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六章 谁打谁的脸?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六章 谁打谁的脸?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微微皱起眉头,抬起眼皮来。www.00ksw.org

        会议室里众人的目光都投向门口,只看得一眼,便都站了起来,恭敬的喊了道:“魏主任好!”

        魏景升带着几个人大踏步走了进来。

        “魏主任,你怎么来了?”李毅迎了出来。

        魏景升双手本来负在背后,这时拿开来,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李毅,高声道:“李毅同志,我听说你撸了于秋宝同志的职务?”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是有这么一回事情,于秋宝同志的确不再担任企改办副主任一职了。”

        魏景升冷哼一声,说道:“李毅同志,我是经贸委的主任,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情?”

        李毅淡淡地道:“魏主任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上午才给你做的汇报,你不会就忘了吧?”

        魏景升脸现怒容,说道:“李毅!你这是在做什么?我上午说得明明白白,你的那份人事调整计划,我不同意!谁给你这么大的权力?于秋宝同志厅局级干部,他的人事异动权,在我们委里!”

        李毅道:“这一点我很清楚,厅局一级的人事权在上级党委。”

        魏景升沉声喝道:“李毅,你明知故犯啊?你安的是什么心呢?你这是在越位,你想抢班夺权吗?”

        企改办一众同志面面相觑,他们显然没有想到,李毅这么高调的宣布于秋宝的免职令,居然是个假消息!

        这份人事免职令,没有上级党委的签字同意,怎么能做数?

        李毅是企改办主任不假,但他的权力,也就管到处级这一块,几个副主任是他的副手,和他一样,归上级党委管。

        也就是说,李毅根本没有权力免掉于秋宝的职务。

        这事情闹大了啊!

        李毅这么做,犯大忌讳了!

        难怪魏景升这么火烧眉毛的跑过来。

        可是,众人看到,这个闯了大祸害的李主任,居然还是那么的冷静、从容,那张帅气的脸上,还带着一丝丝淡淡的笑容。仿佛这根本就不算个事!

        大部分同志,跟李毅并无交情,都是抱着一种旁观者的心态在看戏。

        刚刚看完于秋宝和鲁班之间的打戏,又看李毅和魏景升之间的争霸大剧。

        至于谁输谁赢,与他们何干呢?

        很多人只怕还在盼望着李毅输吧?

        这些老油条,还不想被李毅管得死死的,每天照常来坐班呢!

        李毅道:“魏主任言重了,谈不上什么夺权不夺权的。”

        魏景升双手一挥,大声说道:“不是夺权?那算什么?哼!我现在宣布,你的那份人事任免命令,作废!”

        众皆哗然!

        李毅是企改办的主任,魏景升是经贸委的主任,现在,魏景升当着企改办众人的面,否定了李毅刚刚发布的人事任免令,这不是当众打李毅的脸吗?

        日后李毅还怎么服众?还怎么发号施令?

        魏景升这么公然驳回李毅的面子,这件事情本身就很值得人三思。

        就算魏景升不同意李毅的这份人事任免令,正常的做法,也不会选择现在这样。

        他完全可以把李毅叫到他的办公室里去,叫李毅撤消这份人事任免令。

        或者打个电话给李毅,表达他的意思就可以了!

        但魏景升偏偏跑到这里来,当着企改办同仁的面,拆李毅的台,毁李毅的面子。

        由此可见,魏景升对李毅心怀十分不满!甚至到了不惜撕破脸皮的地步。

        那些“亲于派”和“油条派”们马上就幸灾乐祸,都睁大双眼,微微含笑,等着看李毅的笑话。

        而鲁班、韩伟林等拥护李毅的人,则忧心忡忡。他们害怕李毅失势。李毅一失势,他们这些刚刚因李毅而得势的人,立马就要打回原形。

        政治和斗争就是这么残酷,成王败寇。小到小孩之间的争吵,大到军队之间的战争,莫不如此。

        魏景升得意的扬了扬下巴,满是鱼尾纹的眼角向两鬓舒展,他料定,这一局踩定李毅了!

        然而,李毅还是那副迷死人不赔命的表情,他嘿嘿一笑,说道:“魏主任,于秋宝同志是归委里的副厅局级干部,这一点不假,可是,他同时也是国家干部,总也归上级的上级管吧?”

        魏景升皱眉道:“你玩什么绕口令呢?什么叫上级的上级?于秋宝同志的免职令,没有我们党组会议和委里人事部门的讨论和同意,是不能算数的。李毅同志,你也是在下面当过副书记的人,怎么连一点组织纪律都不懂呢?什么命令都敢下啊!你这是在乱弹琴!”

        李毅道:“对不起,魏主任,这份任免命令不能作废!”

        魏景升沉着脸道:“怎么?李毅,你还想抗命不成?嘁!你抗命也不行啊!这份命令本就是非法的,自然不可能产生任何效力。因此,于秋宝同志还是企改办的副主任!”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魏主任真的这么坚持?”

        魏景升大气的一摆手,拿出一把手的气概来,说道:“那是自然!经贸委里,我说了算!”

        李毅摸了一下鼻子,说道:“那没有办法了,魏主任,如果你一定要保于秋宝等人的话,只怕要亲自去向江首长做个说明了。”

        魏景升愣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李毅说的江首长就是指江兆南同志,不由得打了个哈哈:“李毅,你还是太幼稚了,根本不懂得组织程序啊!”

        李毅哦了一声。

        魏景升道:“于秋宝同志的职务调动,根本就用不着汇报到江首长那一级去。我们党组成员就有做主了。”

        李毅道:“是吗?那就叫我好生为难了。”

        魏景升道:“你有什么为难之处?执行我的命令就行了,收回你那份无聊的任免命令!”

        李毅道:“魏主任,你是我的主管,是我的顶头上司。官大一级压死人啊。你的命令,我不敢不遵。可是,如果江首长问起来,怪我为什么不执行他亲自签署的命令,到时,我岂不是很为难?”

        魏景升眨眨三角眼,一时之间没弄明白李毅话里的意思,问道:“什么意思?江首长亲自签署的命令?什么命令?”

        李毅合起那张任免令,递给魏景升看,说道:“魏主任,喏,就是这个命令啊。”

        魏景升接过来看了看。

        这张任免令还是李毅写的那一张纸,上面的笔迹和人名都没有什么变化,但不同的是,在纸的最下面几行处,写着一行朱批!

        这行红字是江兆南同志亲笔写的,这字迹不可能有假,魏景升身为中央部委一把手,对江首长的字迹自然十分熟悉。

        这行字并不长,只有短短二十几个字,却看得魏景升眼皮直跳,手儿发颤!

        江首长是这样批示的:“同意!企改办诸事烦请李毅同志酌情处理,余不过问。江兆南。”

        呃!魏景升的脸色瞬息万变。

        刚才他强势闯进来,一番炮轰,让李毅下不来台,而现在,形势急转直下,轮到他考虑怎么样下这个自己亲手搭的高台了。

        事实再明显不过,江首长把企改办的一切事务都交由李毅全权处理了!

        就算是魏景升打上去的报告,江兆南首长也从来没有这么放过权!

        魏景升饶是饱经风浪,手里拿着这张纸,却似拿了个烫手山芋。

        “魏主任,”李毅的表情还是那么的沉着,语气还是那么的淡定:“看明白了吗?现在,就请你给我一个准信吧,这封任免令,是算数呢?还是作废呢?”

        “这个!这个……”魏景升含糊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个准话来。

        算数?

        那岂不是抡起大耳光子狠狠抽自个的脸?

        作废?

        笑话!这可是江首长亲自签署的文件,他魏景升长了几个胆子,敢推翻江首长的命令?

        选择哪样,都让魏景升为难啊!

        李毅这小子,咋就这么厉害呢?居然请到江首长这尊真佛签了字!

        是打自己的脸呢?还是坚持己见?

        食言而肥,那就会在若干手下面前下不了台。

        坚持己见,无异于公然反抗江首长的命令,别说保住于秋宝了,弄不好连自己的前程也要搭上呢!

        李毅挖了一个大坑,就等着他往里面跳!

        人生总是在不断的选择中成长,不管多艰难的选择,不管是对还是错,我们都必须选择。因为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李毅再次将军:“魏主任?你倒是给个指示啊。我可在等着你的命令呢。你要是说它作废,我立马就撕了,并且当众收回我刚才宣布的任免命令。反正都是执行上级指示和命令,我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众人嗅出味道来了!

        大伙儿都已经猜测到,李毅刚才宣读的这纸命令虽然没有魏景升等委里领导的签字同意,但却有更高一级首长的签字!

        众人的思想和表情,就像坐过山车一般,随着剧情的变化而起起伏伏。

        此刻,他们又对李毅充满了敬畏之情,撇除了刚才的那份轻视之心。

        众人的目光,火辣辣的看向魏景升。

        魏景升气得不行,胸口急剧的起伏,脑海里转过了无数个念头和想法。

        太轻敌了啊!他轻轻一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