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六章 四部首长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六章 四部首长

    作品:《官路弯弯

        竹林风吹过,竹林像波浪一般起伏,发出悦耳的沙沙声。www.00ksw.org

        人间四月天,李毅和司婧站在竹林里,两个人,四只眼,双双相对。

        “你就是我的沧海,我却不是你的巫山。”司婧恨幽幽的説道。

        李毅微微有些情动,但还是控制得住,又点了支烟缓缓吸着,强忍着没有去搂抱司婧。

        两个人聊了一会,李毅的电话响起来,是大舅打过来的,问他在哪里,説又有贵客到了,要李毅回去陪客。

        李毅放下电话,并没有马上起身,问司婧道:“你现在还是在财政局工作吗?”

        司婧道:“是啊,你走后,我就没有挪过窝,守着你给我的这个职位呢!”

        李毅笑道:“那证明你的能力得到了县委班子的认可啊,财政局可是个要害部门,能当好这个部门的家,今后你才能往更高的岗位上走。”

        司婧道:“李主任,你这么説,是不是在暗示我,你要重用我啊?”

        李毅哈哈笑道:“怎么?你还想跟着我工作啊?”

        司婧道:“怎么?你嫌我缠着你啊?”

        李毅微笑道:“行啊,那我找个机会把你调到我身边来,到时你可别舍不得你那个财政局长的宝座啊!”

        司婧眉开眼笑,説道:“只要能跟着你,就是叫我去扫大街,我也心甘情愿。”

        李毅道:“你去扫大街,那就是一道风景了!多少司机大哥会因为偷看你而撞车啊!”

        两个人説笑着,往外面走。

        司婧道:“你把我喊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我还以为你要怎么着呢,害得我白白紧张了一回。”

        李毅听了,有些情不能自已,伸手一拉,就将她拉入怀里,双手搂住她的腰肢,看着她的双眸,説道:“你就是个妖精,我的魂都被你迷倒了。”

        司婧娇喘吁吁,立起脚跟,樱唇微噏,闭上了双眼,黑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她见李毅良久没有动作,便睁开眼,然后主动的吻住了李毅,双手托住李毅的臀部,将李毅下身拉近自己,两个人的身体互相摩擦,一种麻痒的感觉在两人的身体中流传。

        “我想你。”司婧喃喃説着,眼睛里流下两滴清泪。

        正是这两滴泪水,让李毅感到了她真诚的思念。

        以前,李毅总觉得自己跟司婧之间,就是一种互取所需的关系,没有真正的感情在里头,就跟酒吧和夜店里那些寂寞的男女,看对眼了,一夜欢合,天明就説再见,愉快而又随意,放纵而无压力。

        但是,人毕竟不同于动物,人会产生感情,会产生依赖,会产生思念。

        这几年的分别,李毅偶尔也会想起司婧,想起跟她一起时的欢娱,她那独特的按摩手法。

        一个女人,一旦有些特别之处,就会令男人终生难忘。

        李毅什么都没有説,身体的强硬变化,就告诉了她,他也在想她。

        “啊!”一声女孩的尖叫响起,随即嘎然而止。

        李毅和司婧像受到惊吓的小鸟般分了开来——这里可是方家附近的竹林呢!不远处就是人声鼎沸的灵堂,难保不会有人跑到这里来玩耍呢!

        “李大哥,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来人是方倩。

        小姑娘双手蒙着眼,像拨浪鼓一般摇头。

        李毅走过去,笑道:“你撒谎,你明明什么都看见了!”

        方倩松开双手,一张白里透红的娇嫩脸庞,显得更加红润,像刚刚泡过热水澡一般。

        “李大哥,方振伯伯叫我来找你呢!”方倩低头弄着衣角,声如蚊蚋的説道。

        刚才那香艳的一幕,让这个清纯的少女芳心怦怦跳动,一时之间,她完全不能消化这一幕的意义。

        李毅嗯了一声,説道:“方倩,不管你看到了什么,都不要乱説出去,懂吗?”

        方倩嗯嗯两声,点了点头:“我不会説出去的。我对谁也不説。这是李大哥的秘密呢!”

        司婧掏出两百块钱,塞进方倩手里,説道:“小妹妹,你真乖,这些钱你拿去买糖吃。”

        方倩的脸红得能渗出血丝来了,她将钱塞进司婧的手里,説道:“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吃糖。你放心,我不会説出去的。”然后甩着长长的马尾,飞快的走了。

        司婧道:“哎,这孩子……”

        李毅笑道:“没事,她很懂事的。绝对不会乱説的。”

        司婧嗯了一声,説道:“那你先走吧,我等会再出去。”

        李毅点点头,甩开步子就出去了。来到方家大屋,看见方倩跟方红艳站在一起,两个人不知道在説什么悄悄话。

        方振看见李毅,喊道:“小毅,快来,来大领导了。”

        李毅已经看到了那位贵客,居然是葛贺民!

        早先李毅还在柳林工作时,葛贺民就是西州市政府的副市长。

        葛贺民现在可是西州的市长大人啊!

        葛贺民笑道:“我哪里算什么大领导啰,李主任才是真正的大领导呢!”

        李毅和葛贺民握手,説道:“葛市长,您怎么来了?”

        葛贺民是李毅的老领导,又比李毅年长,李毅这一声尊称,还是不过分的。

        “我也是才听到消息啊,我之前都不知道,原来李主任的娘家就在这方家坳!我們之前照顾不周啊!”葛贺民説道。

        李毅请葛贺民到楼上就坐,楼上已经坐了十几桌各地来的干部同志,见到葛市长亲临,都起身相迎,同时也暗自庆幸自己这趟算是来对了,连葛市长都亲自驾临了呢!可见这方家不同寻常之处啊!

        大家见过面,分主次坐下聊天,桌面上摆着瓜果茶酒烟,方有德的丧礼,办成了西州市的干部茶话会了。

        京城李家也得到了方有德过世的消息,林馨是肯定要下来的,另外,李家还派了大伯李政宇下来,代表李老爷子进行吊唁。

        李家的身份地位,方家人只知道一个大概,至于李家的儿孙們到底在做些什么大官,连方振三兄弟都不是很清楚。他們只知道,李家很有权,很有势!

        李政宇等人是乘坐专机来南方省的,到达南方省军区后,省军区派了一架军用直升机,送李政宇等人前来方家坳。

        方家大屋前面的大坪很大,比较适合停放直升飞机。

        李毅正跟葛贺民等人聊天,接到林馨打来的电话,説她和大伯乖坐的飞机马上就要到达方家坳上空,要李毅把门前的大坪清理干净,以待直升机降落。

        李毅讶道:“来得这么快?我还以为你們要明天出殡时才到呢!”

        林馨説道:“爷爷吩咐了,叫我們务必今天就赶到。爷爷还説了,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未能来方家坳,来和方有德外公唠唠嗑呢!所以,他叫我們一定要在今天赶到,多送外公一程。大伯便调动了专机运送。”

        李毅道:“行,我这就清场。”

        事不宜迟,李毅向葛贺民等人告罪一声,便起身下楼,指挥人把大坪里的桌椅和小车全部给挪移开了,空出一大块水泥坪来。

        当军用直升机盘旋在方家大层上空时,屋里屋外所有的人都听到那螺旋桨搅动空气的巨大声响,全部跑出来看热闹。

        葛贺民看着那架涂有军用标志的直升机,心里巨震,心想什么人物才能动用这种飞机啊?这方家和李家,在军政两界的背景都不容小觑呢!

        其它人的震惊表情就更加不用提了,尤其是那三个得罪过李毅的小民警,一个个都吓得要尿裤子了!

        直升机在上空飞了几圈之后,找准最佳着陆点,缓缓降落下来。

        巨大的风劲,扫起地上的灰尖和落叶,向四方飘散。

        方家坳的村民們,像看稀奇把式一样,把方家围了个水泄不通,直升飞机啊!他們活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到真家伙呢!

        飞机停稳之后,机舰门打开,李政宇和林馨相继走了出来,紧随下来的,还有李娟这丫头。

        李政宇穿着一身黑色的便服,但器宇轩昂,英气逼人,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当大官的人。

        林馨穿着一身素白的服装,楚楚动人,艳冠群芳。

        只有李娟,穿着一身花里胡哨的嘻哈服装,下了飞机之后,就东张西望,对农村里的一切都感到陌生而好奇。

        李毅等人迎上去,对李政宇説道:“大伯,你来了。”

        李政宇沉着的点点头,拍拍李毅的肩膀,便和方家三兄弟握手,然后带着林馨和李娟往堂屋里走去。

        这些宾客里面,也就葛贺民认出了李政宇。

        四部首长是军队的领导人,不像国家领导人那般在电视镜头里频繁亮相,一般民众对他們也就没有那么熟悉,认不出来也不足为奇。

        但葛贺民是一市之长,平时对军政新闻的关注自然比普通人要高,有时到京城出席两会,也会见到四部首长,因此就算李政宇此刻身着便装,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认出李政宇的身份之后,葛贺民激动了好长一段时间。

        没有想到啊,李毅原来是京城李家的后代!李政宇在军队中的威望十分之高,下一届军队换届,很可能再升一步,成为军委最高最领导人之一!

        李政宇在方有德的灵堂前三躹躬,然后上香。

        林馨是算是方有德的外孙媳妇,所行礼数自然不同,要跟李毅一样行大礼,行礼毕,还要戴白孝。

        轮到李娟时,她也学父亲的模样,对着灵堂躹躬,李政宇在旁边喝了一声:“娟儿,跪下!磕头!”

        李娟翘起嘴巴,説道:“我又不是他們方家什么人,凭什么也要下跪啊?”

        方振连忙説道:“躹躬就行了,行了。”

        李政宇拿这个刁蛮女儿实在是没有办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好发作,只是用严厉的眼神,狠狠盯了李娟一眼。

        李娟见父亲这副模样,知道自己不下跪是不行了,便不情不愿的屈下双腿,跪坐在蒲团上,象征性的拜了三拜。

        礼毕,李娟找到李毅,撅起嘴巴説道:“李毅,我还以为乡下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呢,谁知道一点也不好玩嘛!”

        李毅道:“你想在乡下找到游乐园和动物园,那你肯定要失望了。”

        李娟偏着脑袋,説道:“不过,这乡下比我想象中还是要干净一些,我以为这种地方,都是狗屎鸡屎满地呢!”

        李毅心想,那是方家的卫生环境做得好,如果是普通人家,还真像李娟説的那样,遍地都是鸡屎和狗屎。

        李毅説道:“但这乡村里面,也有许多城市里没有的好东西和好玩意。”

        李娟道:“我不信,农村里有的,城市里肯定也有啰!未必城市里还比不起这小山村啊?”

        李毅道:“城市里可以抓野兔?可以下河摸鱼?可以上山摘野果子吃?这里还有原生态的猪羊牛肉吃呢!”

        李娟偏着头想了想,説道:“真的?那听上去还蛮好玩的啊,你带我去玩吧!”

        李毅道:“我可没有时间带你去玩啊。你去找方红艳她們吧,她們会带你去玩。”説着指了指方红艳和方倩她們。

        方倩一直打量着林馨,因为她听方红艳説,这个天仙也似的美女,就是李毅的妻子!

        小姑娘心想,李毅都有这么漂亮的老婆,还跟别的女人亲嘴嘴,真是太对不起他的老婆了吧?

        李娟走到方红艳面前,説道:“喂,方红艳,带我去抓野兔,下河摸鱼,摘野果子吃!还有,我要吃原生态的猪羊牛肉!”

        方红艳看了李娟一眼,低声对方倩説道:“这孩子没病吧?”

        方倩抿嘴一笑,拉着方红艳泡茶去了。

        李娟直接被人无视了,气得嘟起了小嘴,鼓着腮帮子又来找李毅了:“李毅,这里的乡下人真没礼貌呢!我跟她説説话,他們理都不理我,真是过分!”

        李毅正跟大伯和林馨説话,闻言説道:“小娟,我們大人在説话呢,你找小孩子玩去。”

        李娟哇哇大叫道:“李毅,我大老远的从京城跑到这穷山僻壤来看你,你这么对待我?爸,李毅欺负我!”

        李政宇皱眉道:“小毅,不要纵容她!别理她!”

        李毅不想李娟在这里大闹天宫,便无奈的道:“好了,我带你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