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三章 轰炸!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三章 轰炸!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情不自禁的伸出双手,握紧了她的手,说道:“那就太感谢你了,同志。www.00ksw.org”

        既然她昨天见过郭小玲,起码可以证明,郭小玲应该还安全的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对李毅来说,这个消息就是最大的快乐和喜悦。

        而且,她还知道郭小玲在哪里,马上就要带他去找到她!能不让李毅欣喜若狂?

        她大方的跟李毅握了握手,说道:“这里是战场,你能来这里找她,看来你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李毅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她跟这里的护士很熟悉,跟她们打了声招呼,带着李毅等人往一条街道里走去,她看了看钱多和另外两个军人,问道:“他们是你的跟班?”

        李毅笑道:“他们是我的朋友。”

        “能来到这里的,必定有些背景。”她一副什么都懂的表情,说道:“看你的样子,也是个当官的,至不济也是个官二代。”

        李毅道:“你真是慧眼如炬。你们无冕之王,都这么厉害吗?”

        “见多自然识广。”她说道:“这几天的轰炸明显加密了,你们得多加小心,在这里,再多的保镖也保不了你的性命。”

        李毅道:“我见你一点都不害怕啊,你胆子不小。”

        “见多就不怪了。胆子也是吓大的。”她说道:“我初来时,连门都不敢出,但前辈们告诉我,躲在房间里听炮声隆隆,还不如出去,外面空阔啊,炸弹掉下来,起码有跑的地方,若是待在房子里,那炸弹掉在你头上开了花,你连躲的时间都没有。”

        李毅见她说得风趣幽默,又得到了郭小玲的消息,心情变得愉悦起来,近几天来难得的露出了笑脸,说道:“你是个乐天派。”

        她笑道:“当你今天不知道明天的太阳还能不能照耀到你身上时,你愁眉苦脸又有什么用?微笑着面对死亡,面对敌人的轰炸机,这样就像是死了,最起码死相也要好看三分吧?”

        李毅想笑却笑不出来,这是一种多大的豁达啊!这是一种堪破生死的超脱心境啊!只有在经受过战火洗礼后,人的精神才能上升到这种高度吧?

        李毅不由得多打量了她几眼。

        “你在我身上寻找你女朋友的身影吧?”她偏过头,笑道。

        李毅尴尬的道:“确有此意。你跟她很像,尤其是背影。”

        “你很久没见到她了吧?”她问。

        “咦,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有几个月没见面了。”李毅黯然神伤地说道。

        “因为我是长发,而她已经剪短了头发,现在是短发。”她说道:“你等会见到她,就会知道我跟她其实并不是很像了。当然了,我们都背着照相机,都是记者,这一点还是挺像的。”

        李毅心里涌上一股难言的苦涩。心里响起一首歌:

        “我已剪短我的发

        剪断了牵挂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岔

        长长短短短短长长

        一寸一寸在挣扎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惩罚

        剪一地伤透我的尴尬

        反反覆覆清清楚楚

        一刀两断你的情话你的谎话

        哭到喉咙沙哑还得拼命装傻

        ……”

        李毅的脚步忽然间变得沉重起来。他知道她就在前面,他冒着危险来到这里,也是为了寻找她,但此刻,马上就要见到她时,他的心却犹豫了。

        她既然故意避开自己,甚至不惜跑到这等战火纷火之地来,她真的愿意见自己吗?

        我来寻她,寻到了又能如何呢?

        既然不能给她想要的那种幸福,放手未必就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啊!

        “怎么了?人家都说近乡情更怯,你这是近情情更怯吗?”新华社的那个女记者调皮的说道。

        这个记者的眼光真是犀利啊!在她面前,李毅觉得自己变成透明人了,完全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李毅苦笑了笑。

        她说道:“喂,我来给你们照张相吧,来到这里,不留个影回去?”

        说着,也不管李毅等人是否愿意,紧走几步,走到李毅等人前面,端起照相机,摆好姿势,对着李毅等人就按动了快门。

        “还有多远?”李毅问她:“她在哪里呢?”

        “就在前面不远处了,别国的记者大都聚集在那一带,当地政府为了方便管理和监视。”她说道:“相必你也明白,战地记者大都是不太单纯的。”

        李毅道:“那你呢?也不单纯吧?你住在哪里呢?”

        “我啊?住在大使馆里!”她笑道:“我们不同嘛!跟当地政府是友好邦国。不然,你敢带着几个兵这么大摇大摆的大街上行走?”

        李毅表情一滞,心想不知道前世那场轰炸,她是不是牺牲了还是受伤了?

        不管怎么样,这一切都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这个笑貌像阳光一般灿烂的女记者,可以健康快乐的生存下去。

        “你住在哪里?我把相片洗出来后给你送过去。”她问。

        “到时我去找你吧。”李毅说道。

        忽然,她抬起头,看向遥远的天际,表情凝重的说道:“快跟我来!”

        钱多这时也喊了一声:“敌机来了!”

        那个女记者拉着李毅的手,往前面一处小房间里跑,这间平房里没有人,在这个战乱的国度,多的是没有人的空屋子!

        她大声喊道:“双手捂住耳机,蹲在墙根处!快!”

        李毅还是头一次经历这样的情境,不知道厉害,又满怀好奇,还站在窗口处向外面张望,想看看敌人的飞机长啥子模样。

        女记者大步跑过来,拖着李毅到墙角根下,用力把李毅按低,大声道:“你不要命了!”

        李毅道:“没这么巧吧!飞机的炸弹正好就落在我面前?再说这里是平房,敌机不会轰炸的。”

        话音刚落,隆隆的轰炸机声音越来越清晰。紧接着,四周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李毅伸长了脖子去瞧,想看看战火中的贝尔格莱德。

        “卧倒!”女记者大喊一声,扑过来,将李毅压在身下,双手护住了李毅的脑袋。

        与此同时,一枚炸弹在平房门外炸响。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爆响。那颗炸弹落在附近的一座平房内,炸得杂物和水泥砖块四散纷飞,浓烟滚滚。

        钱多等人都受过训练,在角落里蹲下了身体,看到那个女记者奋不顾身的护住李毅,不由得对她感激不已。

        “毅少,你没事吧?”钱多大声喊话,但在隆隆的炮火声中,根本听不清楚。

        李毅暗道一声好险,心想这女记者真是厉害,居然知道有炸弹会在身边落下来!

        李毅刚想起来,耳边传来女记者的声音:“别动!”

        “轰!”的一声巨响,又一枚炸弹在旁边炸响,扬起漫天的烟尘和碎片,纷纷扬扬砸落在众人头上。

        “快起来!”女记者拉起李毅,快速的躲到一处角落里。

        这间房子很狭窄,李毅和女记者躲在一处角落,钱多和另外两个军人躲在另外一处角落里。

        “还不跑出去?”李毅大声问。

        外面的轰炸声音实在太大,说话要靠吼才能听得见。

        “不能乱跑,跑就是个死!”女记者回答。

        “你怎么懂得这么多?”李毅问。

        “我来这里有四个月了!早就习惯这种生活了!现在若是哪天平静得没有飞机来炸上几回,我反而觉得太不正常了!”她脸上全是烟灰,跟她的眼珠子一般黑,开口一笑,露出两行雪白的牙齿。

        李毅道:“多谢你,刚才你救了我。”

        “不会死,但你会受伤!”她说道:“在战场,只有要一次失误,你就很可能失去宝贵的生命。找到你女朋友后,赶紧回国去,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李毅的自尊心大受打击,自己一个大男人,居然连一个女人都不如啊!危难之际,还要她来保护自己。而她更是大言惭的在自己面前说“这不是你待的地方!”

        尼玛,太伤自尊了!

        李毅忽然有一种直觉,抬头看时,只见头上的一面墙壁猛的倒塌下来!

        李毅本能的张开双臂,把女记者护在胸前,两个人紧紧贴住了墙根。

        “轰!”的一声响,一堵墙壁整个的倒下来!

        幸好房间狭窄,墙壁倒下来后,形成了一个死角,李毅和女记者才没有受伤。

        轰炸机的声音渐渐远去。

        “毅少,毅少!”钱多歇斯底里的大喊:“你没事吧?”

        李毅尖起嗓子应道:“我没事,我们在里面!快想办法救我们!”

        钱多和另外两个军人赶紧想办法救人。他们绕到墙后面,砸开一个洞,让李毅和女记者爬出来。

        李毅和女记者狼狈不堪的爬了出来。

        他们刚刚出来,那间平房就轰然倒塌,完全塌陷了!

        “好险啊!”李毅爬起来,扶起女记者,看着那烟尘四散的房屋,一颗心还在嘭嘭乱跳。

        远处,隐约可以看到轰炸机的黑影,像一群魔鬼的门徒,耀武扬威的飞过贝尔格莱德的上空,时不时的扔下几颗毁灭性的炸弹。

        城市里到处是哨烟,受伤民众的惨痛哭喊!

        李毅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战争,也近距离的和死神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