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章 警痞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一十章 警痞

    作品:《官路弯弯

        花小蕊抱着小浩然出来买点菜,正准备回家时,碰到了这三个枫林镇街道上的警痞……

        警是警,痞是痞,一般情况下,这两个字很难联系在一起,但如果〖警〗察做出的事情,跟地痞差不多时,善良的人们,就会把这种人骂做警痞。www.00ksw.org

        警痞比流氓地痞更可恶更可恨也更难缠。

        流氓地痞毕竟还有怕处,害怕王法和〖警〗察,而警痞本身就是王法的执行者,本身就是〖警〗察,因此他们才真正可以做到无法无天!

        花小蕊紧紧抱住浩然,说道:“你们想做什么?这是我自己的儿子!”

        〖民〗警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警服,嘻嘻一笑,伸手去捏李浩然的脸蛋。

        花小蕊退了一步,喝道:“光天化日,你们想做什么?”

        〖民〗警道:“小妹子,你别怕,我们只是带你到局子里去盘问一下,只要这孩子是你的,我们自然会放你出来的。”

        这时看热闹的人围了很多,大家都麻木的看着这一幕,他们明知道这三个〖民〗警是在故意为难人,多半是看这姑娘长得标致,起了歪心邪念,所以找借口接近她。

        这样的事情,枫林镇上的居民都有耳闻,枫林镇〖派〗出所里的那几个〖民〗警,成天不干正事,专门在外面欺压良善,见到那些独居在家的好看女人,就会打起歪邪主意。

        这个姑娘要是被带回所里去,那就会被这三个家伙威逼利诱,轮流糟蹋!

        但看热闹的还是只看热闹,别说是〖民〗警在调戏妇女,便是流氓在耍戏妇女,他们也不敢吱声。

        他们只是一群麻木的看客!

        花小蕊也是见过世面的,一看这几个警痞的龌龊模样,就知道他们没存什么好心,她紧紧护住儿子。寒着脸说道:“我是正经人家的人,一没偷二没抢,又没有犯法,凭什么去你们所里?除非你们拿出拘捕令来!”

        “哟……还知道拘捕令啊!呵呵,在这枫林镇上,老子说的话,那就是拘捕令!你说你是良家女子,那好,我问你,你男人是哪个?家住何方?”〖民〗警点了颗烟。吊儿郎当的晃悠着,斜视着花小蕊玲珑浮凸的姣美身材。

        “我男人就是你们枫林镇人!”花小蕊大声说道。

        “哦?那他在哪里?”〖民〗警问。

        花小蕊道:“他在外面工作!”

        “他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民〗警紧问不舍。

        花小蕊咬着银牙,不说话了。

        “哈哈!说不出来了吧?小妹妹,看来你根本就没有结婚吧?把结婚证拿出来看看?没有?婚都没有结,哪里来的孩子?不是通奸生的就是拐卖来的!不管你是哪一种情况,都是犯法的!拐卖是犯法,未婚生子还是犯法!”〖民〗警指着李浩然,得意的高声说道:“你不知道。现在的计划生育抓得很严吗?”

        另一个〖民〗警不耐烦的道:“啰嗦什么劲,带回所里去盘查得了!一个外来女人,带着个不清不楚的孩子。肯定有古怪!”

        花小蕊急得泪花儿在眼眶里打转转,是啊,她能说什么呢?她不能说出李毅的姓名和来历,更不能说出李毅的住所,那会害了李毅啊!

        自己明明有男人,却不能说出他的姓名来,孩子明明有爹,却不能说出他是谁!

        这种痛苦,就是小三和私生子的痛苦吧?

        “走吧!小妹妹!”〖民〗警阴冷的一笑,说道:“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吧!你要是有老公和亲家。就喊他们过来接你,不然,你就老老实实的交待问题,否则你就休想离开!”

        “我不去!”花小蕊坚决的说道:“我有男人!”

        “你男人是谁?你说啊?”一个尖瘦下巴的〖民〗警伸出手来,想去抓花小蕊的手臂……

        “放开你的爪子!”一个沉着的声音传了过来,与此同时。一只强劲有力的手掌,抓住了〖民〗警的手,用力一拗,就将他的手腕给反了过来。

        花小蕊猛然怔住了,犹疑在梦中,面前此人,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了孩子他爹——李毅吗?

        “李毅!”花小蕊惊喜的叫了一声,躲到了李毅宽厚的身体后面。

        李毅对花小蕊微微一笑,说道:“小花!我来迟了,让你受苦了。”

        花小蕊泪眼婆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发狠的看着眼前这个心爱的男人,生怕一闭眼,他就会从面前消失。

        〖民〗警哎哟叫痛,大怒,在枫林镇地盘上,谁还敢对欺负他们?他们不去欺负人,人家就要烧高香了!

        “找死!”尖瘦下巴的〖民〗警身无四两肉,骨架很小,没有什么力气,他大喊一声,挥起左手来打李毅的脸。

        李毅将头一闪,躲过他的攻击,沉声说道:“滚开!”将手一推,那瘦弱的〖民〗警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李毅转身拉住花小蕊的手,柔声问道:“小花,他们之前欺负过你没有?”

        花小蕊道:“还好啦,都在一个镇子上生活,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李毅缓缓点头,虎着脸,转身对那三个〖民〗警说道:“就凭你们刚才的所作所为,就该受到惩罚!赶紧道歉,否则我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尖瘦下巴的〖民〗警吃了亏,心里窝着满满的火气,听到李毅这种大言不惭的说话,指着李毅道:“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吧?你知道这是哪里不?敢说这种大话!你是这女人的什么人啊?”

        李毅冷冷的道:“我是她的男人,是孩子他爹!”

        花小蕊只觉得一阵幸福的眩晕,没有听错吧?李毅他说是我的男人?是浩然的爹?这,这可是公开场合啊!

        三个〖民〗警没有想到,花小蕊真的有男人,而且看样子是从外地回来的,长得高大,穿着体面。

        但他们并不想就此放过李毅,不管李毅是什么人,顶多也就是一个在外经商或是打工的青年人,现在回到了枫林镇的地界上,那就得听他们这些警痞的话了!

        从外地回来的正好啊,本地人能有几个钱?这些在外面做事的人身上才有钱,才有油水捞呢!

        “你就是她男人?”一个大鼻子〖民〗警看了看李毅,问道:“哪个村的?”

        李毅道:“我不是本地人,但我娘是方家坳的!怎么?你们还要查户口不行?”

        “查户口怎么了?我们是〖警〗察,干的就是查户口的工作!”大鼻子〖民〗警说道:“你是她男人?有结婚证没有?拿出来看看。”

        花小蕊有些惊慌的扯了扯李毅的衣袖,这个善良的女人,她是多么害怕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影响到李毅啊!

        李毅轻轻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然后对〖民〗警说道:“谁没事把结婚证揣怀里逛街玩呢?你有吗?他有吗?大家有吗?有才是神经病呢!”

        围观人群哄堂大笑,他们虽然麻木不仁,但对热闹和玩笑却是十分喜欢。

        三个〖民〗警在众人的哄笑之中,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那个尖瘦下巴的〖民〗警,看来是这三个人的头,他挥舞着双手,大喊道:“都让开,让开!有什么好看的?把交通都给堵塞了!你、你、你,我都认识你们哦,再不走,下次看我怎么整你。”

        “哼,好大的官威啊!”李毅冷笑一声。

        “你莫嚣张,结婚证没有带,身份证总有吧?拿出来看看,查查你是不是通缉犯!”大鼻子〖民〗警说道。

        李毅道:“身份证?嘿嘿,有是有,但是也没有带在身上。”李毅认祖归宗之后,就把户口迁到了李家户口上,身份证也重新办过了,上面的地址写的是李老爷子现在的住处。

        这个地址可不是普通地方,李毅怕拿出来之后,被人识破了自己的太子党身份,因此就没有拿出来。

        “哟,好小子,敢跟我们顶嘴,带回去!我看这两个人不是什么好人,带回去盘查!”大鼻子〖民〗警将大手一挥,三个人就把李毅和花小蕊三人围住了。

        李毅冷笑道:“想带我回去?只怕你们〖派〗出所的庙太小,容不下我这尊真佛爷!”

        “嗬!好大的口气啊!”大鼻子〖民〗警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说道:“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呢?真佛?你连个身份证明都没有,你还是什么佛?老老实实跟我们回去,否则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毅完全没有把这三个家伙放在眼里,随便抬出大舅方振来,就可以打发他们。方振现在已经是枫林镇的镇委〖书〗记了!

        但李毅不想抬出方振来,怕的就是曝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刚才他为了替花小蕊出头,脱口说出自己是花小蕊的男人、是李浩然的父亲,这事情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了,那就是自己莫大的麻烦!

        还有一个人,李毅可以说出胡继昌的大号来,胡继昌是涟水县的政法委〖书〗记兼**局长,他要是说上一句话,那就万事大吉了。

        但问题是,如果通知胡继昌,那就难免把自己回来的事情说出来,胡继昌肯定会前来拜访,到时外公的死讯就会传遍官场,这也是李毅不愿意看到的。

        “我有工作证,可以给你瞧瞧。”李毅想了想,摸出自己的工作证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