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章 重中之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四章 重中之重

    作品:《官路弯弯

        从李毅的问话就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很善于观察也很善于捕捉问题本质的高手!

        鲁班并没有惺惺作态,也没有遮遮掩掩,直接点头答道:“李主任,你真是慧眼如炬,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根底所在。www.00ksw.org”

        李毅道:“我在中央工作过,对这里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部委里虽然纪律比较松懈,但还没有松到这个程度。一个重要的部门里头,自副主任以下,连同主要科室的科长,全部不在办公室里,这就有些异常了。事出反常必为妖啊!这个妖,就是我桌子上面的那堆报告!是我们手里捏着的项目和资金!”

        鲁班不得不在心里为李毅叫一声好,这个主任虽然年轻,但他的心眼比起那些官场老手来,丝毫不为过!

        在鲁班想来,李毅第一天上任,看到自己管理下的部门是这么一副慵懒景色,想必一定会大发雷霆,不问青红皂白,就把相关人等抓回来,进行一顿臭骂,再进行相关的处罚,借这个机会,既烧起了上官上任的火,又给了手下一个下马威,还能整治得那帮人哑口无言,因为他们确实犯了错,违反了纪律。

        但李毅的老练和自控能力,让鲁班深深折服。

        李毅一眼就看透了这表现后面的本质,还能如此镇定的跟自己聊家常!

        这份能耐,可不是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应该有的啊!套用一句李主任刚才的话,事出反常必有妖,那这个李主任,是不是也是一个妖类呢?

        想归想,这些想法他可不敢在李毅面前表露丝毫。

        鲁班深表同意的重重点头,说道:“李主任,你看得太对了!就是这些项目和资金给闹的。我们企改办掌管着下面这么多企业的改革呢!他们怎么改,这方案都要报上来给我们审批一下,盖着章子,能批多少中央财政资金,还不是得由我们说了算?因此,下面的人变着法的往这边跑。刚才那些人给您诉的苦,虽然是真实的,但他们的目的,又何尝单纯了?”

        李毅缓缓点头,说道:“我刚才一看那几个报告,就看出问题来了。我在下面就是做企改工作的,对这方面的事情比较熟悉,什么数字是真实的,什么数字是虚假的,我一眼就能看出个大概来。”

        鲁班对此深信不疑。

        李毅沉吟一会,说道:“老这么躲着,也不是个办法啊!工作总需要人来做的!”

        鲁班道:“李主任,不躲着的话,我们多三倍人也忙不过来啊!每份报告都要认真的去核查落实,才能批复,这样一来,我们的人手会严重不够用。如果不去核实,那这个批复的资金就很难准确。国家的钱也是有限的,不可能全部依下面的报告来批。真这样做了,不用一个月,就把一年的限额全批完了。”

        李毅道:“你说的也是实情啊!那老这样躲着,真正要办的事情还是没办,上面怪罪下来,我们怎么解释?”

        鲁班笑道:“上头也知道这个情况,像委里的领导,基本上不插手的。闹上来正好,能闹上来的,肯定都是大改革,要么就是很重要的改革,就像南方省的钢企改革一样,上面首长都签了字,那我们自然就要特事特办了。一年下来,每个月搞几次这样的特事特办,我们这些人的工作量也就出来了,手里的资金也花得差不多了。如果真的有事办事,前几个月就把资金给批完了,后面首长再一个签字,叫我们赶紧交办,我们又批不出资金来,那时麻烦才真的大了!”

        李毅摸着下巴,心想这也是学问啊!别看这是耍花枪的手段,但也这是明哲保身的哲理呢!要把官帽子保住,首先要应付的是上级,而不是下面这些嘁嘁喳喳叫喊的人。

        下面的人叫喊得再凶,只要上面不追究,那还是卵事没有。但是只要得罪了上峰一次,那就危矣!

        鲁班见自己的话说到李毅心坎里去了,心里很是得意,继续说道:“李主任,我们手头可以批的钱只有这么多,与其乱批给下面这些人,还不如留在手里,以应付上面突然的花销。谁知道首长们哪天高兴了,又会跑到哪个省去视察呢?”

        李毅颇有感慨地说道:“国企改革之路,任重而道远哪!”

        李毅的确是有感而发,心想江首长把自己提到这个重要的位置,不会没有深意,看来江首长也看到了这种现状,但又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所以把自己从江州提溜到了这里,想看我有什么惊喜的表现吧?

        应该怎么样做呢?江首长只怕正在看着我吧?

        要想把国企改革这盘大棋下好,重中之重的一个环节,就是要先把国企改革办这个领导机构改革好。这个机构不先改革,那么下面的国有企业改革,就会艰难无比。

        李毅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在记忆里搜索中央机构的改革和重组以及精简之事。

        后世出镜率最高的发改委,此时还没有这个部,真正的成立,要等到几年之后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出台,才会将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和体改委以及经贸委等部门或是职能进行合并,成立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发改委在国家的经济和国企改革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可不可以提前实现这项重大的机构改革呢?

        李毅一念及此,不由得双眼一亮,脑海里马上就出现了一幅大致的改革蓝图。

        但这么重大的机构改革,不是李毅一个人可以说了算的,就算是江兆南首长同意李毅的建议,但真正要实施起来,阻力只怕不会小。

        人都有惰性,喜欢固守其成,不愿意改变,不喜欢开拓。

        试看历朝历代,都是改朝换代之明,拼命的开疆拓土,国家一旦安定下来,开国皇帝的后代后,就再也不思进取,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偃武修文,不敢轻易动兵逞武。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一代不如一代,直至灭亡。

        人类进化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战争史。

        就现代国家来说,米国好战,米国也在战争中大踏步的发展!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超级大国,也是最好战最惹事端的国家!

        扯远了。

        李毅自顾自的摆了摆手,微微一笑。

        鲁班不知道李毅是对着自己的思忆发笑呢,还以为李毅是在跟自己打招呼,便也嘿嘿笑了笑。

        李毅缓缓说道:“鲁班同志,你去吧。”

        鲁班一愕,随即说道:“李主任,还有很多事情,我还没有向您交待呢。”

        李毅笑道:“将来有机会再聊。对了,我这个主任,配有专车没有?”

        鲁班笑道:“这个必须有啊!回头我把车钥匙给您送过来。”

        李毅点点头,再次摆了摆手,这次摆手,就是下逐客令了。

        鲁班马上识趣的起身告辞。

        李毅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当即回到办公桌边,把那堆报告推开一些,拉开抽屉,拿出一支笔来,摊开文稿,捉笔写起机构改革的报告来。

        正自写着,响起敲门声。

        李毅喊了一声:“请进。”仍然继续写字。

        “李主任,您好。”进来的人是蔡连江,这个家伙放下了那副高傲的面孔,低眉顺眼,笑道:“李主任,我给您送车钥匙来了。我们一科主要就是为您服务的,今后您有直么事情,直接吩咐我去做就行了。我一定好好办,办到您满意为止。”

        李毅放下笔,伸手接过钥匙,心想难怪你敢这么牛逼,原来是主任身边的红人,便说道:“行,有事我喊你。”

        蔡连江见李毅并没有跟自己拉话的意思,便有些无趣,但他还是不肯这么离去,没话找话的说道:“李主任,您的秘书人选?是不是确定一下?”这话本来应该综合处的许金光处长来问的,但蔡连江性急,越急问了出来。

        李毅道:“不必确定专门的秘书了,需要人时,我去综合处随便叫个人就行。另外,那个谁,韩伟林同志吧,就留在我办公室里听差了。”

        蔡连江道:“李主任,韩伟林还太年轻了,刚出校门咧,什么都不懂,他在您办公室里听差,万一耽搁了重要事情,那可如何是好?您看我怎么样?我很乐意为李主任服务的。”

        李毅轻抬眼皮,狠狠瞪了他一眼。

        蔡连江心里一咯噔,暗道这李主任好大的杀气啊!连忙告辞走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李毅根本就没有办法再写他的机构改革报告。办事的人络绎不绝,而各个处室在京的处长和各科科长们,得到李主任上任的消息后,像雨后春笋似的,从各方角落里冒出头来,一个个都跑到李毅办公室里来见面。

        李毅初来上任,在不熟悉情况的前提下,是不会做大的人事调整的,也就意味着,这些人和李毅今后就是同事了,对待他们,李毅自然不能太过高高在上,也不会初次见面就给人家下马威,因此对待他们都很和善友好。

        最后一个来见李毅的,就是留守在京城的副主任于秋宝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