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四章 欺人太甚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五十四章 欺人太甚

    作品:《官路弯弯

        魏景升伸出右手,重重拍在李毅写的那份名单上,沉声说道:“李毅同志,于秋宝同志的问题,我上次已经给过你指示了,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再进行讨论!”

        李毅道:“魏主任的是意思是同意我们企改办党委的意见了?”

        魏景升道:“李毅同志,什么时候又变成你们企改办党委的意见了?”

        李毅道:“魏主任,我刚才说过了,这份名单,我们企改办党组成员已经商量并且通过了,现在提交经贸委党组会议讨论。www.00ksw.org”

        魏景升冷冷的道:“李毅,在经贸委里,党组会议就是我魏景升说了算数!这个党组会议开不开,都是一样的。于秋宝同志上次所犯的错误,司法机关已经做出了相应的处理,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不必再多讲。”

        李毅道:“可是这样的同志,留在咱们企改办的话,只会给我们拖后腿,还会影响到整个部门的积极性。这样的害群之马,必须清除出队伍。”

        魏景升道:“李毅同志,你这话说得太过了一点吧?对待同志,我们不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嘛!于秋宝同志是犯过一些错误,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就算是你李毅同志,也不可能十全十美吧?”

        李毅道:“魏主任的意思,是不是鼓励同志们上班迟到甚至翘班不到?”

        魏景升道:“我几时说过这个话了?李毅同志,你不要强词夺理嘛!”

        李毅拿出鲁班写的那些出勤表来,摊开在魏景升面前,说道:“魏主任,你看看,我离开企改办这几天,于秋宝、许金光、蔡连江等人没有来上过一天班!”

        魏景升并不看那些表,只道:“他们不来上班,并不代表他们没有在做事嘛!很多工作都可以在办公室以外完成。就好比我,在办公室里待的时间也不长啊!”

        李毅道:“魏主任,问题是,他们并没有在工作,而是在茶楼休闲!”

        魏景升道:“谈工作去茶楼很正常的嘛!李毅同志难道就没有在茶楼或是酒楼里谈过工作?”

        李毅道:“魏主任,如果真的是去谈工作,那我自然不会如此生气,但他们并没有谈什么工作,许金光和蔡连江是综合处的人,他们有什么重要工作,非得天天泡到茶楼和休闲场所去谈的呢?”

        微微一顿,李毅反唇相讥,说道:“莫非魏主任也经常这么做?”

        魏景升老脸气得通红,霍然起身,指着李毅道:“你!别欺人太甚!”

        李毅沉声道:“魏主任,你这话我就不懂了,我只不过提出正常的人事异动,而且我们党委成员过半数都已经同意了这个名单,现在提请上级党委批准而已,您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呢?是您欺人太甚吧?”

        魏景升老羞成怒,大声道:“李毅!你敢在我办公室里撒野?这里还容不得你胡来!我是经贸委主任,这里的事情,我说了算,别说是于秋宝同志的工作调整我不同意,就算是许金光同志等人的调整我也不同意!”

        经贸委的其它领导经过走廊外面,都探头探脑的,魏景升的秘书和办公室的同志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生怕魏景升出了什么意外,都跑过来查看。

        魏景升挥手道:“都给我滚出去!”

        同志们面面相觑,不知道魏主任缘何发这么大的火。

        李毅道:“魏主任,你太过激动了,请你平复心情,我们好好聊聊。”

        魏景升挥手道:“聊个屁的聊!不聊了!你的建议不通过!”

        李毅没想到魏景升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是这么个火爆脾气。

        魏景升是上级,又倚老卖老,拿捏起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分明就是要让李毅下不来台!

        经贸委那些官员都围在办公室里,袖手旁观,瞧这一场好热闹。

        李毅是企改办的主任,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了。

        这么年轻就当了正厅局级主任,难免会招来忌恨。

        现在李毅挨批了,众人都是十分的高兴,很乐意看到李毅出洋相。

        在企改办,蔡连江这样的人,算是李毅眼里的刺儿头。

        在经贸委,李毅这样的人,算是魏景升眼里的刺儿头。

        这才上任多久啊,就跟魏景升对掐两次了。

        魏景升也是想借这个机会,狠狠打击一下李毅这个刺儿头的嚣张气焰。

        经贸委是他魏景升的一亩三分地,他绝不容许有人脱离他的掌握。

        企改办虽然是个比较特殊的部门,但也是经贸委下面的一个部门啊,得归他魏景升管辖!

        魏景升对于秋宝等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的交情,至于许金光等人,跟他的交情就更差远了,他堂堂正部级别的高官,岂会在乎几个处长和科长?

        他真正在乎的,是李毅的态度和姿态!

        刚才,众人一涌而入时,魏景升马上就借机发作,给了李毅狠狠一击。

        李毅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败退,他指着魏景升桌上的的报纸,沉着的说道:“魏主任,你知道B-2是怎么打下来的吗?”

        魏景升道:“B-2是怎么打下来的,关你什么事?”

        李毅沉声道:“如果我说这是我指挥打下来的,你信吗?”

        魏景升一愕,随即爆发出哄然大笑,经贸委的其它同志马上附合着魏景升哈哈大笑。

        魏景升笑得眼泪花子都出来了,他指着李毅,微微笑道:“李毅同志,你实在是太搞笑了吧?B-2是你指挥打下来的?我以为这是本年度最大的笑话了。”

        李毅还是冷静的坐着没动,脸上的表情沉寂如水。

        不怪他们,这件事情如此机密,魏景升等人怎么可能知晓内幕呢?

        李毅坐等他们笑完了之后,这才施施然起身,拿起那份名单,用手拍了拍,说道:“魏主任,我说B-2是我指挥打下来的,你当然不会相信。你相不相信并不要紧。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这个人做事,向来是言出必践,不管多难的事情,只要我认定了,就一定会去做,而且会做好它!”

        言外之意就是在说:“我连B-2都打下来了,我还怕搞不定这个小小的人事异动?”

        魏景升冷笑道:“李毅同志,你年纪轻轻,爱吹牛皮爱扯蛋,这都不要紧。我们老同志的胸怀是十分宽容的。经贸委以外的事情,你爱怎么吹怎么扯都行。但在经贸委内,没有我的允许,你这个人事调整就休想施行!”

        李毅道:“魏主任是老同志,我若是再顶嘴,就显得我不敬老了。我先告辞。”

        说走就走,李毅没有丝毫的停留。

        李毅走到门口时,魏景升忽然问道:“李毅同志,你这几天请假,去哪里游玩了?”

        李毅回过头来,微笑道:“魏主任,我说我去了一趟南联盟,你是不是也会觉得我是在吹牛皮扯蛋呢?”然后径直走了。

        魏景升冷眼看着李毅的背影,双眉峰聚成一团。

        他的秘书走过来,说道:“魏主任,这个李毅,太不知轻重好歹了。一个小小的厅局级主任,就敢在您面前如此放肆!干脆,建议委党组会议撤了他的职!”

        魏景升缓缓摇头,说道:“委里那么多部门,谁的职我都可以撤,惟独他的职,我撤不了。”

        秘书道:“魏主任,您可是委里的主官,是党组书记兼主任,大权在握的一把手,还撤不了他一个企改办主任?”

        魏景升脸色一沉,冷声道:“你不知道,他是江首长亲自委任的官员!这就好比手里捧着免死金牌呢!”

        秘书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做声了。

        魏景升对李毅虽然有三分忌惮,但也来自于江兆南同志。至于李毅本人,魏景升并不觉得这小子有什么值得自己害怕的能耐。

        回此,他也不可能把李毅临走时说的那番话放在心上。

        当天下午,魏景升在外面应酬之时,忽然接到经贸委办公室的同志汇报,说李毅自己做主,在企改办里大举换人!

        紧接着,于秋宝的电话也打到了魏景升这里,大诉其苦,说委里为什么要撤换他的职务?

        “撤换你的职务?没有的事情啊!李毅上午来找我,被我给驳回去了。经贸委里我没有开口,谁敢撤你的职?”魏景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于秋宝可怜兮兮的诉说道:“魏主任,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啊,李毅刚才召开了会议,把我从外面喊回去,当面通知我,说我的副主任职务给撤了!”

        魏景升的脸刷的就沉了下去,冷笑道:“有这种事情?他凭什么撤你的职?谁给他这么大的权力了?”

        于秋宝道:“魏主任,不只是我的职务,平时跟您走得比较近的几个人,像许金光同志、蔡连江同志,都被李毅给撤了!也没有新的工作安排,说是等待组织上进一步的处理意见。”

        魏景升勃然大怒:“欺人太甚!李毅,你也太不把我魏某人放在眼里了!我这就回去,找姓李的当面理论!我倒要看看,谁给了他这么大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