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一章 街头寻子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三十一章 街头寻子

    作品:《官路弯弯

        这么美丽的女鬼?

        李毅无耻的流口水了。www.00ksw.org

        她醒了过来,缓缓转过身子,睁着朦胧睡眼,看到有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坐在床上,她脸上的表情比李毅更加惊恐,吓得将身子缩成一团,双手掩住了脸,连连摇头,恐惧的大喊:“别过来,别过来!”

        她可能不知道,她这个模样,有多么的诱人!

        李毅认出她来了,是池栩!

        记起来了,自己给过池栩一枚钥匙,方便她随时过来练琴。

        李毅拍拍额头,说道:“池栩,别怕,是我,我是李毅!”

        池栩听到李毅的声音,这才敢睁开眼来,说道:“你是李书记!李书记,你怎么回来了?”

        李毅指了指她的身子,说道:“你先盖上被子,走光啦!”

        池栩啊哎一声,抓起被子盖在自己身上,整个身子都缩进了被窝里。

        李毅起床,一边穿衣服,一边问道:“你有裸睡的习惯啊?”

        被子里头传来一声轻轻的“嗯!”声。

        李毅道:“我穿好了,我去隔壁睡,你接着睡吧。”

        池栩钻出头来,说道:“李书记,我见这里老没有人来住,就到这里来睡了,你不介意吧?”

        李毅笑道:“这有什么,这房子本就是空着的,你常来住住,带点人气也好。”

        “李书记,还是你睡这里吧,这里是主卧,我去隔壁睡。”池栩这才想到自己鸩占雀巢了,坐起身子想要离开,但一时之间居然又忘记自己光着身子了,无限春光展露在李毅面前。

        为了化解尴尬,李毅笑道:“不必换了,我去隔壁吧,我反正睡一觉就要走。那个啥,你身材挺好的。”

        池栩嘤咛一声,光洁的身体又滑进了柔软的被窝里,拿被子蒙上了脸。

        传来一声关门的声响,在池栩听来,是那么的响。

        四周再次安静下来,但池栩却再也睡不着了。

        回想刚才和李毅躺在床上的那一幕,池栩脸红身烫,像架在火上烤一般,热得难受。

        羞死了!有被子遮挡犹嫌不足,池栩又用双手掩住了脸。

        自己那处。子之身,像一坛珍藏的女儿红,还从来没有给人看过哩!青春少女如梦的幻想中,一定要等到自己最爱的人出现,热恋、结婚,在新婚的夜晚,才会对自己的男人展露自己的全部。

        刚才居然一再的暴露在李毅面前,这,这……

        池栩很喜欢看杂志,某一天在学校阅览室的一本杂志上看到,女人裸。睡对身体发育有利,那篇狗血文章写得像一篇学术报告,说穿戴内衣睡觉,对女人胸部的双峰发育极为不利,严重的还会导致乳癌!

        这些学者写出来的文章,把一向穿着内衣睡觉的池栩吓着了,她还想生个孩子,进行母乳喂养呢!怎么能把这两个肉疙瘩弄坏了呢?

        从那之后,池栩就试着不穿内衣睡觉,刚开始不太习惯,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习惯之后,觉得很舒服,偶尔试着穿上内衣,反而睡不着觉了。

        池栩臊得耳根子都发红了,睁着大大的双眼,看着被窝里的某个黑暗之处,再也睡不着觉,她干脆爬了起来,穿上了衣服,走到外面。

        隔壁房间的房门紧闭着,但还是传来李毅沉重响亮的鼾声。

        池栩心想,李书记不是到京城当官去了吗?怎么忽然回来了?他是昨天晚上才回来的?刚刚到家?瞧把他累的,敢情在飞机上一宿未睡吧?

        她又想,现在是假期,李书记为什么这么晚回到江州来呢?莫非出什么大事情了?

        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池栩本想现在就走,但转念一想,嘴角浮起一抹微笑,然后下楼去了。

        李毅这一觉好睡,真是舒服,醒来后,伸了个懒腰,一看时间,中午十二点了!

        李毅趿着拖鞋,走出房门,想去洗个澡。

        “李书记,您醒了!”池栩在楼下听到响动,抬头看了上来,结果就看到只穿一条内裤的李毅。

        李毅道:“呀!对不起啊,池老师,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池栩道:“我看你这么辛苦,就去菜市场买了一点菜,做了一餐饭。我手艺有限,也不知道你吃得惯不。”

        李毅吸了吸鼻子,果然闻到一股浓郁的菜香。

        “呵呵,辛苦你了,池老师,我去冲个凉就下来。”李毅说道。

        睡足了,洗了个热水澡,身心一片舒坦。李毅美美的坐在餐桌边,看着几道大菜,惬意的闻了闻,说道:“手艺不错,这菜做出来,就跟你人一样漂亮。来来来,坐下,一起吃。”

        池栩道:“李书记,你吃罢,我回家再吃不迟。”

        李毅嘿嘿一笑,调侃道:“客气啥!咱们都是同床共枕过的人了!你还怕我吃了你啊?要吃昨天晚上早吃了。”

        池栩脸色一红,但无形中还是减少了跟李毅之间的隔阂,又去添了一碗饭,坐下来跟李毅一块吃。

        李毅看了几眼,笑道:“池老师,你真是个淑女,夹菜、吃饭,都是秀秀气气的。”

        池栩道:“我吃得少。”

        李毅道:“难怪身材这么好……呃,吃菜,吃菜。”

        “李书记,你是凌晨才到家的吧?”池栩叉开这个令她尴尬的话题。

        李毅道:“是啊,昨天晚上赶回江州,忙了一个晚上。”

        池栩道:“什么事情这么忙呢?非得你大晚上的从京城赶回来,还忙活了一个晚上。”

        李毅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想找个轻松一点的话题,便笑道:“说起这件事情来,也算是个搞笑的笑话哩!”

        池栩很感兴趣的问道:“说来听听呗,我最喜欢听笑话了。”

        李毅便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动员了我们这么多人力物力,浪费了我们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就为了找到雷奥先生,谁知道他居然跟他的小情人一起,两个人躺在豆角山上的草地上,等着看日出呢!”李毅微笑着摇摇头:“这难道不算个笑话吗?”

        池栩道:“李书记,我要说一句话,你听了可能会不高兴。”

        李毅道:“什么话,但说无妨,这里只有你和我,我们是朋友,没有什么书记,说起来,你还是我的钢琴老师呢!老师说什么话,我们做学生的,向来只有聆听的份儿。”

        池栩道:“李书记,刚才那件事情,我觉得像出闹剧,这要是搬上舞台,那就是一出世俗绘!”

        李毅咂咂嘴巴,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心情极不好的低头叹了一声。

        池栩道:“李书记,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李毅道:“没有,池老师,你说得很好。也说得很对。我只是忽然之间有些感触罢了。”

        池栩道:“李书记,其实你也不必郁闷,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千百年来都是一样的,有权有势的人,就应该得到更多的特权和照顾。”

        李毅生了一会闷气,抓起筷子,说道:“吃菜!”

        原本想轻松一下的,反倒把谈话气氛给破坏了,两个人都闷声不响的吃饭。

        李毅昨晚忙得狠了,一觉之后,肚子饿得发慌,加之池栩的手艺也的确出色,李毅连着吃了三大碗。

        吃完之后,拿餐巾纸擦了擦嘴角,李毅笑道:“池老师,你这样的人,真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啊,谁要是娶到你,是种好福气哩!”

        池栩低头收拾东西,没有回答,但眼神里溢满了笑意。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被优秀的男人夸奖呢!

        李毅先给林馨打电话,简单说了这边的情况。

        林馨告诉李毅,要他安心在江州处理工作,旅游多的是时间出去,不必急于这一时。

        有这种宽容和理解的好妻子,李毅深感幸福。

        手机里有雷奥打过来的未接电话,李毅回过去,雷奥说要请李毅和昨天晚上辛苦工作的同志吃个饭,并对昨天晚上的事情再次表达了歉意,同时对江州市政府的所作所为深表感谢。

        李毅以工作太忙拒绝了雷奥的好意。他要马上赶回京城哩!

        吃过饭不久,钱多来了。

        李毅问道:“批条呢?”

        钱多瓮声瓮气的说道:“没有。”

        李毅道:“吵架了吧?”

        钱多道:“没有。毅少,总而言之,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改变我跟你去的决心!”

        李毅便不再多言,此去南联盟,李毅也的确需要一个好帮手才行,上官谨是个女子,不能让她去冒险,钱多无疑是最佳人选。

        李毅叫上池栩,顺道送她回家。

        车子经过市中心广场时,只见前面一长排的人,跟在两个妇女的身后,那两个妇女各举了一块牌子。

        “慢点开车!李书记,你看那边!”池栩忽然指着那两个妇女说道。

        李毅道:“怎么了?”

        池栩道:“我认得她们,是我以前教过的小学生家长。你看她们举着的木牌子上写着什么字?”

        李毅和池栩坐在车后排,那两个妇女在池栩那边,李毅便凑过头,从池栩胸前去看那两块牌子,只见那两块牌子上都印着一个小孩的相片,相片旁边写着两个大大的红字:“寻子!”下面还有详细的说明,但隔得太远,看不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