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三章 历史的车轮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二十三章 历史的车轮

    作品:《官路弯弯

        李政宇的脸色瞬息万变!

        李毅说的这个消息,带给李政宇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事情,牵扯到了当前风云激荡的国际局势!

        国内的普通民众,对我国在世界所处的地位,以及我国在世界版图里所处的政治地位,大都是不太了解的。www.00ksw.org

        老百姓只知道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睡,他们对政治不感兴趣,对国际形势更加不感兴趣。这都是国家干部应该在意的事情哩!

        就连一干的国家干部,他们又何尝知道这些国际大事呢?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工资和职务!

        倒是那些在校的大学生和一部分热血青年,他们整天浏览国际新闻,关注国际时事,他们热衷于讨论世界大局,分析各国政局。

        在李政宇想来,李毅虽然天资聪慧,在仕途上长得四平八稳,也做出了不少的成绩,令人刮目相看,但李政宇以为,李毅的格局还是很小的,他顶多能看到国内的时局变化,而看不到世界的格局。

        但今天李毅说出来的这番话,不得不让李政宇重新审视这个经常让人惊喜的侄子。

        北约和南联盟之间的战争,现在正是世界关注的焦点,电视和报纸的新闻里也时常会做一些相关的报道,李毅是一个关注时势的年轻官员,能知道这一点,并不稀奇。

        但李毅居然说,米国会攻击我国驻南大使馆!

        这就让李政宇陷入了沉思。

        前面我们已经知道,李政宇对李毅有着一种非比寻常的信任,这种信任一旦建立,有时候会变得十分的盲目和冲动。

        弟弟的英年早逝,让李政宇痛苦不已,他把对弟弟的感情,转移到了李毅身上,因此,他才会如此盲目的去相信李毅,就算李毅要做一些什么荒唐事情,他也会信任他,帮助他去完成。

        现在,李政宇再一次的相信了李毅!

        但这种信任,可不是盲目的!

        李政宇的地位跟李毅不同,他是军队的高级领导人,可以参与到许多机密的国家大事中去,而这些国家大事,像李毅这种级别的人,是不可能知晓的。

        李毅的话提醒了李政宇,他脑海里立即想到了很多事情,他把这些机密的大事重新回想了一遍。当然,他不能向李毅透露这些事情,就算李毅是他的亲侄子,就算他如此信任李毅,那也是不行的。

        军队的保密纪律,那可是钢铁一般的!不容触犯!

        李政宇想着他的事情,良久没有回答李毅。

        李毅其实知道一些李政宇想的那些机密事情。

        所谓的机密,也是有时效性的,在一个特定时期里,某些事情会成为机密,而一旦时机成熟,国家就会把某些机密公开,让广大民众了解到那些历史事情的隐情和背后的真相!

        此刻,在李政宇来说,有些事情是十分机密的国家秘密,但他不知道,在若干年之后,这些现在的最高机密,其实早就公开了,也就不成其为机密了。

        他不可能知道,李毅是从未来回来的,他知道这些机密,虽然知之不祥,但多少还是知道一点。

        但李毅也同样不能说出来,他要是把自己所知道的秘密说出来,估计能把李政宇骇个半死!

        “大伯,”李毅说道:“我不是在危言耸听,我所说的,极有可能成为事实!”

        李政宇沉着的说道:“小毅,你是怎么分析出这个结果来的?”

        他当然不会相信,李毅不是分析出这个结果来的,而是他已经知道这一切即将发生!

        李毅自然不能说自己先知先觉,也不能说自己只是信口开河。

        他要说服大伯,他要让大伯相信,这一切,都是自己根据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式分析得出来的结论。

        于是,李毅从一战开始说起,说到了二战,说到了前苏联的解体,以及现在的南联盟危机。

        “……大伯,这一切都是再明显不过的,以米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容不下这个世界上有其它形式的主义国家,他们会千方百计,想方设法的个个进行瓦解和击破!前苏联老大哥,这么大的一个庞然大物,已经瓦解了。现在南联盟的局势也危在旦夕,只怕用不了多久,南联盟就会走上前苏联的老路子……”

        李毅侃侃而谈,说着他对世界局势的见解。

        李政宇安静的聆听,只是偶尔点点头,表示赞同李毅的话。

        李毅说道:“大伯,以米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他们的下一个目标,肯定就是咱们国家。在攻击南联盟的同时,对我们进行一次试探性攻击,并不是不可能。再加上其它很多偶然和必要的因素,以及诸多利益的争夺,都有可能让米国发出那邪恶的炮弹!”

        “我国驻南大使馆,是我国在南联盟的主权领土,米国如果进行攻击的话,这个地方无疑是最好的袭击对象。”

        “我国的立场,表面上是保持中立,但实际上还是支持南联盟一方的,事实上,我们国家也是在这么做的,我们给予南联盟的各种支持,包括经济和军事上的支援,都间接的向他们提供了打败米国和北约的武装力量。米国不可能看不到这一点。”

        “就算是为了给我们一个警告,米国人也会这么干:给我们狠狠一击,打击我们的气焰。”

        “不管这场战争,起因是什么,错在哪一方,但在他们各自看来,都以为自己是正义之师。米国就算袭击了咱们的大使馆,到时他一句‘误袭了’就可以将自己脱罪,顶多给咱们一些钱财上的赔偿。但通过这场袭击,米国却可以轻松的达到他们的目的。”

        李政宇听到这里,忽然插嘴道:“他们的目的?他们有什么目的?”

        李毅道:“试探我们国家的反应!也想试探我们的态度!当然,他们也许也会有其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大伯,你站得高,看得远,知道的事情也比我更多更全面,你或许比我更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别的目的吧?”

        这其中的很多事情,不足为外人道也!【关于这段隐秘,请恕我不能在这里写得更多,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在网上进行搜索。】

        李毅不会说,李政宇当然也不会提及。

        李政宇又点燃了一颗烟,狠狠的吸了两口,他现在岂止是相信李毅所说的话啊,他简直把李毅的预言,当成了自己分析得出来的结论了。

        不错!米国的轰炸机,的确有可能袭击我国的驻南大使馆!

        李毅的分析不是没有道理啊!他知道的并不多,但他分析得出来的结论,却是这么的合乎米国人的作风!

        李政宇站了起来,在书房里不停的踱着步,手上的香烟,一根接一根的吸入肺里。

        李毅端坐未动,也不再说话,他静静的等待,等待李政宇做出决定。

        “小毅,你的分析很有道理。我得马上向中央军委做出汇报,请求他们尽快做出相应的部署!”李政宇停住脚步,沉声说道。

        李毅道:“大伯,那你打算怎么应对呢?”

        李政宇上将的杀伐果断之风显露了出来,他用力的一挥右手,杀气腾腾的道:“誓死保卫领土和主权完整!胆敢犯我中华者,虽强必诛!”

        李毅道:“大伯,您的想法,也是我的想法。但我们不能先打!就算打,也要打出水平来,而且也让米国吃了闷亏却无话可说!”

        李政宇哦了一声:“小毅,你还有什么好的想法?一并说出来。大伯知道,你是个不同凡响的青年,你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

        李毅说道:“我们既然知道了米国可能采取的行动,那我们就可以将计就计,等他们的轰炸机到来之时,将其击落!那样一样,咱们就可以获得世界上先进的B-2轰炸机的残骸,这对我国进行武器研究,无疑是大有好处的!”

        李政宇浓眉一扬,脸上露出一抹喜色,他走过来,满意的拍了拍李毅的肩膀,说道:“小毅啊,以前我还有些担心,现在看来,我是空操心一场啰!”

        李毅怔道:“大伯,你以前在担心什么?”

        李政宇道:“你一直都在仕途上发展,没有接触过军界,这对一个低层领导人来说,或许是无伤大雅,甚至是很正常的。但越往上走,你缺乏军事管理资历的事情,就会显得很突出,你看哪个重要领导人物,不是军政一把抓的?”

        李毅这才释然,心想大伯想得真是太远了!但对大伯的这番忧心,李毅又深深的感动。

        李政宇道:“今天听了你的一席话,又听了你刚才的策略之后,我就放心了,你的才华,不只表现在政治上,用在军事指挥上,同样会很出色!”

        李毅道:“大伯,我只不过是胡乱说的,也不知道对不对,我只是凭自己的思维和推理,随口那么一说,具体行不行,能不能施实,还得您定夺。”

        虽然当前的情势变得诡异莫测,李政宇的心情也十分的沉重而忧虑,但看到自己的侄子这么有出息,他还是十分的宽慰,点头笑道:“小毅,你从来没有担当过军事主官,却能想出这么好的军事行动,可见你有天赋啊!在今后的仕途上,你得加强在军队方面的领导和管理能力。”

        李毅道:“是,大伯。”

        李政宇道:“一个好的首领,不但要善于管理官员,更要善于管理军队!枪杆子里出政权!手中先要有军权,你在政权上面才能挺直了腰杆说话!”

        李毅有些惶恐的说道:“大伯,您扯远了,那都是国家领导人做的事情,我一个小小的正厅级干部,谈这些有点太遥远和异想天开了。”

        李政宇以手拊额,呵呵笑道:“对对对,现在跟你说这些,的确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不过,小毅啊,不只是我,你爷爷,还有你的林爷爷,都对你寄予厚望呐!你现在多理解、多学习,对你只有好处。”

        李毅道:“是,我一定会努力,不辜负亲人的期望。”

        李政宇问道:“你是本科毕业吧?”

        李毅道:“是本科,但我自己又在京城大学自修了硕士学位,现在正在攻读在职的博士学位。”

        李政宇道:“不错,学到老学到老,这个传统要保持。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小毅,你最大的优势,就是年轻!加上高学历,再加上你的聪明智慧,就算没有我们这些老人的扶持,你也一样会在这条弯弯的官路上愈走愈高!”

        李毅道:“您对我的教诲和帮助,我永生不忘。”

        李政宇重重的嗯了一声,粗黑的两条眉毛又绞到了一起,他背负起双手,又踱起了圈子,然后,他忽然站定,说道:“小毅,我必须去面见一号首长,当面向他讲明此事的厉害关系。”

        李毅心想,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一号首长才能最终拍板决定!说道:“大伯,依我的预计,米国在一个星期之内,必有行动!此事宜早做打算。”

        李政宇道:“事不宜迟,我这就去向一号首长汇报。”

        李毅道:“大伯,我有一个请求。”

        李政宇道:“这么客气做什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有什么事情,只管说就行了。”说完就又在李毅身边坐了下来,亲切的看着他。

        李毅为自己能够成功的说服大伯而兴奋不已。他料定,自己又要再一次的改变原来的历史轨道了!

        李毅向来敬畏历史的滚滚车轮,一直以来,他也小心翼翼的,尽量不去触碰这个车轮,历史的发展,总有它自身的规律和规则,自己如果强行干预,妄想改弦易辙,那最后毁灭的,很可能是自己!

        但有些事情,严重的损害到了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身为一个有良知有正义感的炎黄子孙,李毅却不能坐视不理!

        像驻南大使馆惨剧这种事情,李毅就绝不允许它再次发生!

        李毅尽量让自己显得严肃和认真,然后缓缓说道:“大伯,我想去贝尔格莱德。请您一定要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