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八章 为方振谋划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八章 为方振谋划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还有一桩忧心事,花小蕊和林馨同时出现在方家,这两个人若是碰了面,那可是很容易出差错的,一个应对不当,就会露馅呢!

        花小蕊看到林馨到了之后,她就主动躲着林馨等人,尽量避免与她照面。www.00ksw.org

        方芳也看到了这个问题,十分为难,找到李毅说道:“小毅,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啊,要不我还是把小花送到镇上去住吧!林馨要是发觉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毅虽然痛苦,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可想,只得同意母亲的意见。

        看着方芳和花小蕊离开,李毅心情异常复杂。

        林馨走过来,向李毅眺望的方向张望,问道:“在看什么呢?”

        李毅道:“看看这农村的天空,好洁净啊!”

        林馨挽住李毅的手臂,笑道:“是啊,我也喜欢这里的生活呢,将来我们老了,都退休了,就到农村来住,你说好不好?”

        李毅点了点头,笑道:“我们是不是还该生几个小孩啊?”

        一提到小孩,林馨就有些气馁,她摸着自己扁平的肚子,懊丧的说道:“李毅,我们在一起好几个月了,我怎么还怀不上啊?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医生院做个检查啊?”

        李毅脱口而出:“我肯定没有问题。”

        当然了,不然那个李浩然从哪里来的啊?

        林馨道:“你啊,大男子主义!我咨询过医生,他们说这是双方的问题呢,最好两个人都去做一个检查。凭什么怀不上儿子就是我们女人的问题啊?”

        李毅笑道:“我的意思是,我做过检查了。真的,我见我们这么久没怀上,就自己偷偷的去做了检查。我这这真的没有问题。”

        林馨忧愁的道:“那就是我的问题啊?李毅,那我要是不孕怎么办啊?”

        李毅搂着她的香肩,说道:“无妨呢,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怀上的,也许是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少,而在一起的时候呢,时机又不对,所以就很难怀上啰。这个也要讲机缘的嘛,你不要太过担心,等这边事情一了,我们再想办法。”

        林馨依顺的道:“嗯,你要多回京来,我们下次算准了日子来怀孕。我刚才看到别人抱着孩子,心里可着急了,那孩子长得白白胖胖的,可爱极了呢!”

        李毅有些紧张地问道:“你刚才看到谁家的小孩了?”

        林馨道:“是你家的什么亲戚吧,哦,上次我们结婚,她还抱着孩子去了呢!那个母亲很年轻,很娇柔漂亮的。”

        李毅心想,多半就是花小蕊和李浩然了,唉,还好叫母亲送走了。不然,指不定闹出什么大事情来呢!

        按照乡俗,灵堂一般会设置三到五天,最长也不会超过七天。

        而出殡的前两夜,将进行规模浩大的祭奠礼,所有的至亲,都会参祭。

        这两个晚上,至亲的人基本上没有什么觉可睡,事实上,像方振等人,连续几个晚上都没有合眼了,他们也睡不着觉,大大小小的事情,像理不清的线头,缠得人分不开身来。

        出殡那天,天公不作美,一大早就飘起了小雨,天上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似乎要压到人头顶上来。

        方振等人看着这阴沉的天空,心里默默的祈祷,千万要放晴啊,这要是冒雨出殡,这送行的人得多吃亏啊!

        吃过早饭,天空还是飘着小雨,好在也不大,出殡的时辰是事先算好了的,不可以耽搁,时辰一到,灵柩起行,八大金刚抬着棺木,由于里面放的是骨灰盒,这棺木倒是不重,有两个抬棺的金刚就在那里说话了,说这火葬也有好处啊,起码这棺木轻啊!

        方红军是长孙,捧着方有德老人的遗像,在灵柩前引路,方振是长子,披麻戴孝,手执孝棒,在棺木后领头,后面跟着一大群孝子孝孙和送行的人。

        送行的队伍绵延数里,算是枫林镇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一次出殡。

        家家户户都准备了鞭炮,殡葬队伍行进到自家门前时,就燃放鞭炮,给逝去的人送最后一程。

        鞭炮燃响时,所有戴了孝的送行人都要面对鞭炮方向跪下,就算地底上泥泞不堪,就算地上石头咯脚,也得毫不迟疑的跪下去。

        这是几千年来孝文化的遗留。时代再进步,文明再发展,这孝义两个字,总是重如泰山,不可更改的。

        雨势越下越大,送葬队伍快到坟山时,下起了瓢泼大雨,所有人都淋得湿透,但葬礼还得举行,上坟山的路十分崎岖难行,加上雨大路滑,行进缓慢。

        还好棺木比较轻,中午时分抬到了洞穴处。棺木上站立的纸鹤早就被雨水打得不见了。

        下棺入土时,一般人不能看,某些时辰和生肖的人也不能在场,李毅等后辈就先行回来了。

        李娟这次淋了个全身湿透,膝盖以下沾满了黄泥,美丽的鞋子也糊满了泥巴,但她这一次破例没有抱怨,也没有丝毫的不高兴。

        小姑娘这次农村之行,头一次知道了肉类是怎么被宰杀之后端上桌的,也知道了蔬菜是怎么种出来的,更让她震惊的是,生活是会死去的,而死去的生命,又是怎么样得到别人的尊重,怎么样抬上山埋入土。

        这次乡下之行,让李娟学会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这个蛮横的太子女,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懂事了。

        这种收获,也是李政宇始料未及的。

        当初李娟哭着吵着要跟他下乡下来玩时,李政宇也不肯答应,但李娟居然瞒着他跟学校请了假,事先躲进了他的小车里,一到机场就钻了出来爬上了专机……

        活着,就应该尊重他人,尊重每一条鲜活的生命,更应该学会尊重那些逝去的生命。

        而这些正是李娟十几年的生命里最缺乏的教育。

        回到京城之后,李娟明显比以前懂事多了,还学会了给父母亲说晚安和谢谢,时不时的还会打电话向李毅问声好。

        李政宇为此专门打电话告诉李毅,感谢他把自己那个刁蛮任性的女儿给改造好了。

        李毅在方家坳多呆了两天,陪着舅舅们处理完毕家里的事务。

        在和大舅谈话时,李毅谈到了枫林镇的警务建设问题。

        “大舅,你现在是枫林镇的镇长,算是枫林镇的最高领导人之一,但枫林镇的治安环境,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呢!我上次去镇上,就看到有民警欺负妇女的事情发生。”李毅说道。

        方振道:“哎,这些事情,我也都清楚,但枫林镇派出所那帮人,根本就不听我的话,他们只听镇委梁书记的话。”

        李毅道:“这些民警的素质也太低了些!你是镇长,可以向上级公安机关建议啊,另外换一批人。”

        方振道:“什么公安啊,这些都是些痞子和二流子!现在农村人的生活好过了,在外经商的人多了,也有闲钱了,赌博玩耍的人也就多了起来,很多年轻后生,放着好好的书不去读,专意在外面耍流氓。这些公安,大都是这些二流子在充当呢!”

        李毅沉吟道:“这个事情,还得从公安系统进行整顿才行。”

        方振道:“就是,这得上级来管啊!我这个镇长看起来是个二把手,其实并没有多少实权哩!”

        李毅道:“大舅,你既然当了这个镇长,就要负起责来,把枫林镇管好。上次来的客人里,就有一个是县里的政法委书记,他名叫胡继昌,是我的好兄弟呢,回头我跟他说说。你是镇长,如果不把派出所掌握在手里,很多事情你就不能很好的开展工作。”

        方振道:“是啊,方胜迪那个破所长,娘的,还是咱方家坳的人呢,居然心向着梁书记,都不听我的话。李毅,你既然跟县里的胡书记相熟,那你干脆跟他说说,把这派出所里的人马全给我换了!”

        李毅沉吟道:“换人不是办法啊,要收服他们的人心,光靠换人是不行的,大舅,这样吧,我请胡继昌下来一趟,陪你到派出所里去走上一圈,估计所里那帮人就知道风向了。”

        方振笑道:“那敢情好。我要是能跟胡书记攀上交情,那今后在镇里开展工作也要轻松不少呢!”

        李毅想了想,走到一边,给胡继昌打电话,跟他说了这个事情,胡继昌听说枫林镇那几个民警居然欺负到花小蕊身上去了,气得不行,当即向李毅表态说道:“李主任,你放心,我这就把他们给撸下来!”

        李毅道:“继昌,依我看,换人就不必了,这些人心眼小,你冷不丁换了他们,只怕反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李毅的顾虑是对的,李毅曾经一时血气上涌,当着那几个家伙的面,说自己是花小蕊的男人,是李浩然的父亲,那几个人又来过方家,只要一打听,就不难知道李毅的真实婚姻状况,那几个家伙若是被逼急了,万一耍起什么阴谋诡计来,那就防不胜防。

        虽然李毅现在根本就不怕这些小人耍诡计,但能少一事还是少一事的好。要整治他们,多的是办法吧?还能让他们怪不到李毅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