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七章 公海游轮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七章 公海游轮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今天晚上?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帕雅道:“我就是知道!哼!你不是说要办一个世界上最大的赌船吗?我就对这方面的东西了解得格外深入。www.00ksw.org我们既然要开赌船,怎么能不去实地见识一下呢?”

        李毅说道:“帕雅,既然你对赌船有过了解,想必你也明白,这公海的赌船上虽然赌得很大很刺激,但也很凶险,出事的不在少数。”

        “我们就是去见识见识,怕什么啊!你不会又反悔了吧?”帕雅逼视着李毅,吐气如兰。

        李毅撇开头,说道:“好了,你别靠我这么近啊。被你男朋友看到,他就要误会了。”

        帕雅道:“你说的是塞泽尔?他远在土耳其呢!管不到我。再说了,我还没有答应嫁给他呢!不许你把他当成我的男朋友!我会很生气的!”

        李毅道:“行,谁叫我欠你的呢!既然帕雅公主想去,那我就舍命相陪呗!”

        帕雅这才将脸色缓和下来,说道:“这次去赌船,我所有的赌资都得由你来出!你既然是帮政府做事的,肯定有的是钱吧?我一定要狠狠的宰你一刀!”

        李毅笑道:“行,只要你玩得高兴就好。帕雅公主,我现在可以去冲凉了吗?”

        帕雅嗔道:“你去就去,问我做什么,我又不你的什么人!”说完,甩头走开,走了两步,忽又回头,说道:“李毅,你上次还欠我两次事情哩!加上这次的,你总共还欠我四件事情没有做!”

        李毅无可奈何的点点头,自己的承诺,只能认账。

        帕雅拉开房门,看到饶若曦等人都站在门外。

        饶若曦问道:“帕雅公主,李先生呢?你没把他怎么样吧?”

        帕雅道:“快进去收尸吧!我已经把他大卸八块了!”

        “啊!”李世龙惊叫一声,心想这个刁蛮公主只怕真的做得出来呢,挥拳就要打帕雅,吼道:“你敢杀我弟弟,我把你撕了!”

        帕雅身边的一个女侍卫伸出手来,格挡住李世龙打过来的手,用生硬的华语说道:“你敢动公主一根毫毛,我就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世龙也是行伍出身,受过训练,这一拳在愤怒之中击打出来,用尽了全力,一拳下去,自信几块砖头是可以打断的。

        但被那个女侍卫的手钳住了,居然动弹不得!连抽了几下都是纹丝不动!

        那个女侍卫看起来还只是很轻巧的伸出了一只左手!

        李世龙顿时又羞又气,满脸通红,一提右腿,用膝盖顶向女侍卫的腹部。

        女侍卫不退反进,任由李世龙的腿顶在自己的肚皮上,她的左手用力一拗,李世龙哎哟一声,手臂像断了一般的疼痛,而他的膝盖处更是痛,顶在她肚皮上,恰似顶在了一块硬铁板上。

        听到李世龙的叫痛声发自内心,上官谨这才高看了女侍卫一眼。

        这个女侍卫留着平头,穿着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长相也很普通,放在人海里很快就会找不着。但她一双秀目,却是精光闪闪!

        上官谨娇叱一声,喝道:“放开!”伸出右手,搭上女侍卫的肩膀。

        女侍卫将肩膀一沉,想滑出上官谨的手掌。

        但上官谨的手像粘上了胶水一般,死死的贴在她的肩膀上。

        女侍卫咦了一声,看了上官谨一眼,她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个甜美秀丽有如邻家小妹的女子,居然有这么好的功夫。

        上官谨手下用力一捏,女侍卫嘴角一裂,痛得直皱眉头。

        饶若曦道:“别打了,别打了,大家都是朋友,不要动手,有伤和气。”

        帕雅公主说道:“侬蓝,我们走。”

        “是,公主!”那个叫侬蓝的女侍卫应了一声,松开了李世龙。

        但上官谨却不想这么容易放过侬蓝,一掌切向她的颈部。

        侬蓝将头一偏,躲过上官谨的攻击,怒目相向,紧紧盯着上官谨。

        李毅听到门口打斗之声,走了过来,说道:“住手!”

        李世龙看到完好无缺的李毅,惊喜的道:“小毅,你没事?”

        李毅道:“我能有什么事啊!”

        李世龙指着帕雅公主道:“这娘们说把你剁成八大块了呢!”

        李毅笑道:“她说的是气话,龙哥,快进来吧。”

        上官谨向侬蓝冷哼了一声,和饶若曦他们走进门去。

        侬蓝跟帕雅离开。

        “李先生,你们谈得怎么样了?”饶若曦问道。

        李毅道:“差不多了吧!但我又欠帕雅三件事情要做了。”

        “又欠?”饶若曦问道:“你以前还欠她三件事情没有做吗?”

        李毅道:“是啊,上次我有事求她帮忙,她答应帮我,要求也是叫我替她做三件事情。”

        饶若曦道:“那她叫你做了什么?”

        李毅道:“上次那三件事情,好像她还只叫我做了一件。”

        饶若曦道:“我很好奇啊,她那样的人,会叫你帮她做什么呢?”

        上官谨道:“就是啊,她是公主啊,一声令下,多少人为她卖命啊?她会叫你做什么呢?”

        李毅嗫嚅道:“这个,就不说了吧!”

        李世龙道:“小毅,你不说,我心里就好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抓呢!你快说!那娘们叫你做什么困难事情呢?”

        李毅尴尬的一笑:“倒也不难,她叫我亲她一下。”

        饶若曦等人都睁大了双眼,异口同声的问:“那你吻了没有?”

        李毅轻轻点头:“吻了。”

        “啊!”饶若曦和上官谨面面相觑。

        李世龙道:“就叫你做这么占便宜的事情?那娘们不会是喜欢上你了吧?”

        饶若曦道:“那她这一次又叫你做什么呢?”

        李毅道:“她叫我今天晚上陪她上赌船!”

        饶若曦道:“赌船?”

        李世龙笑道:“好啊,小毅,带我一起去啊,我正想见见世面呢!我看那赌片里面,那赌船上很好玩呢!”

        饶若曦道:“好玩?没有哪艘赌船上面不发生几场打斗事件的,要是碰上海盗或是劫匪,那不仅钱财会被洗劫一空,只怕还要被劫色,甚至丢命呢!”

        李世龙道:“这么恐怖啊?还好我是男人,不怕劫色。我身上也没有多少钱,不怕劫财。”

        李毅笑道:“没那么可怕,这种事情,也只有时运不济之人才可能碰到。公海上的赌船时常有,也不是每艘赌船都这么霉运的。”

        饶若曦道:“李先生,前两个月,有一艘赌船就被人给劫了,还死了几个富翁。”

        李毅道:“天天出车祸,但开车的人也还是那么多啊!呵呵,不用太过害怕。其实赌船上很好玩的,除了赌,还可以看海,看日出,可以K歌啊,可以看表演啊,游轮上很多节目的。饶小姐,你要是害怕,就留在酒店里吧!”

        李毅此来的任务,主要就是解决帕雅公主之事,现在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李毅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之前的担忧和焦虑全消失了,去游轮上吹吹风,欣赏海景明月,也是一桩人生快事啊!

        冲个凉,吃完饭,李毅跟黄花菜联系,问她有没有空。

        黄花菜一听是李毅来到了澳门,很高兴,马上请了假,来见李毅。

        李毅在酒店咖啡厅等她,点了两杯咖啡,两个人一边喝,一边聊天。

        “李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黄花菜笑着问。

        李毅微微笑道:“刚到。黄小姐,你上次托我寻你哥哥的下落,我已经有了他的消息。”

        “真的啊?”黄花菜十分激动,端咖啡杯的手都有些颤抖:“他在哪里?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李毅脸色一黯,沉声说道:“黄小姐,我虽然打听到了令兄的下落,但是……”

        “怎么了?”黄花菜花容失色,颤声道:“他不会已经死了吧?”

        李毅道:“那倒没有。黄小姐,我从滨海警方处得到消息,令兄被人拐卖到了非洲,生死不知。”

        “啊!”黄花菜咬住了嘴唇,因为太过用力,嘴唇都被她咬破了,渗出丝丝血水来。

        “黄小姐,滨海警方正在尽全力收集更多证据,会尽快破案,解救这些被拐卖的同胞。请你暂且放宽心,莫要太过悲伤。”李毅安慰她。

        “李先生,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帮帮我,一定要帮我找到我哥。”黄花菜激动的抓住李毅的手,恳求道。

        李毅拍拍她的手背,说道:“我们一定会尽快解救出他们的!”

        黄花菜道:“我哥在非洲哪个国家?我去找他!”

        李毅道:“目前还不能确定,黄小姐,你千万不可意气用事,非洲那么大,到处都是战火和饥荒,你到哪里去找他?这种事情,还是交给警方去做吧!”

        跟她聊了一会,黄花菜的情绪慢慢平缓下来。

        李毅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但说起今天晚上要去游轮的事情来。

        “公海赌船吧?”黄花菜说道:“今天晚上?你们是去哪一艘游轮?”

        李毅道:“好像是叫做公爵号吧!”

        黄花菜听了,脸色一变,左右瞧瞧,低声说道:“李先生,你是好人,我不想你冒险,听我的话,千万别去这艘游轮,就算要出海,也另外换一艘。”

        李毅讶道:“黄小姐,何出此言?这公爵号不是最大的一艘游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