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五章 你就是欠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五章 你就是欠揍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想,这个张晓晴,嘴巴倒是挺甜的,蛮会说话。www.00ksw.org

        张良听了女儿之言,问道:“京城有人知道这个事情?这不可能吧?我们行事隐蔽得很啊!”

        张晓晴道:“爸!我唬你做什么啊!我就是得到了消息,所以才来救你呢!这事情真要捅到军.纪.委去了,那爷爷都难以保全你呢!”

        张良问道:“京城里谁人知道我家的这件事情啊?还知道告到军.纪.委去!”

        张晓晴道:“这个人可了不得啊,天不怕地不怕哩!就连爷爷都夸他胆大包天!”

        张良大感兴趣,哦了一声:“谁啊?”

        张晓晴道:“爸,你就别问是谁了,总而言之,你赶紧把抓来的那两个人,好好的送回去,不然,我们张家可就大祸临头了!”

        “哼,我们张家还没有怕过谁来呢!这两个人虽然没有打你外公,但也间接伤害到了你外公,这个气,我得出了才行!”张良说道。

        “爸,你真不听我的话啊,那我可就不管了啊!”张晓晴没能说服父亲,也就摆不平哥哥的事情,生气的要挂电话。

        李毅伸过手,接过话筒,说道:“我来跟张参谋长聊聊。”

        张晓晴撇嘴道:“你跟我爸聊什么啊?我以为我不说出你的名字来,真是怕了你啊?我是怕我爸爸找你麻烦呢!”

        李毅不理她,对着话筒说道:“张参谋长,你好,我是李毅,不知道张参谋长还记得我吗?”

        张良道:“李毅?我家晓晴跟你在一起?”他首先关心的居然是这个事情。

        李毅道:“是,张小姐在我办公室里。张参谋长,刚才张小姐说的那个知情人,便是我。黎国庆夫妇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我希望张参谋长看在我李毅的面子上,把他们放回家,有什么事情,可以走法律程序来解决。”

        张良重重冷哼一声,说道:“李毅,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李毅道:“不敢。您是军队中的高级长官,我相信您一定会明白军纪党规,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出来。”

        张良道:“李毅,怎么到处都能看到你?我们张家的事情,你怎么都要插一手?我们家的人没有得罪过你吧?”

        李毅道:“张参谋长,实在是不好意思,但黎国庆夫妇是江州的百姓,而我兼着江州的副书记,他们的家人把状告到我这里来了,我不能不替他们出面求情啊!张参谋长大人有大量,就不必跟他们一般计较了吧?”

        张良道:“可是他们打伤了我老丈人!这个事情,我必须讨个公道!”

        李毅道:“张参谋长,事情的经过我都听说了,这个事情,错不在黎国庆等人,是黎海民老先生失足跌倒,不关黎国庆夫妇的事情。”

        张良道:“不管怎么说,这事情因他们而起!而且,他们擅自放火,把我老丈家的祖坟都给烧了!”

        李毅道:“张参谋长,这个事情我们政府部门已经做出了正确的处理,那几座荒山,是当地政府承包给黎国庆种植药材的,他们为了种植药材,自然要先烧山,但他们烧山的目的,是为了种植药材,也会更好的绿化山林,更能带动当地经济的发展。这种烧山行为,是得到过政府许可的。那几座荒山,已经承包给了他们,他们有开发权。”

        张良道:“但也不能烧人家的祖坟吧?这可是犯大忌的事情!”

        李毅道:“张参谋长,说句您不爱听的,国家正在实行殡葬改革呢,您的这个风水和坟墓观念是不是也太强了一些?何况,那是集体的荒山,也不是黎海民家的山啊!因此,我想请张参谋长好好考虑一下,把黎国庆夫妇放回去。”

        张良道:“我要是不放呢!”

        李毅道:“张参谋长,就算他们有什么过错,也该归地方政府来处理,你这样滥用军权,是不对的!”

        张良道:“他们伤害的是军属,我们军方也有权力来处置!谁叫你们地方上的官员太不作为呢!”

        李毅沉声道:“张参谋长,我现在是代表江州市委在和你沟通。你如果一意孤行,我们江州市委市政府只好采取非常措施!”

        张良道:“李毅,你别拿你们江州市委来唬人!”

        李毅道:“张参谋长!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你如果不接受我的协调,那我只好向上级领导汇报,请他们来协调!”

        张良冷冷的说了一句:“悉听尊便!”便挂了电话。

        李毅缓缓放下话筒,对张晓晴道:“张大小姐,你爸爸才顽固不化呢,他一意孤行啊!我说不动他。”

        张晓晴道:“李毅,你想怎么样?”

        李毅道:“我现在只好请江南省委出面协调,如果连江南省委都协调不成的话,我只能诉诸军.纪.委了。”

        张晓晴道:“李毅,做人别做得这么绝情好不好?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朋友啊。”

        李毅忍不住冷哼一声,讥笑道:“我们几时成朋友了?我可不止一次遭受过你们的暗算!”

        张晓晴道:“有句俗话,叫做不打不相识嘛!”

        李毅摆手道:“张大小姐,你请回吧。你们张家做出来的事情,实在令我没有兴趣跟你们做朋友!”

        张晓晴道:“我们张李两家,多少有些世交之谊,两家同在京城为官,又都在军队。就冲这份世谊,你也不能为了两个小老百姓,就跟我们张家为敌吧?”

        李毅这下连笑都笑不出来了,板着脸道:“张大小姐,在你眼里,别人都是小百老姓吧?我李毅也是小老百姓一个!我就喜欢帮助那些弱势的小老百姓!你是皇亲贵族,跟我说话,是不是特丢你的身份啊?你请吧,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多说几句话啊?”

        张晓晴忽然一抹眼睛,指着李毅道:“你欺负人!”

        李毅冷笑道:“我李毅从来不欺负人!但也从来不怕被人欺负!”

        张晓晴抹着双眼,掉头就走,走到门口,忽然又掉转身来,说道:“李毅,我知道你本事大,算我怕了你。你看这样好不好,我退一步,我哥哥挨打的事情,就不跟你计较好了,你也别拿那两个小百姓的事情做文章了。”

        李毅心里腾的一股莫名火起,大声道:“张晓晴,因为你是女人,我本来不想跟你太过计较的!但是你的言行也太令人拍案惊奇了吧?就你刚才说的,那还叫‘你退一步’,真正叫人笑掉大牙啊!”

        张晓晴道:“可不是嘛!你们打了我哥,我现在不跟你计较了,也不要你那个司机赔礼道歉了。你也不要管那两个小百姓的事情了!这个交易很公平啊!”

        李毅冷笑道:“你再不走,我真的想打人了!虽然我从来不打女人!但你就是欠揍!”

        张晓晴道:“李毅,你就会欺负女人!”

        李毅道:“各种各样的女人我都见识多了,就算是真正的公主,也没有你这么刁蛮的!你简直就是……我以前觉得你还很理智,想跟你交个朋友,但你最近的几次表现,令我十分失望。我告诉你,你哥被打,那是欠揍!而黎国庆夫妇之事,是你张家做事过分。这两件事情,一码归一码!黎家的事情,我一定会讨回一个公道来!”

        张晓晴道:“李毅,你,你就真的这么绝情吗?”

        李毅道:“绝情?我们之间没有交情,何谈绝情一说?我刚才好声好气的跟你父亲商量,他在我面前拿架子,不愿意接受我的协调,你说我还有什么办法?我还要怎么样做,才能算是有情有义?”

        张晓晴道:“你就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下这件事情?”

        李毅嘲笑地道:“你的面子,凭什么啊?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们张家人,没有一个是讲理的!”

        张晓晴银牙紧咬,说道:“李毅,我恨你!”

        李毅道:“我从来也没指望你能爱上我。”

        张晓晴的眼睛忽然一阵酸痛,再也忍不住,泪水漫流而下。

        李毅刚刚硬起来的心肠,忽然就软了下去,他最见不得女人哭啊!

        “我也没欺负你啊!”李毅道:“你放心吧,我这个人做事有分寸,我不会伤害到你的家人,我的目的,只是想救出黎国庆夫妇。”

        张晓晴道:“你就是欺负我!上次我把初吻都给了你,你还这么对待我!一点感情都不念!”

        李毅愕然,上次那个事件,他早就忘怀了呢!没想到她还耿耿于怀!

        张晓晴擦干眼泪,拉开门走了,高脚鞋打在地板上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李毅耳里。

        李毅心想,这个事情要怎么样解决?才能既救出黎国庆夫妇,又能不伤张李两家的情面。

        温玉溪兼任了江南省军分区的政委,以温玉溪的能力,要管这件事情,自然是手到擒来,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但这个事情一旦上报给省委,这个性质就严重了啊!

        要么就请大伯出面协调?大伯毕竟是自己人,比较好说话,只要大伯下个命令,把黎国庆夫妇放出来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