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四章 真话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十四章 真话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不由得哈哈大笑,说道:“小同志,你还得提高自己的打字水平啊,不然,你的位置,就算我不来抢,也会被别人抢走的!”

        “只要你不抢,这企改办里就没有人能跟我抢,这里大部分人,连计算机都没有摸过呢!”她蛮有自信的说道。www.00ksw.org

        李毅嘿嘿一笑,把文章打印出来,准备离开时,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却是综合处处长许金光。

        许金光手里拿着一叠材料,正要说话,忽然看到李毅,马上就弯了弯腰,说道:“李主任,你好。我来打份材料。”

        李毅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说道:“金光同志,下午我要出去,你主持一下办里的事务。”

        原先的企改办,李毅不在时,还有一个于秋宝主持工作,现在于秋宝进了局子里,虽然还没有明确发文要撸掉他的职务,但他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回来参加工作了。

        许金光立马就笑得脸上褶子都盛开成了一朵菊花,说道:“李主任,您放心吧,我一定管好各项事务!”

        李毅问道:“文印室里就一个同志,她要是休假时,怎么办?”

        许金光道:“这个,平时打印的量也不是很大,碰上小杨休假,就等一天,或者到外面去打印。”

        李毅道:“你算过账没有?是多请一个人花钱多,还是误工和到外面去花钱打印花钱多?”

        许金光不用去算这个账,他也明白李毅说的意思,便道:“李主任,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意思了,想扩大文印室,多安排一台计算机,多请一个职工。”

        李毅点点头,便负着手踱了出去。

        那个打字员小杨惊讶的立在当地,有些手足无措。

        许金光呼喊了她一声:“小杨!打字!”她才反应过来,问道:“许处,刚才那个人是谁啊?”

        许金光瞪眼道:“李主任啊。”这妮子,居然连李主任都不认识?

        小杨傻乎乎的问道:“哪里的李主任啊?怎么还敢对你发号施令呢?”

        许金光一阵牙痛,说道:“他是咱们企改办的主任!李毅同志!咱们这里最大的官。”

        小杨啊了一声,咋舌道:“这么年轻的主任啊!哎呀,我刚才还调戏他来着……”

        中午,李毅和林馨约好了,一起回家做饭吃。

        单位离家里有一段距离,就算是驾车,来回也要花上差不多一个小时。好在林馨的单位离家里较近,她可以先回家做饭,等李毅回到家里时,再帮着打下手,两个人很快便可以做出一顿温馨的中餐。

        李毅提议请一个保姆,但林馨不愿意,她觉得家庭生活就应该两个人一起生活,加入一个外人,就显得太过别扭,也打扰了他们小两口的幸福生活。

        林馨做的饭菜,基本上还不能做出可口的味道来。但无论她做出什么,李毅都会夸她做得好,并且吃得十分的香甜。

        吃中饭时,李毅一边吃,一边跟林馨看了自己写的那份机构改革的提案。

        林馨看完之后,说道:“提议是好提议,但能不能获得通过,那就有些悬呢!”

        李毅道:“是啊,机构改革,肯定会牵扯到某些人的利益,宥于成见,他们不会同意这次机构改革。”

        林馨道:“你打算怎么呈递这份报告?”

        李毅道:“当然是先呈递给经贸委的领导过目,他们通过之后,才能向更高级政府机构呈递。这是顺序问题,马虎不得。”

        林馨沉吟一会,说道:“如果真的像你说的这样,那就十之**很难获得通过呢。这样,李毅,你听我的,先把这份报告呈递给江首长和我父亲,只要他们同意了,那这事情自上而下的压下来,阻力和时间都要小很多。”

        李毅道:“这个越级汇报,可是官场大忌,经贸委的领导同志知晓后,会做如何想法?”

        林馨笑道:“你也不想想,他们会同意吗?就算有一半人同意,彼此之间争争吵吵,拖拖拉拉,那也是常态,随便拖一下,那就是几个月甚至一两年了,对这些事情,向来就是采助搁置的情况,这样,你这个报告何时才能重见天日呢?更别说要施行了!”

        李毅还在犹豫,林馨继续说道:“李毅,你相信机构改革真的会成功吗?”

        李毅点头道:“那是肯定的!”他有这个自信,因为他有前世的记忆做铺垫!

        林馨笑道:“这就对了,你想想,只要机构改革成功了,你以后还会不会在经贸委工作?如果你以后都不会再在这里工作了,你还怕那些领导对你有什么意见呢?”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你说得对。既然是改革,那就是不能前畏狼,后怕虎,这样下去,只会越拖越久,结果什么事情都办不成功!”

        林馨道:“不管你做什么,也不管你怎么做,我都坚定的支持你!”

        李毅笑道:“我要是回去当农民耕地呢?”

        林馨道:“那我也回去陪你撒播种籽。”

        李毅凑过油油的嘴,叭的一声,亲了她脸蛋一下。

        “你看这样怎么样?我呈递给委里的同时,也向江首长和林首长递交一份,这样一来,就不怕他们事后说闲话了。”李毅说道。

        林馨道:“嗯,这个主意好。”

        两个人其乐融融的吃完了饭。林馨问道:“李毅,我做的饭菜真的好吃吗?”

        李毅道:“当然好吃,只要是你做的,都好吃。”

        林馨道:“可是我感觉不太美味哩!”

        两个人各自驾车离家去上班,林馨并没有去单位,而是来到家里,做了两个菜,请爷爷品尝。

        林老爷子夹起一筷子,放进嘴里咀嚼了一下,噗的就吐了出来,说道:“丫头,就这水平啊?简直食不下咽嘛!”

        林馨跺脚道:“爷爷,真的有这么难吃啊?李毅说挺好吃的呢!我自己吃得也还可以啊。是您的嘴太刁了吧?”

        林老爷子呵呵笑道:“丫头,你不知道,李毅说你做的菜好吃,那是因为爱你。而我说你做的菜不好吃,也是因为爱你。”

        林馨虽然冰雪聪明,一时也难以理解爷爷话里的意思,问道:“爷爷,什么意思啊?”

        林老爷子说道:“李毅爱你,你做的菜,有你的爱意和辛劳在里面,再苦再涩,那也是甜蜜的。他说好吃,虽然是违心的,但又是真诚的,这是他爱你的表现。”

        林馨道:“这一点我倒是明白,可是您说不好吃,也是为了爱我?这我就不理解了。”

        林老爷子躺在摇椅上,双手轻轻拍打着椅靠,望着院子里那几棵翠绿的树,说道:“丫头,爷爷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看得出来,你非常喜欢李毅。你以前从来不下厨的,现在也开始学着做饭了。这个改变,只能是因为爱情啊!你爱李毅,爱得越深,患失之心就会越厉害,你就会越想抓住他的心,对吧?”

        林馨不好意思的摇了摇爷爷,娇声说道:“爷爷,你取笑我!”

        林老爷子笑道:“不是取笑,这是大实话。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你的做法是对的。你不仅要做饭菜给他吃,还要做好饭菜给他吃。爷爷因为爱你,所以才说真话,这样你才会去改进,才能真正的抓住李毅的胃和心。”

        林馨搂住爷爷的脖子,低下身子,亲昵的在爷爷的耳边说道:“爷爷,那你再帮我一个忙呗。”

        林老爷子笑道:“你这丫头,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这大下午的跑回家里来做菜给我尝,原来是有事相求。说吧,什么事情?是不是跟李毅有关啊?”

        林馨道:“爷爷,你最英明了,我还没开口,你就知道这事情跟李毅有关。”

        林老爷子道:“那还用猜?你是我孙女呢!你长这么大,几时为自己的事情求过我?你这丫头,凡事都自有主见,很少征求我们大人们的意见!就连婚姻这等大事,你跟爷爷说过一句没有?闷声不响就把如意郎君给找下了。”

        林馨笑道:“爷爷,你也说了是如意郎君啊,证明我的眼光没有错吧?”

        林老爷子呵呵一笑,露出掉了大半牙齿的嘴巴。

        林馨道:“李毅想搞一个机构改革,我怕会遇到阻力,爷爷,你在政界声望隆著,你出面帮他声援一下呗!”

        林老爷子道:“机构改革?哪一级的?”

        林馨道:“中央部委级别的。”

        林老爷子的笑容消失了,脸色变得异常沉重,说道:“国家机构改革?他一个小小的厅局级干部,这不是闲吃萝卜淡扯心呐!”

        林馨道:“爷爷,我可不认同您的判词,我觉得他是忧国忧民!心忧天下!”

        林老爷子道:“我知道他是忧心天下,这国家部委机构,也的确是要改革改革了,话虽然是真心话,但这真话是要闯祸的啊!”

        林馨道:“爷爷,你刚才不也说了吗?说真话才是真爱的体现啊,李毅敢说真话,证明他对祖国的热爱!”

        林老爷子沉吟着点点头,说道:“部委改革,这个事情不是没有人提出来过,很早之前,就有同志提出来了,但中央的意见很难统一,主要就是怕牵扯过大,引发难以控制的变故。”

        林馨道:“爷爷,那您觉得李毅的提议是不是正确的呢?您支不支持他呢?”

        林老爷子思虑半晌,这才缓缓说道:“我要看过他的建议书之后,才能给你答案。”

        林馨道:“爷爷,我带了一份副本过来,你看看。”

        林老爷子笑道:“你这丫头,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啊!”

        林馨微微一笑,掏出李毅写的那份报告,读给爷爷听。

        林老爷子虽然上了年纪,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岁月和皱纹把双眼变得细小而浑浊,但浑黄的眼睛里却放射出睿智而明亮的光芒。

        听林馨念完,林老爷子还是保持着仰望天空的姿势,没有说话。小院里静悄悄的,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林馨也抬起头,观看天上的云卷云舒。

        林老爷子退下来后,大部分时间里,他就是坐在小院的藤椅里,观看天上的云朵,看那些或白或乌或黑的云,不停的变幻,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

        林老爷子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林馨却听明白了,爷爷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天之所以永远这么健朗,是在于永不休止的运动和变幻。

        延伸开来,一个党政,一个国家要想健康的发展,也要随着时势不停的改革和进步,才能适应新时代的发展,才能在时代大河里,迎着滚滚波涛乘风破浪的前进!

        “谢谢爷爷。”林馨开心的笑了。

        林老爷子道:“提倡讲真话很多年了,但真正敢说真话的,又有几人?李毅这孩子不错,不但敢说真话,还能把真话讲到点子上,这才是最为难能可贵的。我得帮他一把,维护他这种企盼民族和国家更加富强的激情。”

        此刻的李毅,带着他的报告,来到经贸委主任的办公室里。

        经贸委主任是十分忙碌的,通常情况下,他都在外面调研或是开会,真正在委里处理工作的时间反而并不多。

        李毅事先摸准了时间才前来,但还是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才轮到他进去谈话。

        经贸委主任名叫魏景升,五十多岁年纪,梳着大背头,头顶中间的头发很稀松,面白无须,身体微胖,戴了一副老花眼镜。

        魏景升事先已经知道进来之人就是企改办新来的主任李毅同志,但他没有想到李毅这么年轻,微微一讶。

        李毅笑着行礼道:“魏主任,您好。我是企改办的李毅。”

        魏景升呵呵一笑,说道:“李毅同志,呵呵,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来来,坐吧。”

        李毅道:“魏主任,我昨天就到了任上,但您昨天不在京,我就今天上来向您报个道。魏主任,我这里有份改革的建议,想请您拨冗批阅。”

        魏景升接过李毅的那份机构改革建议书,只瞄了一眼标题,就丢过一边,淡淡地说道:“行,那我抽空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