也仔细,因为他心里还是很关心柳若思的。

        吃完饭,李毅抱着李浩然在沙发上玩了一会。

        林馨道:“老公,这然然真是可爱呢!你是不是也想要自己的孩子了?”

        李毅道:“是啊。我们得给力一些才行了。”

        林馨拍拍自己的肚皮,说道:“哎,我的肚子,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急死我了!”

        李毅笑道:“好啦,这种事情,急不来的,我们有的是时间嘛!趁着现在年轻,没有负担,也没有孩子,好好玩玩。”

        林馨道:“但我每次抱然然时,我就特想要个小孩子。”

        李毅道:“既然你这么喜欢然然,那我们就收他做干儿子,好不好?”

        林馨道:“当我们的干儿子?咦,这是个好主意啊!”

        李毅道:“是啊,你想想,然然的爸爸反正已经离开了,这孩子现在都是跟她母亲姓,干脆我们就收他做干儿子吧。”

        林馨道:“好啊,那就收然然当我们的干儿子。”

        李毅道:“呵呵,那我们就有两个干儿子了。钱多的儿子,多多,也是我的干儿子。”

        林馨笑道:“我们自己的儿子还没有出生呢,就收了两个干儿子了。挺不错啊。”

        李毅笑道:“是啊,证明咱们福气好。”

        林馨道:“为什么他们生的全都是男孩子呢?要是女孩子多好啊。你看这然然,长得多俊啊,要是女孩子,将来可以给我们当儿媳妇啊!”

        这话一出,全屋子的人都冷场了。

        李毅脸露惊骇之色,心想这哪里使得啊?

        “怎么了?”林馨看看大家的脸色:“你们怎么这么惊讶呢?难道我的提议不好吗?”

        李毅道:“很好,好得很。可惜他们全都是男孩子啊。你美好的愿望,只能落空了。”

        林馨笑道:“不怕,我们将来多生几个孩子,若是女儿,就嫁给然然。我真的是太喜欢然然了。”

        众人的表情又是大惊失色。

        林馨再次看看众人,说道:“怎么了?我这个提议又有什么问题吗?”

        方芳脱口而出,说道:“不行!”

        林馨道:“妈,为什么不行啊?你看这然然长得多俊啊!将来长大了,肯定比李毅还要帅气呢!”

        方芳道:“不行就是不行!”

        李毅道:“丫头,是这样的,我们不是收了然然当干儿子吗?他是我们的干儿子,怎么能跟我们的女儿结合呢?”

        林馨道:“那倒也是哦。嘻嘻,小然然,我是你的干妈了!”

        李毅和方芳等人都长吁了一口气。

        花小蕊道:“既然是拜干爹,那就应该正式一点,我抱着然然,拜拜干爹干妈吧!”

        方芳道:“对对,这仪式还是应该要的。”

        花小蕊抱着然然,对着李毅和林馨拜了三拜,当是拜过了干爹干妈。

        “小花,你怎么了?”林馨看到花小蕊去抹眼睛,便问道。

        花小蕊道:“没什么,有什么东西迷了眼睛。”

        李毅心想,花小蕊一定是伤感了!便也有些凄然。

        然然明明是自己的儿子,却只能拜自己当干爹!

        难怪花小蕊会潸然泪下了。

        林馨拉着花小蕊的手,坐在身边,说道:“小花,不要太过伤感了,孩子他爸虽然无情的离开了,但然然有我和李毅来疼呢,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来疼爱的。”

        花小蕊道:“林姐姐,谢谢你。我这是高兴的哭呢。”

        李毅有些看不下去了,说道:“钱多,我们出去走走。”

        方芳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去哪里玩啊?”

        李毅道:“我忽然想起来,我约了顾知武他们聚会的,出去喝几杯就回来。”

        方芳道:“那你们小心些,不要玩得太晚了。”

        钱多道:“伯母,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一定会照顾好毅少的。”

        林馨道:“妈,没事的,他们经常出去玩。就让他们去吧。”

        开车出门,钱多问道:“毅少,去哪里?要不要去看看柳小姐?”

        钱多跟随李毅日久,当然知道李毅并不是真的跟人有了约会,而是想出来走走,便主动提出了建议。

        李毅仰躺在靠椅上,轻轻点头,说道:“也好,去看看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