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二章 绅士的打劫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二章 绅士的打劫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不出声,等那家伙出来。www.00ksw.org

        里面那人虽然警惕,但也绝想不到,如此严密的监控之下,还会有漏网之鱼。刚刚走到门口,就被李毅一记枪托给撂翻在地。

        那个大副吓得不轻,撒腿就跑。

        李毅端枪指着他,子弹上膛的声音清脆响亮。

        “别动,你再跑一步,我就毙了你!”李毅寒声说道。

        李毅在京城时打过靶子,端枪的姿势很是标准。

        那个大副果然不敢迈步了,也不敢转身看李毅,只是就地蹲了下来,说道:“阿SIR,我是被逼的。是他们叫我协助他们上船的。”他把李毅当成警察了。

        其它被抓的人也把李毅当成了便衣警察,十分惊喜,船长从角落里站起来,感激地道:“阿SIR,你们可算来了。”

        李毅从那个倒地的小六子身上搜出钥匙,帮船长他们打开手铐,然后把那个叛变的大副铐了起来。

        船长问道:“阿SIR,你们来了多少人?”

        李毅道:“我不是警察,我也只是一个游客!你现在赶紧报警!”

        “啊?”船长惊叫了一声,不可思议的看向李毅。

        李毅道:“还愣着做什么?你不想活着出去了?”

        船长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报警。

        李毅则转向那个大副,问道:“他们一共来了多少人?”

        “我不知道。”大副显然没有那么怕李毅了。

        李毅一枪托砸在他脑袋上,说道:“不说我就打死你!”

        “三十!三十个人!”大副杀猪一般的大叫。

        李毅问道:“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不知道。真不知道!”

        李毅担心帕雅公主等人的安危,等船长报警之后,他就叫船长他们守在舱里,不可乱跑,然后就摸到楼上去。

        下面几层楼都静悄悄的,没有人声,李毅十分顺利的来到了赌场外面。

        赌场的大门是敞开着的,李毅躲在门边,小心的向里面张望,看到里面所有的赌客都被逼在一起,面向大门口这边蹲在地上。

        几十个蒙面匪徒,在四周站着。

        背对着李毅的站着的,有几个人匪徒,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好像是匪首,只有他没有蒙面,穿着很得体的西装,人模狗样的,正在指挥手下把赌场的现金收拢起来。

        李毅怕被人发现,不敢太过探出头,不过,他看到了帕雅公主等人,都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并没有像李毅想的那般胡来。

        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等待警方的救援了。

        对方有这么多人,李毅单枪匹马,可不敢逞英雄。

        只要帕雅和李世龙他们都安好,劫匪们要抢钱就由得他们去抢吧!

        这些家伙,肯定想不到,船上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会赶来。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匪首发言了,声音还挺有磁性的。

        李毅偷偷看过去,看到那个匪首正在讲话。

        匪首道:“大家不必害怕,我们只求财,不害你们的性命!只要大家乖乖的选择和我们合作,我们会放过大家的。”

        没有人敢吭声。

        匪首继续自说自话:“现在,你们要合作一点,把你们身上所有的现金和财物全部交出来,放到那边的大袋子里去。谁要是敢有所藏匿,我只好请我的手下来帮忙了。相信大家都看到了,他们不是善男信女,他们杀起人来,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

        “还有一点,我要提醒大家,整艘游轮,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你们不要妄想逃脱。我再重申一遍规则:不合作,只有死!”

        赌客们不敢不听他的话,和性命相比,钱财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了。

        大家排着队,相继把自己身上的财物投进那只大布袋里。

        就连那些穿着暴露的,在舞台上表演的小姐,都把自己身上的戒指耳环取下来送给了这些匪徒。

        轮到李世龙等人时,李毅特别担心他会忽然发难,或是拒绝交出财物。

        还好,李世龙身上的值钱东西并不多,他乖乖的掏了出来,扔进了袋子里。

        帕雅是个很阔气的人,她身上穿金戴钻,浑身上下都是名牌,高贵优雅,一走出来,连那些匪首的目光都看直了。

        帕雅撅着嘴唇,把身上的现金和耳环取下来扔进袋子里,转身就要走。

        “慢着,这位小姐,请把你手指上的戒指取下来!”匪首亲自在监督,居然还十分绅士的打劫。

        “这是我父亲送给我的,不能给你们!”帕雅说道。

        “不合作,只有死。”匪首温柔的笑道:“当然了,你这么漂亮的小姐,我们兄弟们可能会舍不得一枪崩了你,他们会用他们最强硬的枪轮流崩你!你懂我的意思吗?”

        匪徒们爆发出巨大的淫笑。

        帕雅未经男女之事,根本听不懂匪首这个隐晦的黄.色.笑话。

        但她也是惜命之人,看出这帮人不怀好意,气呼呼的,伸手去拔戒指。

        那枚钻石戒指,是根据她的尺寸定制的,戴得十分牢固,她用力拔了几次,都没有拔出来。

        “小姐,需要我帮忙吗?”匪首亮出一把明晃晃的小刀,嘿嘿一笑:“最直接快便的方法,就是把你的手指头切下来!”

        “不!”帕雅惊声尖叫,恐惧的后退了两步,更加用力拔手指上的戒指,眼睛里有晶莹的泪水在打转转。

        李毅看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力相助。

        忽然,帕雅的目光向大门这边瞥过来,眼角的余光中,她看到了李毅的侧脸!

        帕雅睁大了眼,向李毅的藏身之所看过来。

        李毅叫苦不迭,心想这美丽笨女人,不会发现我了吧?不会把我出卖了吧?

        还好其它人并不注意这一点,都在看美丽的帕雅拔戒指,她玉葱似的右手,在左手指上来回套弄,加之表情痛苦,这动作让猥琐的男人们生发出异样的联想。

        “小姐,我没有耐心了。还是我来帮你吧!”匪首打劫时还能笑得这么温和,仿佛他不是要切掉一个人的一指手指,而是要施舍给她一大笔钱财。

        帕雅惊恐的目光终于从李毅这边移开,用尽力气,把戒指取了出来,她的一根洁白手指头,已经变成了红色,隐隐还有血丝渗出。

        “很好,小姐很乖啊。”匪首微微一笑,伸手去接帕雅的戒指。

        帕雅怕他趁机非礼,连忙把戒指一丢,就回到原地蹲下了。

        其它人更加不敢反抗,老老实实的把身上的财物手饰全部交给了匪徒。

        但还有几个人,却像贵宾一样站在一边,由几个蒙面大汉特别看守着。

        这几个人,李毅认得其中一个,就是赌王何振华!

        跟他站在一起的几个人,一看都是非富即贵的人。

        看来这几个贵客,就是今天晚上的主角,也是这条公爵号上的前来参加豪赌的几个大富翁。

        匪首等普通游客们都交完钱财之后,就走到何振华等人面前,微笑说道:“何先生,金先生,武先生,王先生!四位,现在轮到你们了。”

        何振华冷笑道:“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何振华是何等样的人!你居然连我都敢绑!我的钱,只怕你吞不下去!”

        匪首道:“不错,何先生,你们四位,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啊!何先生是港澳赌王,金先生是内地的地产大亨,武先生和王先生,来头更大啊!呵呵!”

        “你对我们很熟悉啊!”何振华道:“你知道我们的身份,还敢如此妄为?难道你不怕吗?”

        匪首道:“何先生,我怕啊。何先生在港澳的影响能力,无人能及,就算是澳督,对你也得礼让三分。我还知道,港澳两地的黑.帮,也都听你的号令行事。但是!但是,我是穷命,穷!何先生,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吧?对一个穷人来说,连死都不怕了,还会害怕你吗?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这家伙,在何振华等人面前,露出了狰狞的嘴脸。

        “你是谁?”何振华问道。

        “英雄不问出身,何先生你问这个做什么?”匪首冷笑道。

        “你不就是要钱吗?我们刚才那座贵宾赌房里,现金就有上亿,你尽管拿去!”金先生开口说话了。

        “哈哈哈!”匪首仰天大笑。

        在这个场合,他笑得这么肆无忌惮,简直跟一个疯子差不多。

        “你看看我的阵势,我花费这么大,你以为就为了你房间里那一个亿吗?”匪首讥诮的看着金先生。

        “那可是米金!”金先生也不是个怕事的人,大声说道。

        “米你.妈.个逼的金!”匪首忽然狠狠一拳打在金先生脸上。

        他这一拳很有力气,金先生一个趔趄,弯下身子,嘴角渗出鲜红的血水。

        “你怎么打人!你要钱,你拿去就好了!”何振华说道。

        “奶奶个熊!我最讨厌米金了!你们是华人,华人的货币不用,却偏偏要用米国的币,这不是欠揍吗?”匪首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缓缓擦着手上的血迹。

        李毅看到这里,心里一震,心想这个匪首,不是一般人啊!忽然看到帕雅在向自己挤眉弄眼,便缓缓摇了摇头,叫她安静一点。

        匪首转向那个武先生和王先生,说道:“两位是内陆的高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