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六章 妥协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六章 妥协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等人到达澳门,饶若曦前来接待。www.00ksw.org

        初夏的澳门,天气晴朗,饶若曦穿得十分清凉,一条藕绿色的长裙,穿着一双十厘米长的红色高跟鞋,长长的秀发迎着海风飘扬,艳丽不可方物。

        “李先生,您好。”饶若曦微笑着跟李毅握手。

        “帕雅公主呢?”李毅问她。

        饶若曦道:“在酒店里,我告诉她你已经来了。她说叫你滚过去见她。”

        上官谨撇嘴道:“就是那个泰王国的公主?这么傲?待会我打得她满地找牙!”

        李毅笑道:“她是公主,又是我们的债主,有资格高傲。”

        “李先生,请上车,我们去酒店。”饶若曦说道。

        李毅嗯了一声,忽然看见李世龙像个呆瓜一样站着不动,便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说道:“龙哥,你眼珠子要掉出来了!”

        李世龙啊啊两声,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嘿嘿一笑。

        饶若曦微微一笑,请李毅上车。

        李毅和李世龙坐在后排,上官谨坐了副驾驶位置,饶若曦开车。

        “李先生,航母回国了吧?”饶若曦笑着问道。

        “嗯,昨天到的金市港口。”李毅道:“帕雅知道这个消息吗?”

        饶若曦道:“好像已经知道了,今天她的脸色格外难看,我跟她说话,她都是冲我吼的!”

        李毅哈哈一笑。

        李世龙道:“小毅,她可是个刁蛮公主呢,你搞得定她吗?”

        李毅道:“公主不刁蛮一点,那就不叫公主了。”

        上官谨道:“刁蛮是女人的权利!他刁蛮,我也刁蛮!看谁更厉害!李毅,你要是搞不定她,就叫我上。”

        李毅一阵暴寒,说道:“上官小姐,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啊!什么搞不搞的,难听死了!”

        李世龙道:“就是!没有一点女人样子,你看饶小姐,多温柔啊!那才是女人的榜样呢!”

        饶若曦道:“你们聊你们的,别扯上我。”

        上官谨扬了扬拳头,说道:“李世龙,我看你是欠扁呢!我哪里不像女人样子了?你说!”

        李世龙愕然张大了嘴巴,半晌无语。

        李毅呵呵一笑,说道:“龙哥,你找女人斗嘴,那不是六月穿皮袄——自找罪受吗?”

        饶若曦抿嘴笑道:“李大哥是太憨厚老实了。上官小姐,你别尽欺负老实人啊。”

        上官谨道:“哟,你还心痛他这头呆头鹅不成?”

        饶若曦立马红了脸蛋,说道:“小谨,你胡说什么呢!”

        车子里马上就冷场了。

        李世龙心里有些温暖,心想饶若曦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吗?

        车到赌场酒店,李毅等人来到楼上的房间里。

        一进房间,饶若曦问道:“李先生,你现在就过去找帕雅公主吗?”

        李毅道:“不急,我们舟车劳顿了,先洗个澡,再吃个饭,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

        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房间门口响起来:“要不要再请个美女,做个马杀鸡啊?”

        李毅随口应道:“这个主意好啊!”回头一望,看到门口俏立一位美女。

        此美女左手叉腰,右手指着李毅,一张俏脸气得红红的。

        “帕雅公主?呵呵,你怎么亲自过来了?”李毅笑道。

        帕雅大步走过来,直接冲到李毅面前,几乎就要碰着李毅的鼻子了,瞪着李毅双眼,尖声大叫道:“李毅,我想杀了你!”

        李毅对饶若曦道:“饶小姐,去叫服务员送把菜刀上来。”

        饶若曦吓得不轻,说道:“李先生,菜刀?拿菜刀做什么?我们这里是酒店客房,又不用做饭菜。”

        李毅淡淡笑道:“帕雅公主要杀我,我就应该把刀子双手奉上,让她杀我。”

        “李先生!”饶若曦吓得尖叫起来,一把拉住了帕雅的手臂,急忙说道:“帕雅公主,你别这样啊,咱们有话好好说。”

        帕雅咬牙切齿的说道:“李毅,你骗人!你是个大骗子!我就是要杀了你!”

        李毅道:“帕雅公主,这个事情,请容我向你解释。”

        帕雅道:“解释什么?你再解释,也是个大骗子!”

        李毅说道:“卢梭曾经说过:为自身利益撒谎,那是冒骗;为他人利益撒谎,那是诈骗;为了陷害而撒谎,那是造谣中伤;诸如此类都是最坏的撒谎;而对自身和他人都无害亦无利的撒谎,那不算撒谎。那只是虚构而不是撒谎。”

        帕雅跺脚道:“李毅,你又想耍什么花招?卢梭说过什么话,跟你欺骗我,又有什么关系?就算姓卢的在这里,他也不能为你辩护。”

        李毅笑道:“卢梭是18世纪的法国人,除非他从天国或是地狱钻出来为我辩护,他若真的钻了出来,那我不用你杀,也被他吓死了。”

        帕雅道:“你卖弄什么才识呢?你认为只有你知道卢梭是法国人啊?你以为就你会说两句名人名言啊?我也会说!说谎的嘴是发臭的洞。——英国诗人本?琼森。”

        “呃!”李毅道:“帕雅,你这嘴怎么这么不积口德啊?”

        帕雅道:“这可是名人说的,名人都不积口德,我还积什么口德啊!对你这种人,我只有仇恨!”

        李毅道:“帕雅公主,我这个谎言,对你我,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害啊。赌船只是我的一个虚构,而不是什么撒谎。”

        帕雅道:“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欺骗过我,而你不但是第一个欺骗我的人,而且骗得我这么深,这么久,足足骗了我几个月,害得我满怀希望,结果却……呜呜……”

        说着,说着,帕雅公主就哭了起来,哭得那么伤心,就跟死了爹娘一般的痛哭啊!

        如果她一直强硬的任性妄为,李毅也早就想好了一大堆尖酸刻薄的词语来对付她,但她忽然不哭了起来,而且哭得这么伤心,李毅顿时手足无措,那些早就想好的说词,全都烟消云散了。

        房间的门没有关,帕雅公主哭天抢地的声音传了出去,把酒店里的客人都给吸引了过来。

        他们站在房间门口,指指点点,都在指责李毅,说李毅不是个男人,把女人搞得这么痛苦。

        饶若曦对李世龙和上官谨道:“我们出去。”

        李世龙和上官谨会意,和饶若曦一起走了出去,把房门带上了。

        房间里只剩下李毅和帕雅两个人了,帕雅哭得更加大声,她粉嫩嫩的拳头使劲的捶打李毅胸口,说道:“李毅,你是个大骗子,你是个大骗子。”

        李毅男人的本性激发出来,柔声说道:“对不起,帕雅,我当时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招数来了。为了国家的利益,我不得不如此。我骗了你,是我的不对,你要打要罚,我都认了。”

        帕雅道:“这可是你说的,真的随便我打,随便我罚?”

        李毅道:“这是我欠你的。”

        帕雅泪眼汪汪的道:“我要赌船!你把瓦雅格号给我拿回来!”

        李毅道:“这不可能的,帕雅,我来之前想过了,如果你真的想开一家赌场的话,我可以帮你运作,让你在这里开一家大赌场,至于瓦雅格号,想都不必想了。那是我国政府购买的。如果你不想开赌场,你的钱我们会全部退还给你,另外还给你百分之五十的补偿。”

        在李毅想来,能用钱摆平的事情,就不叫个事儿!

        帕雅开赌场的目的也是为了赚钱,自己多拿她股权一半的钱给她,完全可以弥补她的损失了。

        然而,帕雅并不缺钱啊!

        帕雅道:“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答应我做三件事情!”

        李毅头皮一阵发麻,他最怕的就是女人不要钱,这女人一旦不要钱了,那她们整起人来就会古灵精怪,让人防不胜防!

        “什么事情,你先说来听听,我是个有原则的人,有些事情我可以答应你,有些事情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可能答应你。”李毅沉吟着说道。

        帕雅道:“我想到的头一件事情,就是要你带我去公海的赌船上玩一次!”

        李毅摇手道:“那可不行,公海上的赌船,那背景很复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那可不是你可以去玩的地方。你是千金之躯,万一出个什么意外,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帕雅扁嘴道:“你又骗人了!刚刚还说答应我三件事情,现在又出尔反尔了!不就去一次公海赌船吗?叫你背叛你的国家了?叫你背叛你的党了?你凭什么拒绝我?你分明就是没有诚意!我要告诉我父皇,向你们国家的主席发出抗议!”

        李毅心想,首长们都知道这件事情,估计不会将我怎么样,但帕雅真的那么做了,那自己非在国际上扬名不可,到时世人皆知我李毅所做之事,还知道我们政府利用过泰王国的帕雅公主,那时,国际舆论会怎么看我们的政府?泰王又会有什么举动?

        这一切都是未知之数,而且很可能导致不可控制的国际事件。

        这也是李毅最害怕发生的。

        “行,我答应你。”李毅无奈的妥协。

        “我知道今天晚上就有一艘赌船要到公海上去,我们就去这艘船!”帕雅用不容反驳的口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