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二章 又碰上老张家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十二章 又碰上老张家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道:“你说的是贺正宇副市长?”

        梅红英道:“就是那个姓贺的市长。www.00ksw.org”

        李毅心想,难怪贺正宇刚才那么焦急,想找自己解释清楚,原来中间还有这么一层隐情。

        李毅问道:“贺副市长跟你说过什么话?”

        梅红英道:“他跟我说,我家这个事情已经定案,叫我不要再搞东搞西,就算是告到中央,也改变不了结局。”

        李毅双眉一皱,心思沉重起来。

        贺正宇给李毅的印象,是个十分谨慎、办事牢靠之人,所以才会推荐他继任江州常务副市长之职,但今天听到这个故事,却让李毅大感所托非人。

        而更让李毅心存忧虑的是,私营企业和民营企业之生存现状,实在令人堪虞。

        像黎国庆这样的人,只怕不在少数吧?

        政府招商引资,资金未投入之前,就千方百计的拉笼,人家的资金一旦投进来之后,就不管人家的死活,甚至人为的制造各种障碍,阻碍企业的发展。

        很多企业还没有开始盈利,有关部门就开始伸手去要钱要物,让原本艰难存活的企业更难生存。

        贺正宇怎么也会犯这样的错误?

        钱多买了菜回来,进厨房里做饭菜。

        黎雨心起身说道:“我去帮忙做菜吧!”

        李毅道:“不必,你们是客人,怎么能让你们动手呢?”

        梅红英道:“李书记,你就让她去吧,她从小就会做饭做菜,手艺还不错呢!我要去帮帮忙。真怪不好意思呢,我们来到京城,却麻烦李书记了。”

        李毅道:“我是江州的官员,也算半个江州人,很欢迎江州的父老乡亲前来做客。”

        他们去做饭的时候,李毅来到书房里,点了支香烟,一边慢慢的吸,一边思考。

        李毅现在管的是国有企业改革,这种私营企业和个人企业的事情,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

        但李毅还兼任着江州市委副书记,分管的还是经济这一摊子事情,因此就算伸手管这个事情,还是不算越权的。

        掐灭烟头,李毅打电话给丁雪松。

        电话那头,丁雪松的声音明显很亢奋,恭敬的喊道:“李书记,您好。”

        李毅道:“雪松,有一桩事情,你帮我查查。”说了黎国庆之事。

        丁雪松道:“李书记,这个事情我早就听说了,黎国庆的老婆闹得很凶。”

        李毅道:“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

        丁雪松道:“黎国庆被抓是最近的事情,您已经调到企改办,到外面工作去了。”

        李毅心想,今年以来,自己基本上是四处跑,在江州待的时间的确并不长,不知道这事情也并不稀奇,便问道:“那你知道内情吗?林业局的同志为什么不准黎家烧山?那几座山,是山林?”

        丁雪松道:“黎国庆包的那几座山头,的确是荒山,山上别说树林,就连一棵像样的小树也没有,全是比人还深的野草。”

        李毅道:“你还挺熟悉的啊!”

        丁雪松笑道:“李书记,我老婆就是那里人,我过年的时候还去过那里呢!”

        李毅哦了一声:“这么说来,那你知道这事情有什么内情吗?”

        丁雪松道:“李书记,这事情并不是林业局故意为难,林业局的人吃饱了撑的没事做,去管人家办企业做什么?这事情是有人从中作梗。”

        李毅心念一动,问道:“怎么回事?”

        丁雪松道:“这几座山虽然是荒山,但山上面却有几座坟墓。”

        李毅道:“是坟山?”

        丁雪松道:“不是当地村民的坟山,而是有一家人,请了风水师,看遍了村里的土地,觉得那座小山比较合适,他们就把祖坟迁到了那边。那山上面也就他家里的几座坟。”

        李毅道:“原来如此。这么说,是这家人为了保住祖坟,向林业局告发了?但林业局的人,也不可能这么听一个村民的话吧?”

        丁雪松笑道:“李书记,这个村民虽然是普通人,但他家有一个女婿,那可是了不得的人物。就算在江南省里,也数得上号的。”

        李毅动容道:“什么人?”

        丁雪松道:“这家人也姓黎,跟黎国庆家是本家,算起来的话,百十年前,只怕还是亲戚呢!这黎家有一个女儿,嫁得好啊,嫁给了张良。李书记,这个张良,想必您一定知道吧?”

        李毅道:“你说的可是江南军区的张参谋长?”

        丁雪松道:“对,就是他。黎家有这样的女婿,你说他家的祖坟,哪个敢烧?”

        李毅道:“张良的老婆居然是江州人,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丁雪松道:“也是这黎家祖坟上冒青烟了。他家女儿在部队当兵,因为长得漂亮,被部队文工团选中了,有一回军区汇演,张良一眼就相中了这女娃娃,非她不娶。”

        李毅心想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啊!

        情和缘,都是这么的不可捉摸。

        李毅跟张家的恩怨正牵扯不清呢,他虽然不怕张家,但整天跟这张家斗来斗去,也没有多大意义,有这精力,还不如多陪老婆逛逛街呢!

        你不去找事,但事情却偏偏找上你啊!

        这不,又碰上张家了!

        “李书记,这黎家因为有了张家这个大后盾,在乡里那是扬眉吐气,眼高于顶,别说是一般的乡镇干部,即便是区县一级的领导,他们也不放在眼里的。”丁雪松说道。

        李毅冷笑道:“有了这一门这样了不起的亲戚,他黎家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丁雪松道:“就是这个理!这老黎家以前也是个苦哈哈出身,若不是女儿嫁得好,他家在村里是最穷的一家人!现在他家的大屋,是整个县里最豪华的民宅!前院后宅,圈了数亩良田做的宅基地。”

        李毅道:“你跟我详细说说黎国庆的事情。”

        丁雪松道:“这黎家跟黎国庆家有过一些嫌隙,两家素来不和。黎国庆家里很穷,事事被这老黎家压住一头。所以黎国庆在外面发财致富之后,就回来炫耀啊,想在乡邻里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这老黎家看不过眼,岂能容得黎国庆得志?就算没有祖坟这挡子事情,他们也会横加阻拦的!”

        李毅道:“就算是烧山,他家的祖坟也烧不掉啊,到时不动他家的祖坟就行了啊!”

        丁雪松道:“他老黎家说了,一烧山,就破坏了这里的风水。不但这座山不能烧,就连周边的山头也不能烧,因为这几座山是一衣带水,龙脉相连的,只要碰了其中一座山头,就破坏了整个的风水格局。”

        李毅嗤笑道:“封建迷信!”

        丁雪松道:“老黎家向女婿递了话,张参谋长囿于丈母娘家的面子,便给咱们市里的领导打了招呼。这个事情,黎国庆家里是不可能翻盘了。”

        李毅问道:“当时市里是哪位领导出的面?”

        丁雪松道:“是贺副市长,当时是本来是您分管相关工作,但您不是正在度蜜月吗?工作由贺副市长暂管。”

        李毅缓缓点头,不错,当初自己的确是把相关的事情交给了贺正宇代为管理。反应过来这是在通电话,丁雪松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便道:“贺副市长当时是怎么批示的?”

        丁雪松道:“还能怎么批示啊。当然是卖张参谋长的面子,不准黎国庆烧山了。”

        李毅道:“那个黎国庆被抓,又是怎么回事?”

        丁雪松道:“黎国庆所有的钱都投入进去了,心里气忿不过,就放火烧山,烧的正是老黎家祖坟所在的那座山,把老黎家的祖坟烧成了个光秃秃的,老黎家火了,就报了警。加上张参谋长从中施压,黎国庆就被抓了起来。这就是个月前的事情。这事情现在在黎家村里闹得沸沸扬扬,尽人皆知。”

        李毅道:“黎国庆的案子,市里判了没有?”

        丁雪松道:“还没有判,但人关在拘留所里,受了不少苦。黎家的母女两个,到处上访呢!李书记,您是怎么知道这事情的?”

        李毅沉声道:“黎家母女现在就在我家里呢!”

        丁雪松啊了一声,说道:“李书记,她们居然找到您那里去了,这事情怪我啊。”

        李毅奇道:“怪你?怎么又跟你扯上关系了?”

        丁雪松道:“前一段,黎国庆的老婆找到我家门上,求我们帮忙,我妻子跟他们毕竟是一个村子的,我不帮也不是,但帮也帮不上忙啊。就跟他说,这个事情,估计只有李书记能解决。我心想您在京城呢,她们也不可能去找到你。这样,我既做了人情,又脱开了身。李书记,是我不对,我认错。”

        李毅道:“雪松,你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嗯,我都知道了,你帮我留意这个事情,有什么进展告诉我。”

        丁雪松道:“行,我会留意的。”

        李毅挂断电话后,马上又打给秦楷。

        “秦局,是我。”李毅沉声说道。

        秦楷道:“李书记,您好。”

        李毅也不绕弯子,沉声说道:“有一个叫黎国庆的,你马上把人给我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