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章 该当场枪毙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七章 该当场枪毙

    作品:《官路弯弯

        众目睽睽之下,李毅忽然伸出双手,搂住张晓晴的细腰,张嘴就去亲她的脸!

        张晓晴本能的将身子后倾,想躲避李毅的强吻,脚下一滑,身子往后便倒。www.00ksw.org

        李毅一手托住她柔软的腰肢,一手托在她的脖子处。

        张晓晴一只脚站在地上,另一只脚抬起来半空,苗条而姣美的身材在李毅怀里弯屈成一个美丽的弧度。

        李毅身子前倾,缓缓低下头去。

        很多人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看着这精彩的一幕。

        这一幕固然精彩,却不在张晓斌同志导演的剧本之中啊!

        张晓斌整个人都呆住了,根本不知道该不该去解救妹妹!

        在剧本里,她可是李毅的情人呢!

        情人之间亲一下嘴,岂不是挺正常的举动吗?

        尤其是在她被抛弃之后还主动追上门来的时候,男人主动去亲她,她应该感到万分荣幸才对吧?

        “啊!”张晓晴尖叫一声,扬手就来打李毅,生气的嚷道:“流氓!这可是我的初吻呢,你居然强夺!我打死你!”

        李毅并没有真的吻下去,快要接近张晓晴的嘴颊时,悬崖勒马,收住了嘴唇,盯着她那双美丽而惊慌的眼睛,邪魅的一笑:“哦?初吻啊?那你跟我睡觉的时候,都没有接过吻吗?连脸都没有亲过,你的别的地方能跟我玩弄?”

        说罢,李毅松开张晓晴,呸了一声,轻蔑的看了张晓斌一眼,摇头道:“张晓斌,你的计策是很好,但你找的人演技太差了。拜托你下次算计我之前,先找一个好演员。”

        张晓晴顾不上哥哥的事情了,刚才那幕带给她的震撼和惊慌,远比她哥的事情来得重要。

        那可是她花季一般的岁月里,头一回跟一个异性这么亲密的接触!

        这种心悸的感觉,让她芳心大乱。

        她捋了捋跟心情一样凌乱的头发,用更加凌乱而复杂的眼神看了李毅一眼,然后抬起右腿,踢向李毅。

        李毅嘻嘻一笑,侧身闪开,伸手抓住了她的纤纤**,用力一抬,凑到了自己鼻子处,闻了一下,笑道:“嗯,是香的,比卤猪脚还要香哩!”

        餐厅里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张晓晴是练过舞蹈的人,自小练就的根基,可不是盖的,一条腿被李毅抓住了,一只脚尚能站得铁稳,两条腿劈成了垂直的一字马!

        这更增加了她柔美的女人美感。

        李毅微感惊讶,身子往前一凑,紧贴她的身体,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哟,身体柔韧性不错啊。我现在倒真的很感兴趣跟你同床共被呢!那感觉想来应该很爽快啊。我们可以玩一些高难度动作,听说那样会很有快乐的感觉呢!”

        “流氓!”张晓晴怒目而视。

        李毅嘿嘿一笑,伸出三根手指头:“三回了,我都记着你骂我流氓的次数呢!打是情骂是爱,我很喜欢跟你打情骂俏的感觉呢!”

        “李毅,你还要不要脸哩!”张晓晴气得脸色通红。

        李毅道:“你都这么不脸的送上门来,死皮赖脸的要当我的小情人,我虽然很喜欢老婆,但遇到你这样的极品尤物,也不会介意偶尔在外面偷腥一回。”

        “你臊不臊啊!”张晓晴挣扎道:“放开我。”

        李毅将手一松,拍了拍手,哈哈笑着说道:“既然来了,那就陪我喝上三杯,然后再去开房,如何?”

        张晓晴脸皮再厚,也没有办法再待下去了。她转过身,气冲冲的走了。走到门口,她忽然又回过头来,狠狠瞪了李毅一眼,说道:“李毅,你给我记住了,你要对自己的事情负责!”

        李毅耸耸肩:“我现在可以负责啊!喂,怎么走了?”

        张晓斌舔了舔嘴唇,他很想扑上去狠揍李毅一顿,但又没有这个胆量,他不是李毅的对手啊!

        打,打不过李毅,顽,玩不过李毅,算计,也害不到李毅。

        这位平素在四九城里呼风唤雨的太子爷,在李毅手里连着吃亏,还输得这么彻底!

        张晓斌指了指李毅,大意是在说:“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李毅端起杯子,冷笑道:“张少,这就走了?闹剧就这么的散场了?”

        张晓斌正待说话,冷不丁李毅手一扬,将手里的杯中酒泼了过来!

        这一下变故突起,张晓斌哪里反应得过来?被李毅泼了个正着。

        那杯酒淋了张晓斌一脸!

        张晓斌伸出双手,慌乱的去揩。

        李毅狠狠一掼,将酒杯摔在地上,“呯”的一声响,那瓷杯碎成了碎片。

        李毅沉声说道:“张晓斌,我一再容忍你,并不代表我怕你!你若再敢挑衅,我叫你叫不了兜着走!说句狠话,我还真没把你这样的东西放在眼里!我警告你,别再惹我!”

        说着,李毅瞪了身边的于秋宝一眼,寒声说道:“不想做我李毅的朋友,我会十分欢迎你当我的敌人!做我朋友的人,都活得很开心自在,当我敌人的人,一半在牢里受煎熬,还有一半在牢外受煎熬!”

        这话气势十足,配着李毅那虎着的脸面,吓得于秋宝心里一咯噔,心想李主任这是识破我的诡计了?他这在向我发出警示呢!

        跟在张晓斌身边的几个男子,都被李毅的威严震慑住了,原本蠢蠢欲动想过来找李毅报复的,此刻也站住了脚,各自慢慢的退后。

        张晓斌怨恨的剜了李毅一眼,灰溜溜的走了,这次连场面话都没有再说。

        许金光连忙起来,喊过发怔的服务员,叫她把地面收拾干净,另上一只酒杯。

        李毅脸色缓和下来,说道:“刚才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吧?我不知道大家有何感想?我们今天晚上来这里吃饭,只有我们在座的人知晓吧?那么,是谁通知了张晓斌?是谁和他狼狈为奸,导演了这幕闹剧?”

        众人这才想到这个问题。

        对啊,是谁出卖了李主任呢?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不言语,生怕一开口,说被人怀疑自己是那个告密者。

        李毅重重一掌拍在桌面上,震得上面的汤汤水水都跳了出来。

        “我们企改办,是一个集体,是一个大家庭,不是一盘散沙,更不是斗牛场!如果再这样勾心斗角下去,这个集体就散了,长此以往,我们企改办就废了!”

        李毅语重心长的说道:“同志们,大家想想,一支队伍,如果总是在窝里斗,总是在算计来算计去,互不信任,互相使绊,这样的队伍能有战斗力吗?谁敢将枪口对准敌人?你不怕你的枪还没有打响呢,队友的枪就在你背后把你给崩了?”

        李毅的这个比喻十分形象,说得众人都低下了头。

        组织纪律,集体感,这是一个部门凝聚力的基本。

        “这个人是谁?我心里清楚得很,但是我不想在这里点名。”李毅缓缓说道:“我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了他,我希望事后他能主动给我一个解释。明天日落之前,如果我还得不到合理的解释,那这个人就会得到相应的惩罚。”

        于秋宝有些不自然的挪了挪屁股,如坐针毡。

        李毅说道:“我今天请同志们来,一是喝酒,二是想借这个机会,宣布一件事情。”

        大家又将头抬起来,看着李毅说话。

        李毅说道:“我不管企改办以前的规矩是怎么样的,也不计较同志们过去的迟到和早退。”微微一顿,然后语气一厉,高声说道:“从明天开始,如果再有无故迟到早退现象发生的话,休怪我不客气!迟到早退一次者,扣除当月奖金,迟到早退两次者,内部警告一次!若有胆敢累积迟到早退三次者,我觉得你已经不再适合留在企改办工作了,请另谋高就吧!”

        “不要跟我谈什么理由!堵车?拉肚子?送孩子?这些统统都是借口!”李毅说道:“每天八个小时,这是工作时间!我们拿了工资,就该认真工作!如果普天下的工人都像我们这样,那这个世界还能正常运转吗?你出门没车坐,因为公交车司机早退了!马路上全是垃圾,因为清洁工人迟到了!交通堵塞,因为交警同志嫌累,回家抱老婆睡觉了!”

        “不要笑!大家只要想一想,就能明白我说的事情,并不是不可能!既然大家都觉得别的工人都应该按时按点的在他们的岗位上工作,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迟到和早退?我们是领导者,是国家高级公职人员,就可以散漫,就可以无组织无纪律了吗?”

        “我知道大家也不是真的想要迟到和早退,大家这是在躲,躲下面同志们来讨要项目。同志们都被他们缠烦了,所以不得不躲!但是,这就是我们的工作!这就是我们的岗位,不管多艰巨,不管多麻烦,我们多得坚守!就跟战士坚守阵地一样!前线的战士,能因为敌人火力压制得太过厉害,就选择逃避吗?如果那样做了,那就是逃兵,该当场枪毙!”

        李毅的话让众人神情一凛,也让大家无地自容。

        李毅大声道:“你们还愿意当逃兵吗?不愿意的话,大声回答我!”

        “不愿意!”同志们异口同声的回答李毅,一个个都挺直了腰,抬高了胸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