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九章 登闻鼓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九章 登闻鼓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和项青萍同坐在后排,为了避嫌,两个人都离得很远。www.00ksw.org

        项青萍更是靠近车窗,假装欣赏京城的大都市风光。

        因此,她最先看到国家信访局门口的这一幕。

        江州驻京办的主任,名叫梁悟生,是个三十多岁,精明强干的汉子。

        此刻,他正领着驻京办的几个同志,在拉扯一个妇女和一个女孩儿。

        那个妇女四十岁左右年纪,神情激动,哭得很是伤心,手舞足蹈,阻挡驻京办同志们的阻拦,想冲进国家信访局去。

        李毅放低目光,朝那边看了一眼,说道:“是驻京办的梁悟生同志。那上访之人,肯定是从江州来的。”

        这个地方每天都上演相同的戏码。

        告御状自古就有。

        人们的冤情达到了极大,地方政府无法给他们一个公道和说法时,他们自然就会想到告御状。

        御状不是那么容易告到的,越是高级的领导,所居之处越是深门重院。中央领导日理万机,行踪无定,更难见到。

        好在有个国家信访局,相当于古代之“登闻鼓”。

        登闻鼓,是悬挂在朝堂外的一面大鼓。

        挝登闻鼓,是中国古代重要的直诉方式之一。

        登闻鼓有专门的官吏看守,遇有击鼓者需立即受理或上报。

        据史书记载于周朝就设有登闻鼓,当时称作“路鼓”。魏晋以后历朝都设有登闻鼓。

        宋朝以前,普通民众可击鼓鸣曲申冤,或向朝廷提建议,或对政策提出异议等等。

        宋朝以后,击登闻鼓的条件日趋苛刻,至清朝已形同虚设,并规定击登闻鼓者,先廷杖三十,以防止无端刁民的恶意上访。

        中国自明清以后,律法日益完备,登闻鼓仅代表一种象征。

        历朝历代的贤君圣主,都很在意民情的通达。

        北宋宋太宗在位间曾有这样的记载“京民牟晖击登闻鼓,诉家奴失母豚一,诏令赐千钱偿其值。”

        明太祖朱元璋也设立了登闻鼓,并设有专人管理,一有冤民申诉,皇帝亲自受理,官员如有从中阻拦,一律重判。

        民事如天,在贤明君主执政时期登闻鼓确实有上达民情、监督官僚的作用。

        现代之信访局,起的就是这样一个作用。

        信访的存在,让民告官成为了可能。

        在地方政府的官官相护之外,人民多了一个讨公道的地方。

        然而,贪官们最怕的,也是这个信访。

        因此,某些心虚的贪官腐吏们会千方百计的阻挠上访户,闹出了多少人间悲惨之剧。

        李毅常从这条街道经过,不只一次看到过这种事情。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各大小车站和机场。有的上访者刚刚踏上京城的土地,就被人给带了回去,连信访局的大门朝哪里开都没有弄清楚。

        贺正宇有些不高兴的道:“这个梁悟生,真是不会做事!在信访局门前拉拉扯扯,这成何体统,严重影响到咱们江州的形象和声望。”

        项青萍道:“这个倒是不必担心——冠盖满京华,谁认得他是咱们江州驻京办的啊!”

        钱多有意放缓了车速,听候李毅的示下。

        李毅不是不想管这些事情,但这些事情太多了,多得能让人的神经变得麻木。他又不是信访局的官员,也不好伸手去管。就算想管,也管不过来啊!他的本职工作,就是一个大烂摊子呢,够他伤脑筋的了。

        但今天这个事情牵扯到了江州,李毅不能坐视不理了。

        “钱多,停车!”李毅沉声说道。

        “是。”钱多应了一声。他料到李毅要管这桩闲事,因此早就瞄准了一个停车位置,将车开过去停下来。

        李毅坐着没有动,说道:“去把人带过来。”

        他这话是对着前面说的,做这种事情,当然得男人出面。

        贺正宇道:“我去。”推门下车。

        钱多道:“我去帮忙!”跟着贺正宇走了。

        车里只留下项青萍和李毅两个人。

        项青萍扭头看着不远处的国家信访局大门口,心里却有如小鹿在撞。

        她和李毅之间有过几次“意外”之后,就再也没有亲热过,这种关系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显得很是尴尬。

        虽然项青萍努力装作没事人一般,但当两个人独处之时,这种矜持就很难再保持了。

        在这一点上,薛雪看得比项青萍要透彻。所以,薛雪可以容许李毅的暧昧和亲抚,却始终不肯逾越那道最后的防线。

        并不是薛雪不爱李毅,她和项青萍一样,都很喜欢李毅,都爱他爱得不顾一切。

        薛雪以为,守住了底线,也就守住了两人之间的友情和尊重。

        不管什么情况下,她都可以轻松的面对李毅和他的家人和朋友。

        一只温热的大手握上了项青萍的玉手。

        项青萍娇躯一颤,说道:“贺市长和钱师傅已经到了那边,正跟梁悟生在说话。”

        耳边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男音:“你,过得还好吗?”

        项青萍这下不能不理李毅了,缓缓转过身子,看到他正盯着自己看,便微微垂头,弄了弄发鬓,说道:“好着呢。”

        李毅道:“你这么年轻,正是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怎么不找个男人过日子呢?”

        项青萍勉强一笑:“我还年轻呢?早过了美好的年华了。对爱情和婚姻,我都不再抱任何幻想。人老珠黄,哪个男人还会看上我啊?”说着,大胆的抬起头来,看着李毅。

        李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她在期待什么,但这些话,他现在却说不出口。因为一旦说出来,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这次南联盟之行,让李毅觉得自己欠郭小玲的情债实在是太多了。他越是理解到郭小玲对自己的爱意,他就越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

        多好的女人啊!无怨无悔的跟了李毅几年,自己却只能辜负她的深情蜜爱。

        除了郭小玲,还有一个花小蕊!

        “李书记,我想好了,我这一生,不再嫁了。”项青萍幽幽说道:“一个女人,靠自己也能把这辈子活好了。”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我相信你能活得很好,但也会很苦。”

        项青萍忽然调皮的说了一句:“那你把我包养起来呗!我的要求很简单,在我觉得很苦的时候,过来安慰我一下就行了。”

        李毅心头一震,没想到一向矜持的她,居然能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

        正不知如何作答呢,李毅眼角的余光看到外面那母女俩跟贺正宇等人打起来了。

        “怎么回事?”李毅俊眉一蹙,脸色一沉。

        项青萍道:“李书记,我下去看看。”

        李毅道:“一起去吧。看来这事情很难解决啊!”

        项青萍道:“如果不是什么特别难解之事,也不会把人逼到这个份上。谁不想舒舒服服的窝在家里安享幸福生活呢!”

        李毅和项青萍快步赶过去,只见梁悟生正跟那个妇女纠缠在一起。

        那个妇女想打贺正宇,梁悟生拼命阻拦,推搡之间,难免有所拳脚相触。

        和妇女一起的那个少女,只有十六、七岁年纪,她见母亲挨了梁悟生的打,哭喊着上前帮忙,粉嫩的拳头,一下下打在梁悟生的身上。

        钱多则站在旁边,并没有动手。对方只是两个没有战争力的女人,钱多不想插手。

        另外两个江州驻京办的同志只是大声劝解。

        贺正宇气急败坏,说道:“你们不要再闹了!再闹下去也解决不了你的们问题。你们再在京城胡来,我们就把你们抓回去!这是扰乱社会治安罪,是要坐牢的!”

        那个妇女嘶声喊道:“我就是要告!我一定要告!谁也别想拦住我!姓贺的,就算你是市长,你也不能这么霸蛮!”

        贺正宇指着那两个驻京办的同志,说道:“傻站着做什么,快去把她们拉开,抓回江州去!这里是京城,哪里轮到她们来撒野!”

        那两个同志不敢违抗贺副市长的命令,应了一声,一齐上前,想把母女俩拖开。

        正在这个时候,李毅和项青萍赶了过来。

        李毅沉声喝道:“住手!都给我住手!”

        这一声威喝,把几个拉拉扯扯的人都给镇住了,情不自禁的住了手,看了过来。

        李毅用手指了指梁悟生,虎着脸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梁悟生支吾道:“李书记,她们要告状。”

        李毅道:“她们要告,便由得她们去告,你们为什么要拦她们?”

        梁悟生道:“她们来告过好几回了,国家信访局批复了,案子由江州市自行处理,他们不管。但她们硬是要告。我们这不是怕她们扰乱京城治安嘛,就想叫她们回去。”

        李毅其实知道这中间是什么原因,所来的驻京办,一个重要的责任,就是负责遣返当地前往京城的上访人员。

        “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上访?”李毅问道:“既然已经责成江州市进行处理,为什么还要上访?难道江州市里的处理不合法理吗?”

        妇女大声道:“对!就是不合法理!你们这些当官的,都是官官相护,我就是要找京城里的大官来管管,叫他们来判决!否则,我就是告到死,我也要告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