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六章 容不得半点仁慈!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六章 容不得半点仁慈!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带着郭小玲来到斯卡达尔利亚街那幢古色古香的小房前,里面的西方记者已经走了,人去楼空。www.00ksw.org

        郭小玲愤怒地道:“这些人怎么这么没有良心啊!他们就只顾自己走了,连招呼也不打一个!”

        李毅道:“现在,你看明白了吧?在他们眼里,你永远只是一个东方人,不会被他们所接纳。”

        郭小玲黯然的点点头,不得不同意李毅的话。种族和国家之间的歧视和战争,不管你承不承认,它都是直实存在的。

        李毅等人往回走时,一辆军用小车停在了李毅面前,李毅认出司机前,正是刚才陪伴自己的那个军人。

        司机送伤员到医院后,到处在寻找李毅等人。他在大街上找了一圈,没有发现李毅等人,吓得不轻,还以为李毅他们遭受了不幸哩!他可是奉了军方领导的命令保护李毅他们的!

        “首长!”司机从小车上跳下来,向李毅敬了个军礼,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可算找到你们了,快请上车吧。”

        李毅笑道:“同志,辛苦你了。”

        这时,附近一间平房里忽然冲出来十几个当地男子,他们都穿着破烂污秽的衣服,面容枯黄憔悴,手里举着木棒铁棍,把李毅等人围在中间,用塞尔维亚语不停的说着什么。

        李毅等人虽然听不明白他们的语言,但却看明白了他们的比划和要求。这是一伙走投无路的难民,在拦路抢劫,要求李毅等人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钱多下意识的靠近李毅,用身体护在李毅前面,这里是战场,谁知道这里人手里有没有枪?

        李毅暗暗吃惊,这样的国家,出现这样的人并不稀奇,不管是什么国家,资本主义也好,社会主义也好,人的素质都是良莠不齐的,在战争的逼害之下,失去了家园和土地的人们,铤而走险当土匪的人不在少数。

        但是,李毅这一伙人里面,有两个穿着华夏军装的军人,还有一个穿着南联盟军装的军人,还有一辆军用小汽车!

        这样的阵容都不能阻止这伙人的大胆抢劫?

        看来这伙人并不单纯!

        极有可能是南联盟境内科索沃自治省的阿尔巴尼亚族武装分子!

        南联盟的战争,就是因为科索沃而起。

        去年,南联盟政府指责塞尔维亚境内科索沃自治省的阿尔巴尼亚族武装分子多次发动暴力袭击,派遣军队进入科索沃。

        美国及其盟国指责南联盟在科索沃杀害了大批阿族居民,制造了“人道主义灾难”,对南联盟制裁。

        这些人很可能是阿尔巴尼亚族武装分子乔装难民入城,实际上却在进行某种间谍性质的破坏和报复!

        司机的话证实了李毅的猜测:“大家小心,他们来自科索沃自治省,是那边武装分子派来的暗杀党。”

        这就不难说明,为什么他们不怕军方的人了。看起来,他们似乎专挑落单的军人进行袭击呢!

        司机端出军人的威严来,大声喝斥那些人,叫他们赶紧离开,不然就要开枪鸣警。

        但那些难民模样的人不但不害怕,反而越围越近,一个顶着一头糟糕得像狗窝般的金发男子,手中拿着铁棍,骂骂咧咧的,走到小汽车前,奋力一击,砸向汽车的车窗玻璃,哗啦啦,碎玻璃散了一地。

        李毅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小心的保护郭小玲。

        郭小玲并不害怕,借着李毅等人的掩护,悄悄的举起相机,在拍着相片。

        司机跟他们大声的谈判,但看起来并没有多大用处,对方声明,他们已经走投无路了,并不害怕死亡,你们不必拿死来威胁他们。

        司机最后答应他们,愿意留下所有值钱的东西,只要求放他们安全离开。

        但对方忽然变了卦,还要求把女人留下来。

        司机脸色变了,知道对方是在故意为难,他们的目的,就是想挑起事端,然后把自己这方的人全部杀死!这些人经常这么做这种事情!

        钱多低声道:“毅少,看来这些人来者不善,我们得先动手。这里地处偏僻,现在又是傍晚了,军方的人不可能赶来救命。”

        李毅道:“那我们一起动手,对方有十三个人,我们有五个男人,一个对付两三个,很容易就摆平了!”

        李毅说的是汉语,对方那些人根本就听不懂人,但司机会一点汉语,他却听明白了。李毅说五个男人,自然把他也包括在里面。

        司机虽然不动声色,但在李毅大喝一声开始之后,他也跟着发动,掏出手枪来,毫不迟疑的对着那个金发男子的头部就是一枪。

        呯的一声响,那个金发男子来不及哼一声,高大的身体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李毅等人像猎豹一般冲了出去。

        李毅和钱多的身手自不必多言,一动就是杀招。

        另外两个军人也是国内特种作战部队里面挑选出来的高手,功夫了得。

        能来到战争前线的,自然不会是废物和孬种。

        钱多双手疾如闪电,分别抓向两个人的喉咙,喀嚓一声,就捏断了他们的喉管和颈椎。

        这是真正的敌我拼杀,你若手下留情,死的就可能是你!

        钱多执行过战争任务,因此他的手法最为干净利落,招招都是致人于死地的杀招。

        那个司机也是经历过战争的残酷的,手下毫不容情,一枪击毙金发男子之后,连看不都看一眼,调转枪头,瞒准另外一个敌人的胸口,连发两枪。

        血水喷溅而出,鲜活的生命瞬间殒命!

        这一刻,郭小玲才真正见识到战争的可怖。但这种场面,离真正的战场比起来,又要逊色得多。真正的战场上,双方成百上千的人,成千上万种武器,互相攻击,血肉横飞,断手断头到处可见!在那样的环境里爬出来的人,意志不是变得异常坚强,就是发疯。

        郭小玲惊骇得全身轻轻打颤,好在她已经见识过血腥的场面,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得到了加强,不然早就吓晕过去或是吓吐了。

        李毅和另外两个军人的招数虽然孔武有力,但明显比不上钱多和那个司机的杀伤力,三个人对阵对方三个人,虽然占了上风,但却没有办法将对方致于死地。

        两世加起来,李毅也没有杀死过人啊!在酒博会时,他虽然硬着头皮开过一枪,但也只是打残人,没有打死过人。

        把一个人打残和打死,这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李毅在心理上无法接受,让一个鲜活的生命死在自己手里,不管对方是十恶不赦的坏蛋还是战争犯!李毅都无法说服自己,当成审判对方生命的刽子手。

        另外两个军人虽然是国内的特种兵出身,但却是头一次来到战争前线执行任务,他们的想法跟李毅差不多,还不能轻易把一条人命毁灭在自己手里。

        战争容不得半点仁慈。

        因为李毅等人的菩萨心肠,钱多和司机的压力骤然大增。

        对方有十三个人,被干掉四个之后,还有九个人,李毅和两个军人缠住了三个对手,对方还有六个人对付钱多和司机!

        司机打倒两个人后,就失去了再次开枪的先机,三个男人扑上来,纠缠住了他……

        而钱多也被另外三个人死死缠住。

        这些人手上都有武器!更糟糕的是,其中一个家伙居然掏出了一把手枪!

        这把枪从容的对准了李毅的后脑勺!

        握枪的杀手露出了狰狞的面目!

        李毅仿佛有感受到死神逼近的气息!

        就在此时,郭小玲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看到李毅有难,想也不想,捡起金发男人掉在地上的那根铁棍来,啊的一声大喊,手执铁棍,奋力冲将过去!

        那根铁棍是特制的,一端是尖尖的,带着放血槽!

        噗的一声,那根铁棍从持枪杀手的后背直贯而入,穿透了他的身体,从胸口透了出来!

        血水像关不住的闸门般流出来!

        啊!杀人了!郭小玲这才反应过来,松开双手,惊恐的退后两步。

        “呃!”那枪手缓缓转过身来,嘴角流出鲜血,圆睁着双目,面目狰狞的看着这个杀死自己的女人——他死都不会瞑目,他这样的英雄人物,会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缓缓抬起手中的枪,瞄准了郭小玲。

        李毅一脚踢倒对手,奋力扑过来,一拳击在这个杀手的脑袋上。

        那家伙真是个硬汉子,在最后时刻还扣响了扳机。

        呯的一声响,一颗子弹擦着郭小玲的额际飞过去,子弹出膛的温度灼得她头皮发烫。

        杀手倒在地上,还在怒目圆睁!不甘心的盯着郭小玲!

        钱多几个凌空翻身,跳出包围圈,在地上一个打滚,从杀手手中夺过手枪,呯呯呯几枪,把对手全部放倒在地。一个鲤鱼打挺,跳将起来,用枪指着正在跟司机拼命的三个男子,喝道:“住手!”

        仅存的几个敌人眼见领头的几个人都死了,心生畏惧,便停止了打斗,扔下武器举起了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