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六章 损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六章 损友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一口回绝道:“吃饭就不必了,我很忙,抽不出时间来。www.00ksw.org你们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毛广礼道:“李主任,我们此来,就是向您汇报一下楚北省国企改革工作的进展情况。”

        李毅道:“嗯,楚北省最近有什么大的举措?”

        毛广礼便向李毅做起了汇报:“……一手抓国资监管,一手抓资本运营。在资本运作方面,要实施资源、资本、资金、资产四资联动,探索资源转化为资产、资产转化为资本、资本转化为资金的再投入的有效途径,实现资源有偿、资产盘活、资本升值、沉淀资金流动,为国有经济布局调整和改革发展提供保障……”

        李毅看看时间,听着毛广礼没有营养的工作汇报,微微皱眉道:“毛广礼同志,拣重点说吧。”

        毛广礼脸色微微一红,这才说到具体的国企改革上来,向李毅汇报了楚北省正在进行的几项重要企改工作,最后还是来跑资金的。

        李毅问道:“你刚才说镀焊厂改革,要花多少资金?”

        毛广礼道:“我们的预算是两千万,省里解决了一千万,还有一千万的缺口,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来请求中央的支持。李主任,镀焊厂的改革工作,已经全面铺开,中央的资金再不到位,这改革就难以为继了啊,这个事情十万火急,请李主任务必重视。”

        李毅道:“报告留下吧,我抽空看一下。”

        说出这句话,李毅忽然想到了刚才魏景升对自己的态度。自己现在对待毛广升的态度,又何尝不是如此?

        这算不算一种居上位者的优势在作怪呢?面对下面来的人,不知不觉的就会端起领导者的架子,对下面的吆五喝六,或是不拿他们当回事情。

        李毅自有自己的难处,一千万的资金,岂是那么容易批复下去的?而他又实在还有十分紧要的事情要去做,所以不得不对毛广礼施行拖延政策。

        将心比心,自己向别的领导汇报工作时,他们又何尝不是自己这种心态和情况呢?

        “李主任,这事情不能再拖了啊,不然,我们也不会非见您不可啊。我们楚南省主管工业经济工作的罗副省长这次亲自到了京城,他正在计委办事,稍晚他还会亲自前来拜会您。今天晚上宴请您,也是他的意思。”毛广礼一脸焦急的神色,很显然,他跟李毅一样,都很清楚,李毅这是在拖延呢!稍后再看?谁知道他还会不会看呢?

        看见毛广礼这副表情,李毅就想到了自己刚才在魏景升办公室里,听到魏景升那句稍后再看时的表情,简直是一模一样。

        李毅不由得又把楚南省的报告拿了起来,放进公文包里,说道:“毛广礼同志,我现在要去面见江省长,时间不能再拖了,你的报告我随身带着,我会在尽快抽出时间进行批阅,不管能不能批下资金,我都会给你一个答复的。”

        毛广礼再也不好硬缠了,李毅要去面见江首长呢!这可不是小事情,比自己楚南省的工作来,李主任的事情自然更大,更不能耽搁,便说道:“李主任,那我等您的好消息。今天晚上的宴请?”

        李毅笑道:“宴请就真的不必了。你们回去静候消息吧。”

        说完,李毅简单收拾一下,就起身赶往中。南。海。

        江兆南首长的办公室在中。南。海西北一隅的西花厅,这里原为清末最后一个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父亲,同时也是最后一个摄政王爱新觉罗载沣的官邸。

        自首都广场往西经过新华门继续向前直到府右街南口(六部口),由此向北转弯沿中南海红墙一直到达近府右街北口处,见到那个有国徽的西北门、往里向左一拐便是西花厅。

        自从敬爱的开国总理住进西花厅,这里始终保持着庄严、幽静、美丽与朴素的风格。

        西花厅由前后两个院落组成。

        前院进门不远处可见一座小假山屏挡住人的视线,茂密而细长的修竹环绕着它。

        院内自南向北的一条弯曲长廊隔在汽车道西侧,长廊中段设一凉亭,它的南端往西拐到尽头处筑一小巧的水榭,池子里没有放水,也就没有鱼虫水草和莲藕,常年干涸着。

        如今西花厅院内的房屋、亭子、长廊、水榭等建筑物看来已相当陈旧,但整个院子绿化得很好,树木花草繁茂,修剪整齐,院内环境幽静,空气清新,略有一点花草芳香,树上的知了鸣叫不停。

        李毅通过层层守卫的盘查,这才得以进入。

        这个办公室约有30平方米。靠窗面南放了一张办公桌,靠西墙放了三四个书柜,房中间摆了个六七人的会议桌,日常摆放报纸、杂志,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任何装饰、摆设。

        红色的廊柱绿色的窗框,下面的窗户镶着大块玻璃,上面是纱窗再加玻璃窗。打开面向院子的玻璃窗,拉开白色的窗幔使阳光直射进来,室内光线充足,满室亮堂。

        李毅先在秘书室里找到顾知武。

        秘书室在前后院通道旁,只是不足十平方米的一个斗室。

        秘书们都是两人一间,十余平方米,两张办公桌、一个文件柜、一个书架,就已挤得满满的了。

        顾知武见到李毅进来,笑着起身,说道:“李毅,你来了。快请进来坐,时间还早着呢,你还得等一阵。首长正在办公。”

        李毅知道首长会见什么人都是机密的,听说首长的办公室里,保密机制十分严苛,就算是首长最亲的人,如果不是工作上的事情,也不能进入。

        顾知武指着他的另一个同事,介绍道:“这位是马宁同志,马宁,这是李毅,我大哥,经贸委企改办的主任。”

        马宁比顾知武还要年轻,一张年轻的脸上稚气未脱。他客气的起身,跟李毅握了握手,说道:“总听顾哥说起你,今日才见真容呐!”

        “这里环境真是清幽,宁静啊!”李毅笑道。

        顾知武道:“你就别寒瘆我们了,这里才多大啊,跟你的主任办公室比起来,我们这里就是一个蜗居!你要是羡慕这里,我们俩换个位置如何?”

        李毅笑道:“只怕你不肯换呐!这里以前可是皇帝老子才住的地方,你也不知足!”

        顾知武道:“这里的大地方,的确是皇帝住的,但是我们用的这个小地方,却是宫人住的。”

        马宁笑道:“顾哥,你这是拿我们跟太监相比呢?”

        三个人便哈哈大笑起来。

        顾知武问李毅道:“那个姓于的,整下去没?”

        李毅轻轻一叹,说道:“人家后台硬着呐,没这么容易。”

        顾知武道:“这样的家伙,还有人保他?”

        李毅道:“我的顶头上司发了话,只记过处罚,我还能有什么说的?”

        顾知武道:“那也不能这么便宜了那小子,干脆叫局里的同志,在里面给他一点好果子吃。”

        李毅不由得看了马宁一眼。

        顾知武道:“无妨,马宁是我的好朋友,上次抓于秋宝的公安同志,还是我叫马宁帮着安排的。”

        马宁笑道:“只要李大哥一声令下,我就通知兄弟们,叫那姓于的在里面受些洋罪。”

        李毅这才舒了口气,沉吟道:“不必了,嘿嘿,魏景升虽然可以暂时保住于秋宝,但我会让于秋宝尝到更苦涩的滋味!”

        顾知武道:“李毅,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那小子。对了,明天是三弟的生日,我们得为他庆贺一下才行。”

        李毅道:“一帆明天生日啊?呵呵,我们得送他一份大礼才行啊。”

        顾知武道:“这小子还是个单身,最大的礼,就是送个美人给他。只是,我们到哪里去找美人呢?”

        李毅笑道:“找个大木箱,藏一个美人在里面,送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顾知武道:“呀,这个主意好。就这么办!而且要告诉他,必须等到晚上睡觉前才能拆!这个惊喜才够大!”

        马宁道:“这么好玩的事情,两位大哥,把我也捎上呗!”

        顾知武道:“你能找个美女来不?能找来的话,就让你去。”

        马宁苦着脸想了想,忽然将眉毛一展,笑着说道:“我还真认识一个美女,是个女博士,留过洋,挑男友的眼光十分之高,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安排她跟张哥见个面,倒是个不错的想法。这个媒要是做成了,我们还能当回月老呢!”

        李毅道:“女博士啊!啧啧,人家肯钻木箱子不?”

        顾知武笑道:“那得换个方式才行。”

        李毅道:“这样吧,我们把一帆约到某个地点,然后我们都躲起来,让他见的人就是这个女博士?”

        顾知武笑道:“也可以叫女博士上门去,说是送邮件的,一帆出来问邮件在哪里,女博士就说她就是邮件!”

        那个马宁也是个爱玩的年轻人,附合着笑道:“我还是觉得那个木箱子的主意最高明,我去跟女博士谈谈,看看她愿不愿意恶作剧……”

        张一帆若是知道自己有这么一帮子损友,不知做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