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六章 官路上的导师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六章 官路上的导师

    作品:《官路弯弯

        就在李毅准备打电话跟大伯李政宇汇报此事的当口,秦楷的电话打了过来。www.00ksw.org

        “李书记,我带人赶去跟军方交涉,要求他们立即释放被无故羁押的黎国庆夫妇,他们放出来了。”秦楷说道。

        李毅笑道:“哦?他们这么好说话?那也好,省得我麻烦了。”

        秦楷道:“李书记,这人是放出来了,但是……”

        李毅皱眉道:“怎么了?吞吞吐吐的做什么?有事说事!”

        秦楷道:“李书记,那个黎国庆被人给打了,打得还很重,头破血流。”

        李毅道:“知道是谁打的吗?”

        秦楷道:“我问过黎国庆了,他说是里面那些大头兵给打的。”

        李毅道:“把打人的凶手抓起来!”

        秦楷苦笑道:“李书记,他们可是军人,我们抓不了啊!”

        李毅沉声道:“打人就犯法的!哪个动的手,你就把哪个给我抓起来!”

        秦楷道:“我刚才问过了,他们不肯承认。硬说是黎国庆自己摔的。这摔得也太狠了一点吧?任谁都不会相信啊!可是他们不承认,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李毅道:“秦局,你们现在还没有离开军分区吧?你把黎国庆还给军分区!”

        秦楷一听就蒙了,捉摸不透李毅这是要做什么,问道:“李书记,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人弄出来,又送回去啊?”

        李毅道:“黎国庆是在军分区被打成重伤的!军分区要么送一个完完整整的黎国庆出来,要么就把打人凶手一块交出来!”

        秦楷稍微一想,便明白李毅的意思了,说道:“李书记,那么,我和黎国庆同志一起,留在军分区,直到他们给出一个说法来!他们若是拒不接受,那我们就赖上他们了。”

        李毅道:“不用赖多久的!”

        和秦楷通完话,李毅眸子里射出一股清冷的目光。

        张良这次做得实在太过分了!为了报一己私仇,居然动用军方的权力,把黎国庆夫妇抓过去,还滥用了私刑!

        更让李毅生气的是,李毅还打电话向张良求过情,要求张良释放黎国庆夫妇!

        李毅跟张良通话时,一再表示,自己是代表江州市委!但张良非但不听从李毅的协调,反而转过身就把黎国庆给打了!

        这是在向李毅表明一种态度,他张良不需要听李毅的话,也不需要听江州市委的话!

        李毅本来不想把事情闹大,但现在对方打了人,还想甩手不管,这就打到李毅的痛脚了!

        在江州为官一载有余,李毅对江州人民是有深厚感情的,现在的主要岗位虽然离开江州了,但他对江州还是牵挂的。

        三思之后,李毅首先和江州市委书记游图恩和市长张正贵报告了这件事情。

        游图恩听完后,反应出乎李毅意料之外的平静,他淡淡的说道:“李毅同志,你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张良同志是党和军队的高级军官,我们应该相信他嘛!既然他说黎国庆是摔的,那就肯定是摔的。刁民的话,你不要太过相信了!”

        李毅一阵恶寒,说道:“游书记,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啊,黎国庆是平民百姓不错,但他也是咱们江州的市民!现在我们的百姓受了罪,挨了打,我们不但不为他主持公道,还骂他为刁民?”

        游图恩也自知刚才的话说得有些过分了,转口说道:“李毅同志,黎国庆打人在先啊,这个事情,牵扯到军属,我们政府部门不好插手呢!”

        李毅道:“不管牵扯到谁,打人总是犯法的。如果军方能做出公平公正的处理则罢,否则,我们政府就应该插手!为他讨个公道。”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这个事情,再议吧。”

        李毅道:“游书记,你是江州的一把手,江州父老可都指望着你来为他们做主呢!”

        游图恩道:“李毅同志,事关省军区的领导,这个事情还得再议议。”

        李毅道:“游书记!”

        游图恩道:“我正在开会,再议吧。”

        说完,游图恩就挂断了电话。

        李毅心想,游图恩只怕正在怪自己多事吧?人都离开江州了,还要管着江州的事情!

        在江州时,李毅和游图恩两个人之间,就产生了很大的分歧,游图恩为了把权力掌控在自己手里,先是和李毅结盟,羽翼渐丰之后,便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和李毅唱起了对台戏。

        现在李毅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了企改办,游图恩在江州的势力日渐扩大,更加不会理睬李毅了。

        而市长张正贵的反应,更让李毅哭笑不得齿冷!

        张正贵听了这个事情之后,说道:“这么一件小事,交给下面的同志去办就行了。黎国庆何许人啊?他摔了一跤,还能找军人来为他负责不成?李毅同志,你管得太多了。军队和地方体制不同,我们管好份内事情即可。”

        李毅道:“现在是咱们的百姓挨了打啊!张市长,你就不想着为他们讨个公道?”

        张正贵道:“军方不是已经把人放出来了吗?你还想怎么样呢?李毅同志,我现在有事,你看着办吧!这事情,我暂时没有时间去管。”

        江州市一、二把手的态度,让李毅的心一阵阵发冷!

        游图恩和张正贵两个人,分明就是在怕事畏人,一听说这事情跟张良有关系,便都全集哑火了!

        可以想见,如果李毅不管这件事情的话,估计江州市里没有人会过问。

        黎国庆就算告到京城来,也不可能有结果。

        李毅之前还在担心,如果把这件事情捅到省委去,会不会引发大动静,现在想来,自己还是有些太过天真了。省里大多数同志的心思,只怕跟游、张二人相差不大吧?

        就算是江南省的一把手温玉溪,他肯不肯为了一个小百姓开罪张家,还是未知之数呢!

        张家的势力虽然大都在军队,但也有很多门生故吏,退伍或是转业到地方工作,这些人也在各地做出了成绩,成为了各级政府的骨干力量。

        更重要的是,张老爷子还在位上!这尊佛不倒,张家就不容任何人小觑。

        就算是李家,真的想跟张家闹翻,也要掂量掂量。

        这也是李毅不想跟张家闹得过僵的原因,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啊!

        李毅跟温玉溪汇报了黎国庆案的事情经过和情况,请求温玉溪为黎国庆做主。

        温玉溪嗯了一声,表示他已经知道了。

        良久,李毅没有听到温玉溪有再多的表示。

        李毅的心猛的一沉,心想自己还是高估温玉溪了,温玉溪虽然很正直,也很勤政爱民,但他毕竟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啊!

        政治家考虑事情是多方面的,他们很可能会拍案而起,也很可能会怒发冲冠。

        但这一切都必须达到他们所能接受和容忍的一个临界点!

        这件事情牵扯到了张家,温玉溪会不会为了一个老百姓而跟张家为敌?

        跟张家为敌的后果,对温玉溪今后的仕途会产生什么不可估量的影响?

        温玉溪现在也面临一个两难境地呢!

        这届省委一把手,已经是他当的第二届了。下一届何去何从?如果再没有进步的话,他的仕途就不可能有很大的起色了。

        虽然说当到这一步,也算是封疆大吏,功成名就了,但谁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呢?

        如果要再进一步的话,军方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军方大佬张大山一家人,是极不理智的行为啊!

        李毅的热血冷静下来之后,想到了这一层,心想自己这是把温玉溪逼到角落上了!

        这是把温玉溪架在火上烤啊!

        如果自己处在温玉溪的位置上,会不会还像现在这么热血?还是像游图恩和张正贵他们一样老于世故,明哲保身?

        李毅见温玉溪良久没有说话,便问道:“温书记,您还在吗?”

        温玉溪那温厚的声音传了过来:“小毅,我在想这个事情啊!”

        李毅道:“温书记,我能明白您的顾虑,也十分理解。如果您不方便出面的话,那我就找找我大伯吧!既然是军方之事,那就在军队内部解决!”

        温玉溪缓缓地沉声说道:“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李毅,我是在难过啊!我在江南省为官,而治下的百姓居然受到了这么不公平的对待!我更难过的是,他们受到了这么不公平的对待之后,居然还没有一个可以说理的地方!这是我治理地方不力!我有罪!”

        李毅瞬间觉得眼眶一热,一股温暖的泪水喷涌而出。

        自己刚才居然那么想象温玉溪!那么怀疑温玉溪!

        自从第一次认识温玉溪,李毅对他就充满了崇敬和爱戴!

        从南方省钢铁峰会电梯里的那次偶遇,从那张小小的名片,到三江市水库决堤时温玉溪的眼泪……发生的一幕幕,李毅都记忆犹新!

        如果说上天给了李毅重生一次的机会,那么,温玉溪的引领和熏陶,无异于让李毅的思想和灵魂重生了一回!

        前生的李毅,是一个情场浪子,游戏红尘,花天酒地;今生的他,却为国为民,善于自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