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二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二章 清官难断家务事

    作品:《官路弯弯

        收拾一下,李毅就带着花小蕊和李浩然回到方家坳。www.00ksw.org

        来之前,李毅跟花小蕊商量好了,花小蕊以李家亲戚的身份来吊唁,这样别人就算有所疑问,也不会说闲话了。

        回到家里,忽然看到堂屋门口挤了许多的人,一辆小车,一辆中巴车,横着停放在堂屋门口,很多人都围在一起大声嚷嚷。

        李毅停下车子,心想这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推门下车,老远就听到二舅方兴的大嗓门在嚷嚷:“我看你们哪个敢动!这里是方家坳,不是你们涟水县!谁敢动一下,我们方家人不答应!”

        李毅瞥眼看见方芳也在那边,便先把方芳喊过来。

        方芳一见儿子把花小蕊和李浩然给接了回来,惊喜的小跑过来,从花小蕊怀里接过孩子,亲了又亲,说道:“怎么带回来了?”

        李毅道:“妈,小花是我李家的亲戚,正好在西州这边,所以就过来参加外公的葬礼。”

        方芳一愣,随即明白这可能是李毅编出来的借口,便道:“那好,那小花应该叫李小蕊才对吧?”

        李毅微微一笑:“对,妈妈,你想得周到。那边是怎么回事呢?”

        方芳道:“哎呀,县里的民政部门,不知道怎么知道我爸过世的消息了,来了一票子人马,说是要我们把人抬去火化了!”

        李毅眉头一皱,心想自己倒把这事给忘了,现在正是土葬改革的严打时期,还记得上次去柳若思家里,就碰到过这么一回事情呢!

        方芳说道:“你几个舅舅们都不同意啊,就在那边吵了起来。”

        李毅道:“大舅跟他们应该很熟吧?怎么不出面说说?”

        方芳道:“你大舅不好出面哩!正因为他是镇里的领导,要做表率作用,如果他家死了爹,不火化,别家死了人就要火化,那谁还服他?今后县民政局的工作怎么开展呢?”

        李毅心想,民政局的人既然找到了这里,不可能不知道方有德老爷子是方振的父亲,他们明知道这层关系,还要这么做,显然有杀一儆百,树立榜样的意思在里头。

        农村葬改工作,是一项极为难办的事情,几千年来的土葬习俗,要想一下子改变,只怕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人死为大,入土为安。这种观念早就在人们的思想中根深蒂固了,谁要是想把他们的亲人拉出去火葬,拼命的心思都有了。

        李毅从政以来,虽然没有分管过民政工作,但市里的常委会上,也常常谈到这些情况,面对这些复杂的情况,所有常委们都是一筹莫展。

        农村工作是最难做的,农村人不比城里人,城里人大都有工作,有单位,比较好管理,不管什么政策,施行起来也比较顺畅。

        农村的工作,比城市工作要复杂万倍。

        农村的情况错综复杂,农村人没有什么文化,他们也没有固定工作,因此比起城里人来,更加的不畏惧法律和规定。

        很多违反到农村人利益的政策都很难实行,像计划生育政策,你土葬改革政策。而这些政策,在城市里反而施行得异常顺利。

        有些农村人彪悍,不能相逼,逼得太急了,他们会动手,甚至会动刀子!

        有些农村人落后,不能讲理,你讲得再多,他们也听不进去,他们只认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死理!

        李毅深知农村工作的不容易,对这些涟水县民政局的同志们也深表理解,但这个事情,牵涉到自己的外公啊!这就难办了。

        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

        方振是镇政府的官,李毅更是中央部委来的大官,自己家里死了亲人,难道就可以滥用职权,享受特权,违反相关政策,不进行火葬?

        难怪大舅要躲着不出面了,因为就算出了面,也不好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帮着哪一方哩!

        方兴和方华两兄弟,肯定不会同意火化,他们都是最为保守的人,方有德刚死,他们就在商量着如何将老爷子风光大葬,连下葬的地方都已经选好了,只等挖掘洞穴,准备出殡下葬呢!

        现在忽然跑过来一群人,说要把他们的父亲拿到县里的火葬场里,烧成一堆放灰!这叫他们如何能忍?

        不管大哥方振如何劝阻,两兄弟都不听话,也不顺从,一人抄了一条扁担,就拦在了堂屋门口,一左一右,像两尊金刚似的,把门口堵了个严实,只要有人敢闯进去,他们就能大打出手!

        这几年,方家发达了,这气势也足了,方家坳里姓方的人家,十之**都是一个宗族的人,都是几百年前一个老祖宗传下来的根苗,方家出了头地,在宗族中的威望也就日益隆盛,此刻方家有难,八方支援,方家宗族里的健壮小伙子们,也一个个抄起了板凳和扁担,还有的抡起了铁锹和锄头,只待一言不和,就扑上去看群架!

        县上来的那些民政局的同志,刚开始来的时候,一个个都耀武扬威的,高昂着头,打着官腔,以为只要自己一出马,就可以把事情搞定,指指划划的,要把方有德的尸体抬回去火葬。

        等到方家坳的后生小伙子们把他们团团围住时,他们才预感到事情不妙。

        这种带队下来,逼人火葬的事情,县民政局的同志并没有少做,虽然困难重重,煞费波折,但十次里面,起码也有七次是成功的。

        说到底,农民毕竟是小民,一旦面对强大的执政机关,还是处于劣势的。

        以往的执法过程中,虽然也遇到过抵抗的事情,但从来也没有这么厉害过啊!乖乖不得了啊,这么几十号强壮后生小伙子,都拿着武器怒气腾腾的对着自己,这份气势上的威压,就足够让人胆颤心惊了。

        带头的民政局官员,是局里的一个副局长,名叫吴三和,他胁下夹着一个公文包,梳着大背头,色厉内荏的喝道:“方兴,你别犯糊涂!火葬是国家制定的政策,你敢不从?我们是国家的执法队员,你要是抗拒执法,那你就是在犯罪!我已经打电话回去了,派出所的同志很快就会赶过来,到时,你们这群闹事的人,会全部被抓起来!”

        方兴冷笑道:“抓啊,有种就把我们方家坳的人全抓光了!我告诉你,就算我去坐牢,也不会让我爹的遗体火化掉!”

        “方兴!”吴三和气急败坏的道:“把你们大哥叫出来,他是镇里的主官,我就不相信他连这点觉悟都没有?方振!方振呢?”

        “我大哥不在家!这里由我兄弟俩做主!”方兴自然不会出卖大哥,他知道眼下这种情况,只有自己和方华可以扭转局面了。

        “行,既然你做主,那你就把这些人喊回去,老老实实把死者抬上车来!跟我们去火葬场!”吴三和的胆子还是蛮大的,他在基层工作过,知道这些农村汉子的行事作风,往往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闹事时,起哄的人,真正敢动手的却没有几个。毕竟人人都有个家呢!谁不为家里那几口人着想?

        吴三和料定方家坳的人不敢动粗,也就挺直了腰杆,继续大声喊道:“你们不要再犯糊涂,阻挠执法,那可是犯法的!你们不要执迷不悟。火葬改革,是势在必行的!”

        方兴扬了扬手中的扁担,说道:“想要火葬,先把你家里人全拖出去火化了!”

        李毅把花小蕊和李浩然交给方芳带到屋里去了,自己就站在人群外面,看着这一幕闹剧的进展。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该怎么做,是帮民政局的同志呢?还是帮方家人?这是个两难的问题啊!

        这种情况下,也只能先看看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情况,如果民政局的同志能说服方家人,或是方家人把民政局的人赶走,那这个事情就结束了。不然,只怕还有皮扯。

        镇派出所的人接到县局的指挥,派了几个人过来帮忙,这几个人坐着警用摩托开到了方家门前。

        李毅看到,自己在枫林镇上碰到的那三个民警也在其中。

        民警们自然认得这是镇领导方振的家,下了车后,一个个都不好做声,相互望望,然后嚷嚷道:“让让!让让!”

        众人看到公安来了,倒也不敢顶撞,分开一条道来,让几个民警进去。

        几个民警走到中心点,为首的是派出所的所长,他也是方家坳出去的人,也姓方,名叫方胜迪,他轻咳了一声,背抄着手站着,没有说话。

        吴三和一见派出所的人来了,更加神气活现,他认得方胜迪,上来拉着方胜迪的手,大声说道:“方所,你可算来了,这家人太顽固了,得请你们派出所的同志来协助才行。”

        方兴不仅认得方胜迪,小时候还一块玩过泥巴呢!当即大声道:“老方,你敢帮助他们拉我爹去火葬?我看你小子哪只手敢?”

        方胜迪夹在中间,两头为难,干脆装聋作哑,一言不发。

        他也说话也不行,方家人和民政局的人都拉着他,要他做主呢!

        方胜迪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是方有德家,就要托病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