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九章 公爵号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九章 公爵号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扶起饶若曦,说道:“若曦,我们还是讨论你工作的问题吧!”

        “老板,你连一个吻都不肯给我吗?你就这么讨厌我?”饶若曦伤感的说道。www.00ksw.org

        “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了,我很喜欢你,正因为喜欢,所以不敢承诺,更不敢伤害你。”李毅说道。

        “我要是愿意承受你给我的伤害呢?”饶若曦说道。

        “没有人会喜欢伤害的。”李毅说道:“你还没有经历过,那是一种深入灵魂的痛苦。”

        李毅眼前闪过郭小玲那令人心痛的面容。

        饶若曦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你不是我,焉知我是痛苦还是欢喜?”

        李毅沉声说道:“因为我亲眼目睹过。”

        饶若曦道:“既然如此,那我坚持我的辞职请求,老板,你放我走吧!”

        李毅道:“若曦……”

        饶若曦道:“老板,我意已决,你不必多说了,咱们主仆一场,好聚好散吧!”

        “李毅!”房门被推开,帕雅公主闯了进来,看到饶若曦脸上的泪痕,便道:“李毅,你又在欺负女孩子了?”

        李毅皱眉道:“帕雅,你贵为公主,怎么能最基本的尊重人都不懂呢?我们正在谈话,你这么冒冒失失的闯进来……”

        “好啊,李毅,你把饶小姐关在房里面,专门欺负她是不是?饶小姐,你跟我说,他是不是欺负你了?我来替你做主,你们都害怕他是政府的官员,我可不怕!”帕雅再次不礼貌的打断李毅的话。

        李毅拿这个公主实在是无可奈何了,便道:“帕雅公主,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帕雅道:“准备上船了啊!你泡妞泡昏头了吧?把时间都给忘记了!”

        李毅抬腕一看,说道:“嗯,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我不会食言的。饶小姐,我们走吧。”

        饶若曦擦干了泪水,说道:“我就不去了,你们去玩吧。”

        帕雅拉起饶若曦的手,说道:“就去!为什么不去?有我在,我看谁敢欺负你,饶姐姐,我告诉你,我们今天在赌船上所有的花销,全部由李毅来负担,今天晚上,你就放开了玩,输他几亿!让他几辈子做牛做马都还不清这笔账!”

        饶若曦心想,别说输几个亿,就是算几十亿、几百亿,也输不穷李毅啊!

        李毅看着饶若曦,说道:“一起去吧,你不是要退休了吗?今天晚上算是给你开个欢送派对吧!”

        饶若曦浑身一震,幽怨的看了李毅一眼,说道:“你同意了?”

        李毅道:“强扭的瓜不甜,何况人各有志,既然你另有想法,我应该支持你。若曦,不管将来你在哪里,也不管你遇到了什么困难,只要一个电话,我李毅必定倾力相助。”

        饶若曦又忍不住掉下泪来。

        帕雅道:“李毅,你怎么搞的,又惹饶姐姐哭了!”

        李毅道:“若曦,你一向是个坚强的女孩,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精明干练,阳光开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女人了?”

        饶若曦道:“我本就是一个小女人啊!以前装得坚强,只是因为,因为有你在我身边……”

        帕雅拉着饶若曦往外走,说道:“好啦,我们走!”

        李毅记起黄花菜对自己的忠告,便说道:“帕雅公主,且慢,我听到消息说,公爵号今天晚上不太平啊!有人会去劫船。”

        帕雅咬牙道:“李毅!你不会又打退堂鼓了吧?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连这么蹩脚的借口都想得出来!公爵号在公海上这么多年了,几时出过问题?船票我都买好了,你不去也得去!你要是敢不去,我现在就把你给劫了!”

        李毅道:“帕雅,我真的听人这么说过,所谓空穴不来风啊,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要不,我们换一艘游轮?我听说有一艘游轮,挺不错的。”

        “不行!我是公主,要去就去最豪华的游轮!李毅,你现在是在还我的债,没有权利讨价还价,快跟我走吧!”帕雅跺了跺脚,大声说道。

        李毅心想,也许黄花菜的情报有误吧?这么豪华的赌船,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便点点头,叫上上官谨和小荷小藕等人,一起前往码头。

        游人如织的堤岸边上,有一排由制服美女帅哥值守,专门为前往公海赌博的游客办理登船手续的摊档。

        一般各艘赌船每隔20分钟就有一班接送客人的客艇,每艘客艇最多能够搭载数百人。

        每天晚上的公爵号都是人满为患,有时甚至一票难求。

        驳船缓缓靠近游轮,悄然无息地停稳。游客接踵而出,不一会儿,就都身处这艘名叫公爵号的游轮甲板上了。

        晚上7时45分,夜幕已然降临。

        排队经过专门的通道过关之后,数百多名游客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用餐并回房小憩,此时空气中开始跃动着某种焦躁不安与兴奋交织而成的情绪。

        公爵号是港澳两地公海上最大最豪华游轮,上面的娱乐设施应有尽有,像一个移动的小型社区。

        今天的客人特别多,听说公爵号上今天来了一批特别的客人。

        赌王何振华,和大陆几个豪客,将在公爵号上进行一场豪赌!

        李毅等人登上船之后,才听到这个消息。

        这让李毅忧心忡忡,赌王何振华,加上一大批豪客,这些人的到来,很可能引来某些海盗和强盗觊觎,铤而走险,干一票大的!

        黄花菜的消息难道是真的?有人真的想打这艘邮轮的主意?

        上船之后,看到上面的保安措施,李毅才稍微放下心来,这等一流的赌船,安保很到位,今天晚上更是加强了防备,还有便衣警察混迹人群之中。

        客房并没有想象中的豪华,但却整洁干净。

        房间内唯一让人感觉身处船舱的,是那个圆形的窗户。透过它,可以看到港口两岸高楼大厦的灯光以及海面上泛着白光的波浪。

        这天晚上,海面上风平浪静,一轮明月,挂在天际,大如玉盘,仿佛伸手就能摸到似的。

        整个船上最核心的部分是被称作娱乐场(即赌场)的地方。

        在船上6楼一片舒适华丽的区域内,邮轮公司准备了包括百家乐、大小、二十一点、牌九、扑克以及包括扑克机、跑马机、轮盘机、777机及骰宝机在内的令人目不暇接的电子博彩机。

        类似于公爵号这样规模的公海赌船,一个航次的成本在50万至100万之间。可以推算,赌客每次输掉的钱财自然不会在这个数字之下。

        从晚上九点半邮轮公司宣布到达公海,船上赌场便开始营业。

        很多博彩设施旁挤满了赌客,其中人气最为旺盛的当数百家乐。

        这种源自于法国的纸牌赌博游戏,自上世纪60年代引入澳门赌场后,由于简单易玩,同时又是赌场占优势最少的游戏之一而广受欢迎。

        据统计,在赌场里,一般玩百家乐的赌客占到全部赌客的八成以上。

        赌船上的工作人员大都来自内地,岭南省和东北三省的人居多。

        船上的赌客绝大部分来自岭南省,大多数人一次的输赢在几千块到数万元之间,输赢在几十万的,不到一成。

        不过,李毅等人在里面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赌王何振华等人。

        帕雅公主和小荷小藕等人都在赌,饶若曦和李毅不好赌,只在旁边观看。

        “李先生,你怎么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李毅耳边响起来。

        李毅愕然回头,看到黄花菜穿着荷官的制服,站在自己身边。

        “呵,黄小姐,你好。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这里不太平吗?”李毅微微一笑。

        黄花菜低声道:“李先生,我不是跟你说过,叫你不要上来玩吗?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呢?”

        李毅道:“你不是也上来了?”

        黄花菜道:“我是被何老板钦点上来的,没有办法。”

        李毅道:“何振华?他们在哪里?”

        黄花菜道:“他们在专门的贵宾室,我就是在那里面服务。”

        李毅笑道:“看来何振华很看重你啊。”

        黄花菜道:“李先生,你们来都来了,现在也没有办法了。但是,等到十二点钟之后,你们一定要离开赌场回客房休息。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出来。还有,如果有人找到你们房间里,你们只管把身上的财物交出来,如果有大宗财物,一定要事先藏好,但又不能全部藏起来,你懂我的意思吗?”

        李毅笑道:“不就是要我们留出一部分钱出来,给那些海盗吗?这个道理我懂。”

        黄花菜道:“李先生,千万谨记,性命攸关!”

        李毅呵呵一笑:“黄小姐,听你这么说,你对今天晚上要发生的事情,很知情啊?这么大的邮轮,这么好的安保,什么人会前来抢劫呢?”

        黄花菜道:“李先生,我说过了,我只是听到消息,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哩!经不起几次折腾。”

        李毅缓缓点头,心想黄花菜说的话,颇有几分道理啊!

        黄花菜走后,李毅扭头一看,身边的饶若曦不知道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