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三章 忒有出息了!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三章 忒有出息了!

    作品:《官路弯弯

        企改办的副主任张亦文已经回京。www.00ksw.org

        张亦文和李毅还是头一回见面。张亦文有着一张圆圆的大脸,五官在上面显得很小,但双唇却很厚很大,给一种忠厚的感觉。

        张亦文回京上班的第一天,就来向李毅做了工作汇报,李毅对他的工作表现大为赞赏。两个人共同讨论了企改办今后一段时间内的工作。

        李毅把办里的工作交给张亦文暂管,自己着手准备前往西川一行。

        这天,李毅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接听之后,听到一个带着哭腔的嘶哑声音说道:“李书记,你要救我们啊!”

        李毅眉头微皱,心想这是什么人啊!对方声音太过沙哑,根本就听不出来是什么人。

        一开口就喊救命,但对方既然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肯定不会是陌生人,便耐着性子说道:“请问你是哪位?有话好好说。”

        “李书记,我是黎雨心啊,你还记得我吗?”

        “黎雨心,哦?小黎,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鼻子了?”

        “李书记,我爸爸妈妈又被人给抓走了!”

        李毅道:“怎么回事?谁抓走他们的?”

        “李书记,是镇上派出所的公安!”黎雨心抽抽咽咽的说道。

        “为什么抓他们?”李毅的脸顿时变得铁青。

        “我们回家后,爸爸已经被放回家了,我们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好不热闹,大家在一起还喝了酒呢!我们都说李书记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十分感谢你呢。”

        “嗯,那你们家承包的地,是不是开始耕作和种植了?”李毅问她。

        “是啊,我们回来后,爸爸就请了人,把承包的荒山放火给烧了,还请了专家来指导工作,松土准备种植。”

        李毅道:“那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还不是黎海民家搞的鬼!我们叫他们把他们家的祖坟迁走,他们不肯。我爸爸就答应他们,祖坟不迁也可以,我们不动他们家的祖坟。但黎海民家的人太欺负人了,他们说不但要留下祖坟,还要在祖坟周边修一大块地方出来预留做将来用。这还不想过分的,他们居然还要我们家从山脚下修一条路直通到他们家的祖坟呢!这不是气死人吗?我们家的钱全部用来搞种植都少了呢!哪里还有钱去帮他家修路啊!”

        黎雨心一边哭泣,一边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李毅道:“黎海民家做得实在是太过分了,那你们不答应,他们就喊人来抓走了你爸爸妈妈?”

        黎雨心道:“是啊,我妈妈跟他们吵起架来了,他们家的人都好凶,还动手打了我妈妈,第二天,就有人来把我妈妈和爸爸都抓走了,他们说我爸爸和妈妈打了他们家的人。分明就是他们在打我妈妈啊!这不是黑白颠倒了吗?”

        李毅道:“小黎,你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李书记,谢谢你了,你一定要救我爸爸妈妈啊!”黎雨心嘤嘤哭道。

        李毅挂了电话后,一张脸已经虎了起来,他直接电话给秦楷,劈头盖脸的问道:“秦局,我现在讲的话,都不管用了是不是?”

        秦楷道:“李书记,你这么说,叫我无地自容了啊。我做得什么不好的地方,你只管批评,我一定改正。”

        李毅冷笑道:“我头先还打过电话给你,说要你照顾黎国庆一家人,你是怎么照顾的?我这话还没有落韵呢,你手底下的人,就把人家给抓回去了?”

        秦楷啊了一声,说道:“居然有这种事情?李书记,我真不知情啊。”

        李毅道:“江州的投资环境,需要你们公安部门去维护!如果连自己市民的正当投资都保护不了的话,你们还怎么维护正常的投资环境?江州的经济发展,还有希望吗?”

        秦楷道:“李书记,我这就去处理!哪个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无视我的命令!”

        李毅道:“你们警队内部,是该整顿整顿了!上令不能通达,阳奉阴违!长此以往,你们还怎么为人民服务?”

        秦楷道:“李书记,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到位,我甘愿接受您的处罚。”

        李毅道:“现在不是说处罚的时候!你马上把人给你放了,把那边的事情给你处理好!类似的事情,我不想再看到有第二次!”

        秦楷答应之后,就亲自打电话过去询问事情的经过,了解情况之后,又急忙告诉给李毅。

        “李书记,这个事情很棘手呢!人的确是我们下面的派出所抓的,但现在人被带到部队里去了!我们地方上管不了军队的事情啊。这就麻烦大了。”

        “带到哪里的军队上去了?”李毅皱紧眉头,问道。

        秦楷道:“听说是被人押到省军分区来了。”

        李毅道:“真是岂有此理!张良这是想搞什么鬼呢?居然动用国家军队来报私仇!”

        秦楷道:“人家是这么大的军队长官啊,我们也无能为力的。李书记,我刚才跟省军分区通过电话,人家鸟都不鸟起我呢!”

        李毅道:“军队也不能滥用私刑啊!他们抓走黎国庆夫妻,想做什么?”

        秦楷道:“李书记,我听说黎国庆夫妻把黎海民——也就是张良的丈人公打了!”

        李毅道:“我听说的跟你恰恰相反!是黎海民把黎国庆夫妇给打了!”

        秦楷道:“李书记,黎海民在跟黎国庆的拉扯中受了伤,额头砸到一块石头上,流了很多血,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李毅哦了一声:“难怪张良火这么大,居然敢把人带到军营去!”

        秦楷道:“张良心里明白啊,我们地方上的官员,肯定会保黎国庆,那他就不能替丈人报仇了。”

        李毅道:“依你看,他们抓了人进去,会怎么样对待他们?”

        秦楷道:“这个我不好猜测。一顿毒打是少不了的。我见过那些当兵的,那打人的架式,很吓人呢!”

        李毅道:“他们还真的敢打人不成?”

        秦楷道:“这个,我真的说不好啊。李书记,为今之计,是赶紧把人捞出来。这世界上,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呢?”

        李毅紧抿着嘴唇,额头上的青筋一突一突的。

        对张良来说,打人有什么不敢的啊?黎国庆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平民百姓,他张良打了也就打了,无证无据的,谁又能告倒他呢?

        李毅心想,这个事情原本并不复杂,却因为自己和张良的插手,而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了。

        李毅当即和黎雨心取得联系,想询问她事情发生的真实情况。

        但黎雨心的电话是在镇上打的,李毅再打过去时,那边的人回答说,刚才那个小姑娘早就离开了。

        李毅通过多方打听,把信息汇总起来,终于弄明白这场冲突的来龙去脉了。

        黎海民和黎国庆双方在山上的坟墓附近发生了争执,黎海民是个火爆脾气,事情一谈崩,他当即抽了梅红英一个耳光。

        黎国庆见妻子受辱,就过来劝架,他要求黎海民道歉,但黎海民就是不肯道歉,趁国庆不注意,又踢了梅红英一脚。

        这一脚踢出事情来了,黎海民年纪本就大了,山地上又是凹凸不平的,他脚下一滑,踢完梅红英之后,他就滑倒在地上,后脑勺磕在一块尖起的石头上,当即出了血。

        但当时黎海民还是爬起来走回家去了,事后不久,黎海民忽然倒在地上起不来了,人送到医院去抢救了。

        黎海民家的人,都说是黎国庆把黎国庆给打死了,大闹了一场,喊来派出所的公安同志,要他们做主。

        公安同志一见出了人命官司,虽然明知道上头有交待,要保护好黎国庆这家人,但人命关天,加之黎海民家人闹腾得凶火,只得把黎国庆等人给扣走了。

        人被抓到派出所,还来不及做出审理和调查,省军分区的一辆小车开进派出所,把黎国庆夫妇押走了!

        李毅由此可以断定,张良的老婆一定向张良施重压了,估计连上吊的招式都用出来了吧!

        得赶紧想办法救出黎国庆夫妇才行!张良和黎海民的家人,为了泄私愤,这些人只怕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就算是被打一顿,黎国庆夫妇又能奈张良何?

        正想着心事,办公室的房门“嘭”的一声被推开了!

        李毅正要发作,心想什么人这么没有礼貌呢!抬眼一看,一阵香气扑鼻而来!

        “张晓睛,你怎么来了?”李毅微皱眉头,淡淡说道。

        “李毅!”张晓睛道:“我是来找你算账的!”

        李毅冷笑道:“我还没去找你们张家算账呢,你倒找上门来了!”

        张晓睛道:“李毅,你别装傻,你有胆子打我哥哥,你凭什么不敢认?你是个男人吗?”

        李毅道:“我是不是个男人,你不是都领教过了吗?”

        张晓睛气得俏脸晕红,跺脚道:“李毅,你轻薄我!”

        李毅道:“你来得正好,我有一件事情正要找你家的人呢!”

        张晓睛道:“先把你欺负我哥哥的事情算清了!”

        李毅冷笑道:“你哥哥挨了打,却要叫妹妹上门讨个说法?也忒有出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