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二章 冤家路窄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八十二章 冤家路窄

    作品:《官路弯弯

        来人居然是张晓斌和他的朋友们!

        张晓斌看到李毅等人在座,愣住了。www.00ksw.org

        李毅冷哼一声,说道:“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啊!”

        张晓斌道:“李毅!你们怎么在这里。”

        李毅道:“这话说得好稀奇,这里是公共场合,就许你来啊?”

        张晓斌道:“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怎么还出来玩啊?你舍得你老婆在家里独守空闺?就不怕她跟别的男人去睡觉了?”

        “嘭!”生气的人是钱多,张晓斌这话,既污辱了李毅和林馨,又刺激到了他。

        “满嘴喷粪!”钱多怒吼一声,身子像弹簧一般弹射而出,纵跃到了张晓斌面前。

        “啪!”的一声脆响,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张晓斌的脸上现出五条清晰的指痕,红红的,像蚯蚓一般惹人注目。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有那么多的美女在场,张晓斌就这样被钱多扇了一耳光!

        钱多指着张晓斌的鼻梁,厉声喝道:“小子,你胆敢再污辱我家毅少一个字,我打得让你亲娘都认不出你来!”

        张晓斌这个英俊公子的小白脸蛋,瞬间气得通红,他气得浑身发抖,发一声吼,挥拳打向钱多。

        钱多稳稳站立不动,等张晓斌的拳头快要打到脸门时,右手疾速的击出,发后先至,打在张晓斌的小臂上。

        张晓斌发出一声惨叫!

        饶是钱多手下容情,不然这小子的小臂非骨折不可!

        “啪!”钱多反手又是一记巴掌,打在张晓斌脸上,这一下用了力气,把张晓斌打得脚底下一个趔趄,嘴角渗出了血水。

        张晓斌的几个朋友大声喝斥,围了上来。

        “喂,黑小子,你怎么乱打人呢!”这些人指着钱多大声责问。

        钱多冷冷的道:“姓张的,我再次警告你,毅少我的哥们,我容不得别人说他半句坏话!你要是再敢这么胡咧咧,我饶不了你!”

        “好你个黑小子,连我们张少都敢打,你知道他是谁吗?你活得不耐烦了吧!”

        “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敢对我家毅少无理的,就该打!”

        那几个朋友为了维护张晓斌的面子,都挥着拳头和腿脚,来打钱多。

        张一帆道:“小武,我们也上去帮钱多一把!总不能让这么多畜生欺负钱多兄弟一个人!”

        李毅一直端坐未动,这时摆手说道:“不必。就让钱多好生打一架,出身臭汗吧!这几个小瘪三,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顾知武道:“李毅,钱多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我看他的情绪明显不对劲。”

        李毅道:“你们就别问了,总而言之,今天咱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把他陪高兴了,不管他要做什么,我们都支持他便是了!”

        张一帆笑道:“钱多能交到你这样的兄弟,真是他的福份!”

        李毅正容道:“我和钱多,那可是有着过命的交情!我这条命,是他救下的。应该说,我能交到他这样的好兄弟,实在是我的福份!”

        顾知武道:“钱多兄弟真是好身手啊!那几个家伙,被他三两下就全给放倒了!”

        李毅呵呵笑道:“张晓斌今天撞到钱多的枪口上,算他倒霉!”

        张一帆道:“但这个张晓斌可不是吃素的主,他要是报复起钱多来,那可有些麻烦。”

        李毅道:“放心吧,张晓斌是个纨绔子弟,张老爷子对他早就有过警告,他现在在外面如此胡来,根本就不敢告诉家里人的!”

        顾知武笑道:“这么说来,打了就打了?他也无可奈何啰?”

        此时,钱多跟那几个家伙的打斗已经结束。几个人打他一个人,他居然站着不动,连脚步都没有移动一下!

        而那几个家伙,无一例外全部倒在地上!

        老鸨子等人看着这一幕,都不敢上前来。

        张晓斌是个耀武扬威的主,她们是领教过的,而李毅这帮人,居然比他们还嚣张!她们这些平民百姓,哪里敢上前劝架?

        钱多打完之后,指着张晓斌道:“现在,你要么滚蛋,要么跪下来,向毅少求情,毅少若是原谅了你,你就可以留下来喝你的花酒!”

        张晓斌捧着自己红肿的脸,恨恨的看向李毅,因为脸部浮肿了,他说话的声音都走样了:“李毅,你等着,咱们走着瞧!”

        李毅淡淡的道:“张晓斌,我一直都在等着。你这样的话,也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了!早就是陈词滥调了!”

        “走!”张晓斌捂着脸,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声。甩手就往外面走。

        老鸨子在后面大声喊道:“张少爷,慢走,下次再来啊!”

        红袖招现在才开始正式营业,张晓斌他们一走,随后就有很多客人陆续上门。

        李毅等人这才见识到这家隐藏在瓦弄红墙之中的欢场的魅力。

        客人们都是在大厅里就坐,有的点上一桌酒菜,有的点上一壶香茗,一边吃喝,一边欣赏楼梯上的艳丽风景,如果有看中的,就叫过来相陪。

        李毅把无霜叫了来,让她坐在钱多身边,说道:“无霜小姐,果然是国色天香啊。你今天若是能哄得我这位兄弟开心,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钱多却道:“毅少,我没心情喝酒玩乐。你们玩吧,我出去走走。”

        李毅道:“怎么了?我今天特意陪你散心呢!你要是不喜欢这个无霜,大可以换一个。如果这里没有你中意的,我们就换一家!这么大一个京城,我就不相信找不到你喜欢的女人!”

        钱多缓缓说道:“毅少,我现在心里烦乱得很,对这些女人不感兴趣。”

        李毅便对无霜道:“你走吧!我兄弟不喜欢你。”

        无霜并没有起身,说道:“请问你是李毅公子吗?”

        李毅道:“刚才那个姓张的,那么大声喊我的名字,想必你也认识我了。”

        无霜道:“我想请李公子帮我一个忙。”

        李毅微微讥笑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初次见面,就求我帮你的忙?”

        无霜道:“我知道!”

        李毅道:“哦?”

        无霜道:“李公子,我是西川省人,来京城卖艺,也实在是迫不得已。”

        李毅道:“西川人?”说着看了钱多一眼。

        钱多痛苦的扭过头去。

        “你不必喊我李公子,听起来好别扭,你就称呼我的名字吧,我叫李毅。”李毅道:“你在西川,又听说过我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

        无霜道:“李先生不认识我,但你一定认识我的同学苏婉儿。”

        “苏婉儿是你的同学?”李毅哦了一声:“难怪了,我上次还见过她。”

        无霜道:“我跟她很久没有联系了。她也来京城了吗?”

        李毅道:“是啊。她也在京城。嗯,你是听她说起过我?”

        无霜道:“嗯,苏婉儿跟我说,我家里的事情,只有你能帮我。”

        李毅道:“你家有什么事情?”

        无霜道:“李先生,你以前到西川办过一件大案子,你还记得吧?”

        李毅道:“不错。”

        无霜道:“我父亲就是因为那件案子,受到了牵连,只是因为平时跟某人走得比较近,就跟着倒霉了。但我爸爸真是个好官,他从来不贪,也不拿人家的钱。纪检委却非说他也是个大贪官,要我们家拿出三千多万的贪污款出来。我们家徒四壁,哪里拿得出这么多的钱啊!我没有办法,只好出来抛头露面,赚钱回去把我父亲救出来。”

        西川之行,离现在有些时日了,李毅对当时所办案件,有些记不详细,但当时的确牵扯到了很多人,无霜的父亲有没有受到牵连,是不是无辜的,那就不得而知。

        李毅道:“你父亲叫什么名字,我回去帮你查查看。”

        无霜道:“我父亲叫吴松。李先生,你一定可以帮到我的。苏婉儿说,你是个好官。”

        李毅道:“呵呵,你在这里遇见我,还会觉得我是个好官吗?”

        无霜道:“这……”

        李毅摆手道:“好啦,我记下了。”

        当天晚上,李毅等人陪着钱多,一醉方休,钱多在朋友的开导之下,郁闷的心情也渐渐变得好些了。

        李毅找任如打听西川省的吴松之事,任如查了案卷之后,回复李毅西川省的确有这么一个人,在聂长征一案中,因为他跟聂长征走得太近,受到西川省纪检委的调查,同期落马。

        李毅问任如,吴松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贪污了?还是因为政治上的倾轧,让他受到了牵连?

        任如回答说,这个事情不好说,但她可以找人问问,秘密调查一下。

        两天后,任如的调查结论便出来了,这个吴松是当年西川省审计厅的一个副厅长,跟聂长征走得很近,西川省纪检委的同志怀疑他在聂长征挪用公款案上贪污了巨款,判处死刑,但是如果吴家人能把被贪污的巨款交出来的话,那就可以免除死罪。

        李毅皱起眉头,心要这事情太过蹊跷,中间疑点颇多,便叫任如再次进行调查。

        刚跟任如通完话,韩伟林抱过来一叠报告,要李毅批阅。

        李毅信手拿起最上面的一份,这是西川省呈报上来的一份国企改革方案和资金申请。

        李毅看完之后,决定亲自到西川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