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二十章 治服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二十章 治服

    作品:《官路弯弯

        花自在这一辈人,大都是正经的老古董,也是受社会主义教育长大的一代人,在他们眼里,一个男人讨一房老婆,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别说小老婆和情人了,便是拉拉别的女人小手都是不正经的表现。www.00ksw.org

        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是他最痛爱的对象。

        花小蕊生得娇小可人,美貌如花,在柳林镇上那也是个美女,就在她十四五岁的时候,就不知道有多少人上门来说笑,说要让花小蕊当自己的媳妇。

        花自在不止一只的想过,女儿出嫁的那天红火热闹的情景,自己可以像众多父亲一样,坐上婚宴的头席。

        没有想到,这孩子居然跟李毅这个有妇之夫搞到了一起!

        还便罢了,两情相悦的事情,这个新社会里也不好干预,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生下这个孩子啊!这不是害了自己,更害了孩子嘛!

        花自在铁青着脸,撇着脖子,语气冷冷的说道:“事情走到这一步了,你们两个说说,将来怎么办吧?现在这社会,我也知道很开放了,你们两个以前的事情,我也懒得追究,但这孩子怎么办?他才这么一点大,将来怎么过?”

        花小蕊咬牙说道:“我生下来的,我会负责把他拉扯大。”

        花自在吼道:“糊涂!你拉扯大?你才多大个人哩!你都不算个大人哩!你拉扯大?你带着这么个累赘,你将来怎么嫁人?现代人结婚,不看你过去,不问你是不是处——但人家能接受你带个拖油瓶过去?”

        李毅说道:“这孩子是我的,谁也不能带走。”

        花自在道:“行,这样最好,孩子是你的,你带走,小花,你落得一身轻松,凭你的条件,就算生养过了,将来再寻个好人家也不难的。”

        李毅看了一眼梨花带雨的花小蕊,说道:“叔,这孩子我要带走,小花我也要带走。我不能让孩子没了亲妈。”

        “什么?”花自花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像是听到了最可恨的事情一般,说道:“你带小花走?带到哪里去?你不是已经结婚了吗?你还想娶几个老婆呢?我知道现在是新社会了,改革开放了,但它再改革,再开放,也不能开放到这个地步吧?这社会主义还是只准许讨一个老婆吧?”

        李毅再成熟稳重,也不由得脸色微红,这可是在拐走人家女儿呢!还是在人家家里,当着人家二老的面!

        “我愿意跟李毅走!”花小蕊斩钉截铁的说道。

        花自在道:“你跟他走,去做什么?你肯当人家的小老婆,国家都不允许哩!”

        花小蕊道:“不管当什么都行,只要能跟李毅在一起就好了!就算是当他的情人,当他的丫鬟,当他的佣人,我都心甘情愿,只要我能跟他在一起就行!”

        李毅紧紧握住了花小蕊的手,心头涌上一阵深情的感动,今世所遭遇的这几个女人,个个情深似海,这一份份美人深恩,叫他如何敢辜负,又如何才能不辜负?

        花自在道:“李毅,你要带她走?你怎么安排她?你老婆能接受她?”

        李毅道:“不管她接不接受,小花都是我的人,浩然也是我的儿子,他们早在我结婚之前,就已经存在,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我必须承担起这一切的责任。”

        花自在道:“责任!你承担得起吗?你凭什么?”

        李毅进门的时候,提了一个手提包,他将那个手提包提到桌面上,唰的一声打开了拉链,说道:“就凭这个。”

        花自在和蔡雪琴只觉眼前一片花花的,那包里满满当当的,全是百元大钞!

        李毅说道:“这里有五十万,是孝敬您的。您生养抚育小花长大不容易,这笔钱当是给二老的养老费。”

        “咝!”花自在倒吸了一口凉气,五十万啊!他就算挣一辈子的命,也挣不下这么多的现钱啊!虽说现在生活好过了,但几十万的钱,对他们这小镇上的工薪阶层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这么的钱?”蔡雪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说道:“李毅,你哪里来这么多的钱?”

        花自在道:“你是贪官?”

        李毅道:“请您放心,我是清官,除了国家开的工资,我没有拿过国家一分钱。”

        花自在道:“你莫骗我,你官再大,也没这么多的钱。这些钱我们不能要,你哪里拿的,还回去。我不想孩子长大了,将来还要跑到牢房里去看他爸爸!”

        李毅道:“我小叔是个生意人,在米国开了几家很大的公司,这笔钱是他给我零花的,我平时也用不了这许多钱,就一直存着,今天拿出来送给您,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表达我的一点心意。我也是想向两位证明,我有能力照顾好小花和孩子。您把小花交给我,我不会让她受一丁点的委屈,除了名分之外,我什么都可以给她。”

        花小蕊道:“爸,妈,你们就成全我和李毅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花自在缓缓说道:“我是无能,干了半辈子的活,也没存这里一沓那么多钱,但我花家再穷,也不会卖女儿!这钱你们拿走,我们不会要。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我管不着你了。我和你早就断绝了父女关系,你要走,你要跟谁走,都随便你,我管不着,也不想再管。”

        花小蕊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李毅说道:“小花我要带走,但您这个爸爸,我们也必须要,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您二老不只是小花的父母,也是浩然的外公外婆,更是我李毅的亲人。从今天起,我会把您二老当我的亲生父母一般来对待。不管您认不认我们,但我们做儿女的,不能不孝顺。逢年过节,我们都会抽空回来看望你们。家里有什么大事,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我们也一定会尽全力帮忙。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们同不同意,小花都是我的!您也是我亲人!”

        “你!强盗!”花自在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嘴唇打着啰嗦,说道:“你能抢走我女儿的心,还能抢走我的心不成!”

        李毅道:“我还是那句话,除了妻子的名份之外,其它的,我都不会少给小花和您一分。我会让小花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花自在面对李毅的如簧巧舌,实在是无力反驳了,他头痛的坐了下来,右手握着拳头,一下一下击打着额头,一脸的痛苦表情。

        以他的思想和自小接受的教育,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一切!

        但他又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呢?

        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蔡雪琴说道:“自在,我觉得李毅说的也有道理,浩然毕竟是他和小花的孩子,小花跟着李毅,比跟着谁都要强。这对孩子将来的成长也有好处。我看李毅这人不错,不会亏待我家小花……”

        花自在道:“你糊不糊涂啊?他再好,也是有家室的人!”

        蔡雪琴道:“有家室怎么了?只要自己过得开心就行了!你以为嫁个汉子,有了那张结婚证就好过了?你看看镇上那些男人,只要手里有几个臭钱的,哪个不在外面寻花问柳?镇上那几家发廊,里面不剪头发不洗头,专门就给你们男人洗下面的头呢!你敢说你没去玩过?我每次买菜经过,都看到有汉子进出!”

        花自在红了老脸,期期艾艾的说道:“天地良心,我几时进过那种地方?我这辈子,除了你,连别的女人的手都没有拉过呢!你说这话,可要凭良心说哩!”

        蔡雪琴道:“好,如果小花不跟李毅,你能保证她能找一个对她一心一意的男人?我可听说了,就那个唐剑,刚刚结婚呢,他前任女友就过来找他玩,两个人相跟着到省城逛大街去了,他老婆挺着大肚子,在家里寻死觅活呢!我说啊,我家小花得亏没有嫁给唐剑,不然,我非急死不可!”

        花自在吧唧了一下嘴巴,哑口无言了。

        蔡雪琴把提包的拉链拉上,说道:“李毅,这钱你拿走,我们生活过得去,不需要钱用。你钱呢,你若是拿公家的,就还回去,若真是你小叔给的呢,你就留给小花母子用,你现在家外有家,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李毅心里不由得大受感动,心想就冲丈母娘这份情意,自己对花小蕊也不能差了!

        “妈!这钱你们留着用吧,我还有钱。”李毅脱口而出。

        蔡雪琴一愣,好半晌,眼睛一酸,眼角就溢出了泪水来,她抹了一下眼睛,说道:“好孩子,你这声妈,叫得我心都软了。唉,你这孩子,我是极满意的,可是,你怎么偏偏就结婚了呢!不然,有你这样的女婿,我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花自大啧啧两声:“你看看,一声妈就把你感动成这样了!没出息!”

        李毅趁热打铁,对着花自在喊了一声:“爸,你也别生气了,我以后会把你当成亲爸来孝敬的。”

        花自在也愣了片刻,李毅这孩子,这嘴巴怎么这么会说话哩,硬是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给拐跑了哩!连自己这坚强的战斗意志,似乎也动摇了哩!

        花小蕊道:“这钱你们就留下吧,李毅另外给了我一笔大钱,我们不缺钱花。弟弟也长大了,将来要娶老婆,总不能拿这个穷家做新房吧?你们好歹也得给他置办个新房子呢!”

        蔡雪琴犹豫道:“可也不能用李毅的钱啊。”

        李毅道:“这是我们孝敬您的,那就是您的钱了!”

        蔡雪琴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双手却已经提起了那个包,说道:“这么多的钱,你说存什么银行好呢?”

        李毅道:“存什么银行啊,存银行那点利息,没什么好希罕的,妈,听我的,就这笔钱,去县城或是省城买房子,包你升值。省城的话,我还可以介绍一个房地产的开发商老板给你,可以打七折呢!”

        “七折?”这下连花自在都有些动心了,说道:“李毅,七折?那你能不能跟那个老板说说,多留几套房给我们?”

        李毅笑道:“可以。那老板跟我是铁哥们,想要几套都有的。”

        蔡雪琴道:“自在,你要几套房做什么?”

        花自在道:“我们厂里老刘老周他们不是也要买房吗?我转手卖给他们。”

        蔡雪琴道:“那可不能七折给他们,顶多八折!我们不能白忙活啊!”

        花自在道:“八折?九五折就不错了!这还是老友价呢!小花说得对,我们总得为自己儿子结婚赚点钱吧?李毅,你说对不对?”

        李毅笑道:“对,还是爸有生意头脑。干脆这样呗,爸,妈,你们也别上班了,就到外面去做房屋中介都可以,我介绍老板给你们认识,你们帮他们卖房子,拿提成,绝对比你们上班赚得多。”

        花自在和蔡雪琴相视一望,都露出了喜色。

        蔡雪琴拍板道:“那行!有房地产老板肯给我们房子卖,那肯定赚钱啊!”

        花自在脸上的忧郁尽消,搓着双手嘿嘿笑了。

        这人哪,只要将心头的疙瘩解开了,还有什么事看不开呢?

        蔡雪琴瞪眼道:“还愣着做什么呢?快去买菜啊!这女婿头一次回门来,不做点好吃的啊?”

        花自在道:“行,我这就去买菜。”

        蔡雪琴打开拉链,抽出几百块钱来,说道:“站住,就你身上那二十块钱,能买什么好菜呢,喏,拿去,尽整个菜市场最好最贵的菜买!别给我省钱啊!谁叫我有个阔女婿了呢!”

        花自在接过钱,凑到花小蕊耳边说道:“你不在这段时间,你妈每个月就给我二十块零花钱!”

        蔡雪琴瞪眼道:“你说什么呢?”

        花自在一溜烟跑了。蔡雪琴招呼李毅坐下,提着袋子进里间去了。

        花小蕊看着李毅,柔声说道:“又让你破费了。”

        李毅笑道:“只要你爸妈不再怪罪我,花点钱算什么。”

        花小蕊微微一笑,在李毅脸上亲了一口,说道:“老公,还是你有办法!把他们都给治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