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五章 一块手帕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五章 一块手帕

    作品:《官路弯弯

        一号首长的办公室灯火通明,首长还在工作哩!

        做为这个世界上最多人口大国的首脑人物,一号首长要忙的事情,每天都能堆成一座山。www.00ksw.org

        日理万机、宵衣旰食、勤民听政、夙夜不懈、握发吐哺……

        这些成语,用来形容共和国敬爱的一号首长,那是一点都不为过的。

        李政宇和李毅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走进首长的办公室。

        一号首长微笑着站起来,说道:“李总来了,是不是南欧方面有什么情况?”

        南斯拉夫在南欧的巴尔干半岛上。

        南斯拉夫是以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独立的塞尔维亚族所建立的塞尔维亚王国为基础,经两次巴尔干战争及第一次世界大战,击败鄂图曼土耳其帝国、奥匈帝国及周边诸小国,吞并原从属于此二帝国的各弱小民族聚居地而成。

        一号首长这么问,足见他时刻在关注着这个地区的局势哩!

        李毅进来之后,就一直恭敬的跟在李政宇身后,微垂着头,没有说话。

        听到一号首长一见面就说出这话来,李毅不由得微微吃惊,心想首长莫非有透视眼?还是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随即释然。李政宇是军部首长,他这么晚来见一号首长,自然是有军情大事,而现在最大的军机大事,自然要算巴尔干半岛的局势了。

        一号首长真是睿智,慧目如炬!

        李毅紧张的心情不由得稍微放松了一些,跟这样的伟人说话,应该不能沟通吧?

        李政宇进门之后,就加快步伐,赶在一号首长起身的同时,走到了办公桌前,跟一号首长握手。

        “首长,您真是料事如神啊!我这次前来,正是为了跟您汇报这件事情。”李政宇说道。

        一号首长脸上的笑容不变,说道:“怎么了?还真出什么大事了?”

        然后,一号首长这才看到了李毅,话语一顿,看向李毅道:“这位小同志是……面熟,面熟……”

        李毅连忙说道:“首长好,我是李毅。我结婚时,您还亲自驾临过。”

        一号首长笑道:“李毅!对对,就是李毅同志嘛!李毅,你莫见怪啊,我老啰,这脑子不太好使了。”

        李毅道:“首长只见过我一面,就能记住我,记忆力比我们这些后生还好哩!”

        一号首长伸出手来,李毅赶紧上前,伸出双手,握住了首长的手。

        那双大手温厚而有力,紧紧握了握李毅的手,松开来。

        “我这里有篇文章,署名也是李毅,是你写的嘛?”一号首长在办公桌那堆文件里翻了翻,找出一张党报来,指着上面的一篇文章给李毅看。

        李毅道:“是我的拙作,原来是发给企改办众同志学习的,没想到我办公室里的人擅自投了稿,更没想到,首长您会做出亲笔批示,令李毅惶恐万分。”

        一号首长道:“文笔不错,见解更好!基层那么多的干部,但只有你勇于写出了这个现状,令我刮目相看!唔,你现在到了中央企改办工作?这是个好部门,做好了,可以为国家做出巨大的贡献来!”

        李毅道:“首长,李毅一定夙夜为公,不敢稍懈。”

        一号首长道:“李总,你带李毅过来,可有什么说道?”

        李政宇道:“首长,李毅这孩子刚才跑到我家里,跟我说了一段话,我觉得事关重大,有必要及时向您做个汇报,请您的示下。”

        “哦?”一号首长不由得高看了李毅一眼。能令得总参谋长如此重视,看来不是小事情啊!

        李政宇便把李毅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一号首长认真的聆听李政宇说话,他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米国可能轰炸我们的驻南大使馆?”一号首长显然也为李毅的这个大胆猜测而震惊。

        “李总,你的分析呢?”一号首长内心虽然震惊,但脸色镇定,问李政宇。

        李政宇道:“首长,我沉得李毅的分析很有道理。以米国的作风,极有可能以此来试探我们的反应。在科索沃问题上,我们国家是支持南斯拉夫的……”

        李政宇向一号首长说出自己的分析结果。

        李政宇是军方的总参谋长,在军情方面有着极大的说服能力,他说出来的话,就算是一号首长,也不得不重视。

        一号首长沉声道:“米国很可能会报复我们啊!因为我们给他们的敌人提供了很多武器支持!这个假设,很可能成立!”

        李毅没想到,首长的睿智,远远超出了自己的估计,之前的许多担忧,根本就是多余的!

        都不用自己多说什么,首长就已经理解了这个事情,并且表示了赞同!

        这让李毅欣喜莫名。

        一号首长温和而闪光的双眸投向李毅身上,说道:“李毅,不错,很有思想!我们国家,就是缺少像你这样有能力又有思想的年轻人!”

        “首长,我平时很关注国际局势的发展,这些天,一直在接触科索沃局势有关的新闻,几经分析考虑之下,就想到了这种可能,斗胆跟总参谋长商量了一下,没想到总参谋长也赞同我的想法。更没有想到,会闹到您这里来。”李毅谦恭的说道。

        一号首长道:“这样很好,有了想法,就要表达出来,真金不怕火来炼,真理也只会越辩越明。有了思想,就要多跟人沟通嘛!”

        接下来,李政宇将要和一号首长商量重要军机大事,李毅便识趣的告退出来,在外面等候。

        夜色如水,京都的夜空,在城市的灯光下,映射得红光泛泛。

        李毅站在外面的院子里,仰头看天,心绪又飞到了南欧那片水深火热的地方。

        这场战争,本来跟李毅没有丝毫关系,但因为驻南大使馆,因为郭小玲,猛然间就变成了李毅最关心最牵挂的地方。

        小玲,你此刻在哪里?过得还好吗?你是不是在科索沃的某条街巷里,采访因战争失去了双腿或双手的军人?还是在贫民窟里,和他们一起躲避炸弹和枪子的射击?

        看到那些失去了亲人和家园的孩童,你是不是会流下同情和怜悯的泪水?

        你一定会为人类同胞这场深沉的战争灾难而悲伤难眠,你一定会为那些无辜的平民百姓而奔走呼告。

        在此之外,当你躺在那废虚之中,听着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时,是不是也会想到,在遥远的祖国,还有一个叫李毅的人,在深情的思念着你?

        你是否也会想想我?

        一想到郭小玲可能正受到死亡的威胁,李毅就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插翅飞到巴尔干半岛上去!

        “同志,到办公室里来坐一坐吧。”一个声音在李毅身后响起,打断了李毅的思绪。

        李毅低下头来,发现自己双眼里已经饱含了泪水,不知道是为郭小玲而流,还是为那些饱受战火摧残的人类同胞而流。

        一个穿着得体制服的女同志站在李毅身边,她带着微笑,指了指旁边的办公室。

        李毅认得她,刚才就是她带李政宇和自己进入一号首长的办公室。

        “你怎么了?”她看出李毅眼睛里的泪痕,关切的问道:“是挨首长批评了吗?”

        说着,她掏出一块手帕来,递给李毅。

        她笑道:“你不必伤心,首长肯批评人,那就说明你在他心里有位置,还值得他改造你!不然,他才懒得浪费时间来批评你呢!首长的时间多宝贵啊!”

        见李毅不接,她抬手就要帮李毅擦眼睛。

        李毅却之不恭,只得接过她的手帕来,抹了抹眼睛。

        这时,有人喊道:“小颜,快来。”

        她应了一声,转身就跑了。

        李毅手里拿着那块手帕,哎了一声,但小颜已经跑进办公室去了。

        李毅心想首长跟大伯商量军机大事,起码还得一段时间,自己左右无事,便向那个办公室走过去。

        办公室里有很多同志,李毅本想把手帕还给那个叫小颜的女同志,但又想这么多的人,就这么还给她,别人看见了,难免会问东问西,自己又不好作答,便不动声色的将那块手帕装进了口袋。

        小颜瞥眼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由得俏脸一红,随即笑道:“同志,你过来坐,我泡茶给你喝。”

        李毅微微点头,走过去,在她的办公桌旁边坐了下来。

        小颜泡了一杯茶过来,放在李毅面前,说了一声请用。

        李毅端起杯子,问道:“你们天天晚上都要加班吗?”

        小颜笑道:“差不多吧。首长加班,我们就加班。”

        李毅道:“很辛苦吧?”

        小颜道:“首长都不喊辛苦,我们这些做服务工作的,哪里敢说辛苦两个字呢?你是哪个部门的?”

        李毅道:“经贸委,企改办。”

        小颜笑道:“难怪。这段时间,中央狠抓企改工作,下面很多领导都挨批了呢!你不冤!”

        李毅不好解释,只得认同了她这个为自己编造的流泪的理由。

        但是,很快的,小颜就发觉不对劲了,偏头问李毅:“你是企改办的?怎么跟李总参谋长一起来?这企业跟军队,怎么搅和到一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