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九章 寻找花小蕊
  • 第六卷 掌权江州 第六百零九章 寻找花小蕊

    作品:《官路弯弯

        方芳刚刚说完地址,李毅早就跑出去了。www.00ksw.org

        方芳指着儿子的背景,喊了两声,但李毅早就跑远了。

        方红艳走了过来,问道:“姑妈,李毅哥哥这是去哪里呢?”

        方芳道:“去镇上买点东西。”

        方红艳道:“啊呀,我正要去镇上呢,叫他捎我一程。”

        方芳连忙一把拉住了方红艳,说道:“红艳,来来来,我有事找你呢……”

        却说李毅心急如焚,上了车子,直奔枫林镇上而来。

        枫林镇这几年有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但乡间道路还是凹凸不平,车子开得快了,就颠簸得厉害。

        李毅回想着跟花小蕊相识相爱的点点滴滴,越来越想快点见到她,把她娇小的身子抱在怀里,好好的爱怜一番。

        他所在心里自问,自己欠郭小玲太多太多,但欠花小蕊的更多!

        花小蕊跟李毅在一起时,只知道付出,从来没有索取过什么,临到分手,还怀上了他李毅的种,受尽家人和世人的冷眼和嘲笑,宁可被家人赶出来,她也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这份深情厚爱,足令李毅歉疚终生,也值得李毅感激终生。

        大爱无言,花小蕊对李毅的爱,完全用她的行为阐述明白了。

        想着,念着,车子颠进了枫林镇。

        枫林镇跟柳林镇差不多,也只有几条街巷子,李毅按照母亲指点的方向,寻找花小蕊母子的住处。

        李毅有花小蕊的电话,但他很想给她一个惊喜,因此并没有拨打这个号码,而是耐心的在枫林镇的街道上寻找。

        街道并不大,李毅很快就找到方芳所说的巷子。

        李毅在巷子口停下车子,往里面走进去,来到方芳所说的门牌前。

        这是临街的一幢老房子。青砖和木质结构。房子的主人在外地发达了,购置了房产,这里的老屋就估价出售,方芳便盘了下来,给花小蕊母子住。

        花小蕊自从怀上李浩然,又坚决不肯打掉,花自在两口子就把她恨到了骨子里,说她败坏门风。硬要抓住她去流产。

        有一天夜里,花小蕊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花自在和蔡雪琴两个人给绑了手,抬着她往镇医院走。

        花小蕊知道。父母这是要让她强行流产呢!

        肚子里怀的可是自己的亲骨肉,是自己跟李毅的孩子啊!

        但是,她被父母绑住了,动弹不得,只能默默的垂泪。

        到了医院,进了手术室,花小蕊看到那个动手术的大夫是自己的熟人,就恳切的请求她,叫她高抬贵手。她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花小蕊是柳林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虽然现在因为怀孕风波受了影响,但职务还在呢,医生便卖了花小蕊这个人情。

        当时花小蕊肚里的孩子还小,肚子并不凸出,医生出来对花父说。孩子已经刮掉了,但病人身体虚弱,需要好好休息,建议在医院里躺两天,输两天的液。

        花自在和蔡雪琴自然信服医生的话,进病房去看望花小蕊,结果被花小蕊骂走了。

        花小蕊知道,自己不能再回家里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迟早瞒不过家里人。到时只怕还会闹出更大的事情来。

        于是,她从医院出来后,就在镇上租了房子,一个人过起了生活。

        花父花母知道之后,气了个半死。寻着花小蕊吵了一架狠的,彼此间把亲情都给断了。

        花自在指着女儿的脸,发狠说道:“你不把孩子打了,这辈子就休想进我花家的门!你是生是死,都与我花家无关,我权当没有生养过你这个不孝女儿!”

        花小蕊的弟弟花文杰,他因为李毅的照顾,进了南大读书,上了三年学,考了个专科文凭回来,分配在涟水县政府民政局工作。

        他倒是很同情姐姐。虽然小时候常常跟姐姐吵架绊嘴,但读完大学之后,人就变得有思想多了,对姐姐的遭遇深表同情。

        花文杰问过姐姐好几次,问孩子他爸是哪个,但花小蕊都闭口不言。

        花小蕊跟家里断绝来往之后,花文杰就想把姐姐接到涟水县城去住,但花小蕊没有同意,她不想自己的事情,影响到弟弟的前程。

        但她自己的前程,终于因为事态的扩大而受到了影响。镇政府领导找她谈过话,花小蕊回答说宁可丢掉工作,也要保住孩子。

        柳林镇政府的大部门领导,还是李毅在这里工作时的同事,他们或多或少知道一点李毅跟花小蕊之间的特殊关系。

        如果他们知道花小蕊怀的是李毅的怀子,多半就会看在李毅的面子上,网开一面,放过花小蕊。

        但花小蕊拒不交待孩子的父亲是谁,而她的怀孕,又是在李毅离开后很久才有的事情,这让镇领导们相信,花小蕊肚子里孩子的父亲,应该不是李毅。

        于是,他们处理起花小蕊来,也就毫不容情了。

        丢掉工作的花小蕊,干脆一心一意的怀孕、生子、育儿。

        一个刚刚懂事的女孩子,一个人要承受来自家庭、单位、生活、身体各个方面的压力,这种煎熬可想而知。

        那个春节,当她和李毅在周厚健的出殡仪式上不期而遇时,她是多么的高兴,她多想告诉李毅,她怀的是李毅的孩子!

        可是,李毅却冷冰冰的告诉她,说他有了未婚妻,快要结婚了,叫她不要再纠缠他!这此话像五雷轰顶,把她打懵了,也把她的希望浇灭了。

        她来不及说出这一切,李毅就留下一张支票,然后潇洒的驶离!

        望着绝尘而去的小车,花小蕊想死的心都有了。

        但她还是坚持活了下来,因为她有了宝宝,就算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也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

        花小蕊永远不会忘记,她生产的那个晚上,痛得她在床上打滚了几个小时。那时医院早就下班了,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好在她及时的拨通了弟弟花文杰的电话。花文杰从县里喊了一辆救护车,赶到柳林镇,把姐姐接到县城人民医院,在那里顺利的生下了孩子。

        在等待救援的那段时间里,花小蕊感觉自己快要死了!那个时个民,她眼前晃荡的却是李毅的容颜!

        她咬着牙,坚持着,她告诉自己不能死,肚子里怀着李毅的孩子呢!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生下来!

        当孩子呱呱坠地的那一刹那,她身子一轻,思想也轻松了,看着胖乎乎的小孩子,她感觉一切都值了!受再多的苦也值了!

        孩子生下来之后,她就一直纠结,要不要把孩子的事情告诉李毅。

        还是隐瞒他吧!

        就让这一切,成为埋葬在她心底的秘密!

        然而,世事难料,她难忍想念李毅的相思煎熬,也为了让李毅跟孩子见上一面,她神使鬼差的去参加了李毅的婚礼。

        而在婚礼上,李毅居然得知了这个惊天的秘密!

        然后,婆婆方芳闪亮登场,带着她回到了枫林镇,照顾起了儿媳妇和孙子。

        应该说,方芳是个好婆婆,好得让花小蕊不忍拒绝她的好。

        于是,花小蕊就依照方芳的安排,在枫林镇住了下来。

        花小蕊并不穷,她有李毅给她的支票,有的是钱花,但她就是不肯花李毅的这笔钱,她想把这笔钱留给儿子李浩然,等他长大了,告诉他,这是他爸爸留给他的财产……

        现在,李毅就站在花小蕊租房的门前。

        门上着锁,证明房子的主人并不在家。

        李毅仰头看了看楼上,他可以猜测到,这间楼房里的简陋和陈旧,想到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就住在这里面,心里就一阵泛酸。

        他焦急的走来走去,不时的向巷子的两头张望。

        巷子里的其它人家,有的关着门,有的敞开着门,几个老太太坐在竹椅上晒太阳,偶尔看看这个陌生的年轻人。

        这条巷子并不是主街,行人稀少。

        李毅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他决定到集市上去找找花小蕊母子,他急欲见到他们!

        他想马上就见到他们。

        他转过身,大步往市集上走。

        来到菜市场,这里的菜市场并不大,一溜两排摊位,外面街道里是乡村来的菜农,他们挑着簸箕,摆在街道两边卖菜。

        李毅四处张望,搜寻花小蕊的踪迹。

        前方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许多赶集的乡下人,摆摊的,开店的,都挤了过去看热闹。

        李毅对热闹并不感兴趣,他只想找到他的花小蕊,找到他的小浩然。

        但四处都没有这两个可爱人的踪迹。

        李毅走到了那个热闹的中心点,凑过脸往那里面瞧了一眼,忽然,他兴奋的发现,他一直寻找的花小蕊就在里面,她怀里抱着的人,正是他的儿子李浩然!

        随即,李毅脸上的笑容冰冻住了!

        他脸上泛起一层青气!

        因为,他看到,有三个穿着警服的家伙,正站在花小蕊面前,在跟花小蕊说话。而这些人说出来的话,都是调笑之言,都是龌龊之语!

        一个民警邪笑道:“小娘子,我们注意你很久了,你一个人带着个孩子,在咱们镇上生活吧?嘿嘿,要不要哥哥陪陪你啊?”

        花小蕊怒斥道:“滚开!”

        民警恶狠狠的说道:“哟,小娘子,你别耍横啊!现在我怀疑你来历不明,拐卖儿童,跟我们回所里一趟吧!”