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四章 面见一号首长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四章 面见一号首长

    作品:《官路弯弯

        大伯的反应在李毅的预料之中。www.00ksw.org

        李政宇先是愣了愣,然后就跟小叔李元逍一样,严厉的反对。

        李毅现在承载了李家太多的希望,李政宇岂能让李家的这个宝贝疙瘩到战火纷飞的地方去冒险呢?

        “小毅,不管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不会拒绝,但这个要求,我绝对不会答应!那里是战场,不是你去的地方。”李政宇斩钉截铁的说道。

        李毅道:“大伯,我去那里,有我要去的理由。”

        李政宇道:“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都不会同意。”似乎觉得自己语气太过僵硬,他走到李毅身边,拍拍李毅的肩膀,说道:“小毅,你父亲已经不在了。你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骨肉和延续,你不能出一点差错。我不会允许,你爷爷也不会答应。就算是你父亲,他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同意你去冒这么大的险的。”

        李毅正要说服大伯,大伯的电话响起来。

        电话是小叔打过来的。李元逍怕李毅不等自己,为了一个女人就去南联盟的战火中冒险,买到机票之后,就打电话来找大哥。

        “大哥,小毅来找过你没有?”李元逍急切的问道。

        “小毅现在就在我这里。”李政宇说道。

        李元逍道:“大哥,你一定要想办法留住他!千万别让他跑到南联盟那边去!”

        李政宇苦笑一声:“我正跟他谈这个事情呢!”

        李元逍急道:“大哥,你绑也要绑住他,我这就赶回来。小毅是三哥留在这个世上的唯一骨肉,千万不能出一点差池!”

        真是兄弟连心啊!连想法都是一模一样的。

        李政宇说道:“我再劝劝他吧!”

        李元逍道:“劝不住的话,你就捆了他!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劝说他。要是再说不动,就把他绑到三哥的坟头上去!”

        李政宇完全理解这个细佬弟的心情,他何尝不是这种心情呢?无论如何,李毅不能出任何岔子!

        “大伯。”李毅等李政宇放下电话,就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这次去南联盟,实在是有万分紧急之事,不得不去。您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不受伤害的!”

        李政宇道:“你用什么来保护自己?那米军的子弹,会躲避你吗?”

        李毅说道:“大伯,你们的意思,我已经很明白了,但我意已决,任何人和事,都休想阻挡我!”

        看着这个倔得要死的侄子,李政宇仿佛之间,好像看到了三弟的影子,二十几年前,三弟李政元,当着父亲的面,就是这般的坚决和倔强,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令任何人都不能反驳他,更不能改变他的决定!

        这是一个人的性格!一种强者的个性!

        李政宇很欣赏李毅的这种性格。

        他轻轻一叹,知道无法说服这个侄子了。他凝视着李毅,说道:“小毅,我可以答应你去,但你也要答应我两件事情。”

        李毅道:“大伯,您说。”

        李政宇道:“第一件事情,你要一切行动听指挥。我不知道你去做什么,但我相信,你能冒着生命危险去那个地方,必定有你不得不去的理由。一个男人,可以不顾一切的去做一件事情,这本身就值得我敬重和支持你。”

        李毅重重的点点头,说道:“您放心,我会听从军方的安排。”

        李政宇顿了顿,眼睛里忽然闪过一阵泪花,他沉声说道:“第二件事情,小毅,你一定要活着回来!”说着,他伸出大手掌,重重的握住了李毅的胳膊。

        李毅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这是一种亲情的关怀和深情的期待!

        李毅注视着大伯,这是他头一次这么认真的打量这个军部首长。大伯的鬓角有了一层灰白,这是衰老的迹象啊!大伯高大强壮的身子,比几年之前,明显削瘦了不少。

        国家事务的繁忙,让这个军部首长日理万机,透支了精力和体力。

        “大伯,我一定回活着回来。我还要喝小娟的结婚酒呢!”李毅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尽量冲淡这种沉闷的气氛。

        李政宇也觉得这种谈话显得太过沉甸甸了,便也哈哈一笑,说道:“我还等着你和林丫头快快生个娃娃呢!”

        李毅和大伯又谈了很久,这场谈话,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李政宇这个大伯,在李毅的心里,变得更加立体和具体了,也变得更加亲切了。

        就算是亲人,也要注重情感的交流和表达哩!

        至于怎么样行动,怎么样布置火力,怎么样去打掉米国那架嚣张的B-2轰炸机,这就不是李毅该操心的事情了。

        两个人谈话结束之后,李政宇要赶着去向一号首长汇报。说道:“小毅,要不你也跟我一起去一趟!”

        李毅道:“去向一号首长做汇报?这?”

        李政宇笑道:“不必紧张,首长平易近人,你结婚时,他还来了呢!”

        李毅道:“大伯,这种国家大事,我参与进去,合适吗?”

        李政宇道:“这个事情是你最先分析,最早提出来的啊!由你去向一号首长做个汇报,这是再合适不过的了。而且,你在首长面前多出镜,多表现,这对你今后在仕途上行走,也是有好处的。”

        李毅道:“那我就听您的安排。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准备,万一到了首长面前说不出来话怎么办?”

        李政宇道:“你跟江首长不是很聊得来嘛?一号首长和二号首长,有多大差别呢?呵呵,不要有心理负担,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你刚才在我这里的表现,就十分出色嘛!你能说服我,就能说动一号首长!”

        李毅却轻松不起来。

        一号首长啊!跟李政宇能一样吗?

        李毅可以在李政宇面前侃侃而谈,那是因为李政宇是自己的大伯,就算说错了也没事,哪怕是胡说八道哩,大伯顶多也就是一笑置之罢了。

        去向一号首长做汇报?

        这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哩!

        李毅的脑细胞活跃起来,他在思考等会见到一号首长,自己该说些什么。

        一号首长不比大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相信自己啊!

        刚才那番说辞,能打动一号首长吗?

        最令李毅担心的是,历史真的会重演吗?不会有什么偏差?

        如果米国总统不执行他那个该死的X行动计划呢?

        那自己这次岂不是要出大丑了?

        必须精心组织语言啊!

        要做到进可攻,退可守,不能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李毅思索的时候,李政宇打电话到了总。书。记办公室,询问首长休息了没有,在得到对方回答之后,便和对方说了要去汇报的事情。

        李政宇是四部首长,要跟军委主席汇报军事机密大事,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别说一号首长还没有休息,就算是睡下了,首长身边的工作人员也会视事情的紧急轻重向首长请示。

        总。书。记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回了电话过来,说一号首长恭候李总参谋长前来。

        李政宇挂断电话,就吩咐备车,和李毅下楼。

        李娟见到李毅下来,高兴的喊道:“李毅哥哥!快来,我有事情问你呢!”

        李毅道:“娟,我们有事情要出去,改天再来陪你玩。”

        李娟虽然有些不太高兴,但见父亲一脸的沉重,知道他们有重要事情出去办,也只好懂事的笑了笑,说道:“那就说定了哦,你不许放我的鸽子。”

        李政宇心想,这个女儿啊,以前见了李毅就要吵架,两个人见一次就吵一次,现在倒好,还粘上李毅了!

        堂兄妹之间,多亲近的好,人在这世上,总有个难处,需要兄弟姐妹的帮衬呢!

        出门的事情,正好碰到大婶下班回来,几个人简单聊了几句,李政宇便带着李毅上车了。

        去中。南。海的路上,李毅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李政宇看出李毅的紧张来了,笑道:“小毅,别说你还这么小,就是我当年头一次见一号首长时,也紧张得不行,差点闹出大事来呢!”

        李毅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脑海里还在思索待会怎么跟一号首长说。

        他紧张的并不是要见一号首长,他毕竟有着两世灵魂,在这种事情上尚能淡定。

        他紧张的是,他怕自己无法说服一号首长,又怕历史的车轮……这时,李毅的手机响了起来。

        李毅抛下一切思绪,接听电话。

        “李毅,你怎么去这么久?”电话里传来林馨担心的问候。“你现在在哪里呢?”

        李毅道:“我跟大伯在一起,正准备去见一号首长。”

        林馨怔道:“去见一号首长?这么晚了,有什么军机大事?”

        李毅道:“一言难尽,我回来再跟你详谈。你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关好门窗,我还不知道要几点才能回来呢!”

        林馨道:“嗯,你记得把电话关了,别在首长面前闹笑话。”

        李毅道:“哎!还多亏你提醒,不然,我真把这事先忘了。”

        通完话,李毅就关了机。

        这时,车子已经驶过天。安。门广场,向祖国的心脏之地驶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