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五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五章 曾经沧海难为水

    作品:《官路弯弯

        看着外公的葬礼,除了火化之外,其它的没有一丝改变。www.00ksw.org李毅深深的感觉到,殡葬改革的艰难性,这不是一家一族的问题,也不是一县一市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大问题。而这一项的改革,是最难也是最容易犯忌讳的,国情的复杂性,决定了这项改革的推行将十分艰难。

        吴三和跟李毅谈话之时,就说过这么一番话,他说民政局原本是一个极清闲极体面的部门,但自从摊上了这个殡葬改革的活之后,这性质就起了大变化。

        农村人的思想工作难做啊!吴三和甚至感慨的说了一句:“真佩服党啊,在那么艰苦的战争环境里,居然能把革命的星星之火燃遍祖国的山山水水,那得多大的能耐啊!”

        李毅问他:“现在农村的火化率高吗?”

        吴三和道:“不高。十户里头,能有一户火化的就不错了。李主任,我觉得吧,这个殡葬改革,还得因地因时制宜才行,城市里土地紧张,土葬自然不太合适,但在农村来说,这土地坟山都是现成的啊,就算是火化了,还得放进棺材下土葬,还得占那么大一块地。这改跟没改,还不是一样了嘛?还得多出一笔火葬费用呢!所以,我个人觉得吧,这殡葬改革,应该循序见进,应该因地制宜,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搞一刀切。只有农民们的思想觉悟提高了,学识广阔了,到时自然都会赞成火葬了。这代人甚至下一代人,只怕很难推进殡葬改革哩!这是我的一已之见,不代表我对政策有什么非议。”

        李毅听了,对这个吴三和反倒高看了一眼,心想执政者毕竟高居庙之高,对下面的具体情况不熟悉,反倒是这些基层工作人员,才真正了解基层工作的特殊性。

        吴三和的话给了李毅一种感悟。每个国家的国情都是不同的,甚至每个地方的风俗民情也是不同的,制定政策之时,应该充分考虑到这些因素。

        好的政策并不一定就是正确的!只有符合实际情况,又为大多数民众所接受,能切实改善民生状况的政策,才是正确的好政策!——李毅脑海里闪出这么一个思想。

        第二天,方家大屋热闹非凡,小车一辆接一辆的开进来,一个又一个具有官员派头的大人物从小车上钻下来,来到方有德老人的灵堂前行大礼。

        枫林镇的官员是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的,自镇委委员以下,几乎所有的国家干部们悉数到场。

        附近的柳林镇也听到了消息,来了很多的官员。

        值得一提的是,柳钢的老总袁国平得到消息后,专程从省城赶回来,带着他的秘书金铭小姐,来到了方家坳。

        小小的方家坳,一向寂寞而宁静,忽然间就变得异常热闹和喧哗。

        方有德老人的死,把很多平时从来没有来过方家坳的人都拉到了这里,也把很多平时想巴结李毅却不得其门而入的人也拉到了这里。

        方家人知道,这些当官的,都是冲着李毅的面子来的。

        金铭见到李毅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李主任,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吧?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告诉我一声。怎么?还怕我们柳钢的人来喝了你一杯水酒啊?”

        李毅道:“金秘书这是说笑哩!这样的日子,我们伤悲都来不及呢,这忙里就容易出错啊,哪里还想到去通知朋友呢?何况这是丧事,把大家叫过来一起悲伤不成?改革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之中呢,你和袁总跑到这山沟沟里来,不怕耽搁了工作?”

        金铭微微一笑:“李主任,你可是这场改革的领军人物,你在的地方,就是改革的中心战场!我们不跑到这里来,还能在哪里呢?李主任,在这些钢企里,我们柳钢的袁总可是头一个前来吊唁的人,就冲这份情谊,我相信您也会多多照顾我们袁总吧?”

        李毅指了指她,说道:“你啊!真是个小官迷呢!”

        金铭道:“我不同意李主任的话,我又不是在为自己谋官职呢!我跟袁总说过了,等他这次成功上位之后,我也该离开他,正正经经的找个人把自己给嫁掉了!”

        李毅道:“行了,就冲你的金面,我也会为袁总多说好说的,一有机会,我就就跟唐书记反映一下袁总的愿望。”

        能得到李毅的当面承诺,金铭不由得喜出望外,若不是李前正当大孝,她恨不得扑上去捧着李毅亲一口以资奖励了。

        临.沂方面有李毅很多的老部下,像朱枫、孙薇、姚鹏程等人,都闻讯赶了过来。

        在这个前来吊唁的队伍里,李毅见到了一抹久违的倩影:司婧同志。

        司婧还是那么的妩媚靓丽,走到哪里都是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

        当李毅握住司婧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时,司婧紧紧盯着李毅,手指在李毅的掌心狠狠挠了一下,语带双关地低声说道:“李主任,许久不见,我可一直期待着再次得到您的关照呢!”

        李毅不由得心神一荡,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跟司婧在一起相处过的那些日子,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快活和酣畅淋漓!她那独有的媚术,每次都让李毅欲罢不能。

        原本以为,这么久不见,司婧应该有了很大改变,说不定已经嫁了人,而自己也应该放下了对她的眷恋和想念。

        但是今天重遇,李毅看到她那妖饶的身姿,还是那么的打动人心,让他的心里泛起一股微微的涟漪,握手的时候不由得重了几分。

        司婧娇媚的一笑,然后松手走开,到灵堂前去躹躬上香。

        李毅感觉手里有异物,低头一看,却是一个小纸团。这时朱枫等人走了过来,李毅不好马上就看那纸上写的什么,只得将那团纸放进了口袋里,然后跟朱枫握手。

        朱枫双手握紧李毅的手,说道:“李毅,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李毅点点头,看了后面的孙薇一眼,说道:“有了没有?”

        朱枫摆了摆手,反问道:“你有了没有?”

        两人相视一笑。

        这次来的人中,还有一个人是出乎李毅意料之外的,这个人曾经也跟李毅一起工作过。

        此人叫田新勇!

        李毅早年在柳林工作时,搞大棚种植和生态养殖,田新勇帮过李毅的忙,李毅很看重他,曾经想过要提拔他,但后来因为当时的市委一把手马红旗同志从中搞鬼,为了对付李毅,釜底抽薪将田新勇收买过去,用李毅的矛来对付李毅的盾,因此上,李毅和田新勇之间就生出了隔阂。

        李毅一眼就认出了田新勇,他还是保持着朴素的农民风格。

        田新勇现在是临.沂农业局的局长了,这些年来,他在官路上倒也走得一帆风顺。

        对这一点,李毅并不奇怪,田新勇是个有头脑又有干劲的人,虽然有些小农思想,但这个同志整体上还是不错的。

        事隔多年,李毅对过去之事早就不萦于怀了,何况当年田新勇也只是受了马红旗的利用罢了,李毅不是一个记仇的人。田新勇今天能来,李毅还是很高兴的。

        田新勇却似乎还没有忘怀过去的疤瘌,跟李毅握手时,还有些不太自然。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而且都是领导,这让方家顿时乱成了一团,接待和泡茶的人手那是严重不够啊!方振把方家宗族里的婆姨们都喊了过来帮忙,又指挥人四下里去借桌椅碗筷。

        方家大屋虽然大,但也摆不下这么多的桌席,就在方家屋前的大坪上,筵开数十席,宴请八方贵客。

        李毅抽空上了趟茅房,展开司婧给的那个纸团,却见上面写着:“我想你。”后面留着一个电话号码。

        李毅一时间精虫上脑,不由得摸出手机来,当即拨打了这个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了,那边传来很杂的人声和锣鼓声。

        李毅先不说话,听到司婧喂了一声之后,才说道:“我在堂屋左边的小树林里。”然后就挂了电话。

        李毅从茅屋出来,来到那片小树林里,吸了根烟的功夫,看到司婧婀娜多姿的身影走了过来。

        这是一片茂密的竹林,很静,只有风吹竹叶沙沙的响声。

        司婧径直走到李毅面前,立定,抬头看着李毅笑。

        李毅问道:“你想我做什么呢?还没找着老公嫁掉吗?”

        司婧白了他一眼,说道:“我倒是想哩,可是你把我给害苦了啊。”

        李毅道:“我怎么害你了?我们分开都这么久了。”

        司婧幽幽一叹,扶着一棵竹子,将背靠在竹子上面,说道:“有句话怎么说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李毅怔住了,看着她那姣美的容颜,心想曾几何时,自己又惹下了一桩情债呢!

        司婧的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看着李毅,轻声说道:“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盘飧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李毅,我这辈子,经过了你之后,再看世间男人,皆不入眼了。可不是你把我的终身给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