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一章 悍匪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十一章 悍匪

    作品:《官路弯弯

        黯**,雨未收,云不散。www.00ksw.org

        饶若曦初尝男欢女爱滋味,身体的需求很旺盛。

        李毅因为林馨近几天来好事,也有一段时间未近女色,早憋坏了,加之良辰美景,他着意施为,在饶若曦身上耕耘不息,连续几个小时,没有离开过她的肚皮。

        若不是敲门声大作,李毅这个晚上都会在她柔美的身体上度过。

        “有人敲门。”饶若曦毕竟是在和李毅偷情,紧张的推了推李毅。

        李毅道:“管他呢!他敲由他敲,我们自行欢爱。”

        饶若曦道:“若是你哥哥呢?还是先去开门吧,晚上有的是时间啊。”

        李毅摸到她的小脸,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啊,今天晚上,不许你睡觉。”

        饶若曦道:“老板,你好坏!”

        两个人这才摸索着起床,穿好衣服。

        饶若曦用五指梳弄着秀发,一边问道:“我身上是不是很乱?”

        李毅笑道:“好了,你这样子,别人一看就知道你刚刚干过什么了,瞒不住人的,不过,如果是我那个龙哥,他是个马大哈,看不出来。”

        饶若曦嗔笑道:“我干过什么?我干过你!”

        李毅在她翘臀上抓了一把,笑道:“你要分清主次,是我在干你!”

        说着话,李毅走过去开门。饶若曦则一本正经的坐在床头,佯装看窗外的风景。

        这时敲门声已经停了。

        刚才的敲门声很大很暴力,李毅直觉应该是李世龙,估计是钱输光了,来找李毅拿钱的。

        李毅打开门,却没有看到人,心想李世龙莫不是见我久未开门,以为我不在就走了?

        探头向走廊上一望,吓了一跳,赶紧轻轻的把门给关上了。

        “谁啊?”饶若曦问道。

        李毅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走过来,低声道:“外面有几个蒙面大汉,端着机枪,正在一间房一间房的搜人。”

        饶若曦啊的一声,掩住了嘴,轻声道:“怎么回事啊?不会碰上海盗了吧?”

        李毅看看时间,时间已经是零点过二十分!

        想起黄花菜对自己的忠告,李毅不禁头冒冷汗。

        黄花菜告诉李毅,要他晚上十二点之前回房间,不管谁喊门都不要答应。

        现在整个客房里都没有人,其它人都在赌场里忙碌。

        李毅因为和饶若曦欢爱,把黄花菜的这个忠告抛诸脑后了。

        随即,李毅想到一个更加恐怖的问题,黄花菜只是一个小小的荷官,她怎么对这些事情知之甚详呢?连强人到来的时间都知道得这么准确!

        饶若曦道:“老板,帕雅公主和李大哥他们都在上面赌场呢!怎么办?”

        李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艘巨无霸游轮,今天晚上的赌客起码有好几千!加上船上的工作人员和安保人员,这么多的人,不是一个小数目,强盗们明知这个情况,还敢动手,可想而知,他们早就经过了周详的计划,也出动了足够的人手和武器,能够HOLD住场面才敢行动。

        赌场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只怕已经被强人们控制住了吧?

        李毅有些担心,帕雅的个性很强,她会不会奋起反抗?那就惨了!

        上官谨又是个自负的人,自恃武功高强,会不会动手?

        她再厉害,又怎么跟人家的机枪去拼呢?她的手再快,也快不过他们的子弹啊!

        “若曦,你就躲在房间里,不管谁敲门,你都不要应声,也不要出门。”李毅说道。

        饶若曦道:“老板,你要做什么?”

        李毅道:“我溜出去看看。”

        饶若曦道:“老板,他们可是强人啊!既然他们现在没有发现我们,那我们躲在这里面就行了,千万别出去,他们会杀人的!”

        李毅道:“我会小心的,帕雅公主是我带到船上来的,她不能出差池,她要是被强盗杀了,那这个事情就麻烦大了。”

        饶若曦道:“我跟你一起去,强盗要是杀你,我替你挡子弹!”

        李毅有些感动,轻轻拥抱她,说道:“听我的,乖乖在这里,不要动,千万别出去。”

        饶若曦拉住李毅的手,说道:“老板,你一定要小心。”

        李毅点点头,拿起房间里的几把刀刀叉叉,来到门口,打开一条缝,朝外面张望。

        走廊上已经没有人了,那几个持枪蒙面劫匪,看来已经离开了这层楼。

        李毅回头向饶若曦打了个手势,带上门,往楼梯口那边走过去。

        快到楼梯口时,忽然听到那边传来脚步声。

        李毅将身体往墙壁上一贴,右手紧紧抓住了一根钢叉,等那个人走过来。

        这个时候还能走过来的人,肯定都是强人。

        一阵口哨声传来,那个家伙悠闲的吹起了一首十分下流的歌调。

        李毅看着地上的黑影。

        那人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了。

        当那个人的头刚刚探出来的时候,李毅猛的冲出去,一拳击在他的太阳穴上。

        那家伙果真是个强盗,头上蒙着的黑布拉到了颈部,手里的枪垂在腿侧。

        这层楼房他们刚刚检查过,已经没有人存在,这个强盗哪里想得到,冷不丁的,半路上会杀出来一个程咬金?

        李毅这一拳是有备而发,铆足了劲,瞅准了穴位,尽全力而发出!

        一拳击打过去,正中那人的太阳穴,那家伙只觉眼前一黑,手中的枪只来得及抬了一抬,便一头栽倒在地上。

        李毅抢过他的枪,在他身上摸了摸,摸出一些东西来,看到里面有一部对讲机,便拿了过来放在身上。

        公海的这个地方,手机是没有信号的,想跟岸上联络,只能通过对讲机,或是用船上的广播。海事卫星电话也能通话,但一般人没有那玩意。

        李毅抬头四望,心想这家伙倒在这里,是个祸害,得把他拖到什么地方去才行。

        旁边有一件客房是开着的,李毅把强盗拖将进去,拿床单撕成长条,把他捆了个结实,又把他的嘴巴给塞了块布,并拿毛巾包缠了几层。

        搞定这一切,李毅关上门出来。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一声问话:“小八子,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李毅猜测刚才被自己击倒的家伙就是小八子,任务就是巡逻这几层楼房,便对着对讲机,一阵咳嗽,含糊不清的道:“没情况!”

        “小八子,你小子又抽烟了吧?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次的任务非比寻常,你少抽点烟!多干点正事。”对方说道。

        “唔!”李毅再次咳嗽一声。

        应付过去之后,李毅心想得赶紧找到控制室,跟地面取得联系。

        控制室很好找,邮轮上只有这一间舱房是横跨船的两舷。

        控制室又叫掌舵室,英文的专业术语叫Bridge。

        近年建造的邮轮,Bridge长度都比Beam长度大,Bridge两端都伸出船舷外,可以更好地向后观察船两侧的情况。

        Beam的数值是指两舷之间最大的距离。

        因此,李毅很快就找到了Bridge的所在。

        李毅猫着身子躲在门口,朝里面张望。

        不由李毅所料,这里有两个蒙面人把守。这两个家伙都端着机枪,控制住了里面的工作人员。

        李毅心里有些犯难,自己只有一个人,对方有两个,自己虽然在暗处,手里也有枪,但若是枪声一响,就会把强盗的同伙引过来,那自己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忽然,李毅看到舱中的一个工作人员,看其穿着,不是大副就是二副,正在跟两个蒙面匪徒说话。

        其它的人,诸如船长和水手长等人,都被手铐铐住了,蹲在角落里不敢动弹。

        这个说话的家伙,估计是这些匪徒的同伙!

        李毅心下更是犯愁,对方这么多的人,自己单枪匹马,怎么对付呢?

        公爵号邮轮,相当于一座流动的超豪华五星级宾馆,上面的设施应有尽有,可以说是人间天堂。

        邮轮主要有以下部分:美容院、赌场、邮轮职员部门、甲板部、机舱部、娱乐部、餐饮部、船上物品拍卖部门、船上导游部门、厨房部、酒店业务部、客房部、医院、摄影部、免税品商店、信息技术岗位、宗教等。

        所有的重要部门,肯定都被强盗们掌控住了!

        李毅正自寻思之际,兜里的对讲机又响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个声音,询问小八子,现在在哪里,情况是否正常。

        李毅掏出对讲机,压着嗓子回答道:“我在上厕所!”

        对方骂了一句什么就没有声响了。

        外面的响动还是惊动了里面的贼人。

        一个蒙面人端着枪大步走出来,喝问道:“谁?”

        李毅隐藏起身子,向门口扬了扬手中的对讲机,含糊的回答道:“是我,小八子。”

        “小八子,你小子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快滚回你的岗位去!出了差错,我他.娘.的的活剥了你!”那人说着话,把枪放了下去,走将出来。

        李毅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向墙壁边用力一拉,趁着他站立不稳的当儿,右手肘部狠狠砸向他的颈部,同时右膝向上一顶,顶在他的喉咙处。

        两下里这么用力狠击,那家伙来不及做出反应,连李毅的样貌都没有看到,就软了身子。

        李毅轻轻将他萎顿的身体放在地上,这时,里面的那个蒙面人似乎发现不对劲了,喊了一声:“小六子!小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