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章 女孩心思你别猜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十章 女孩心思你别猜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的胳膊碰到了她柔软的胸脯,不由得心神一动,往她身上溜了一眼,笑道:“你想怎么样感谢我啊?不会以身相许吧?”

        池栩俏脸晕红,说道:“李书记,您明明不是那样轻薄的人,却偏要说些轻薄之言。www.00ksw.org还好我了解你,换作别人,就可要当真了!”

        李毅呵呵一笑:“你了解我?”心想你要是真了解我,就会知道我一半是在开玩笑,一半却是很认真的哦!

        哪个男人不好色啊?被一个大美女这么亲密的搂着,又是在这偏寂的别墅里!

        君子慎独,君子不欺暗室。

        但这世上,又有几人是真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池栩道:“是啊,我当然了解你啰。李书记,你为人最最好了,从来不欺负人。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

        李毅摸了一把下巴,心想这好人卡,今天起码领了上百张了!

        “那就吃饭吧……”李毅话还没说完,池栩忽然凑过头来,在李毅脸上吧嗒一声亲了一口。

        “呃!”李毅摸着脸,看着她,瞪眼道:“喂,池老师,你再这么引诱我,我就先把你给吃了!”

        池栩抿嘴一笑,松开了李毅,说道:“这个吻,就是给您的特别感谢,您不会不接受吧?”

        李毅道:“我可以说不吗?你都已经先斩后奏了!”

        池栩嘻嘻做笑,走过去盛了饭,请李毅坐下吃饭。

        李毅道:“我去洗把脸。”

        池栩笑道:“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去拿过来。”起身端过来一盆热水,拧了一条毛巾给李毅擦脸。

        热乎乎的毛巾,敷在脸上,格外的舒坦!

        “李书记,我帮你洗衣服时,从你外衣口袋里掏出这么一块手帕来,这不是你的吧?是不是你妻子的?”池栩说道。

        李毅拿开毛巾,看到她手里拿着一块小手帕。

        “对,这是我妻子的。”李毅伸手接过来,随手装进口袋里。

        池栩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怀疑,张罗着给李毅夹菜。

        李毅心想,这块手帕是中办那个小颜同志的啊!忘记归还给她了。

        吃过饭,李毅对池栩说道:“池老师,我已经买了今天晚上的机票返回京城。你要是喜欢这里,就搬进来住吧。反正这里暂时也不会有人进来住,空着也是空着,住个人,还能帮忙照看一下。”

        池栩喜道:“李书记,真的可以吗?”

        李毅笑道:“当然可以,我跟我那个朋友说一声就可以了。”心想这明明就是我自己的财产,却时时要撒谎说是朋友的,累啊!

        “谢谢李书记!”池栩嫣然一笑。

        李毅连忙说道:“你不必再次给我另外的感谢了。”

        池栩道:“李书记,你又调戏我了!”

        李毅道:“你住归住,但不能带乱七八糟的人进来,更不能提你跟我之间的关系。”

        池栩道:“李书记,我跟你之间有什么关系啊?”

        李毅道:“朋友关系,也不能提。”

        池栩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暗淡下去,说道:“李书记,你是不是觉得,我不配做您的朋友啊?”

        李毅道:“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这一点,还请你务必体谅。”

        池栩道:“那您的意思,我是您的朋友啰?”

        李毅道:“当然。不然,我会同意你住进来啊?”

        池栩道:“李书记,那您今后要是回江州,就住到这里来,我每回都来给您做饭。”

        李毅呵呵一笑,点头同意了。

        池栩道:“我去泡茶给你喝。”

        李毅看了看表,时间还早,但他还想去办点事,便道:“不要了,我现在就走了。”

        池栩浮起一抹落的神色,说道:“我送您。”

        李毅笑道:“不必了。池老师,我这次回来得实在匆忙,下次一定要向您讨教钢琴。这一日不弹手生啊!”

        池栩道:“行,李书记,您……”

        李毅道:“不必用敬语,这显得太生分和见外了。说起来,你可是我的钢琴老师,我应该称呼一声‘您’呢!”

        池栩道:“那我就放肆了。”

        李毅道:“随便一点的好。”

        聊了几句,李毅就出来,驾车离开,他本想去找项青萍谈点事情,但车到半路上,夏菲的电话打了过来。

        “李书记,你回到江州啦?”

        李毅笑道:“是啊。一直忙,都顾不上去看你,你还好吗?”

        夏菲似乎在等着李毅问这么话呢,马上就接口说道:“我很不好。”

        李毅道:“怎么了?”

        夏菲叹道:“一言难尽哩!李书记,你现在在哪里?”

        李毅想起牺牲的夏坤同志来,说道:“我在来你家的路上。”

        夏菲道:“真的?你不哄我?”

        李毅道:“我哄骗过你吗?”

        夏菲道:“那我下楼去接你。”

        李毅道:“行,你下楼来,我请出去喝杯咖啡吧。”他不太想见谈静宜。

        人生在世,总会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而避见某些人。

        夏菲也想和李毅独处,马上就答应了。

        谈静宜问道:“小菲,李书记来我们家了?”

        夏菲道:“没有,他只是叫我下去一趟。”

        谈静宜道:“这么晚了,我陪你一块下去。”

        夏菲道:“不必了,你先休息吧。”说着就进了自己卧室,精心梳妆打扮了一下,这才下楼。

        谈静宜倚在窗口,看着下面。

        不一会,看到一辆小汽车停在了小区门口,李毅从车上走下来。夏菲像蝴蝶一般扑进了李毅怀里,两个人紧紧的搂抱了一下,便分了开来。夏菲转到副驾驶室开门坐了进去。李毅上车,小汽车缓缓启动,很快就驶出了谈静宜的视线。

        谈静宜痴痴的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红了,眼角流下一滴清泪。

        李毅一边驾车,一边问道:“小菲,怎么了?我看你挺好的啊,刚才为什么跟我说你不好哩?”

        夏菲道:“身体是很好,但我心情不好。”

        李毅笑道:“你一个小姑娘,正是花一般的年纪,有什么可苦恼的?”

        夏菲道:“你知道。”

        李毅莫名其妙了,说道:“我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心情为什么不好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夏菲撇了撇嘴,说道:“你一去这许久,也不打个电话给我,我好寂寞。”

        李毅笑道:“你不是不知道,我是个大忙人嘛!你可以打给我啊!”

        夏菲道:“我不敢打。”

        李毅呵呵笑道:“我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你。就算我是老虎,隔着那么远,想吃也吃不着啊!”

        夏菲道:“你不是老虎,可我怕你家里有老虎,还是母的!”

        李毅道:“你说林馨啊?呵呵,她没你说得这么不堪。你是我的好妹妹,别说打个电话了,便是到京城去找我,她也会热情款待你的。对了,你之前听你说过,想去京城医学院进修的,要不我帮你联系一下?”

        夏菲道:“难得啊,李大主任居然还记得小女子跟你说过的话。我是不是应该荣幸得跪拜啊?”

        李毅道:“你啊,这么尖牙利嘴的,将来怎么嫁得出去哩?”

        夏菲道:“我不想嫁人!”

        李毅道:“又说意气话了。”

        “我说真的!”夏菲道:“我们医院有个主任医生,刚刚离了婚,拼命的追求我,每天买花的钱,都够贫困山区的家庭几个月的生计了!但我一见他就只想呕吐!”

        李毅道:“见到男人就想吐?小菲,这个问题可有些严重。要不要去看看心理医生啊?”

        夏菲道:“那倒那这么严重,比如说,我见到你就不想吐,不但不想吐,我还特别想吃东西哩!”

        李毅呵呵笑道:“还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得了什么‘厌男人病’呢!”

        夏菲扑哧笑道:“李毅,你太讨人厌了!我只听说过什么厌食症,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厌男人病。”

        李毅呵呵笑道:“心情好些了没有?”

        夏菲长长呼出一口气,说道:“舒服一些了。那个医生老是纠缠我,弄得我连班都不想上了!李毅,要不你帮帮忙,把他调走吧!”

        李毅道:“这可不好,我不能滥用权力啊。他只是追求你,又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举动。你是个待字闺中的女子,而他又是一个单身男人,他追求你,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们当官的,不管这些事情。”

        夏菲道:“那你快点调我去京城学习吧!”

        李毅道:“小菲,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个你不喜欢的男人,不会让你这么心烦意乱吧?”

        夏菲迟疑了一会,说道:“李毅,你真是太厉害了,连这个也看出来了。”

        李毅道:“小菲,你太年轻了,有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心事重重。”

        夏菲道:“李毅,我是为她着想。我老是留在她身边,会妨碍她改嫁。她这么年轻,总不能就这么守一辈子的活寡吧?”

        李毅道:“你说的她,是指谈静宜吧?”

        夏菲道:“除了她还有谁啊?李毅,我说出来,你都不会相信呢!有一天晚上,我无意间看到她一个人在床上做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