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八章 老板,能抱抱我吗?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八章 老板,能抱抱我吗?

    作品:《官路弯弯

        黄花菜道:“不错,公爵号是最大最豪华的赌船,没有之一。www.00ksw.org”

        李毅道:“那为什么不能去?难道上面有什么陷阱不成?”

        黄花菜道:“李先生,你要是信我,就不要去。我是很认真的。”

        李毅笑道:“我当然相信你,可是,这无缘无故的,总得有个原因吧?”

        黄花菜轻声道:“我也是听来的,有人要劫这条船啊!”

        李毅道:“连你都知道的消息,公爵号上的人只怕也上到了消息吧?可想而知,这肯定是谣言。”

        黄花菜道:“李先生,我说的是真的,你还是另换一个游轮吧。我知道有一艘游轮,也很好,而且很安全。”

        李毅心想,她可能是在帮某艘游轮拉客吧?

        “呵呵,我主要是陪人上船玩,到时我跟她说说吧。”李毅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回到房间,看到小荷、小藕两姐妹和饶若曦坐在客厅里聊天。

        “李先生,你来了啊!”姐妹中的其中一个起身走了过来,甜蜜的说道。

        李毅笑道:“小藕,变漂亮了啊!”

        小藕道:“李先生,你怎么一眼就分辩出我是小藕了呢?”

        李毅呵呵一笑:“我就记住了一点,活泼好动的是小藕,文静的就是小荷。”

        小藕调皮的笑道:“那行,下次我和姐姐换一个性格,我装文静,叫姐姐活泼一些,我看你还能认出来不!”

        李毅呵呵一笑,问饶若曦道:“李世龙呢?”

        饶若曦道:“他和上官小姐过去找帕雅公主了。”

        李毅道:“他们去找帕雅公主做什么?”

        饶若曦道:“我也不知道。”

        话刚说完,看到李世龙和上官谨走了进来。

        “龙哥,你们去找帕雅做什么?”李毅问道。

        李世龙哈哈大笑道:“小毅,我们找帕雅公主的女侍卫切磋武功去了。”

        李毅看向上官谨,说道:“谁赢了?”

        上官谨扬了扬拳头,得意的说道:“当然是我赢了。不过,那个女人的武功路数是古怪,招数干脆利落,出招速度很快,算是个高手。”

        李毅道:“切磋可以,但不可伤了人家。”

        上官谨道:“你这是心痛人家女侍卫呢?还是打狗看主人呢?”

        李毅道:“牙尖嘴利,懒得跟你扯淡。龙哥,来到澳门,出去逛逛吧,小荷小藕,你们带他出去玩玩。”

        小藕笑道:“好啊,李先生,你不去啊?”

        李毅道:“我就不去了,若曦,你留下来,我有事跟你谈谈。”

        李世龙还以为李毅要跟饶若曦谈自己的的事情,便嘿嘿一笑,和小荷小藕他们出去玩了。

        李毅看了杵着不动的上官谨一眼:“喂,有点眼力价好不好?我们要谈事情呢!你出去转转呗!”

        上官谨一屁股在李毅身边坐了下来,说道:“你们要谈什么机密大事呢?还得回避我不成?事无不可对人言啊!我偏偏要听听你们之间的秘密。”

        饶若曦抿嘴笑道:“上官不姐,你别这样敏感。我跟李先生只是谈些工作上的事情。”

        上官谨道:“那就更好了啊。工作上的事情还要瞒着我不成?你们说吧,只要不是什么我感兴趣的话,我会自动过滤的。”

        李毅有些生气地道:“小谨,你怎么这样啊!行,你不出去,我们出去,饶小姐,我们到外面去走走。”

        上官谨道:“你们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李毅,这可是你老婆吩咐给我的任务。你和跟这个女人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

        李毅翻了翻白眼,严肃的说道:“小谨,你一定要听也可以,但这是我们的秘密,你听了之后,就上了我的船,如果你敢泄漏这个秘密,那后果将会很严重。”

        上官谨睁大了双眼,说道:“你跟她真的有一腿啊?那你老婆要是问起我来,我说还是不说?”

        李毅道:“喂,我说你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这么八卦啊?满肚子的男盗女娼!”不再理睬她,对饶若曦说道:“若曦,你在澳门工作的这段时间,为国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代表政府和人民感谢你。”

        “噗!”笑出声音来的是上官谨这个大嘴巴。

        “上官小姐,你怎么了?”李毅白了她一眼。

        上官谨捂着嘴,但还是可以听到她那压抑着的笑声。

        李毅道:“我们在谈论十分严肃的话题,你怎么能这么轻浮?”

        上官谨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道:“李毅,我还以为你们要谈什么私密话题呢,原来就是谈正经工作啊!”

        李毅瞪眼道:“不然,你以为我们谈什么呢?”

        饶若曦道:“我只不过做了少许工作,没什么了不起的。”

        李毅沉吟一会,说道:“若曦,关于你接下来的工作,我想进行一番调整。”

        饶若曦眨眼道:“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毅轻咳一声,说道:“你现在的这个任务已经完成了,我想安排你一份新的工作。”

        饶若曦聪慧无比,说道:“老板,你是说要我离开龙腾基金?”

        李毅道:“嗯,只是一个工作上的调整。”

        饶若曦道:“老板,我明白了。你是不信任我了吗?因为那个何静殊?”

        李毅道:“若曦,不是这样的……”

        饶若曦道:“老板,我明白,我真的明白。在何静殊的事情上,我的确做得有些自私,老板要怎么我都行,你就算开除我,我也不会有丝毫怨言。”

        “若曦,”李毅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只是一个工作上的调整而已。我若对你不信任,能把瓦雅格号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

        “李毅,你们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了?什么老板,什么龙腾?何静殊又是谁啊?”上官谨问道。

        李毅道:“小谨,你别插嘴,我们在谈正经事情呢!”

        饶若曦凄婉的道:“老板,我跟你也有好几年了,这几年中,承蒙你的看重,我学到了很多,也赚到了不少钱,就算你现在开除我,我后半辈子也不愁吃穿用度了。”

        上官谨道:“饶小姐,你多大了?是时候找个男人嫁了吧?”

        李毅沉声道:“上官同志,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

        上官谨哼道:“李毅,你凶什么凶啊!你是她的老板,又不是我的老板!我是你老婆请来的!你不尊重我,就是不尊重你老婆!你为了这个女人,敢不尊重你老婆?我告诉她,看她怎么修理你!”

        李毅腾的起身,拉起上官谨的胳膊,往门外拖:“请你出去,我们谈完话,再请你进来。”

        “喂,喂,喂!”上官谨被李毅推搡出门,一迭声的叫喊。

        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李毅面对饶若曦,说道:“若曦,我是就说过了,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我是说工作上,只要你不辞职,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饶若曦抬起头,说道:“我辞职!”

        李毅道:“别意气用事!”

        饶若曦道:“老板,既然你已经开始不信任我,那我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呢?你放心,我知道你这么多的秘密,但是绝对不会说出去,就算是抓我去坐老虎凳,遭受电击烙铁,我也不会说出来的。”

        李毅道:“若曦!你怎么不问问,我会安排你什么样的新工作呢?”

        饶若曦道:“老板,我从跟你开始,不管是在四海,还是在龙腾,我都是做的金融基金工作,现在你要把我调离,无非两个原因,一是你找到比我更厉害的人了,二是你不再信任我了。不管你会安排我什么样的工作,我都不想再赖在你身边了。”

        李毅道:“若曦,我根本就没有找到比你更适合的人,我对你的信任,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加增多了。”

        饶若曦道:“那你为什么要把我调离龙腾?”

        李毅沉声道:“因为我信任你,所以,我有一桩更重要的工作要交给你去做。这项工作,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交给谁。”

        饶若曦道:“可以交给那个何静殊啊!”

        李毅皱眉道:“你这是跟老板说话的态度吗?”

        饶若曦道:“我就是这个态度!我有说错吗?你跟何静殊都那个了,你还不信任她?鬼才相信你的话!”

        李毅道:“你这是在吃哪门子的醋呢?我跟何静殊之间,已经结束了!”

        饶若曦微微撇过头去,幽恨的说道:“你跟她之间毕竟还有结束,我和你之间,却连开始都没有!”

        李毅看到她的香肩在轻轻的抽动,坐了过去,大手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轻声说道:“你哭了?”

        饶若曦执拗的撇过头,不看李毅。

        李毅双手扶住她的肩,微微用力,将她扳过来,面对着自己。

        饶若曦咬着嘴唇,低头不语,脸颊上两道泪痕清晰可见。

        李毅道:“若曦,跟我有开始,不一定有结局。我不是不喜欢你,我就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所以不想伤害你。”

        饶若曦抬起头,双眼里迷矇着泪水,樱唇轻启,说道:“老板,能抱抱我吗?”

        李毅用力将她拥入怀里。

        饶若曦颤抖着娇躯,进一步要求道:“老板,能吻吻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