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九章 负荆请罪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九章 负荆请罪

    作品:《官路弯弯

        处理完方家坳的事情,李毅驱车来到枫林镇,接到花小蕊母子,花小蕊问他去哪里,李毅说道:“先去你家,再带你去省城,我会安排你的生活。www.00ksw.org”

        花小蕊道:“老公,这可不好,我还是待在枫林镇生活,有妈妈照顾我,挺好的。”

        李毅道:“不行,听我的。我会让你过上好生活的。”

        花小蕊道:“哪去我家也不好啊,我爸妈看到你,非打你不可!”

        李毅笑道:“我是他们的女婿,却这么委屈了你,我该打,这次去你家,就是专门去讨打的!”

        花小蕊道:“老公,还是不要了,我爸那个人,臭脾气,打起人来没轻没重的。”

        李毅笑道:“我倒觉得丈人公的脾气挺好的啊,我每次去,他还请我喝小酒呢!”

        花小蕊道:“此一时,彼一时,不相同的啊!”

        李毅道:“这样吧,我开张支票——不,我去提几百万现金给他们,多半就能消他们的气了。”

        花小蕊道:“千万别!你给他们钱,那不是对他们好,反而会害了他们。”

        李毅讶道:“这话从何说起啊?谁不爱钱啊?有了钱,他们就会接受你了。”

        花小蕊道:“你不了解他们,贫贱夫妻虽然百事俱哀,但却情比金坚,这要是一旦发达了,那就会生出诸多事端来。特别是这种忽然发大财的,最容易闹得家庭破裂了。我们镇上就有一对夫妻,感情一直很好,但家里很穷,每个星期都会买一张彩票,有一次真就中了头奖,结果两个人现在已经离婚了,各自找了另外的人过生活了。我们都说他们天生就是穷人,得不起富贵病,一得就出事。”

        李毅笑道:“这样的事情,我倒也常常听说,只是我看你爸妈感情挺好的啊。”

        花小蕊道:“不好呢!我妈喜欢打麻将,我爸又是个酒鬼,这两个人能撑着没有离婚,就是因为穷家薄业但又过得下去,这一旦发达了,他们两个非闹离婚不可。你给了我那么大一笔钱,你以为我不想拿出来,让他们过得好一些啊?但我就是怕这个事情!所以,老公,你就听我的,不要拿钱给他们。”

        李毅道:“那我少拿一点,让他们富不了,但也可以稍微改善一下生活,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亲呢!”

        花小蕊道:“你真打算去见他们啊?”

        李毅道:“当然啊,我连礼物都买好了。快坐好,我们出发了!”

        柳林镇跟几年前还是一个样,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李毅轻车熟路,很快就到了花家的那条巷子口。巷子里不能行车,李毅便在巷子口停了车。

        “小花,快下车啊。”李毅看着发愣的花小蕊说道。

        近乡情更怯。

        花小蕊可怜巴巴的看了李毅一眼,说道:“还是不回去了吧,我怕。”

        李毅道:“虎毒不食子,你父母还能把你吃了不成?来吧,有我保护你呢,他们就算想吃,也吃不到你!”

        花小蕊抱着李浩然,踟蹰着下了车,跟在李毅身后,三个人来到花家门前。

        李毅知道花家父母都要上班,因此是算准了时间才来的,到了门前,果然看到门是开着的,里面飘出来饭菜的香味。

        花小蕊还是有些发怵,畏畏缩缩的,不肯去敲门。

        李毅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花自在的喊声:“哪个啊?门没关,自己进来吧。”

        李毅先应了一声,说道:“叔,是我!李毅。”然后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花自在坐在椅子上看电视,蔡雪琴在厨房里忙碌。

        “你——”花自在翘着的二郎腿猛的放落下来,指着李毅道:“你怎么来了?”

        李毅喊了一声:“叔叔、阿姨,您好。”回头一看,花小蕊没有跟进来,便走到门外,从角落里把花小蕊拉了进来。

        蔡雪琴关了火,用围裙抹着手走了出来,一边问:“自在,谁来了?”忽然看到厅堂里站着的李毅和花小蕊,还有花小蕊抱着的胖大小子,便怔住了,拿眼去看丈夫。

        花自在扭过头,冷哼了一声,冷冷的说道:“你还回来做什么!你还有脸回这个家嘛!”

        蔡雪琴道:“哎呀,先坐吧,坐下说话。”

        李毅轻咳一声,说道:“叔叔,阿姨,我今天是来请罪的。”

        说着,李毅扑通一声就跪在花家父母面前。

        蔡雪琴慌道:“哎呀,李毅,你这是做什么啊,快快请起啊,我们平民百姓,受不起你这么大的礼。”

        花自在也站了起来,说道:“我骂我家儿女,可没说你呢,你起来。我受不起人家跪。”

        花小蕊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为了自己下跪,感动得热泪盈眶。李毅可是正厅级别的国家干部啊!多少人要下跪求他办事呢,他却肯下跪来求自己的父母!

        这份深情,顿时让花小蕊觉得自己这几年吃再多的苦也都值了。

        “李大哥,你起来啊。”花小蕊一手抱着李浩然,一手去拉李毅。

        但李毅跪得纹丝不动,他今天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难解的疙瘩。

        “叔叔,阿姨,小花怀的是我的孩子,现在她抱着的,是我李毅的儿子,名字都取好了,叫做李浩然。”李毅说道。

        “什么!”蔡雪琴和花自在惊骇莫名,身子轻轻打颤,几乎不敢相信李毅说的话。

        蔡雪琴道:“不对啊,李毅,我记得清楚着呢,你不是早就离开柳林了吗?小花怀疑可是在你离开之后很久才怀上的。这孩子可不能乱认哩!”

        花自在长长一叹,说道:“李毅,我们知道你是个好人,但小花做了这么大的错事,是她咎由自取,这事情冤不到你头上去,你莫乱认儿子呢!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哩!”

        李毅真诚的说道:“叔叔,阿姨,这孩子真是我李毅的。我离开柳林到临。沂上任之后,和小花还保持着联系,我们两个早就确定了恋爱关系,这一点,我们一直瞒着你们,这是我们的错。”

        “你!这,这是真的?”蔡雪琴失声说道:“这孩子真是你的?”她问的是李毅,看的却是花小蕊,显然,她想得到女儿的亲口回答。

        花小蕊点了点头,说道:“都是我的自愿的,是我自己钻进李大哥被窝里的。”

        “嘿!”花自在狠狠一拍大腿,指着李毅和花小蕊,恨声道:“叫我说你们什么好啊!”

        蔡雪琴倒是吁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总算是知道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了。而且李毅这人实在不错,要是有一个这样的女婿,那倒是花家的福份呢!

        “叔叔,阿姨,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小花怀上了,所以就离开了西州。”李毅说道:“直到我结婚那天……”

        “什么?你结婚了?”蔡雪琴脑袋嗡的一声响,说道:“你们两个都结婚了?”

        李毅心想,原来花家夫妇并不知道自己结婚的事情啊?便说道:“是我结婚了。因为我当时并不知道小花怀了我的孩子,而家里又给我定了一门亲事,我就……这是我的错,我今天来,就是请求你们的处罚,你们要打要骂,都随便你们,我绝无怨言。”

        花自在一脸的急躁,拍打着双手,在厅堂里转来转去,大声嚷道:“你看看,你看看,你生的好女儿啊!果真当人家小老婆了!丢脸啊!丢尽我花家祖宗十八辈的脸了!”

        蔡雪琴一时之间也难以消化和接受李毅说的话,怔在脚地上,半晌无语。

        花小蕊咬咬牙,也在李毅身边跪了下来,说道:“爸,妈,当初我早就知道李大哥有女朋友了,但我还是愿意跟他好,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怀孩子也是我自愿的,这一切都跟李大哥没有关系,你们要打要骂,冲我一个人来就行了!”

        “我不打你们,我也不骂你们,你们都给我出去,我花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花自在指着门口大声说道:“出去!别脏了我花家的地!”

        蔡雪琴倒是理智一些,说道:“自在,你看这生米早就做成了熟饭,你现在说这些没营养的话做什么呢?能顶什么用呢?你说一千道一万,小花还是你的女儿啊!”

        李毅道:“是啊,李浩然也是你们二老的外孙呢!你们就不想看他两眼?他长得可爱极了,你们要是看了,肯定会喜欢上他的。”

        “你!”花自在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但还真的将目光移到了李浩然的小脸上。

        李浩然虽然不懂事,但似乎很喜欢花自在发脾气的模样呢,咧着嘴笑了,露出肉肉的嘴。

        蔡雪琴走过来,从花小蕊怀里接过李浩然,逗他道:“哟,自在,你看看,多可爱的孩子啊,跟小花小时候一个模样呢!”

        花自在长长一声叹息,无奈的撇了撇嘴,说道:“那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呢?孩子这么大了,李毅又结婚了。你们两个怎么办?就这么过下去了?”

        蔡雪琴知道花自在心里已经松动了,便向李毅和花小蕊呶了呶嘴,示意他们快起来说话。

        花小蕊抿嘴一笑,赶紧把李毅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