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七章 寸土岂可让他人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七章 寸土岂可让他人

    作品:《官路弯弯

        司机赶紧通过步话机联系军方。www.00ksw.org

        不一时,军方的人便赶了过来,把几个活着的抓了起来。

        经过军方确认,这些人的确是来自科索沃自治省的阿尔巴尼亚族武装分子乔装的,被郭小玲用铁棍子插死的那个持枪杀手,更是阿尔巴尼亚族武装分子中的一个有名的头目!

        此人心狠手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南联盟军方对此人进行了通缉,但几次围捕都让他逃之夭夭,没想到他今天居然死在郭小玲的手里!

        李毅走过去,抱住了郭小玲。

        郭小玲扑在李毅怀里,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李毅!我杀死人了!我杀死人了!我杀死人了!”

        李毅抚摸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小玲,你很勇敢!你比我都要勇敢,你比穆桂英还要英雄了得呢!你杀死的这个家伙,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杀死了很多平民百姓,他死有余辜。你救了我一命呢!”

        郭小玲的身子微微颤抖,说道:“李毅,刚才,我真的被死过一次一般,现在想起来,我还心有余悸呢!我好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李毅笑道:“我现在不是站在你面前,抱着你吗?不要害怕了。一切都过去了。”

        郭小玲轻轻嗯了一声,将头贴在李毅的胸口,听着他急剧有力跳动的心跳声音,这才将潮起的心绪稍微抚平,仰起头,看着李毅的眼,说道:“李毅,我们再也不分离了,好不好?”

        李毅也不知是喜是悲,摸去她眼角的眼泪,说道:“傻瓜,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我不会离开你,我也不允许你离开我。就算是绑,我也要把你绑回国去,我要你永远守在我身边。”

        郭小玲笑了,笑得像李毅记忆中那样的灿烂。

        李毅并没有住进驻南大使馆,而在一间酒店里开了房间。

        大使馆现在是是非之地,历史车轮既然发生了改变,米国的攻击会不会提前一两天或是几个时辰?谁也无法预料。

        华人在贝尔格莱德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就像国内解放初期,苏联人在国内的地位一样,走到哪里都能受到当地人热情的接待和友好的问候。

        李毅等人回到酒店的第一次事情,就是洗澡换衣服。他们身上沾满了灰尘和血渍,整个就像刚从战场前线跑回来的一样。

        洗过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吃完一餐丰盛的晚餐,一身清爽的坐在沙发上聊天。

        李毅微微含笑,搂抱着郭小玲。

        郭小玲躺在李毅怀里,互诉别后情由。

        “小玲,你为什么要不告而别?”李毅问。

        “我不想说。”郭小玲使起小性子来。

        李毅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为什么把头发剪了?”

        郭小玲道:“我不想说。”

        李毅道:“你不想说,我也知道。”

        郭小玲抬头问道:“我短发的样子是不是很丑?”

        李毅道:“不,很漂亮。有点英姿飒爽的味道。”

        “你哄我。”郭小玲道:“你说过,你最喜欢看我留长发的样子。”

        李毅道:“所以你就剪短了头发,想把我也一并剪掉?”

        “嗯,我确实就是这么想的!”郭小玲摸了摸头发,问道:“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真的很丑?”

        李毅呵呵笑道:“我说过了,真的是很漂亮。我现在看惯了你留短发的样子,觉得现在的样子更适合你呢!”

        “你不许骗我。不过,你就算想看我留长头发的样子,也要等几个月以后了。”郭小玲道:“我还会再留长的。”

        李毅笑道:“不用,这样挺好的。”俯下身子,在她头发上亲了一下。

        “李毅,我想去科索沃。那里才是战争的根源地,也是战争的前线阵地,只有去哪里,才能真正采访到有用的东西。”郭小玲忽然说道。

        李毅眼皮一跳,说道:“不行!过两天,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回国去!”

        郭小玲道:“那我明天去,就一天,好不好?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圆我当战地记者的梦想,我不想半途而废。只此一件,你必须答应我,以后我就全部听你的话,你叫我往东,我就不往西。”

        李毅道:“小玲,不,我不能同意。你和我,是平等的关系,不管现在还是以后,你要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但唯独这件事情,这么危险的举动,我不会同意你去的。”

        郭小玲道:“那我这辈子都会留下遗憾的!”

        李毅道:“我宁可你留下遗憾,我也不愿我留下无法弥补的悔恨!也不愿意看到你的家人因为失去你而在痛苦中度过余生。”

        “李毅,没那么恐怖,你今天也看到了啊,我很勇敢呢!我会保护自己的。”郭小玲说道:“那么多的人上了前线,也不会都死了吧?我答应你,我一定活着回来。”

        李毅坚决不同意,说道:“你要去可以,我跟你一块去,要死死一块!”

        郭小玲道:“算了,我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了。难得相聚,我们不要谈论这些不愉快的问题。”

        李毅笑着托起她的下巴,说道:“那我们谈些愉悦一些的话题吧!”

        郭小玲羞涩的道:“这么久不见,我感觉你变得陌生了,你得让我适应适应。”

        李毅道:“古人云,小别胜新婚呢!我们分别这么久了,这感觉应该比新婚还要愉悦。”

        郭小玲道:“那你跟林妹妹新婚时,是不是很愉悦呢?”

        李毅表情一滞,抚摸郭小玲的手僵住了,说道:“累了一天,早些休息吧。”

        “对不起。”郭小玲坐起身子,说道:“李毅,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李毅握住她的手,说道:“我懂,我理解。早些睡吧,我去一趟大使馆。”

        郭小玲道:“这么晚了,你还去做什么?”

        李毅道:“有些事情要谈。”

        郭小玲道:“你白天跟我说,米国将有一次重要的军事行动,是什么行动?会不会毁灭这个城市?”

        李毅笑道:“你说原子弹?那还不会这么惨无人道。科索沃战争是人家的内战,米国等北约国家插手进来,打的是维和大旗,不会如使用毁灭性的武器。”

        郭小玲道:“李毅,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内幕?”

        李毅心念一动,心想有一个办法可以阻止郭小玲到科索沃去冒险了,便说道:“不错,我是知道一些内情。你不是想要哄动性的新闻吗?我可以提供给你,但你必须听我的话,一定要保密,不能告诉其它人。”

        郭小玲道:“那是当然啊,你放心吧,我虽然不是党员,但我的保密性比党员不会差。”

        虽然明知道不会有人偷听,李毅还是起身检查了一遍房间,营造出紧张的气氛,然后才在郭小玲耳边轻声说道:“米国会轰炸我国驻南大使馆。”

        郭小玲惊骇的道:“李毅,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李毅沉声道:“你看我像是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吗?”

        郭小玲道:“这可是国际性的大事情!确定?大概会在什么时间?”

        李毅道:“就在这一两天之内吧!小玲,这个事件的新闻性,比起科索沃来,那就更具哄动效应。科索沃那边的战事,很多记者都去采访报道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如果你能全程实拍米国轰炸机轰炸我驻南大使馆的一幕,那就可以哄动全球了。”

        郭小玲双目神采奕奕,说道:“李毅,你太棒了!那我就不去科索沃了,留在这里拍摄历史性的时刻。问题是,我们既然已经事先知道米国人要炸咱们的大使馆,我们怎么不采取措施呢?还任由他们的阴谋得逞不成?”

        李毅笑道:“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哈哈,有我李毅在,有生之日责当尽,寸士岂可让他人?番王小丑何足论,我一剑能挡百万兵!”

        郭小玲抿嘴笑道:“这是穆桂英挂帅时唱的曲子呢!你堂堂须眉男儿,倒要自比穆桂英了。”

        李毅道:“只要是英雄豪杰,甭管他是男是女,我都十分的敬仰。我的小玲妹妹,也是一个女中豪杰呢,刚才手刃了一个敌人头目,让人敬佩呢!”

        郭小玲回想起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心有余悸,说道:“李毅,你今天晚上要早些回来,我怕。”

        李毅微微一笑,指了指窗户,说道:“你去看看。”

        郭小玲道:“看什么?”依言走到窗台上,举目四望,看到夜色灯光下,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飘扬在对面一座大楼前的广场上。

        在国外的游子,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国家的国旗更激动人心的呢?

        有国旗的地方,就是家啊!

        李毅跟着走了出来,说道:“看到没有,对面不远处就是咱们的大使馆。这两天,我就老老实实的住在这里面,随时准备拍摄那即将到来的精彩一幕。”

        郭小玲道:“李毅,你连地方都选好了啊!”

        李毅笑道:“当然,那么具有历史性的时刻,我们当然要一起见证了!小玲,我就去那里,谈完事情,很快就回来。今天晚上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你可以安心的睡上一觉。”

        郭小玲点点头,柔声道:“你小心些,叫钱多去保护你。”

        李毅嗯了一声,吻了她一下,便走了出去。

        钱多就住在隔壁,钱多的房门是虚掩住的,他时刻留意着外面的动静,李毅的身影刚刚出现在门前,钱多便马上跑了过来,喊了一声:“毅少,要出去?”

        李毅点了点头,说道:“钱多,我到大使馆去一下,你替我保护好郭小姐,千万不要让她独自外出,也不能让她发生任何危险。”

        钱多迟疑道:“毅少,我留在这里,那你的安危呢?”

        李毅道:“我去一趟大使馆,就在对面不远处,能有什么危险?执行命令!”

        钱多道:“毅少的命令我自然要执行,但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毅道:“既然是不当讲的,那就不必讲了!”

        钱多道:“做为朋友,我非讲不可!”

        李毅笑道:“既然非讲不可,那你就讲呗。还假惺惺的问我的意见?”

        钱多看了一眼隔壁的门,说道:“毅少,依我说啊,这个郭小姐就是个扫把星,你每次碰到她,准没什么好事。现在你更为了她冒这么大的生命危险,实在是有些不值当!林小姐要是知道了,她会怎么办?”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了。”

        “毅少!”钱多知道李毅听不进自己的意见,但他还是要讲:“你现在的人身安危,受到什么人的牵挂,我希望你能为大家着想,不要为了一个女人,就陷自己于危险境地。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吧?我们早些回国吧!”

        李毅并没有觉得钱多的话是多余的,更不觉得他的话是叛逆的,他很高兴,钱多真正的拿自己当朋友看待,自己做得不对的地方,他会提出忠告,而不是一味的维护和奉承。

        忠言逆耳利于行啊!能有这样的朋友,实在是人生之幸!

        “钱多,多谢你。”李毅真诚的道:“你说的很好,很对,我会认真考虑的。但我此来,并不只为了寻找郭小玲,就算她不在这里,我也会走一趟的。到时你就会明白了。”

        “毅少!”钱多道:“你在这里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李毅笑道:“还有一桩大事情,等做完了,我们就打道回府!”

        钱多道:“毅少是做大事的人,我只是一个小兵,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李毅嘿嘿一笑,指了指隔壁,说道:“小玲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钱多道:“请毅少放心,我虽然并不喜欢郭小姐,但她既然是你的女人,那我就会用自己的命去保护她的周全。除非我死了!否则郭小姐绝对少不了一根毫毛!”

        李毅微微点头,他知道,钱多说的话,都是肺腑之言!

        走出旅馆时,夜色已浓,夜风正劲。

        鲜艳的五星红旗,迎着风猎猎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