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八章 意外的吻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八章 意外的吻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李毅哈哈一笑,将提包一丢,张开双臂,跟钱多来了个熊抱:“你怎么来了?”

        钱多感觉到李毅的热情,感动得双眼湿润,说道:“毅少,我听秦局长说你坐这趟班机回来,就开车过来等你。www.00ksw.org”

        李毅重重的拍拍钱多的后背,说道:“家里一切都好吧?”

        “好着呢!多多已经断了奶,桑榆还跟我念叨你呢!”钱多笑道,一脸的喜气,当然是因为见到了毅少而高兴。

        李毅不在江州的这段日子,钱多就跟掉了队的小鸟一般,找不到前进的方向了。

        钱多的工作,还是当李毅的司机,现在李毅不在江州,他就完全清闲了下来。以前忙的时候吧,总觉得没有时间不够,没有时间来陪桑榆和多多,现在太过清闲,也把钱多给闷坏了,他整天无所事事,上班也是闷坐着,下了班也是六神无主,总感觉浑身不舒服。

        桑榆见他这魂不守舍的样子,便揶揄他道:“钱多,离开李毅,你还不会活了?我看你跟李毅才是真的亲,跟我是假亲!我离开你那么久,你几时这么想过我?你要搞清楚,李毅只是你服务的领导,不是你的老婆!”

        钱多道:“你还吃毅少的醋啊?那你就吃去吧!”

        气得桑榆拿枕头砸他。

        钱多拉开车门,请李毅和苏樱上车。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回城的路上,李毅道:“先送苏小姐回家。”

        钱多噢了一声。

        李毅问道:“丁雪松表现怎么样?”

        钱多笑道:“像个没头苍蝇一般,急得不行。”

        李毅淡淡一笑,心想丁雪松到底还是年轻,沉不住气。

        李毅离开江州去京城上任,并没有对丁雪松做出任何安排。

        只要李毅还兼任着江州市委副书记一职,丁雪松就还是李毅的秘书,他的份内工作,就是替李毅守住在江州市委的那个办公室。

        但李毅要调任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江州市委机关。

        李毅如果真的离开,其它人都可以无所谓,最急躁的就数丁雪松了。

        如果李毅不对他做出任何安排的话,丁雪松就只能回到市委办,继续当他的秘书。这就意味着,他这几年来,连续服务了两个书记,结果却什么也没有捞着。

        还有比他更惨的秘书吗?

        李毅离开江州期间,丁雪松常跟李毅通话,主要是汇报工作。

        丁雪松一直想问问李毅,看李毅对他有什么安排,但他又问不出口。

        对领导来说,秘书问出路,就意味着想离开领导了,哪个领导心里能舒服?

        李毅现在还没有彻底离开江州市呢!你就这么沉不住气了?急着想离开了?

        丁雪松虽然没有问出口,但在他的行动上却有所表现,这一点,钱多这个旁观者看得十分清楚明白。

        钱多上班没事可做,经常跑到丁雪松办公室里坐,频繁的接触中,也就了解到丁雪松的内心想法了。

        有一次,丁雪松还试探过钱多,问他李书记不在江州了,钱师傅有什么打算?

        钱多回答说,等呗!李书记还能丢下咱不管?

        这话多少给了丁雪松一些信心,让他浮躁的心渐渐沉淀下来。

        李毅完全能理解丁雪松,也不会因此就怪罪他,人在官场,谋的就是一个出路。如果自己的前程一片黑暗时,能不着急吗?

        送苏樱到家门口,苏樱笑道:“李书记,不上去坐坐?”

        李毅摆了摆手,说道:“不了,我还有事。改天吧。”

        这时,一辆小车从后面快速冲到前头,打横挡住了李毅的车子。

        那小车上走下来一个青年男人,他阴冷着脸走了过来,指着车里的李毅,问苏樱道:“他是谁?”

        苏樱撇嘴道:“刘海明,你无不无聊啊,居然跟踪我!关你什么事啊!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那个叫刘海明的青年大声嚷道:“苏樱,你不知道我很喜欢你嘛?”

        苏樱冷冷的道:“那你不知道,我很讨厌你吗?”

        李毅微微皱眉,但心想这是苏樱自己的事情,自己一个外人并不好插手管,但叫钱多开车离开。

        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

        刘海明忽然冲过来,一手攀住李毅的车窗门,一手指着李毅,大声道:“我不管你是谁,但是我要警告你,苏樱是我的女朋友!你休想染指!”

        李毅本不想惹事,奈何事情总要惹上他呢?

        苏樱伸手来拉刘海明,扯住他的衣服用力往后拉,说道:“刘海明,你发什么神经!你快滚开!”

        这话严重的刺激到了刘海明,他挥手一甩,将苏樱甩开。

        苏樱穿着高脚鞋,一个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

        李毅看到这一幕,不能再坐视不理了。

        钱多也看不过眼,停下车子,先开门下车。

        苏新亮跟钱多虽然没有过深的交情,但两个人也还聊得来,又都是“李毅的人”,彼此间也就多些交流和帮扶。

        钱多此刻看到苏樱吃亏,自然气上心头。

        李毅怕钱多下手没个轻重,伤了人家,便推门下车,先去扶住苏樱,问道:“苏小姐,你没事吧?”

        苏樱道:“没事,李书记,让你看笑话了。”

        李毅道:“这人是谁?是你男朋友吗?我跟他解释两句吧。”

        苏樱道:“不是我男朋友,我哪里来的男朋友啊!他是咱们航空公司老总的儿子,有一次坐航班,认识了我,就一直纠缠个不停。”

        李毅笑道:“原来是个花花公子。”

        苏樱道:“他就是个花花公子呢!我们公司的空姐,他都当是他家的保姆和佣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呢!”

        李毅冷笑道:“就算是他家的佣人,他也不能随便玩吧?”

        刘海明见李毅扶住苏樱的手臂,而苏樱更是半倚在李毅怀里,立时醋劲上涌,指着苏樱,尖叫道:“苏樱,你不想当空姐了?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在这么多空姐里面,偏偏挑中了你,这就是你的荣幸。”

        李毅嘿嘿一笑:“强扭的瓜不甜,你既然有这么多的选择,又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呢?”

        “你算老几啊?”刘海明道:“这里轮得着你说话吗?”

        李毅沉声道:“刘海明,你刚才的所作所为,已经很过分了,人家已经明确拒绝你了,你为什么还要纠缠不放呢?有意思吗?”

        刘海明道:“若不是因为你,她早就答应我了!苏樱,你是不是因为他,才看不上我?”

        苏樱银牙轻咬,想让这个无赖家伙彻底死心,便说道:“对,我就是喜欢他!我非他不嫁,现在你死心了吧?”

        李毅呀了一声,张口欲言又闭上了嘴。

        “你!”刘海明手指打颤,说道:“苏樱,你这是在故意气我吧?我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

        苏樱忽然抱住李毅,脚跟轻抬,将小巧的樱唇印在李毅嘴唇上。

        李毅唔了一声。

        从来都是李毅同志轻薄女人,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女人给轻薄了!

        李毅瞪大了双眼,看着苏樱,苏樱也瞪大了圆圆的大眼睛,看着李毅。

        苏樱的脸忽然火辣辣的烧——这可是她的初吻哩!

        但她并没有后悔,她早就暗恋李毅呢,只是一直不敢表白,更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今天借着气刘海明的机会,强行吻了李毅,也算是做出了平生最大胆的一次举动。

        李毅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嘴唇,她便被被针扎了一样松开了李毅,俏脸通红,对刘海明道:“你看到了吧!他就是我的男朋友!”

        刘海明一张俊脸变成了煞白,发狠道:“好啊,苏樱,你看你是不想在江南航空混了!我回去就叫人开了你!”

        苏樱秀眉一扬,说道:“开就开了!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你刘海明也就这么一点长处,你若不是刘总的崽,你还有什么?你什么都不是!”

        刘海明啊的一声大喊,举起他那绣花拳头,冲了过来。

        钱多就站在李毅不远处,但他没有动作,这种英雄救美的显摆机会,自然要留给敬爱的毅少了。

        刘海明见李毅高高大大,身子强壮,不敢来打李毅,挥着拳头去打苏樱。

        李毅一手搂着苏樱的腰,将她拉入怀里,另一只手猛的击出,正好对准刘海明打过来的手掌。

        两只手在空中相撞,刘海明哎哟一声,痛得他连连呼叫,骇然的看着李毅,右手臂垂了下去,连提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滚!”李毅从牙齿缝里嘣出声厉喝。

        钱多冷笑道:“没出息的家伙,强爱不成,还敢动手打女人,就你这样的,连畜生都不如呐!再不滚你丫的,就打断你的狗腿!”

        刘海明怨恨的双眼,冷冷的看了李毅一眼,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再上来挑衅,窝囊的掉头上车离去。

        “李书记,对不起。”苏樱怯怯的说道。

        李毅笑道:“这有什么对不起的?是他无理取闹罢了。”

        苏樱道:“刚才那个吻……我……”

        李毅挤了一下眼睛,笑道:“刚才那一下,我真的是猪八戒吃人参果,没尝到味道呢就完了,要不,咱们再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