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五章 缠缠绵绵到永久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五章 缠缠绵绵到永久

    作品:《官路弯弯

        时光似乎也为这对经过太多曲折却不能在一起的恋人而停滞不前。www.00ksw.org

        李毅和郭小玲四目相对,不言一字,目光中包含了千言万语。

        新华社的女记者眨巴着漂亮的双眼,看看李毅,又看看郭小玲,从他们的表情上,就可以猜测出,他俩之间,有过一段怎样的刻骨铭心的爱恋。

        醉过方知酒醇,爱过方知情浓。

        呜!呜!防空警报拉响。

        北约各国联合组成的轰炸机军团,再次耀武扬威的飞临这座多灾多难的城市上空,投掷下由各国顶尖科学家和高手匠工精心研制的战争艺术品。

        每颗艺术品的开花,都会毁灭某处房屋,带走一些静止的或是活动着的生命。

        这些房屋,历经几千年的朝代更迭,有幸保留至今,但在强大无匹的现代战火的摧毁之下,这些坚持了几千年的牢固建筑,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一颗颗炸弹,代表着现代文明,带着毁灭性的摧枯拉朽,向古老文明进行着大扫荡!

        轰鸣巨响在医院外面此起彼伏,震得大地也发颤。

        医院里的伤者和医务工作者,痛苦的抬起头,向那些魔鬼一般的飞行物行注目礼。如果目光能发射炸弹,天空上那些飞机早就死过千百回了。

        医院的楼房忽然一阵猛烈的摇摆!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在医院附近炸响!

        一架米制F-115轰炸机拉低了它极具现代工业美感的身躯,围绕着医院上空盘旋,医院里的人,似乎能听见飞行员那夜枭一般的怪叫!

        这个米国的飞行员,明知道这里是医院,却偏偏在医院附近投掷下炸弹,他在向下面的人示威!他在炫耀他辉煌的武力!

        他一定觉得自己像上帝,可以主宰下面苍生的生死和命运!

        楼房摇摆,楼顶上洒落下簌簌的尘灰。

        大夏将倾的惶恐,让里面的人心惊胆颤。

        但这里的人们,哪个不曾经历过这些?对此他们早就习以为常!

        苦难和灾祸,打不垮一个勇敢民族的脊梁,只会磨炼他们的坚持意志和反抗到底的决心。

        中华民族如此,世界上任何伟大的民族皆如此!

        李毅再也忍不住,冲进病房,将心爱的人儿,紧紧拥入怀里!

        那不停炸响的炮火啊,像是在为这对苦难恋人奏响重逢的礼炮!

        郭小玲僵硬着身子,任由李毅拥抱。

        久违了的恋人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和宽厚,在他的怀里,任何痛苦和磨难,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两行热泪,从她的眼角默默的流淌而下。

        “小玲!小玲!”情人深情的呼唤在耳边回响。

        “李毅,你怎么可以这么傻,怎么可以跑到这里来?”郭小玲伸出双手,不停捶打李毅的背,所有的爱恋和痛苦,全在这一拳拳中发泄出来。

        “因为你在这里,有你的地方就是天堂,就是我该去的地方。”李毅柔声说道,将她更紧的拥在胸口,想把她揉碎了,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合二为一。

        “这里太危险了!”郭小玲松开李毅,看着他,说道:“你快离开,快回国内去!”

        李毅再次将她拥入怀里,说道:“你跟我一起走。”

        郭小玲道:“我不走。”

        李毅道:“你不走,我也不走,我留在这里保护你。”

        “李毅,我是记者,要留在这里报道战争,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认清这场战争的真实面目。”郭小玲道:“你是官员,你的阵地在国内官场!你留在这里算什么!”

        李毅道:“战争的真相,用不着你去报道。你也没有地方去报道你的那些真相。战争是最大的政治。你一个政治之外的人,你掺和进来做什么?”

        郭小玲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毅道:“你还不知道吧?你的那些同事们,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回米国了!”

        郭小玲道:“怎么回事?我出来时,他们都还好好的。”

        李毅道:“我刚从你们那个临时的落脚点出来,他们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米国了。大概只有你这个大傻瓜还被蒙在鼓里了。”

        郭小玲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毅伏在她耳边,低声道:“米国将有重大的军事行动。你别傻兮兮的为他们卖命了,还有,你也别梦想你采访到的这些报道,他们会给你发表出来。还是回国吧,那里才是你自由发挥的天地。”

        郭小玲扭了扭身子,说道:“我不回去。”

        李毅沉声道:“小玲,你别这么意气用事!”

        郭小玲道:“我没有意气用事,我是很认真考虑的。”

        李毅道:“那你就跟我回去!”

        郭小玲猛然挣脱李毅的怀抱,双手掩面,说道:“李毅,你没有权力这么要求我,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

        李毅抓住她的双手,用力扳开,说道:“小玲,你这是在说气话嘛?你忘记你之前对我的承诺了?不管将来怎么变化,你都会跟我守候在一起的!就算撇开我们之间的感情不提,你忍心抛下你的父母?抛下你的弟弟?你不知道他们有多么想念你!一个人不能为了自私的理想,就把家庭和亲人都抛弃不顾吧?”

        郭小玲道:“我父母和小天怎么了?他们没出事吧?”

        李毅道:“你还在乎他们有没有出事吗?你不是只要自己的理想就够了吗?”

        郭小玲道:“李毅,你别哄骗我,我父母他们都还好吧?”

        李毅道:“自从你走后,我虽然很少跟他们联系,但我也知道他们二老的身体都很不好,尤其是你爸,咳嗽得厉害,上次听说还咳出血来了。你妈妈身体也一般般,想得想得都憔悴了。至于小天,他现在基本上不理我,见了我的面,就跟仇人相见一般,恨不得把我撕碎吃下去呢!”

        自从李毅结婚后,郭小玲就失魂落魄,整天沉浸在巨大的失恋打击中,三思之下,她还是选择了不告而别,独自一人走他乡,到了纽约,之后又跑到这里来当战地记者。

        她拼命的工作,而且做的是最危险最艰苦的工作,目的就是为了折磨自己的身心,好把李毅遗忘。

        但几年的感情,几年的缠绵,几年的恋爱,岂是短短几个月就可以遗忘的?

        越是刻意的去忘记,反而记得越是清楚!每天晚上,她都会记想跟李毅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每当寂寞时,她都会疯狂的想起跟李毅缠绵时的镜头。这种回忆,加深了她对李毅的思念和爱恋。

        每当敌机从头上呼啸而过时,她都有一种病态的幻想,希望炸弹就落在自己的头上,那样就彻底解脱了!

        刚才,她看到李毅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时,她所有的堤防,所有的矜持,都化做了一缕云烟。她奋不顾身的投入到李毅的怀抱!

        激情渐渐退去,她又回到现实中来。是啊,就算他为了自己找到南联盟来,但他还是结婚的人,他还是属于林妹妹,不会属于郭姐姐。

        李毅拉着她的手,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跟我走!”

        “李毅,你饶了我吧!”郭小玲用一种发颤的悲声说道。

        李毅俯下身子,噙住了她的樱唇,疯狂的吻她,嘬出她的舌头,使劲的吸吮!

        “唔!”郭小玲双手无力的捶打着李毅,僵硬的身子在李毅的亲吻中渐渐软化了。

        放肆一回吧!在这战火纷火的土地上!用最火热的吻,来表达你对情人最炽烈的爱恋!

        病房里响起掌声。

        那些躲在病床上的失去了胳膊腿儿的军人,虽然听不懂李毅和郭小玲说的是什么,但他们都看明白了他们的动作啊!他们为这对恋人鼓起了掌。

        “李毅!”郭小玲娇嗔的喘着粗气,说道:“你太坏了!你又引诱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毅捧着她的脸,深情的说道:“我不管别人怎么说,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只要你留在我身边!郭小玲,你听到没有,我要你留在我身边。我,李毅,要你郭小玲留在我身边!”

        郭小玲幽幽说道:“林妹妹怎么办?她会同意我留在你身边吗?”

        李毅道:“说出来你或许不会相信,就是她叫我来找你回去的。她一直就很包容我们。”

        郭小玲低下头,说道:“正因为她太好了,令我不忍心伤害她。她若是个王熙凤似的凶悍人物,我反倒可以心安理得的跟你在一起呢!哪怕,哪怕没有一个名分,我也会心甘情愿的跟着你。可是,林妹妹是多么善良的人啊,我实在不想她受到任何不公平的待遇!”

        李毅吻干了她的泪,说道:“好啦,先不讲这些了,我们回去再说。”捡起她散落在地上的东西,跟病房里的军人们告别,拉着她就往外面走。

        走出门来,四下一瞧,却发现新华社那个女记者已经离开了,钱多和两个军人同志站在不远处等着李毅。

        “跟你同来的那个女记者呢?”郭小玲问。

        李毅道:“可能有事先走了吧!”

        至今为止,李毅连人家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